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十四章 门扉之后,一个世界的起始点

第十四章 门扉之后,一个世界的起始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生的大起大落有时候来得就是这么突然。

    没有龙魂的圣水晶,就和没有安装系统的手机一样,和一块砖头又有什么区别呢?当然了,区别还是有的——论内部设计的精巧,砖头是拍马也赶不上。

    只是内部设计再精巧的砖头,其本质上也还是一块砖头。

    方鸻此刻好像沙漠上的旅人,乍然见到海市蜃楼,从欣喜若狂到逐渐茫然失措。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苦涩、失落,绝望、迁怒还是自嘲?犹如打翻了一个五味瓶,百感陈杂。

    如果可以的话,他心中倒是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这个玩笑开得大了一些。

    但山穷水尽疑无路,当方鸻停下脚步,忽然间一行文字从左往右逐个浮现在他的视野中:

    ‘龙骑士系统侦测到载体——’

    他楞了一下,才想起这个东西来。

    在拿到海林王冠时,他就见过这行文字,只是当时的情形太过突然,事后竟没回想起来。他又想起自己在更早的时候就应该见过它一次,那是弥雅的匕首第一次发光时,当时只一闪而逝,他以为是错觉。

    “难道说……?”方鸻忽然想到一个难以置信的可能性。

    一个百分比进度条在他眼帘中展开。

    它缓缓向前,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再到一半,走到尽头时,方鸻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他看到进度条微微闪烁了一下之后,向下折叠消失了。

    空间中出现一条淡蓝色的线,从左往右。

    再从上往下,缓缓展开,海蓝的页面浮现在他眼底。犹如大海的波涛,深蓝光辉倒映在他瞳孔深处,熠熠生辉。

    虹膜之上,浮光掠影,折射着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

    方鸻微微张开嘴。

    id:079040116h

    姓名:艾德,男性人类,17岁

    国籍/身份:考林—伊休里安同盟,洛林代尔地区,注册二级银星工匠

    基本素质:魔力自适性(无属性),天赋(双子星),龙魂(银之图书馆,塔塔-大拇指-晨星)

    力量属性评价【f】——战斗承载:15kg(+1kg),负重:29kg(+1kg),爆发力:14(注:括号内的加值是其他来源的修正值,已计算在总值之内,后同)

    近战命中修正+7%,物理伤害修正+12%

    敏捷属性评价【f】——速度:16,近战/远程命中:17(+3)/16(+2),闪避:12(+1)

    平衡性修正+16%,格挡值修正+20%,抵抗力修正+5%

    体质属性评价【f-】——体能:110,抵抗力:15(+1),回复力:3

    生命修正+7%,战斗承载修正+5%,负重修正+11%

    智力属性评价【f++】——学习能力:177%(+7%),记忆力:32,运算能力:47

    语言能力修正+21%,逻辑分析修正+30%,意志力修正+22%

    感知属性评价【f】——察觉力:19,语言能力:22(+3),分析能力:18(+4)

    闪避修正+10%,命中修正+20%,学习能力修正+7%

    生存属性:生命值——16(+1),体能值——110(回复速度:30)

    战技属性:闪避值——62(+12),格挡值——0(未装备武器/盾牌),护盾值——0(未发现魔导炉,回充速度:—)

    体征状态/疾病/精神状态:良好,无,饱满

    方鸻忽然略微低头,用双手揉了揉眼角。

    他生怕自己忽然流泪。

    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是他嘴上说不在意,但心里比什么都想要的东西——是一扇门扉。其背后是寒风怒号的山川,黑暗低萦的莽林,是轻歌飞扬的原野,与明亮鲜艳的港口。

    是一个萦绕于梦中的名字。

    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大半年之后。

    是他经历了流浪与学业、漫长的冒险,经历了黎明之星的聚散离合,如亲人一般关心自己的人悄无声息地离开,经历了艾塔黎亚的人心与真实之后。

    他终于推开的这扇门扉——

    那背后是闪耀的海,徐徐的风,浅草浮浪,森林低吟。

    是一个世界。

    是他所抓住的,自己的梦想。

    也是责任与承诺。

    方鸻长出了一口气,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来。他向来乐观,连最困难的处境也无法让他低头,但突如其来的幸福却击中了他,让他竟不知所措。

    多么巧合啊,不是吗?

    最终,他的龙魂竟是弥雅亲手给他的——

    方鸻抬起头。

    那枚水晶上的龙魂徽记已不再透明,而是染上了青蓝的亮色,它缓缓升起,向他飞来,落在他手上。

    一个轻柔的、有些平静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银之塔的守护者,塔塔-大拇指-晨星为您服务,尊敬的骑士先生。”

    蓝光闪烁了一下,一个小美人由透明状态中渐渐显露出身形,浮现在他眼前。

    尖耳朵,晶莹剔透的耳垂上挂着两个透明坠饰,瀑布般的长发是披肩的波浪,一泻千里,垂至赤裸洁白的足踝处,清新的淡绿,如同新芽一般的颜色。

    眸子则是那种平淡的、好象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的一双眼睛,只是清澈见底,直指人心。她穿着草叶编的长裙,背后长着两对透明的翅膀,正依靠这翅膀平稳地漂浮在空中。

    一只典型的妖精。

    但方鸻从没见过这么安静,完全不闹腾的妖精。

    “你是……龙魂?”方鸻有点不确信地问她。

    塔塔点了一下头,声音像温开水,既不咸又不淡,平缓得让人受不了。“我是银之塔的人工龙魂,您是我的第二位主人。”

    方鸻心中一动。“你能记得前一任主人的事情吗?”

