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星落 IV

第三百三十三章 星落 IV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远处庭廊上的风景,大约是棕榈树下偶尔经过的侍者,还有那宽大的长袍,因为在银沙沙海之外并不常见。

    那儿镂空的栏杆,自然也涂成了白色。

    这里相当传统的伊斯塔尼亚风格的建筑,环境与比沙之旅舍守旧得多,庭廊之下不过一张矮几,与铺开的厚厚的兽绒地毯而已方与阿勒夫相对席地而坐,矮几上垫了一张方格子布,上面堆叠着盘子,盛放着食物、果蔬,篮子里装着面饼,尖尖如同一座小山,数量丰盛,这仿佛是沙漠之民一贯的传统。

    这已是两人第二次会面。

    阿勒夫正坐在矮几对面,棕色宝石一样的眸子带着一丝期盼地看着他,开口道:“艾德,伯勒德大师回到了奎斯塔克。”

    “他听说你修好了塔式魔导炉,希望可以见你一面。”

    “所以你有空吗?”

    对方目光恳切,显然是希望他能答应的。

    老实说,方还略微有点不好意思。他那天只是怀有目的地帮了对方一个小忙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但对方表现出的感激之意却出乎他的预料至少从对方的态度来看,似乎真拿他当作了朋友。

    不过他很快冷静了下来,自己是有一些目的,但这目的说来也不算有多不可告人。充其量来说,就是对大公主殿下尽义务而已,而且也没打算怎么,只是打算从对方这里打探一下佩内洛普王室的消息而已。

    既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许结交一些朋友也不错。

    事实上这天一早,对方托下人给他送了一封信,信上说有事相商。

    要放在这之前,他满腹心事肯定没这个心思同意,但这两天下来他在城内的调查毫无头绪,王宫那边不露半点风声,城内大大小小几乎所有人流汇聚的场合他几乎都跑遍了,可没有一处有关于大公主的传闻的。

    无奈之下,一切好像也只能回到原点。

    他与对方的仆人约定好在三天之前那个居酒屋见面,正是眼下这个所在。

    不过方也没想到,所谓的‘要事’竟然是这么一件事。

    于是他有点无奈地问道:

    “伯勒德大师是?”

    “那是我的老师,”阿勒夫答道:“他是宫廷炼金术士,你可能没见过他。”

    方还真去打听过这么一号人物,但伊斯塔尼亚工匠总会并没有这么一个人,想来是贵族炼金术士之类的可没想到竟然是宫廷炼金术士。不过说来宫廷炼金术士也属于贵族炼金术士的一类,只是专属于王室的那一类罢了。

    他听了这个回答忽然一愣:“宫廷炼金术士?”

    阿勒夫点了点头。

    “可你说他是你的老师?”

    “是的,我全名其实是阿勒夫-萨利艾-佩内洛普。”

    “阿勒夫-萨利艾-佩内洛普,这个名字是……?”

    方语气中略带着一丝惊讶。

    阿勒夫则放下手中的酒杯,笑了一下:“艾德应该听过佩内洛普这个姓氏,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原本也不打算隐瞒,只是你当时没问罢了。我正是王室成员,确切的说,沙之王巴巴尔坦正是我的父亲。”

    方张了张嘴巴。“所以你是王子殿下?”

    阿勒夫点了点头。

    话虽是如此说,但言语之中并没什么自豪之意,方甚至从中听出一丝隐忧。

    不过这个想法只在他心中一闪而过而已,然后不由惊讶不已,惊叹的正是自己的运气之好。为了大公主的事情,在冒险者公会之中随意接触的一个看来‘有些身份’的人,现在看来竟然直接就是一位王室成员,还是一位王子殿下。

    他一时之间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意思。

    不过转念一想,方又意识到,这究竟算不算好运气其实还难说得很。对方是王室成员,但正身处于这个漩涡之中,比起那些事不关己的贵族,可以说是直接牵扯其中的当事人。他若贸然向对方打探关于王宫内的事情,会不会引起对方的猜疑?

