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XII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X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伊斯塔尼亚很少下雨,因此下雨的记忆,对于居住在这里的人来说往往格外深刻。

    雨丝会扬起一层蒙蒙的雾气,先顺着灰褐色的屋檐,淅淅沥沥地流淌到地上,在褐石之间,汇成条条溪流。

    那块深灰色的石碑,就那么立在蒙蒙雨水之中,上面用伊斯塔尼亚的文字,刻下一句话:

    ‘751790,法里安,愿你的英勇与开明永远长眠于沙海之中’

    雨水顺着笔画形成的沟壑,缓缓流下,一道又一道。巴巴尔坦用手套擦去上面的水花,但怎么也擦不干净,没多久,手套便浸满了水。

    阿菲法王妃站在一旁,默默注视着那碑上的文字。

    过了一会儿,她轻声开了口,声音像是夜莺婉转,“巴巴尔坦,虽然法里安、查拉卜与赫特他们没能回来,可至少更多的人活下来了……帝国虽然强大,但上一次奥述人也没能得逞。”

    正直年富力强的沙之王回过头来,看向自己心爱的女人,点了一下头。

    “我没事,阿菲法。”

    “可你仍显得心事重重,我的爱人,你知道吗?这让我很担心。”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巴巴尔坦开口道:“每到这一天,我便不由自主回想起当时所发生的一切,那场战争之中的所见所闻。”

    “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你还认为那个预言是真的么?祸星会降临到我们的土地上,笛卡会回到这儿,夺去伊斯塔尼亚人的一切?”

    “它不一定是真的,但征兆已显,”巴巴尔坦蹙起眉头来,“我不得不慎重以待。外人皆认为我父亲一脉谋夺了伊斯塔尼亚的王位,可真正到了这个位置上,方能明白责任之重……”

    他抬起头来,看着丝丝缕缕的雨幕。“阿菲法,如果有一天这一切真的会消亡”

    “它们不会的,巴巴尔坦,我向你保证;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化为尘埃,但有一些东西却会一直存在下去,和我们所追寻的信念一起,长久地存在着。”

    “阿菲法?”

    “巴巴尔坦,那是我们的共同的秘密,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好么?”

    巴巴尔坦注视着自己的王妃,点了点头。

    ……

    圣殿台阶上的阿菲法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裙摆一直垂到地上,黑纱上衣裹着娇弱的身子,露出柔弱的双肩,紧闭着双眼,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楚楚动人的神态来。

    她转向这个方向,语气妖冶地开口道:“艾德先生,能在这里看到我,是不是有些意外?”少女声音不高,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刚好听得清楚。

    虽然挂着阿菲法的面孔,但文弱内向的秘术士小姐几乎不可能用这么一副口气说话。方皱着眉头,心中已感到有些不对。他再回头看向一旁的叶华,“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华同样默默看着那个少女,这时开口答道:“那是笛卡的化身。”

    方心中其实已有所预感。

    但他沉默了片刻,才问道:“那她与阿菲法小姐……”

    叶华回过头来,“你还记得阿菲法体内龙魂的事情么?”

    方怔了一下。

    他这才想起来,在卡珊宫时,星说只有他,叶华还有大公主可以进入这个世界,他那时总觉得好像漏了什么。

    但现在想来,阿菲法不是也有龙魂么?

    星提也没提这件事,原本以为是因为疏忽的原因。但他抬头看着那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少女,心中好像明白了什么。

    “那个龙魂……”

    “那个龙魂的来历并不简单,它从阿菲法诞生之初便与其一体双生,传闻只有沙之王巴巴尔坦真正知道它从何而来,不过据我所知……它其实应当与先王妃有一些关系……”

    大公主抬起头来,语气有些轻:“我母后……?”

