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VII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V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约十分钟之后,少女才提着裙子走了回来,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她犹豫了一下,才张开口

    但外面震耳欲聋的轰鸣,遮蔽了她的声音。

    爆炸的闪光,映在两人之间,希尔薇德只静静地看着对方。弗罗伦丝比划了一下,才重新说道:“伯爵大人他不愿意冒着这个险,希尔薇德,我看你还是放弃吧,”

    她叹了一口气。“你以为他们会在乎伊斯塔尼亚与考林的盟约?再说沙之王根本不在这里,那是考林王室与每一任沙之王的约定。”

    希尔薇德笑了一下,也没说阿勒夫的事情,因为明白一位王储在这时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一声爆炸传来,耀眼的闪光,映在她的侧脸之上,犹如一弯月牙。

    “弗罗伦丝,再去告诉他们一件事。”

    她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就说……我在这里,落在了沙盗们的手上……”

    “对了,把这个也带过去。”贵族千金从领口扯下项链的坠子,交到少女手上。

    弗罗伦丝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

    ……

    从大圣堂后门冲出去之后,方立刻对其他人说道:“我们分头行动,你们去卡珊宫与大公主殿下汇合,她那里肯定需要人手。”他尤其看向洛羽。“尤其是你,洛羽,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洛羽看着他,目光沉寂,只轻轻点了点头。

    骑士们也纷纷交臂于胸,以独特的礼节,与他互道珍重:“艾德团长,你也小心一些。”

    “艾德团长,保重。”

    然后所有人分头而行。大家皆知眼下时间宝贵,不容有失。

    然后方才转过身,一边向前一边举手转动了一下风镜旁的一圈铜环透过内置的视讯水晶,从半空的发条妖精的视野之中俯览在战场上,马哈扎尔与他手下的一众亲信,正转向这个方向。

    他不着痕迹地比划了一个手势,让发条妖精飞行了一圈,但也没找到对方的幻影隼的位置,也只得作罢;最后再微微抬了一下手,将视野定格在上方、云层之间那暗红事物之上,那团蠕动的光晕,内里像是孕育着什么事物,形同胎动一收一缩,又像是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球,凝视大地。

    他从一进入奎斯塔克,其实便已注意到了这东西,只是为了拦住沙盗,一时分不出心来。直到此刻,他才有一线机会来仔细观察这事物。确切的说这神之憎恶,神力的扭曲化身,就与表妹唐馨一样,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事物。

    艾塔黎亚历史上邪神化身降临之事,三十年的历史之中也发生过几起,留下过许多珍贵的影像资料,这些事件有大有小,按严重等级一共分为五类。最小的一类只能称之为神力事件,但凡有燔祭邪神、信徒聚众之事,皆归于此类。

    再往上需要有大型仪式,人口连续失踪,召出神力生物或有选民诞生,皆属于二、三类事件范畴,按等级严重不同各自划分,但皆不涉及真正的神力入侵。从四类往上,就是神力接触。

    眼下的奎斯塔克,与当初的芬里斯,皆属于神力入侵,但还没有到最后一步,邪神化身降临。一旦降临,就是毁天灭地,奎斯塔克位于大陆板块之上,虽不至于陆沉,但一旦笛卡化身降临,这座城市恐怕从此会被从地图上彻底抹去

    比依督斯还要彻底。

    方看着云层之间那团红色的光晕、那蠕动震颤令人恶心,那其实是‘茧’,那‘茧’之内,孕育的正是笛卡的化身。滋养它的,是无数的灵魂与血雨,只是与大多数在灵魂的绝望、痛苦与煎熬之中获取力量的邪神不同

    笛卡与它们都不一样,它真正需要的,是‘虔诚者’。

    是信奉他,盲从他,愚昧的,固执的灵魂。

    方环顾战场,盲从者的仪祭往往会在其内部展开,去引导那些盲目的、固执的人跳入火坑,正如在幻海之中上演的那一幕一样,心中的执念引导人们去信奉那些他们本不该信奉的东西。

    这个战场,并不像是盲从者们传统的仪祭方式,要说,更像是拜龙教徒的手笔。它像极了三十年之前的多里芬,若不是知道这一切背后有盲从者参与,方简直都要怀疑,那红光之中孕育的,是尼可波拉斯。

    他的思绪,很快为通讯水晶之中传出的叶华的声音所打断:“艾德,你离我已经很近了。现在你先向前,在一个路口右转,前进一百米左右。但小心,马哈扎尔离你已经很近了。”

    “我知道了。”方应了一声。他不再去观察云层之中那事物,迈开步子继续向前。后面薄雾之中传来轻盈的沙沙声,那是沙蜥蜴的脚步声,这是一种相当轻盈灵巧的生物。

    前方一条开阔的长街映入他眼帘。

    距离设伏区还有一百米。

    但身后,两头沙蜥蜴与它们背上的骑士已经一左一右破雾而出,‘嗖、嗖’两声尖啸,沙蜥蜴骑士抬起手,两只爪矛带着后面的绳索划过一条长长的抛物线,飞射而来。但方早有警觉,飞身向前一扑结果还是被射个正着。

