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III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I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目光穿过丛生的密林,林中幽静如寂,须根蔓延,岩石之上遍覆青苔。远处金色阳光穿过树冠,灰白尖岩耸立,抬起头将视野透过翠绿枝桠,只见林冠之上崇山孤悬,白雪皑皑。

    鲁伯特公主早已醒转,正一身戎装,身披银灰色链甲,戴着一双铁护手,手持长剑,静静看着这儿的一切。她外套雪白战袍,其上染了些许鲜血,背后魔导炉烁着银光,外壳上留下一道爪痕。

    头发就那么编成一束,随意一拨,扫到身后,看起来不像是一位公主殿下,倒如同邻家的大姐姐。只是麦色的肌肤上,额头上正有一束修长的火焰安卓玛的圣纹,以显出其高贵。

    她视野中映着这世界,但绝少开口,只随众人向前,偶尔扶方一把。后者早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眼中几乎冒出金星来,只在心中把流浪者狠狠骂了一遍。

    在不知道第几次将方从地上拉起来之后,鲁伯特公主少有地说了一句:“虽然身为炼金术士,但艾德团长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体能的修炼。”

    方差点呛住,放在依督斯一行之前,自己体力虽然不及近战职业,但至少也比洛羽、姬塔他们好一些。眼下就有点悲催,系统之上的体力值大约只剩下原来三分之一。

    公主殿下摇了摇头,干脆伸出手去扶住他,将他拉了起来。

    之前经历的一次战斗,算不上激烈,敌人是那些空海之上常见的带羽毛的盗匪鸟身女妖,塞壬的女儿们。这些带着利爪的怪物,倒并没给他们带来太大麻烦,只是让方想起了幻海之中的鸟身女妖们。

    那片从坠星之中投射出的幻景,也有这么一片山谷,山谷之中同样有鸟身女妖。只是在那个地方,那里的鸟身女妖没有实体,而这里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他之前从鸟身女妖的翅膀上拔下一支长羽,那羽毛下灰上赤,顶端朱红如血,一丝丝绒毛,织成这支长羽,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消失。

    鸟身女妖的长羽也是一种罕见的魔法素材,虽比不上银飞马之羽,但同样可以用在羽箭之上,只是他眼下没时间去收集这些东西。

    叶华正回过头来,与两人讲解这个世界:“说起来这里与你们的世界有一些不同。”

    两人已经习惯了他的风格,‘你们的世界’是指第一世界或艾塔黎亚,这个半位面与艾塔黎亚的确有一些迥异。

    “我们将这个半位面称之为影界,”叶华手持猎刀,随手一挥,劈开丛生的气生根,“它介于主世界与以太界之间,犹如主世界的一道影子。”

    他抬头看向远处,已近走出山谷,白色圣殿偶尔浮出翠野之上。

    艾塔黎亚的主世界,便是物质界,无论是第一世界还是第二世界,都是物质界的一部分,元素与以太穿过星海之上在这里形成万物与生命。

    主世界之上,是星海,以太界,众所周知,以太与元素皆来自于这个世界,众神与灵也浮于这个世界之上,宛若巨大的星辰,行于空中。

    星海没有实质的存在,只有一个个悬浮于虚空之中的神国,彼此相距遥远。也有死寂的神,长眠于此处,位于星海的深渊之底。

    “蜥人们认为,以太界与主世界之间,存在一片光海,物质界在光海之上的影子,即形成这片影界。”叶华回过头,看向两人,“在主世界,以太的多寡决定了凡人力量的上限,无论是魔法、神力还是魔导器,其本源皆来自于以太”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但在这里,折射着主世界的一切犹如一个巨大的梦境,在梦境之中,灵魂才是力量的本源。”

    “这听来像是‘索林’,”鲁伯特公主忽然开口道,“在月之海,以太之力虽然仍旧占主导地位,但灵魂的力量已经愈发显得重要起来。”

    ‘索林’是伊斯塔尼亚人对第二世界的称呼,蜥人称那里为‘索塔奥’,矮人则称之为‘科瓦里克’,归根结底,是‘门扉之后的世界’。而月之海,则是它的另一个名字。

    方也听过那样的事情,凡人在第一世界的极限,是五十级但到第二世界之后,则只有五级。只是升级的方式,则与第一世界迥异。

    在那里,人们需要的经验值,不再与认知、学习有关,而是一种本质的力量,据说是一种与灵魂,与星辉有关的能力。

    那也是第二世界一众公会彼此争夺的核心,星辉,本源,第二世界的公会很少返回第一世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第一世界的资源对于第二世界来说,已经显得有些无用。

    不过也正因此,第二世界公会的大规模遣返,才会在当下显得如此引人注目。

    “的确如此,”叶华点了点头,但又犹豫了一下,“但这里有一些特殊,它折射出的只是第一世界的一个片段。正犹如一个梦境,在梦境之中,其主人具有最大的力量”

    方听得一怔,“那这里的主人又是谁?”