    叶华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那个龙魂其实是你母后留给你父王唯一的遗物,它是……用你母亲的灵魂所塑造的。”

    鲁伯特公主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叶华看了看圣殿之下一袭黑衣的阿菲法,秘术士少女立在一群信众之间,也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个方向。

    他这才收回目光,对两人道:“没有人可以凭空创造出一个曾经存在过,拥有鲜活记忆与感情的人。即便借由翡翠之星的力量,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但沙之王巴巴尔坦正是借由这个龙魂,使盲从者们相信,他们可以利用其复活王妃殿下。当然更重要的是,盲从者们的确也需要你母亲的灵魂”

    大公主一时显得有些恍惚,她深深吸了几口气,眼角几乎泛红。她看了看远处身着黑色长裙的少女,再看了看叶华,犹豫了几次,喉咙里都没发得出声音来。

    方在一旁显得有点沉默,许多之前的疑惑似乎正在一一解开,但他看了一旁的公主殿下一眼,仍帮她发问道:“为什么?”

    “因为王妃的灵魂印记中,留有笛卡的神力。”

    “这不可能!”鲁伯特公主眼中闪动着泪光断然答道。

    叶华摇了摇头,“但这一切都是真的,公主殿下。这也是十年前那场袭击的根源之一,它们都应当与你母亲手上那本笔记有关;只是除了沙之王巴巴尔坦之外,或许没人清楚,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方默默听着这一切,神色之间竟显得异常的平静,问:“所以阿菲法一开始便是笛卡复生的载体,她的龙魂,其实不过是笛卡的神性之火?”

    在艾塔黎亚,一位神的死亡,或不如说是陷入无休止的长眠之中。

    而在那个神长眠之后的死寂世界里,它们的神性并不会彻底消亡,四散的火种,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死灰复燃的机会。

    正如方在芬里斯岛上所遇见过的,那位蜥人神。

    神力的残骸,也是神性的火种,在一个恰当的机会之下,新神便会从旧神的尸体之上诞生。

    盲从者们已经找回了笛卡的神性,并且在沙之王巴巴尔坦的帮助之下,为其重塑了一个载体。现在,他们只需要一个重新点燃其神性之火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显然也存在于这片沙海之中

    炼金术士们早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发现运用翡翠之星的力量所创造的灵魂中,往往带有一丝神性的气息。一开始人们并没有多想,只以为灵魂本身就是神圣的,这也符合人们的认知。

    但随后,扭曲的神性便很快塑造出那些被称之为神孽或憎恶的可怕怪物,肆虐世间。在几场血案之后,人们也很快醒悟过来,于是浩浩荡荡的炼金术创生运动,一时为之消寂。

    只是出于对于炼金术的终极追求创生的渴望而私底下,对于翡翠之星的研究从未断绝过。

    翡翠之星中显然存在着某种神性。

    但人们很少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阿基里斯抓走阿菲法之后,再将她转交到盲从者手上。而塞尼曼则早在幻海设下圈套,致使沙之王巴巴尔坦激发了那里‘坠星’的力量

    蕴含于祸星碎片之中最纯粹的黑暗神力,从那一刻起便源源不断涌入阿菲法小姐身体之内那个龙魂之中,确切的说是笛卡的化身之中。

    但那真的只是一个圈套么?

    沙之王巴巴尔坦既然早已知晓翡翠之星力量的秘密,又岂不会不清楚盲从者们拙劣的阴谋?

    他又想起了自己之前曾经问过的那个问题,只是当时,对方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今他差不多已经知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却还是再一次回过头,向叶华问出了那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

    “那么,沙之王巴巴尔坦知晓这一切么?”

    叶华这一次看着他,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方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鲁伯特公主怔了一下,下一刻几乎呆住。

    “我……父王他知晓这一切,可他为什么……?”她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

    “原因就在这里,”叶华的目光环视这座广场,“公主殿下,你看到了么,你父王一开始的目的,其实就是这儿。”

    方轻声道:“所以他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无论是盲从者也好,还是笛卡也好,终归会在这一刻,汇聚到这个地方”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皆已退无可退。”

    鲁伯特公主轻轻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叶华脸上,似乎想要从对方神色之间寻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叶华没有回答,但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一时间竟微微有些怔然。

    她以为一切只是自己父王受盲从者的迷惑所至,但没想到到头来,这一切原来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可死了那么多人,奎斯塔克也近乎化为一片灰烬,而今整个城市所有人皆命悬一线,他所做的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她的母亲,为了自己所深爱的人而复仇么?