    但塔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些。”

    方鸻不由有点失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望。但又隐隐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去窥探了弥雅的隐私一样。

    “需要我帮您解释一下吗,尊敬的骑士先生?”

    “解释?”方鸻回过神来,“你是说系统吗,不必了。”他摇了摇头。

    他对选召者系统早已烂熟于胸,对其所仿造的龙骑士系统自然也不会陌生。虽是上位版本,但其实差别不大。

    他看向自己的界面,心中其实很有些感慨,没想到进入这个世界大半年之后,他才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选召者数据。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基本数据很一般。

    这个世界普通人的水准应该是在全评价【f】这个级别上,但他体质属性甚至还达不到,只有智力属性评价是一个异数,甚至达到了【f++】这个程度。

    这有可能与他半年来的学习经历有关,而智力本来也是炼金术士的主属性之一。

    而选召者系统的每一项评价都不是单一的,基本包括了一长列数据。如力量评价就包括了战斗承载,负重,爆发力,近战命中修正与物理伤害修正。

    其中战斗承载主要是指选召者在长时间战斗中,可以承担的装具、武器与其他魔导装置的承重,这是一个均值,其中武器承重约占其四分之一,像他先前用过的七式火枪就重三千克多一点,基本刚好在他承重范围内。

    再加上他身上杂七杂八的炼金术装置与魔导炉本身的重量,也就接近十五千克承重的阈值了。而之后的负重则包括了承重,两者并不叠加。

    至于体质与敏捷——这个时代,地球上自然少不了与新世界有关的虚拟游戏,提供给普通人娱乐。但与那些游戏不同的是,在真正的新世界中体质与生命力几乎无关。

    虽然也提供很少的加成,但一个第二世界的一线选召者其实也不过只有一百来点生命值,如果方鸻用七式火枪能攻击到他本体,其实也就是三四枪的事情。

    而方鸻不过是个新丁,七式火枪也是狮子战争时代的老古董了。

    事实上这个世界顶尖选召者生存的真正保障,主要来自于护甲、闪避值、格挡值与护盾值这四个属性。其中后者主要来自于魔导炉,因为护盾发生器需要稳定的工作环境的原因,一般只有不直接参与战斗的学者、贤者、魔导士与治愈师会装备。

    护盾固然有诸多的限制,但其好处是总持续生效,不像闪避和格挡那么不稳定。

    当然后两者也不是完全没有优势,在艾塔黎亚闪避值基本等同于生命值,伤害会与之抵消,但在闪避值清零之前,选召者的本能直觉会让他躲开几乎一切伤害手段——只要他事先察觉了那次攻击。

    而且闪避不会产生承受冲击力的问题,不像格挡和护盾或多或少会承受冲击,尤其是前者,在学习高等卸力技巧之前,冲击产生的冗余伤害高达百分之四十以上。

    不过闪避唯一的问题在于消耗体能太大,战斗回充太慢——这与平衡属性有很大关系,远差于格挡。

    所以一般只有敏捷系的选召者才会考虑在这条道路上深入。

    而至于力量系的选召者,他们一般会选择格挡——后者固然不能完全抵消伤害,以及还有面对魔导魔法无力等诸多问题。但凭借着高体质带来的高抗性,完全可以有效抵消冲击产生的冗余伤害。

    更不用说力量选召者大部分是重甲单位,护甲还能提供一层额外的保护。

    总而言之,护甲、护盾与闪避并没有完美的选择,甚至据说有人还兼而修之,方鸻恰好知道其中一个顶尖的存在。

    底比斯之尖的会长,拉神。

    至于方鸻自己则考虑不了那么多。

    他连魔导炉都丢了,暂时只能裸奔——那五十来点闪避根本不够看的。毕竟闪避与格挡值不仅仅会吃一般伤害,同时还要承受来自于命中修正的额外伤害。

    水晶上的光熄灭了之后,一个人与一只妖精就那么静静站在黑暗之中,方鸻不说话,塔塔也不说话。

    仿佛理所当然。

    不过方鸻眼中其实还有光,倒映着来自于页面上明亮的光彩。

    他只扫了一眼自己的选召者面板,目光在天赋(双子星)上略作停留,这就是龙魂天赋——所有龙骑士都有的独特能力,也算是作为上位版本的龙骑士系统带来的福利之一。

    但天赋的具体内容并无法看到,只能依靠自己去摸索。

    而且事实上每个龙骑士的天赋都各自不同,甚至就算先后共鸣的同一枚圣水晶,因为同调率的差异,天赋也会产生很大差别。

    双子星,方鸻揣摩了一下这个名字的意味,不明就里地关上了页面。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技能与知识掌握的情况。