    原来人家早就预判了他的动作三十多级对二十多级,结果不言而喻。‘咔’一声闷响,方只感到一股巨力从身后传来,几乎将他撞飞了出去,爪矛击中了他身后的魔导炉,但还好,只是刺穿了外壳而已。

    不等方命令,塔塔小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斩!”一台体态优雅的剑士从天而降,一剑斩下,斩断了爪矛后面相连的绳索。斩断绳索之后,女剑士后退一步,身上泛起点点银光,带着方,化为一道银光投入一个光门之内。

    那光门再一次在上百尺之外打开,然后释放出银光,重新化为两人或者说,一人与一台构装体。

    方这才向后一看,发现沙盗使用的投矛装置与自己不同,他们不是用手弩,而是用一种挂在沙蜥蜴鞍座之上的筒状弩机,其握柄一端插有晶柱,用皮管与身后的魔导炉相连。射一箭,沙盗们就要拉下一个拉杆,从各处的开孔之中排出滚滚白气散热。

    有较长冷却时间。

    他脑海之中立刻闪现过这个念头。

    “谢了,塔塔小姐。”

    “不客气,骑士先生。”自从进城开始,妖精小姐就一直保持着安静,她也一边在照顾着陷入沉睡的妮妮。而直到自己的骑士先生陷入危险之际,才第一次发声。

    方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有塔塔小姐,要换作其他人,在之前那个情况下多半来不及召唤构装。操控构装需要维持专注,而沙盗一收绳索,他就要被拽过去,还怎么能维持专注?

    而传送过三十米之后,剩下还不足六十米,而沙盗们再一次追上来还要时间,方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立刻发足狂奔。很快,他与塔塔小姐再一次越过了一半的距离。但身后弥漫的雾气之中,已有越来越多蜥蜴骑士冲了出来。

    对方再一次举起手中的弩机,瞄了过来。

    这一次方学乖了,再也不玩什么骚操作了,他这才明白什么是等级碾压,估计自己自以为反应很快,但在对方看来慢腾腾像是一只乌龟。他直接把控制权交给了塔塔小姐,对方飞矛一至,能天使立刻带着他进行了第二次传送。

    这一次传送,方便真正进入了设伏区域。他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抬头一看,但并不能看到叶华的身影,一怔之后才反应过来,要是自己都能一眼看到那位游侠之王在什么地方的话,又何谈埋伏一位沙盗之王?

    “别找了,”叶华的声音果然再一次传来:“我在你右前方,那座塔楼之上。别往这边看,先保证自身安全。”

    方点了点头,回头看去,薄雾之中走出的沙蜥蜴骑士越来越多,他们在大街上列成一行,几乎堵住了道路。而在那个方向,方终于看到了那位身形高大的沙盗之王,对方穿着与一般的沙盗相差无几,但坐下的沙蜥蜴,显然要比一般的沙蜥蜴高大几分。

    方甚至知道那头沙蜥蜴的名字克文沙尔相传是这片沙漠之上,所有沙蜥蜴的王,它已经活了二百十四年,曾经是上一位沙盗之王的坐骑。马哈扎尔击杀了那位沙盗之王,获得了对方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它。

    沙盗们眼见自己追逐的猎物竟然停了下来,一时间反而驻足不前起来,心中的讶异之后,升起了浓浓的警觉。

    然而警觉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声细细的、低沉的啸音,那声音古怪至极,如泣如诉,仿佛萦绕在每一个人耳边,绵延不绝,犹如一个幻觉。

    但还要在那啸音之前,人们先看到了一道如霞的青色光芒的诞生。那其实是一束箭影,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在任何人来得及反应之前的,便已经钉在了人们眼帘中。

    那一刻,箭闪烁着寒光的锋矢,距离沙盗之王不过百尺。而马哈扎尔脸上,甚至还没来得及露出惊愕的表情。

    而后,人们才听到一声足以刺穿耳膜的高亢之音,犹如锥子一样,穿透了空气之墙。并在箭矢之前,形成一道薄薄的,白色云锥。

    尖利的颤鸣,令每个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并低下头那几乎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而羽箭已经越过众人头顶,直射向马哈扎尔。

    可也正是那一刻,一道闪电从云层之中降下,正中叶华射出的箭。电花飞舞过后,那箭竟然并未被击碎,只是偏偏偏离些许,带着张牙舞爪的闪电束穿过马哈扎尔身旁一个沙盗骑士的胸口,然后又连穿三人,才倏地没入地面。

    三个沙盗骑士早已化为焦炭,犹如沙砾,徐徐落下。

    沙盗之王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也不知是震惊于这一箭的来势,还是那惊鸿一现的闪电。

    但另一边,方更加不安。

    叶华的声音立刻响起。“艾德,留住沙盗之王。”

    方明白对方的意思,立即一点头。但在那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云层之上那令人不安的事物。

    红光暗淡了些许,显然之前那一击也消耗了’光茧’不少力量。可为什么笛卡要出手救那位沙盗之王?