    可这一切真的值得么?

    这位大公主殿下罕见地眼泪夺眶而出:“可我父王他……怎么会……”

    方却低声问道:“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们这一切?”

    叶华轻轻叹了一口气:“艾德,南方同盟只是这个计划的一个参与者,其实星与德兰一开始也并没有对我说实话。”

    “……德兰和他兄长一样,愚忠于佩内洛普王室,或者不如说,愚忠于那位他心中早已离世多年的‘公主殿下’……而星,他心中大约只剩下复仇的心思,找出当年的幕后黑手,大约是他唯一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目的……”

    “因此他们对我隐藏这些信息,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而沙之王巴巴尔坦,大约一开始就作下了决定。离开卡珊宫时,我曾一度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关于翡翠之星的调查,打算在那里将盲从者一网打尽,但没想到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上面来。”

    他看向方:“当然,其实在幻之海登船之时,我大约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不过我那时没有告诉你这一切的原因,想必你应该猜得到了”

    “因为当你们把阿菲法带回奎斯塔克时,一切其实就已经成为注定。盲从者利用沙盗在这里布下了第二个局,但与幻海的那一次相比,这一局其实不是不可以避免。”

    “只是……你真的会选择那条路么?”

    方不由怔住了。

    他其实已经明白,避免这一切的方法是什么。

    那就是放弃阿菲法,缺少了秘术士少女这个载体,与她体内的龙魂,盲从者们自然不可能从奎斯塔克召唤出笛卡。

    但他会这么做么?

    叶华看着两人,停了片刻,才又开口道:“其实我也是不久之前,才从星与德兰那里知晓了这一切。但当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此那时候,我没来得及问你们的意见”

    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一一停留:“不过到了此刻,我仍旧希望再问你们一次。阿菲法小姐,其实已经从德兰与星那里知晓了这一切。”

    “她……”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愿意为了更多人的生命,牺牲自己……”

    方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位少女泪眼摩挲的样子。

    他内心之中其实早已给出了答案。

    “但是,”方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看着远处的那座主殿,与主殿下方的那位少女,“巴巴尔坦他就那么自信,他难道没有想过,若是自己赌输了,会是什么后果?”

    叶华这时将目光落在一旁大公主的身上:“这正是星带你来这里的原因,鲁伯特公主。”

    公主殿下有些恍惚地抬起头来:“我?”

    “还记得我曾经和你们说过的话么?”

    叶华的声音不疾不徐,“在这个世界,有三种力量最为稳固。其一是这梦境的主人的力量,其二是苍之辉的力量,第三,才是灵魂的力量。”

    “灵魂的力量,苍之辉的力量,在相应的精神世界之中,当然都比不上其主人的力量的压倒性。而这个世界的主人,是笛卡,但它的另一面,何尝又不是阿菲法小姐的龙魂。”

    叶华一字一顿:“那是你的母亲,公主殿下。在这个世界当中,只有你,可以伤害笛卡。”

    他抬起头看向前方,已不再去询问方与鲁伯特的回答:“所以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由我和艾德来掩护你向那位邪神的化身发起进攻,你必须自己把握好机会。”

    鲁伯特公主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沉默了片刻,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广场的另一头,那位秘术士少女始终闭着眼睛,面带浅笑地‘看’着这个方向,并一言不发。仿佛她丝毫也不在意,他们几人的讨论。

    叶华这才抬起头来,轻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然后从身后取下长弓。方也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操控手套,然后才问道:

    “我们应该怎么办?”

    “很简单,”叶华答道:“把它打回它的老家,将这个精神世界彻底摧毁,从而截断盲从者与他们的神之间的联系。”

    “这一次,”他轻声道:“至少要让伊斯塔尼亚安宁百年。”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