    正如前文所说,在艾塔黎亚没有职业一说。因为它更不如说是一个社会身份,就如同方鸻的炼金术士这一身份——是他所掌握的知识、技能与社会地位决定了这一身份,而非反过来。

    理论上一个人可以学习近乎所有的知识与技能,但前提是他的智力正常、并且拥有无限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先要学习各种入门的基础理论,因为知识的积累总是循序渐进的。

    但拥有无限时间的人是不存在的,所以大部分选召者都会选择自己精擅的领域。各种各样的职业也由此而生。

    和方鸻预想的差不多,他在炼金术基础理论、小型灵活构装知识、小型灵活构装操纵基础理论、元素分离基础理论、元素分离、药剂学基础理论、药剂配置、炼金术、木工、锻造与非魔法植物学等多门相关知识、技能上投入了约有四万经验,再加上战斗向的火器知识、基础火器操纵与使用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差不多刚好接近了二级角色的理论阈值。

    不过距离正式炼金术士还有距离,正式炼金术士理论上是要求三级炼金术士,这里面并不包括战斗向的经验。

    但真正重要的不是这个。

    方鸻尝试了一会才学会怎么操纵这页面,但是还是不太熟练。最后他干脆直接问道:“塔塔小姐,我还有多少认知经验?”

    “五万三千五百七十二,另外还有一千七百三十点战斗经验。”

    “这么多!?”方鸻一下惊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应该还有不少认知经验——艾塔黎亚的经验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在不断主动学习与运用技能、知识的过程中,深化记忆的过程会自动使相应门类的技能、知识获得经验成长。

    但在这个过程中,经验的日积月累还会让选召者获得额外的认知经验,就像是人们在一件事物上举一反三的能力一样,事物与知识之间总是充满了联系的。

    认知经验就相当于过去许多游戏中的自由技能点,除了知识向与战斗向技能无法共通之外,选召者可以凭借自己的意愿将之投入到一切相关的领域上。

    前提是要利用选召者系统。

    而方鸻,没有。

    他的所有经验几乎都来自于熟练成长。

    过去他以为这影响不大,但塔塔温吞水一样的回答,给他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少了别人近一半的认知,他的新手期能不漫长么?

    方鸻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他很想告诉丝卡佩小姐,原来自己真不是一个笨蛋。

    可惜丝卡佩小姐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意识到自己受到的影响可能还不止于此,因为当一个人在一个领域开始深入之后,他将接触到更多更高深的事物、理论与知识,经验的获取也必将水涨船高。

    换句人听得懂的话来说——就是艾塔黎亚经验的获取是线性成长的。

    他从一开始就落后于人,自然也步步落后。

    方鸻忍不住一拍额头,懊恼得说不出话来。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本身就是个偷渡客,连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

    这么一想,心里才好受了不少。

    “需要使用这些经验吗?”塔塔这时问他。

    “等等。”方鸻答道,他从兜里掏出一只厚厚的手套,重新套在右手上——遮住了那半个王冠徽记。

    因为他这时候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来。

    手套的指部被匕首割得稀烂,连他指尖都从里面露了出来,还好后面控制发条妖精的表盘没受什么影响。

    那个表盘上一共有十二对银轨,每一对银轨分别对应一个发条妖精的横纵两轴,通过操纵它们的转动来控制发条妖精在空中的飞行方向。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工作。

    他花了近乎三个月才掌握了发条妖精的基本飞行技巧,然后又花了一个月熟练这门技巧,一直到六个月之后,才可以勉强同时使用两个发条妖精。

    但这时方鸻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迫切的想法,想要看看在系统的帮助下操纵灵活构装究竟能简单多少。

    他原本对此同样不以为意。

    但经过先前的意外之后,他是一点也不敢再托大了。

    显然,有系统和没系统根本就是两回事——

    当然,现在他已经没有发条妖精了。不过单纯操纵银轨也是一样的,他心念微微一动,两道银轨就转动起来。

    然后。

    他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考虑银轨需要左转还是右转,以对应发条妖精在空中的俯仰姿态。他只需要在脑海中描画出发条妖精的飞行轨迹,上飞,还是下飞,就足以让银轨自动作出相应反应。

    就像是他和那表盘之间多出了一套复杂的飞控软件,通过软件的帮助,他可以轻松实现比以前复杂得多的操作。

    当然,这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尤其是在控制两个以上发条妖精的时候。

    只是对于此刻的方鸻来说,它根本不值一提。

    他闭上了眼睛。

    第二对银轨立了起来。

    然后是第三对,第四对。

    直到第五对银轨有些摇摇晃晃地立起来时——

    方鸻睁开了眼睛,满眼皆是不可置信之色。

    但这还不是他的极限,只是因为运算能力属性已经下降到了个位数,系统再也无法帮忙托管更多的发条妖精了而已。

    五控之上。

    方鸻只能想到一个名字。‘弑君者’loofah,举世之剑,迟暮的行刑人,世界排名第七,战斗工匠排名第一的炼金术士。

    但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只可惜,自己并没有魔力自适性。

    而对方,却是最强大的风雷双属性魔力自适应者。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