    有些时候掌握着相关的信息,与没有掌握相关的信息只是道听途说,对于一件事的敏感程度是不可等同而论的。对方是一位王子,不会不清楚王宫中发生的事情,毕竟那一方是他的父亲,一方是他的姐妹。

    说是当事人,可说恰如其分。

    方在这边稍微沉吟片刻,而一旁阿勒夫却看出自己这个新结识的朋友心有所虑,不由开口问道:

    “怎么了,艾德?”

    “没什么,只是心有所感罢了。”方摇了摇头答道。

    他自然不会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心有所感?”阿勒夫倒是有些古怪地看着他。

    他设想过对方听到自己身份的诸多反应,但唯独没想到过‘心有所感’这句话。不过方的态度倒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选召者他也见过,对于他的身份毕竟不像原住民那么毕恭毕敬,可或多或少也会有些好奇。

    这个‘心有所感’又是个什么说法?

    阿勒夫看着对方,不由说道:“艾德要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大可以告诉我。你才帮了我一个大忙,按照沙海之上的道理,我理应当还你一个忙。”

    方苦笑:“我说过,那只是委托而已。”

    他倒不是不想点头,但不然应当怎么说?让对方带自己进王宫,去与那位大公主殿下会面?

    想想也知道不靠谱。

    阿勒夫见他不愿意说,想了一下,也不再追问,转而与他谈起之前那台魔导炉相关的事情来。

    “艾德,我老师从卡加返回之后,听说你修好了塔式魔导炉,尤其是听说你这么年轻之后,就一直想见你一面。”

    “他是伊斯塔尼亚魔导构装学派有数的大师,平时很少会指点外人,你见见他总会有好处的。”

    方听说魔导构装,不由有点好奇起来,他在海妖构型的实际运用上的确遇上了一些小问题,可人毕竟已经不在坦斯尼尔了,也没有爱尔娜女士可以时时刻刻教导他怎么使用魔导构装。而且德兰提供的‘星状网脉’技能之中,也有一大堆与魔导构装相关的知识。

    不过这倒还是其次,主要还是因为他目前调查进入了死胡同,无法可想的情况下,也只有走这么一条路。

    面前正是一位王室成员,时时刻刻都可以进入伊斯塔尼亚王宫的那种,要是这条路还不抓住,他还能想什么办法呢?既然对方希望他去见那个什么伯勒德大师,那么见上一面也未尝不可,他在工匠总会中见过许多德才兼备的工匠大师,但是贵族炼金术士倒还真没怎么接触过。

    见他点头,阿勒夫不由有点喜出望外,忙问道: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方见对方好像真十分重视这个会面,不由有点意外的同时,也再点了点头。

    ……

    走出居酒屋之外,两个沙漠骑士则在后面与主人交涉着什么,一时没有跟上来。

    方回头看了一眼,忽然问了一句:“阿勒夫认识阿菲法公主吗?”

    年轻人回过头,有点意外地看着他:“当然了,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艾德认识阿菲法吗?”他一边说,脸上不由自主发现出柔和的神色来:“我和阿菲法关系还不错,不过当然比不上她和她姐姐的关系。”

    方看了一眼对方脸上柔和的神情,心中闪过一丝讶然。他问阿菲法,当然是为了问大公主,只是直接问大公主的话,怕太过突兀,让对方一下子联想到最近的事情上去。但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对方竟然主动提起了鲁伯特公主。

    只是看阿勒夫的神态,怎么似乎对于大公主的事情并不知情的样子?

    要是大公主被软禁的情况下,他提到这对姐妹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么一个表情?

    阿勒夫却继续说了下去:“说来今天事情还和这件事有些关系。”

    方微微一愣。“怎么?”

    “艾德还不知道,你修好的那个魔导炉,正是我和阿菲法准备送给我父亲的礼物,”阿勒夫有些尴尬地一笑:“马上要到父王五十五岁寿辰,对于沙漠之民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毕竟昔日第一任沙之王正是在这个年纪建立伊斯塔尼亚的。”

    “为了这个礼物阿菲法准备了好长时间,我却不慎把它给弄坏了,伯勒德大师又没及时返回,要不是艾德的话,我可就完蛋了。所以我说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这可不是开玩笑。”

    方隐约感到对方这话并未完全说尽,比如阿菲法准备的礼物怎么会在他手上?不过这些旁枝末节的事情,他倒不是很关心。倒是听到沙之王的寿辰,他心中微微一动,想问什么,但看到后面两个骑士走了上来,想了一下还是没开口。