    “大约是那碎片的主人吧……”叶华言简意赅。

    那碎片的主人,方心想难道是说祸星苍翠?不过要是那样,岂不是不太妙?

    鲁伯特公主静了片刻,问道:“那么我们要怎么才能在这里占据优势?叶华先生说这些,是为了之后的战斗,对么?”

    叶华眼中赞赏地看了这位聪慧的公主一眼,“龙魂是一个方面,正如我所言,灵魂力量强大的人,在这里具有天然的优势。”

    “第二则是主场优势,无论这碎片来源于何,苍之辉都是它的本源力量,掌握着苍之辉的人,在这里具有更强大的力量。”

    “我们中有这样的人?”鲁伯特公主又问。

    叶华看了方一眼,笑了笑。

    那一眼让方忽然感到自己上了贼船。

    或许这位叶会长一开始没有算计自己,但德兰和星,肯定一早就知道自己拥有苍之辉了。这不是什么秘密,外界皆猜测海林王冠在自己手上。卡拉图与唐德能猜出的事情,德兰和星自然也能。

    “果然是艾德团长?”鲁伯特公主声音中透出一丝了然。

    “身兼龙魂与苍之辉双重属性,艾德可是我们此行的秘密武器。”叶华笑着说道。

    方闷声不吭,心想果然如此。

    鲁伯特公主的目光看了过来,停了一下,才轻声向他道谢,“谢谢你,艾德团长。这件事本来是我们伊斯塔尼亚人的事情,与你没什么关系,却将你卷入其中。”

    “没关系,公主殿下,”方心中早已有答案,不管旁人如何决定,皆影响不了他自己,“总不能叫我逃走,那不符合我所认同的一切。《星门宣言》没有规定的东西,但我自己明白应当如何去做。”

    鲁伯特轻轻怔了一下,这份单纯在她的世界之中有些罕见,她忽然有些明白夜莺小姐的话。她见过形形色色的选召者,有贪婪的,也有平平无奇的,但的确存在那么一些人。

    他们是将之称之为‘先行者’,正是那一代人,建设起了原住民与异世界来客之间的桥梁,并留下了一个充满了传说与闪光的时代。

    她是听着那个时代所长大的人,但那个时代毕竟不存在于她所成长的环境之中。选召者的到来,或许会伊斯塔尼带来了巨变,甚至改变了佩内洛普家族的命运。

    但此刻看着对方,她忽然之间竟有些期待起来。

    期待起这个世界与伊斯塔尼亚的未来

    她回过去头。

    “那么我呢?”这位伊斯塔尼亚人的大公主殿下问道:“叶华先生让我来这里的理由是什么?”

    “不是我让你来这里,公主殿下,”叶华摇了摇头:“是星的决定,其实我只是一个参与者而已,和艾德差不多一样。不过公主殿下来这里,原因的确与我们有些不一样”

    他停了一下:“待会你就明白了。”

    鲁伯特怔然点头,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握了握自己的剑,便也不再追问。

    这时前出去探查的星,也走了回来。高大的因罕兹四型分开丛林,带着那位炼金术士一齐,出现在三人面前。对方仍旧是那冷峻寡言的样子,淡淡地开口道:“路在这边,和我来吧。”

    ……

    走出密林,圣殿便已在眼前。

    首先呈现在四人视野之中的,是一道长长的台阶,与数不清如浮云的阶梯,一直通往那圣殿之上。翠野之中,数十座雪白的殿堂,顺着山脊蜿蜒向上爬升,错落分布,延伸至半山之上。

    方抬头看去,便明白之前叶华与星口中所言的,‘他们’是谁。

    四名身披厚重环甲,外套灰色长袍,手持长矛,面甲之下泛着冷冽目光的卫士正转向这个方向。他们的环甲手套握紧了长矛,身上发出哗哗的声音,伏低了身体,摆出了攻击之前的姿态。

    方也在那一刻看清了这些人灰袍之上,一只闭着的眼睛的徽记并从而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盲从者。

    而卫士们之所以还没有展开攻击,不过是因为从大殿之中走出的一个人。

    鲁伯特公主看清那个人,面色沉了下来:“塞尼曼,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她自然从方那里听过幻海之中发生的一切,作为盲从者的侍奉者之一,这位沙之王亲封的左大臣早在那时便已死在叶华手上。

    而且沙之王巴巴尔坦用摄魂魔方吸收了他的星辉之后,他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此刻塞尼曼同样一袭灰袍,手持法杖,身形略微有些苍老,正低头面色静然地看向鲁伯特公主。“公主殿下,看来你们对永恒这个概念还是有一些认识不足,所谓永恒,又岂会为凡世的死亡所困扰?”

