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八十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IX

第三百八十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IX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模模糊糊中,方感到有一双手在摸索着自己的脸,吃力撑起眼皮之后,感到昏昏沉沉的光透过睫毛之间,刺得眼球一颤,眼泪不由涌了出来。

    而模糊的视野当中,一道明亮的目光先变得清晰起来,那是舰务官小姐的翦水秋瞳,宛若会说话儿一般注视着他,安定、清澈、内敛。

    希尔薇德目光略有一丝担忧地看着船长满是血痂的脸颊,手温柔地从上面抚过,看着他微微张开一条缝隙的眼睛,眼中不由溢出惊喜的亮光。

    她低下头,在他干裂的嘴唇上轻轻一碰。

    方迷迷糊糊地呻吟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脸红,还是因为头昏昏沉沉的灼痛。

    “沙盗被击退了。”希尔薇德注视着他轻声说,声音有点沙沙的。

    “那么我们胜利了吗?”方仍有点昏沉,有点迷惑地问。

    “也不全是。”

    视野逐渐清明起来,透过希尔薇德的肩,后面的天空已经完全明亮了起来。远处是一座塔楼,只残存了一半破破烂烂的结构,空空的架子,透着光。

    似乎仍在内城之中。

    天边仍悬着厚厚的云,低沉沉的,偶尔有电光萦绕。一道闪电划破苍茫,殷红夺目,那电光直贯天地,又像是从云层中淌下的刺目的血。

    接着,远远近近又有更多闪电落了下来。

    看着这些闪电,方好像记起了什么,一阵晕眩感袭来,马哈扎尔死前那一幕,一下子重新闪现了回来。

    一道血红的闪电从云层中垂下,将那位沙盗之王打得灰飞烟灭;飞散的羽尘之中,似乎有一道黯红色的印记,笼罩着对方茫然无知的灵魂,直升上天空。

    他头痛欲裂,再一次闷哼了一声。

    舰务官小姐将冰凉的手,轻轻放在他额头上。感受到此间的温柔,方觉得头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声音沙哑地问,右肩处传回的感觉空荡荡的,这才记起之前所受的伤。

    “沙盗们死了,但也可以说没死,”希尔薇德轻轻按着他的额头。“那些红色的闪电,把他们变成了不死的怪物,现在整个奎斯塔克遍布这些东西。”

    “怪物?”

    方看着远处丝缕不绝飘向半空的红雾,它们从战场上的每一个角落升起,从每一具沙盗的尸骸上升起,升向半空,汇聚成一道道烟柱。

    血色的烟柱冲天而起,在低垂的云层之下,像是一支支触手,攫住了这座城市。

    烟柱之间,似乎飞舞着一些黑点。

    他忽然明白过来之前那一幕代表着什么。

    那是灵魂契约。

    黑暗的传说之中,常常会描述那些贪婪又富有野心之人,与邪恶的存在签订契约,从而奉出自己的灵魂,去换取天平另一头他们认为有价值之物通常是力量,财富与无尽的权力。

    而这样的事情,其实在艾塔黎亚是真实存在着的,黑暗的众圣们蛊惑凡人的手段,来来去去也不过只是如此,但对于那些欲壑难平的人来说,却相当有效。

    显然沙盗们,正是这样的人。灵魂与生命,在他们看来可能还不如一袋宝石,一次痛快的杀戮,一个女人来得有价值,他们轻视他人的生命,自然也包括自己的。

    盲从者一开始仪祭的对象,就不是这座城市的居民,而是那些被蛊惑的沙盗。他们早在不知不觉之间,就与笛卡签订过契约。

    而现在,正是收割的时间。

    “叶华呢?”

    “他在外面,处理那些怪物,但意义不大,只是防止它们冲进来伤害到你。”

    “其他人呢?”

    “都在卡珊宫。”

    看来真如希尔薇德所言,与沙盗的战斗已经结束,所有人都汇聚到了卡珊宫,只是眼下的局面,对于他来说还有些浑然未明。

    方低声说:“我们也过去吧。”

    舰务官小姐轻轻点了点头。“嗯,公主殿下派来的人也应该快到了。”

    ……

    穿过内城的街道,不难看出此前战斗留下的狼藉。高大雄伟的建筑,烧成废墟与瓦砾,残存的焦黑梁柱,余温尚存,白烟袅袅,灰烬之下仍有暗红的火星。

    火势随时可能再起,但此时已无人关注此事。

    大公主殿下派来的骑士们制作了一具简易担架。用一面旗帜缠在两根胡杨木之间,让他平躺上去。

    希尔薇德在一侧,捧着孤王之傲,紧随其后。

    失去的右臂,理论上来说可以用高等复原术,或者是祈愿来恢复,法里斯主教应当会愿意出手。即使不能,方也没有太过担心,反正他还有一次复活的机会。

    不久之后,他便与那些‘怪物’发生了接触。

    众人正在凹凸不平的废墟之上穿行,忽然一声尖利的啼叫从半空传来,一道阴影好像遮住了阳光。方抬起头去,看到一头巨兽扇动双翼穿过废墟之间。它的体型十分健硕,骨骼高大赤红似火,一支犄角伸出头皮,眼眶之内幽光闪动,下面张着血盆巨口,排排獠牙,利若尖刀

