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外篇 拯救大兵艾德

外篇 拯救大兵艾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没有魔力自适性,也不是不可以克服的困难。”

    这时塔塔忽然说道。

    方鸻吓了一跳,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吃惊地看着她。“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骑士先生如果静下心的话,一样能感受到我的想法,龙骑士与龙魂之间的共鸣,自然是指在精神层面的彼此接纳。”

    “等、等等,可是……!”方鸻有些结结巴巴。“那样的话我不是没有隐私了吗?”

    塔塔不解地看着他,虚心地求教:”隐私?”

    “就、就是私人空间啊。”

    “私人空间?”塔塔从字面上理解了这个词汇,平静地点了点头:“您尽可以放心,我会守口如瓶,保守秘密。”

    这能放心才奇怪了,方鸻小声说:“可是,有些东西是塔塔小姐也不能看到的啊……”

    “为什么?”

    “……至于为、为什么。“方鸻心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但他马上意识到不好,面如白纸。

    已经晚了。

    塔塔略微皱了一下细细的眉毛,一脸疑惑地问:“这个森林之民的女性是谁?为什么她会如此寡廉鲜耻地不着片缕?罗塔奥有这样的习俗吗?奇怪,我从没见过有任何一本书上有记载过。”

    “那、那个……不是!”

    这简直就是最惨烈的公开处刑,方鸻脸色通红,脑子里像是装了个滚烫的锅炉,一边呜呜作响,一边头上都要冒烟了。如果这里有一条地缝的话,他恨不得马上钻进去。

    可他越是想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逐出脑海,越是止不住冒出新的稀奇古怪的念头。塔塔面络登录请求的权限。

    她看到这两个请求,忍不住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泪花就涌了出来。但并不是悲伤,而是高兴与激动:“那臭小子果然还在艾塔黎亚——!”

    “要不要拒绝请求,丝卡佩女士?”那个工作人员有点不大理解地问。

    “不,当然不,”丝卡佩马上断然拒绝:“请同意——”

    “是艾德?”魁洛德看了看那两个请求,也反应了过来,低声问道。

    丝卡佩点了点头。

    “是艾德!”人们不由有些惊讶,纷纷惊喜地窃窃私语道。

    “我就知道,那幸运的小子果然没事!”

    “可惜看不到请求的id是多少,不然的话说不定我们能通过网络联系上他,问问这小子现在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说起来没有人问过他的联络id吗?”

    人们面面相觑。

    好像艾德还真从没在人前提起过。

    丝卡佩的反应很快,她马上对魁洛德说道:“把你的个人终端借我一下。”

    魁洛德楞了一下,不明就里地将一块透明的板子递了过去。卡佩接过终端,打开网页,再问其他人道:“艾塔黎亚联合社区,中国区域的编号是多少?”

    “a0086。”

    她用手在上面一划,一张纯白的页面徐徐打开,她打开自动翻译器,上面一个显眼的中文帖子立马跃入了眼帘。

    ‘强烈谴责弗洛尔之裔,杰弗利特红衣队卑劣欺骗所属雇佣兵进入死寂区域送死,内有视频、任务简报为证,请版主置顶——’

    发帖人id:丝卡佩。

    大厅一下子静了下来。

    只有那个叫做艾尔莎的小姑娘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

    罗昊抖着自己一百好几十斤的肥肉坐在电脑面前唉声叹气。

    他扳着指头算,距自己送命的日子还有多少天,算来算去也算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忍不住更加愁眉苦脸了。

    成为选召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荣耀。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并非如此。

    六年前,三个偷渡者因为违法使用星门,死在了星门另一边。这件事一个在星门港工作的工作人员给捅了出来,引发了轩然大波,并最终酿成了名噪一时的七月事件丑闻。

    那是公众第一次知晓,人类可以死在星门另一边,那个名叫艾塔黎亚的世界。

    虽然大体上,因为各国政府的刻意宣传与淡化,这个风波很快过去,但还是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其中之一就是促成了正式观光通道的诞生,并且如今已经成为了星门港盈利自给的一个主要手段。

    大多数人人为这件坏事,总算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果,促成了公民权力的提升,以及整个选召者行业的进一步正规化。

    但在少数人之间,还流传着一些比较耸人听闻的说法。

    “遮不住的死亡者有三个,天知道真正死亡的人数是多少,各国政府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是没有节操的。”

    “如果不是那个工作人员,说不定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

    “政府必须为此负责。”

    “关闭星门,那是高维文明的陷阱——”

    罗昊当然不支持关闭星门,但他坚定地支持前几个说法。

    他不久前还加入了一个群,那个群的名字叫《你不知道的真相》——里面长期有好多人在讨论政府是如何愚弄民众,隐瞒事实真相。

    甚至有人声称他也是星港的工作人员,曾经亲身参与了搬运尸体的工作——星门外铺了整整一层。

    罗昊对此深信不疑。

    虽然后来那个群引来了网警的主意,被迫解散,他甚至也因此被请到局子里面喝茶。虽然最后没发生什么大事,但从此之后罗昊更加小心谨慎了。

    总而言之,他个人对于选召者这一行业一概是敬而远之的。

    不过这不代表他对艾塔黎亚不熟悉。

    事实上恰恰相反——

    他是个游戏迷,兴趣从虚拟游戏一直延伸到新世界。他关注了不少‘主播’,其中包括一些在第二世界顶尖的选召者,对于各国之间的竞争更是十分上心,对于历年来的几次大战如数家珍。