    他来不及想太多,已向前举起右手来。

    在另一边,马哈扎尔终于从短暂的失神之中恢复了过来。他立刻明白战场上,存在一个远强于自己的对手。心中的野心,顷刻之间烟消云散。那云层之中孕育的电光,也并不能让他安心。那力量来自于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他再顾不得其他,勒紧了缰绳对所有人下达命令道:“撤退。”

    “离开这个鬼地方,立刻!”

    若他身边是普通沙盗,听到这样的命令说不定会犹豫起来。但他身边此刻皆是心腹亲信,听到命令,立刻二话不说掉头。

    只是正是这个时候,一道爪钩飞射而至。

    ……

    卡珊宫外,遥远的喊杀早已稀疏凋零。

    正如一场大战进入尾声,徐徐落幕,但那只能代表着各处的战斗宣告收尾,守卫与骑士放弃了防线,并沉默寡言地收拢了队伍。远远看去,沉默的人流徐徐向王宫方向汇聚,他们经过那些毫无生机的尸体,多半是自己曾经的同僚。

    此间的寥阒并不代表着一切的结束,正如天边低垂的云层,仿佛预示着一个注定的结果一切毁灭的征兆。

    “你是说,艾德团长他打算亲自去狙击马哈扎尔?”鲁伯特公主轻声询问,她的目光此刻竟显得有些平静,静然如水,默默看着面前的夜莺小姐。面对她的询问,爱丽莎只轻轻点了点头。

    “不止是团长,还有叶华先生,那是我们这边的十王之一。鲁伯特公主,应该听说过他吧?”

    公主默默点了一下头。

    她将目光投向城垛之外,内城方向一片漆黑,但内城墙方向仍旧有源源不断的不沙盗正在涌入。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沙盗之王已经不重要了,到了这个时候,沙盗们已经不可能再放弃这唾手可得的胜利。

    除非内城还能再组织得起一次反击,彻底打垮一次对方的攻势,让对方感到彻骨的痛意。在失去了那位沙盗之王的指挥之下,群龙无首的沙盗,才有可能心生怯意。而在那个时候,他们或许能一举抓住战机

    但卡珊宫的宫墙还不够高,不够坚固,无法让他们这些残兵剩卒,在这里正面击退沙盗的一次攻击。

    不过沙盗之王若是死了,或多或少可以减轻一些这边的压力,何况艾德那边已经开始了行动,再通知对方也来不及了。因此到最后,鲁伯特公主还是保持着默然,只开口道:

    “爱丽莎小姐,你去找你们的团长吧。我其实不太放心他那边,毕竟沙盗之王马哈扎尔在我们的故事之中,一直是一个传说。”

    听公主殿下这么说,爱丽莎也开始感到一丝不安,只有点犹豫着看向对方。“可这边?”

    “交给我好了,”大公主目光澹澹。“要是那边成功,这边压力也会大减。”

    听对方这么说,爱丽莎再无犹豫,她低头向这位大公主殿下行了一礼,便告辞离开。

    鲁伯特也颔首回礼,但看着对方背影远去,心中却想离开卡珊宫这纷争之地,对方或多或少会安全几分罢。至于那位团长的表妹,此刻也在卡珊宫内,也该想个办法,将对方转移出去。

    她在心中自问,自觉已经安排妥当了每一件事情,剩下的,无非是等待与这座王宫共同存亡。或者,等待奇迹降临……

    ……

    径直飞向一位沙盗之王,与他身边数十上百位精锐蜥蜴骑士,那一刻若要问他心中是什么感觉?方大概会回答很刺激。

    方看到的是如林一样向自己举起来的长枪短铳,与无数黑洞洞的枪口,那一刻血液好像逆流而回,涌入大脑之中,连时间变得缓慢了起来。只要下一刻,他就会在半空之中被打成筛子,而他飞来之前的那句话,都尚还在半空之中回荡:

    “大神,能在烟雾之中定位么?”

    “只要你给我方位”

    “明白。”

    方举起右手,从上向下一划。

    闪耀着纯白光芒的光阵,旋转着一层层从他头顶之上展开,骑士巨像,从光阵之中骤然落下。而正是那一刻,无数火花的光芒,在奥尔芬双子星的大盾之上绽放开来,叮叮当当的声响,纷然不绝。

    然后轰然一声巨响,巨像坠地,下方的骑士们飞身离开坐骑,四散而开。只有几头来不及逃离的沙蜥蜴,为骑士巨像压个正着,化为一滩肉泥。而巨像落地,四周的尘埃、沙砾与灰烬,顿时高高扬起,形成一片涌动的迷雾。

    下一刻,方才翻身一滚,落在地上。他一只手扶着奥尔芬双子星的盔甲,抬起头,便向记忆之中沙盗之王的方向看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