    那高大的怪物张开肉翼,‘哗’一声落在一片残存梁柱之上,健壮的爪子在石壁上一蹬,又转折向他们扑来。

    骑士们弯刀铮然出鞘,转向那方向。只是还未接触,一支羽箭破空而至,正中怪物胸口,带它轰然一声钉上后面的石壁。

    石壁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倒塌下去,大地微微一颤,扬起一片尘埃。

    叶华收起长弓,骑士们有些敬畏地将目光投了过来。只是烟尘之中,那怪物一时间仍未死透,挣扎嘶叫了好一阵子,声音才渐渐低沉下去。

    方默默看向这边,叶华与他目光接触,皆看到两人眼中的沉默。

    这怪物是被叶华一箭钉死。但那是十王的一箭,即便如此,它也不是立刻便死,其生命力之强悍,可见一斑。

    若是普通人对上,又会如何?

    怪物死后,巨大的肉翼无力地扑在地上,其上暗红的血管,如同火山灰上流动的熔岩,泛着红光,向下缓缓流动。所经之处肌肉与表皮也依次融化,化为星星点点的火星,飘散飞入空中。

    仿佛转瞬之间,偌大的尸体,只剩下一堆焦黑的枯骨。而枯骨,也很快随风消逝了。

    看着那升上天空的余烬,希尔薇德告诉他,这些灰尘很快会化为新的怪物。“它们不会彻底被杀死,很快就会在这片战场上复生”

    骑士们则告诉他,这里有两种怪物,那只是其中一种。

    而方很快也遇上了另一种。

    那种怪物他其实早已见过,就是在坦斯尼尔见过的血之仆,它们成群结队从小巷之中冒出来,遇上便意味着经历一场恶战。

    还好血之仆的战斗力远不如前一种怪物,骑士们也能从容应付。但这些怪物同样杀不死,纵使砍下头颅,也一样会很快复活。

    “它们生前是沙盗。”一个骑士对他说。

    方默然不语,看来盲从者在坦斯尼尔培育的血虫,先用在了这些沙盗身上。虽说他们罪有应得,但盲从者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还是令人不安。

    越深入内城,战斗的痕迹也渐渐消失了。他躺在担架上,居然第一次看到了活着的的沙盗俘虏,他们被一条绳索串在一起,而一旁立着许多银盔银甲的骑士。

    看着那些骑士,与对方长矛之上的旗帜,方不由怔了一下。他没看错的话,那些是考林人。

    先前那个骑士向他解释,是考林人在最后一刻加入了战斗,击溃了沙盗。口气之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方听了有点意外。考林人是有一支使节团在此,但他清楚考林伊休里安与伊斯塔尼亚的盟约,在沙之王的不在奎斯塔克的情况下,对方一般不会介入伊斯塔尼亚内部的纷争之中。

    远处一个考林人的骑士这时看到了他们这支队伍,忽然离开自己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骑士走到近前,掀起面甲,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们,在头盔之下瓮声瓮气地发出声音:“各位,能帮我们找一个人么?请问你们有没见过这样一个少女,大约十九岁出头的年纪,金发,浅蓝色的眼睛,美貌异常”

    他手甲上系着一条项链,那项链的末端挂着一个圆形的吊坠,骑士在上面划动了几下打开吊坠,露出下面水晶之中的照片来。

    他比划着上面那个小姑娘,对众人说道:“就是这样的,不过年纪要大一些,各位有见过么?”

    伊斯塔尼亚骑士纷纷摇头。

    而方看到那个吊坠的一刹那,便有些意外地回过头去,才发现希尔薇德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头巾与面纱,看起来像是王宫的侍女。

    他这才记起来,对方先前也是一头漂亮的银发装束,正如在戈蓝德时一模一样。

    希尔薇德面对他的目光,在面纱之下有些俏皮地向他眨了一下眼睛,并伸出手来,悄悄握住他的手。

    “考林人是你叫来的?”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在她手心中写道。

    像是恶作剧被抓住了的孩子一样,贵族千金眼睛弯弯地,笑得十分好看。

    “可他们也在找你。”

    “放心,”希尔薇德在他手掌心轻轻比划道,弄得他手心有些痒痒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方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担心希尔薇德为考林王室所注意到。在这里他们只是一个边缘人,但在那场宫廷倾轧之中,贵族千金却是漩涡的中心。

    好在那骑士的确并未追究,礼貌询问之后,便向他们告辞。

    卡珊王宫之中,气氛仍旧紧张异常。

    “沙盗们已经退去了。”

    “确切地说,他们中大多数都变成了那些怪物……”

    “那些怪物暂时还没有向卡珊宫发起攻击的意思,但它们在防线外徘徊不去,而且范围显然越来越近了……”

    赛舍尔语调沉稳,但不难听出其语气之中隐含的焦虑。“更重要的是,北城……”

    “公主殿下之前将大部分平民转移到了北边,但只有一部分逃离了奎斯塔克,剩下的人此刻都汇聚在北城区……”

    “北城目前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受损失最轻微的一片区域,但难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守卫们已经证实了,被那些怪物袭击杀害的人,也会变成它们的同类……”

    “可那些怪物杀也杀不死,”一个贵族愤愤开口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这么等着,它们把我们也变成同类?”