    方听了微微一怔,又是永恒者?

    他抬起头去,虽然黑暗众圣的信徒之间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联系,但拜龙教徒与盲从者口中不约而同提到的永恒者,还是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

    叶华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塞尼曼,别故弄什么玄虚了,看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不过只是主世界的一道投影罢了,还永恒者?”

    塞尼曼语气一滞,冷冷地道:“……主世界的一切根本不算什么,在这片神国之中,我却依旧是永恒不朽的存在。”

    星嗤笑一声:“神国?”

    塞尼曼面色更冷:“……好吧,我的确没想到你们会追到这个地方来,看起来巴巴尔坦的准备,要比我想象之中充分一些。不过我实在有些佩服你们的胆量,你们应该清楚这个世界的法则……”

    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忽然高举起法杖,声音骤然高亢起来::“还没有人,可以在这片神国之中挑战它的主人!”

    随着这一声高喊,这位盲从者的侍奉者放下手中法杖,向前方一指。一道光芒,从他杖头射出,正中台阶之下那是个盲从者卫士。

    在方的目光之中,那四人竟然扭曲起来,生生从原本的形象,生长出一个面目丑恶,身形巨大的巨人,他们像是从梦境之中走出的怪物一样,手持巨矛,向他们扑了过来。

    而在四位卫士身后,同一时间,半空中竟出现了层层叠叠的闪光,一片挥舞着双翼的鸟身女妖,好像幻景一样凭空出现在了那个地方,尖叫着向下方飞扑而至。

    叶华抬头看向半空中,一只手取下背后的长弓,右手拦住正准备实体化构装体的方,低声道:“这里交给我和星,艾德,你带公主殿下继续向前”

    “继续向前?”

    “笛卡的化身就在主殿之中,”叶华回过头来,“带着公主殿下前往那个地方,能否阻止它就看你们了。”

    言谈之间,四位巨灵一样的盲从者卫士,已经举起巨矛突刺而至。但叶华甚至没有回头,星已经举起右手,高大的因罕兹四型挡在四人身前,张开四壁

    一道半透明的壁障,如六边形网格状向四面八方铺陈开去,四支矛尖先后刺在那壁障之上,壁障一阵光芒闪动,强大的半龙构装体四臂之上也冒出一连串的魔力火花来。

    方在自己与星战斗之时,连见都没见过这一幕。

    以伪龙骑士构装的实力,这四位盲从者卫士这一击的水平,岂不是快要达到这个世界的巅峰了?要是盲从者在奎斯塔克城内有多有几位这样的强者,还需要什么沙盗之王?

    不过他很快也明白,对方这一击的威力,并不是他们本身的实力。很有可能,是之前塞尼曼的加护,而那加护,显然与之前叶华所说的这个世界的法则有关。

    星与德兰对这个世界的早有准备,而盲从者们选择这里作为召唤笛卡的主战场,显然也是有所依仗而来。

    可是……

    “盲从者怎么会在这里?”

    “翡翠之星开辟的是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叶华答道:“从翡翠之星中获得的力量,自然会来到这个世界,盲从者们早已发现了这个秘密。”

    “而翡翠之星的力量来自于祸星,可以说是黑暗众圣力量的本源,借助翡翠之星召唤笛卡复活,在这里自然是他们的主场。”

    方抬起头,问出了心中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沙之王巴巴尔坦知道这一切么?”

    听到这个问题,鲁伯特公主也回过头来,看向这个方向。

    但叶华并没有回答。

    他只举起手中的长弓。

    遮天蔽日的鸟身女妖,已经直扑而下,那一刻,仿佛天空的至暗之刻。

    但一束银色的光芒,却从无数的羽翼之中,直刺而出。一声尖啸,刺破长空,顷刻之间,让鸟群四下飞散。在那后面,叶华轻轻松开弓弦,低声开口道:

    “艾德,就是现在。”

    “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