    本人更是bbk公会的铁杆粉丝与支持者,有一柜子的周边和公会海报。

    当然了,他对于选召者这个世界的热爱,也就仅限于此了。说白了,他更喜欢看别人在这个世界彼此争斗,而不是自己亲自上阵。

    但天有不测风云。

    万万没想到,他那个望子成龙的老爹,居然买通关系,给他搞了一个选召者培训的名额。

    那天他老爹在他生日宴会上,当众宣布这个‘生日礼物’时,所有人都在羡慕地鼓掌,只有罗昊一个人差点哭出声来。

    那一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

    有时候,有一个有钱的老爹并不是一件十全十美的事情。

    他不想当选召者——当然,也根本不想上军事法庭,据说军队将拒训者视作拒服兵役者处理,就算最后没死,恐怕也得蜕层皮。

    他怕死,也不是爬行动物,所以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还有十五天。

    罗昊长叹一声,打开了电脑。

    他要看看有没自己关注的东西,来分散一下注意力,否则长此以往真要神经衰弱而亡了。可惜选召者们毕竟不是真正的网络主播,他们直播的时间其实很少,一般只有应俱乐部要求才会偶尔直播一下。

    顶尖的选召者更是如此。

    当然最近有些年轻一代的选召者一改老人的风气,开始热衷于宣传自己。但对于这些人,罗昊又看上眼——按他的原话来说,就是整天都直播,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

    这个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抖m吧。

    他先去自己固定关注的几个频道扫了一眼,发现一个眼熟的id都没有,不由得有点败兴。又轻车熟路地溜达到了艾塔黎亚联合社区。

    艾塔黎亚联合社区是一个半官方的新世界相关的大型社区,这里分为十几个区域,每个区域基本就代表着一个赛区,其中中国是一个单独的赛区。

    罗昊虽然实际经验为零,但多年长期浸淫下来,也算是一个理论大师了,在联合社区也算是一个知名id。

    但今天他打开帖子一看,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原来大部分帖子都在讨论中国三大公会在浑浊之地的惨败。

    那场惨败他刚好知道。

    最后还是动用了军方的力量,才稳住阵脚,要不然现在中国在浑浊之地可能已经没有任何据点了。

    但出动军队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而且这已经是下半年来中国的第二次惨败了。

    好像自从六月老人退役季过了之后,中国选召者军团就进入了长时间的萎靡期。对于这样的情况,人们不由发出了疑问——新人们呢?

    新人都tm在直播。

    罗昊一想到这事就浑身晦气。

    他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把所有带相关关键字的帖子一概屏蔽。视野顿时为之一空,但忽然之间,一个奇怪的帖子进入了他的眼帘:

    ‘强烈谴责弗洛尔之裔,杰弗利特红衣队卑劣欺骗所属雇佣兵进入死寂区域送死,内有视频、任务简报为证,请版主置顶——’

    罗昊看到这个帖子就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都这个时候了,国内还在内斗。更重要的是,杰弗利特红衣队可以算是bbk在第一世界的一个分会,作为bbk的铁杆粉丝,他自然爱屋及乌,先天就对这个帖子讥讽不已。

    他点开帖子,正准备进去充当自来水,驳斥一番对方的谬论。

    不过罗昊本身作为一个理智党,当然不会毫无依据地开口。他想第一世界除了大陆桥上,哪来的那么多死寂区,这发帖的人肯定是在哗众取宠。

    他也不看对方的描述,直接点开视频。

    但一看之下,罗昊和他的一身肥肉就一下子定住了。

    丝卡佩辉光石上记录的视频,正好是秦执伏击他们的那一段,视频之中秦执的盲射一出手,罗昊马上就判断出了对方至少是一个夜鹰。

    他再看了看黎明之星的其他人,心中断定这些人死定了,毕竟正副团长只差对方一个层级之外,其他人连夜鹰的边都够不上。

    后续发展果然如他所料。

    秦执钓鱼执法,艾尔莎身死,看到这里的时候罗昊不由得摇了摇头,对那个银林之矛的夜鹰的人品狠狠鄙视了一番。作为bbk长期的对手,他对于银林之矛和银林之冠自然也不会有半点心理负担。

    当方鸻出现,并躲开秦执的第一箭时,罗昊不由得轻轻咦了一声。

    他的眼光比一般人专业得多,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用胖胖的手指在触屏上一划,将进度条拉回一看,不由挑了挑眉毛——果然是预判。“这家伙有两把刷子啊,好像还是一个战斗工匠……”他喃喃自语:“这个冒险团能请得起战斗工匠随队,好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样子。”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

    方鸻用发条妖精挡箭,同时将那个受伤的战士拽回树后,还来得及向秦执竖了一下中指。

    罗昊看到这里立马把眼珠子瞪得圆圆的,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吞了下去。

    他反应极快,马上把帖子往下一拉——果然,这个帖子火了。但火的不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卑劣行径,而是对于那个战斗工匠的讨论——

    “你们看到了吗,那个家伙好厉害。看他样子好像还是个新人吧,那一箭简直挡得绝了,他怎么判断出对方的意图的?”

