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四章 是战斗工匠,快跑!

第四章 是战斗工匠,快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一分神的当口,战场上又发生了变化。

    那高个子的训练生少年忽然一言不发地冲了出去,从岩石上爬下去,一把抓住昏迷在地的帕帕拉尔人弩手。象鼻甲虫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他左支右拙地躲避着攻击,竟奇迹一般地将后者拖了回去。

    “太感谢了,你救了帕克一命!”精灵少女十分感激地看了前者一眼。

    那脸圆圆的金发碧眼的少女也尖叫着拥抱了一下他们的英雄,然后才帮他回答道:“不客气,艾缇拉小姐,我们还要仰仗您的帮助呢,接下来怎么办?”

    方鸻也忍不住多看了那少年一眼,对方十分腼腆,低着头到现在还一言不发。

    他就不一样了——

    如果这里换作是他与黎明之星冒险团,这会儿他一定已经在大家面前自我吹嘘起来了,其他人一定是哈哈大笑,当然丝卡佩小姐肯定又忍不住要教训人了。

    方鸻摇了摇头,心中还是十分佩服对方的勇敢和果断的。

    观光客状态下限制等级与经验获取,而且没有魔力自适性,那少年甚至比当初的他还要不如,只要慢上一步就会被象鼻甲虫撕个粉碎。

    而且游客没有星辉。

    方鸻知道训练生的考核项目一共有十多项,但这里面肯定不包括提前死亡。

    后面的话他已经没再继续听下去,悄悄从灌木丛中退了出去,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出手,悄悄向先前看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方向摸了过去。

    “塔塔,那真是碎红晶?”方鸻低声问道。

    塔塔点了点头。

    在刚才他分神的当口,塔塔就告诉他了,杰弗利特红衣队中有一个召唤师。那召唤师的契约生物是一头罕见的褐红象鼻甲虫,他应当是喂食了自己的甲虫碎红晶,然后利用它尖利的鸣声唤来了其他同伴。

    在碎红晶的影响下,这些象鼻甲虫都发疯了。

    方鸻问妖精小姐怎么知道这些的。

    塔塔言简意赅地告诉他——她听得懂象鼻甲虫的声音。

    “你能听懂虫子的语言?”方鸻吃了一惊,龙魂有这么厉害的吗?

    “是声音,不是语言,骑士先生,”塔塔小手松开他的头发,然后轻轻帮他理顺,一边纠正道:“它们利用信息素、动作与震鸣来传达信息,在自然界不同频率的震鸣一共有一千三百万种,我只听得懂其中的一小半。”

    “只……?”

    方鸻意识到自己的龙魂可能真的很厉害。

    “不过那家伙可真舍得啊……”方鸻小声嘀咕,褐红象鼻甲虫很罕见,因为虫类生物智力极低很难契约成功,当然它们战斗力也多半不俗,是同级内的佼佼者、有时甚至可以越一两级挑战,还免疫大多数负面精神状态。

    而且市面上一头驯化好的褐红象鼻甲虫好贵的。

    方鸻现在只要一想到市面上这三个字,就马上会自动联想到卖钱与浮空舰,再进一步联系至自己的资产状况,然后心累不爱。

    他心中其实还有不少疑问。

    褐红象鼻甲虫就算是发狂了,但也不至于像是约定好一样围攻那些训练生,它们应该攻击所有人,甚至不放过那些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才对。

    其次就是这些杰弗利特的人也未免过于丧心病狂了一点。

    超竞技联盟鼓励选召者帮助训练生完成他们的三月巡礼,而帮助过训练生的选召者都可以在联盟内获得一次良好信用记录与积分,由于关系到选召者在联盟内的声望——所以大多数人一般会顺手为之。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帮忙,至少也不能制造麻烦,更不要说攻击甚至杀害训练生了。

    杰弗利特红衣队简直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与这相比,他们误导雇佣兵去死寂区送死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温柔的呵护了。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就是足以震动业界的丑闻。