    他用力比划了一下:“依我看,我们应当突围出去。”

    “可奎斯塔克怎么办?”

    “我们把所有人都转移出去,留给笛卡一座空荡荡的城,只要人还在,我们还可以再建起一座奎斯塔克来。”

    大公主叹了一口气。“各位,哪有那么容易,先前沙盗们攻城时,数量就数倍于我们。而那时我们还有战斗力上的优势,现在也荡然无存。”

    她目光透过高台,看向远处黑烟滚滚的城市,有点于心不忍。“现在它们数量既比我们多,实力还比我们强。那些怪物环绕着整个城市的外围,我们根本不可能突围得出去。”

    “沙之王陛下什么时候能返回?”有人问了一句。

    但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或许是正午之前,或许是傍晚,但问题在于,大军即便返回,又能如何?所有人的讨论,都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天空之中那血红的光晕,究竟孕育着什么?

    “邪神笛卡呢?”只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在询问众人。

    鲁伯特公主向那个声音看去,其实不需要看,她也知道说这话的人一定是那个人的表妹。

    “如果邪神扭曲的化身降临,不仅仅是一个奎斯塔克,整个伊斯塔尼亚都会受到牵连。”唐馨看着众人,开口道:“谁知道它的威能能持续多久,历史上曾有过几个月的记录,你们一定不想知道当时发生了怎样的惨景,对吧?”

    大厅中沉默了下去。

    艾小小上下牙直打战,仍不住扯了扯自己好友的袖子,好让她不要再说了。她生怕这些伊斯塔尼亚人恼羞成怒,还不等邪神降临,就把她们先宰了。

    但此刻能留下的人,或多或少还有几分勇气,至少没人说出这样荒诞的话来。

    “那怎么办?”有人无奈地问道。

    对抗一位黑暗神,那怕是扭曲的化身,也足以令人绝望。

    “安卓玛与玛尔兰大人不会放弃我们,”大公主静静地说道:“只要希望仍存,我们就还手握着一线机会。”

    “可希望又在什么地方?”纵使是面对这位大公主,那人也忍不住反问。

    这时唐馨手上的通讯水晶亮了起来。

    她抬起头来,看向公主殿下:“我哥回来了。”

    大公主的眼睛亮了起来。她至今仍旧记得前一夜所发生的一切,考林人与那个人不可思议的一击,彻底击垮了沙盗们的勇气。

    当时也是在那样的绝境之下,但他们仍旧握住了一线机会。或许奇迹不会重演,但她至少学会了不轻易放弃希望。

    说起来,无论是考林人还是击杀沙盗之王,其实皆是对方带来的。这让鲁伯特心中不由生出一丝不切实际的期待来。

    或许对方还有什么办法。

    不过等到见到方的第一句话,便让这位公主殿下愿望落空。面对对方质询的目光,方轻轻摇了一下头:“我也是才苏醒过来,了解到奎斯塔克现在的情况,公主殿下。”

    鲁伯特公主咬了一下嘴唇,但看着对方失去的一只手,眼中又闪过一丝歉然。“艾德团长,你的手……”

    方倒是不太在意。“不必在意,公主殿下,我是选召者,这点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他并没说,自己所剩下的星辉已经不多。

    鲁伯特公主知道他所言非虚,也便不再多提。

    何况佩内洛普王室与圣殿还可以在这件事上帮忙。

    倒是唐馨在一边,看着自己表哥惨兮兮的样子,虽然明知道这里的一切影响不到地球上,但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

    方看自己表妹的样子,忍不住有点好笑,私下里悄悄说:“糖糖,你这样子难看死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表妹会气得只翻白眼,没想到后者只眨巴了一下眼睛,竟然红了眼圈。吓得方六神无主,赶忙低叫道:“爱哭鬼,你不会又要来吧……”

    唐馨抹了一下眼角,幽幽道:“你等着,我要去告状。”

    方顿时三魂失了七魄,要是让他舅妈得知他惨成这个样子,只怕当场会揪着他耳朵把他带回地球上去。

    只是他们兄妹私下交流,大厅之中一时间变得安静异常。

    方察觉到外在的变化,这才回过头去,他看了看那位忧心忡忡的大公主殿下,还有一旁的阿勒夫,这才开口道:“公主殿下,我虽然没什么办法,但或许有人能给我们办法。”

    他此言一出,整个大厅的人都不由将目光投向这个方向。

    鲁伯特公主更是微微失声:“艾德团长,你说的是真的?”

    方轻轻点了点头,他用仅存的左手按在自己的通讯水晶之上,感受着那里微微的震颤。过了片刻,他便开口道:

    “他们到了。”

    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此刻正从大厅之外传来:

    “艾德先生?”

    那是某个秘术士少女的声音。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