    “的确很年轻,看起来比我还小一些,说起来真是惭愧。那应该是反应力吧,你们注意到他操纵发条妖精的手法了吗,好熟练!”

    “各位,你们都没说到要点上——”

    罗昊粗短的手指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字。

    这个时候社区上人不少,马上就有人回复他:“哦,楼上这位兄台有何高见?”

    罗昊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再拉回去仔细看了一遍视频之后,才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他略微思考了片刻,然后打出了一段话来: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在利用发条妖精挡箭的同时,还将那战士拽了回去?”

    “……”

    楼下马上一片哀鸿遍野。

    “你、你不会是想说那个吧……”

    罗昊心中也有些惊叹。

    他忍不住仔细地看了那个少年一眼,心中默默地记住了黎明之星这个名字。“就是双控。”

    “双控?”

    “真的吗,那不是专业选召者的门槛吗?”

    “可他还那么小,难道说又一个战斗工匠新星诞生了?”

    罗昊心中不以为意,心想小爷我也只有这个岁数,说不定比他厉害得多。不过他马上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丢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谁爱去当选召者谁去。

    社区内还在继续向下刷帖子:

    “可惜不知道他有没有活下来,这可是死寂区。”

    “是啊,要是这么一个年轻人挂在这个地方,杰弗利特的人罪过可就大了。”

    “赞成。”

    人们这才回归正题,又纷纷开始讨伐杰弗利特红衣队。

    但罗昊这时已经不再参与讨论,他又仔细观察了那个视频几遍,心中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怪了,”他想:“怎么感觉这家伙不是战斗工匠……”

    不是战斗工匠也能双控吗?

    罗昊觉得这个答案他是拒绝回答的。

    因为太年轻,太幼稚,根本不可能。

    ……

    视线回到星门港的会议区内——

    会议区上方的大屏幕上,同样样正在反复播放着这一段视频——少年一个翻滚躲开那个夜鹰的第一箭,判断精准,行动果决。然后举起手,又用发条妖精挡下那致命的一箭。

    再从容不迫地受伤的战士拖回树后。

    最后是那个比中指的画面,这个画面被放大,定格,特写停留在方鸻脸上。

    廖大使严肃地看着这一幕,回过头去。

    他身后站着一个垂头丧气的星港工作人员,看起来皮包骨头,两个眼眶深深地凹陷,里面黑黑一圈不知多少天没合眼了。

    廖大使看了这人一眼,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才开口道:“黄炳坤,看清楚,究竟是不是这个男孩。”

    “是他,”那个工作人员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化作灰我都认识,就是他,他说他叫艾德,我亲自带他进去的。”

    “你在开玩笑,你确定他是偷渡进去的?”那个美国方面的代表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你会不会给了他一个没有编号的辉光设备,但你自己记错了。”

    这时那视频又开始循环播放。

    所有人都反复看着方鸻用发条妖精挡箭的那一幕,发条妖精优美的飞行弧线,在所有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我记得偷渡者不是没有选召者系统?”

    “他怎么做到双控的?”

    私下里,代表们在窃窃私语,眼中带着无比惊讶的目光。

    那个工作人员连忙大声辩解道:“我绝对没记错了,再说辉光物质也不由我保管。我发誓,他是直接进入星门的,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你还有个屁的人格。”廖大使身边忽然有人说了一句。

    那是个年轻的武官。

    大概只有二十来岁,英气勃勃,一双眼睛目光锐利至极。他看得那工作人员甚至不敢抬头,更不要说反驳。

    廖大使这时回头看了他,后者点了点头,才从后面一步走了出来。

    他目光环视整个会议区,忽然开口道:“关于这件事,我代表中方感谢各位对于我国公民的关切和关注,不过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有权力、也又义务保障自己公民的人身安全,我们也有能力、有信心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会马上展开救援行动。”

    “等一下,”美国代表马上出言反对:“你们还没有证明这个男孩就是中国公民,众所周知,美国是个多民族国家,他完全有可能是我国公民。”

    对于这个问题,廖大使并没有作答,而是带着中方代表直接退场了。

    “我抗议,你们不能绕开联合国单独处理这个问题。”那个美国人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句。

    然后他马上从上衣口袋拿出通讯设备,一边拨打号码,一边匆匆从会场另一边走了出去。

    只留下会场中的其他人面面相觑。

    大屏幕之上,那视频还在反复回放着——

    “等一下,”忽然间有人打破了沉默,问道:“黎明之星冒险团返回了吗?”

    片刻的寂静之后。

    轰一声,整个会议室忽然活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寻找手边的电话。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