    方鸻当然不打算为它们保守秘密。

    所以他打开了系统的拍摄功能——

    他不知道杰弗利特的人究竟是疯了,还是有恃无恐,不过无论哪一种,他都乐见其成。

    他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虽看不清对方领徽上的等阶,但从装束上也看得出至少是正式成员——红衣队正式成员穿火枪队的红衣战袍,非正式成员是褐衣短衫,帽子上也没有白色羽饰。

    那羽饰可不光是装饰品,本身还是一件炼金术产物,可以当作一次性的烟雾筒使用。

    红衣队的正式成员中有一阶也有二阶职业,当然一阶起码也是6~10级,至于二阶职业中等级比较高的那些,差不多已经快赶得上丝卡佩了。

    方鸻见过主侦查的游侠这一类职业有多恐怖,丝卡佩在几十米之外就能察觉到灌木丛下面的蛛丝马迹,他知道那既不是直觉也不是视力,而是只要感知属性与侦查相关能力高到一定程度,选召者系统就会自动将它可以察觉到的异物用高光标出轮廓。

    那感觉,就像自带一台热成像仪。

    他远远地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基本在对方的正后方,只有这里才能让方鸻感到一些安全感,因为在这个方向上杰弗利特的人只要不主动查看,侦查技能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固然侦查既包括视觉也包括听觉,甚至气味与震动,以及还有直觉。

    比方说系统会把捕捉到的异声源做成一个音频文件,标注方位并提示选召者本人。但系统的自动侦查是建立在单纯的角色属性上的,缺乏选召者本人的主观引导,效率堪忧。

    要想在这个距离上让系统自动发现敌人,可能找个真正的游侠来比较合适。

    方鸻等待了几秒钟,然后放出了自己的步行者。

    步行者‘咔’一声张开构装足,缓缓站起来,向前滑入了灌木丛中。方鸻也微微探出身子,在缺乏视觉链接的情况下,他也只能用这个笨办法了。

    好在几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成员还一无所察。

    大约一半距离,方鸻开启了灵巧迅捷iv能力,灵巧组件蜂鸣起来,他以为这时对方应该已经可以捕捉到身后的动静了——但让他大吃一惊的是,五个人挤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些人不会看戏看上瘾了吧……”方鸻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仿佛是应证了他的猜测。

    直到剑鸻式步行者几乎已经进入到可攻击距离之内,才有一个人听到响动回过头来。

    但这时灵活构装已经露出了獠牙,方鸻用手一引——它的第一目标不是回头的那个人,而指向五人中唯一一个剑士。那剑士的佩剑是一把笼柄细剑。

    丝卡佩告诉过他,用细剑的角色一般是主敏副力,精准战士,对于他的步行者威胁最大。而这些人中另一个威胁较大的目标是一个铳士,不过理所当然的,铳士出手慢、而且在近距离的战斗上十分疲软。

    所以他第一目标选择剑士——

    “小心……!”

    方鸻听到那个转身的人喊了一声什么,似乎是在叫对方的名字,这么远也听不清楚,想来是那剑士的名字。

    剑士的反应也的确惊人,不愧是主敏的职业,听到身后风声袭来,马上用手在腰间一按打开卡口,向后抽出那把笼形护手上带银花的漂亮细剑,回身一挡。

    方鸻这才看清那是个女人。

    还是挺清秀的女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她的动作很简练,细剑刚好卡在步行者两把明晃晃的刃爪之间。

    步行者在他细剑上一压,细剑像是弹簧一样发生了形变,弯曲向持剑人的方向,然后弹开。

    一人一械分开,交手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其他人甚至还没看清。

    方鸻远远看到一个灰色的数字浮现,他也没注意去看数字有多大,但偷袭得手,想来不会小——那是格挡值伤害。剑士这样的职业主敏副力,闪避比不上游荡者,格挡比不上战士,它的优势在于平衡。

    选召者若能主动在格挡与闪避之间动态平衡,就可以让另一项始终处于回充状态,一般来说选召者自身的上限越高,这一职业的发挥也就越出色。

    这是一个对自身天赋要求极高的职业,自信者的选择。

    这个女人应当非常自信,可惜这背后一击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她仓促出手几乎肯定丧失了不少平衡性。平衡本身虽不影响闪避与格挡值的多少,但却影响选召者的主动性。

    主动性这个东西,并不是系统之中的属性,它代表着选召者自身的反应、判断与感觉,而对于顶尖的选召者来说,它甚至代表着一切可能性。

    更不用说在失去平衡的状态下,闪避与格挡值是不会回充的。

    进攻与防守的动作或多或少会损失平衡,但进攻一方显然更占便宜,更不用说方鸻还占尽先机。在他的数据页面之中可以看到步行者损失平衡的速度远小于平衡回复的速度,而女剑士就比较惨了——刚好与之相反。

    ‘剑鸻’继续抢攻——

    那剑士再用剑一挡,封住攻击。

    步行者上半身一转,让另一面刀刃发起攻击,一击快似一击。

    那女剑士眼中已经流露出惊骇的光芒——她的确是比较自信的,当然认出了这是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但心中还有一些不以为然。

    花剑剑士的能力,她自认为是比较克制战斗工匠笨拙的构装体的,快而精准——击落发条妖精也不在话下,更不要说笨重的步行者。

    但她马上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那就是战斗工匠的构装体,为什么会被称之为‘灵活’构装——

    女剑士士反复改变着剑刃的方向,但总不能从后手的状态下脱离出来,双方彼此交剑,那构装体简直灵活得像是一个真人。

    一击,两击,三击,她一边后退一边格挡,心中焦急无比,在第四击时候终于空门大开。方鸻看到灰色的数字一断——格挡值清零了。他下意识向前踏出一步,右手五指并拢,从左往右一划。

    ‘剑鸻’犹如一道利箭射了出去。

    女剑士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一滚,堪堪躲开。

    但这个闪避已经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因为她还有闪避值——在系统主导下的被动闪避,因为完全没有主动因素,所以这一击的伤害几乎没有半点衰减。

    一个三位数的蓝色闪避伤害从方鸻视野之中浮现了出来。

    女剑士则因为这个无意识的闪避跌倒在地上,第一次完全失去了平衡。

    格挡值归零,闪避值失去了大半,平衡损失殆尽。

    一人一械之间的交手快若闪电,兔起鹘落之间,女剑士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而其他人这时也不过才刚刚反应过来而已。

    “战斗工匠!”

    森林那边传来一声惊呼。

    方鸻听出应该是那个外国少女的,看起来那边的人也发现他了,听她中气十足的声音,那边战场上似乎问题也还不大。

    他松了一口气。

    步行者双刃交错,犹如一道闪电般从那女剑士的咽喉处划了过去,一道醒目的鲜红如箭射出。

    方鸻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真死了,马上操纵步行者转向下一个目标——他的目标是众人之间的召唤师,铳士这时候还在努力上弹,只要先解决了这个召唤师,战斗就有获胜的希望。

    这时候他心中是没有一点偷袭得手的庆幸。

    如果说先前只是一个开胃菜的话,那么正餐才刚刚开始呢。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整个战场,红衣队的人还剩下四个人,四个正式成员,每一个人的等级可能都比在场的所有人高。

    他唯一的胜算在于让褐红象鼻甲虫失去控制,把场面上的水搅浑。

    除此之外,这场战斗几乎没有别的获胜的可能性。

    但就在方鸻计算着战场上的可能性时,战场上再次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几个剩下的红衣队成员忽然展现出了令人窒息的操作,他们看到那女剑士倒地之后,非但没有怒火冲天地杀过来。

    反而是齐齐大喊了一声:

    “大姐头死了!”

    “是战斗工匠,快跑!”

    话音未落,这几个人就非常熟练的,以比西方记者还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只留下方鸻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什么情况,战斗工匠有那么可怕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