    只是默默将这件事记在心中。

    那位伯勒德大师虽然是宫廷炼金术士,但也不是完全居住在王宫中,事实上就是考林的宫廷炼金术士,当然也不是居住在王宫中的。考林的宫廷炼金术士甚至更进一步,他们直接在工匠总会下面挂名的,有一些甚至本来就是工匠总会的派遣人员。

    这位大师的居所距离这个地方并不远,就在冒险者公会的斜对面而已,难怪当初这位王子殿下会跑到冒险者公会去找人,看来这位大师没事的时候还会在冒险者公会挂职。

    不过这段路虽然短,但方还是找到机会旁敲侧击问了一些关于最近宫廷内的事情。

    可让他感到有些惊讶的是,也不知道这个年轻的王子殿下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他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就这么几句话的时间,两人倒是抵达了目的地。

    那是个地方本身就是一个炼金术工坊,不过炼金术士把自己的居所改造成工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方看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工坊的门口甚至有看守的守卫,不过对方显然认识阿勒夫,目不旁视瞬地放他们走了进去。

    工坊内的陈设也是方熟悉的那些东西,还比不上他在都伦与梵里克所见,艾尔芬多议会下属的工坊以及蔷薇工坊都要比这里奢华多了。伊斯塔尼亚不仅仅在考林伊休里安王国的政治版图上,在实际版图与炼金术版图上同样也是个边缘地区,无论魔导构装学派多么兴盛,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由这些细节便可见一斑。

    若是考林王室的宫廷术士的私人工坊,绝对不至于是这个样子。

    不过方倒不至于小觑了一位真正的炼金术大师,就像是爱尔娜女士再怎么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工匠协会会长,水平也是远远超出他的。

    等级压制就这么简单明了。

    而与这位伯勒德大师的会面,同样倒也没超出方的想象不过对方倒是比他预料当中年轻一些,他原本以为这个宫廷术士炼金大师是一个耄耋老人,却没想到对方还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

    只是双鬓有些微斑而已。

    对方同样惊讶于他的年轻,以一个专业的炼金术士的角度与他探讨了一番关于塔式魔导炉的原理和结构之后,不由对他的见识大加赞赏。不过方话里话外倒是听出了一些别样的意味,原来这位炼金术士大师原本竟然以为他是一个骗子。

    当然,这并不能代表这位伯勒德大师现在的认知,在和方面对面讨论过一番之后,他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个想法,并对于方的年轻有为十分欣赏。不过炼金术士大约就是这么一群人,除了本身专研的东西,很少去考虑其他的事情,说起话来也直来直往,三言两语之间就让方搞清楚了来龙去脉。

    方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大约也了解对方的想法,毕竟如此年轻的炼金术士多见,但如此年轻的晶匠,同时还了解塔式魔导炉这种老古董的东西。要不是这是他自己的话,恐怕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吹牛的家伙了。

    再加上对方还是一位王子殿下的老师,在这方面自然不能不谨慎起见。

    不过解释清楚误会之后,这场会面倒是让双方大有不虚此行的感觉。在一位真正的炼金术大师面前,方自然不算什么,但他在塔式魔导炉和古代炼金术的见解上,曾经让阿奎特这样的顶尖工匠大师都获益匪浅,甚至无意当中促成了战斗妖精的重新现世,更遑论伯勒德一个伊斯塔尼亚的宫廷术士?

    而对于方来说,伯勒德知识水平,自然是要远高于爱尔娜的,对方也无愧于大师的称谓,放在工匠总会,一个工匠大师的头衔是少不了的当然,可能是最弱的那一种。比如某个分部门的副部长之类的。

    大约是出于因为把方这样一个‘年轻才俊’认作是骗子的愧疚的心理,对于方关于海妖构型的一些问题,伯勒德也是罕有地耐下心来解释了一番,并给了方一些自己年轻时的笔记见解。

    这些东西可得不了,毕竟是一个大师年轻时代的经验,方拿到手上直接就被系统提示‘获得大师手稿原件’,然后直接获得了好几千经验。搞得方一时间愣在原地,犹豫起来自己是不是要不要回去都伦把自己老师家搬空?

    而这还是其次。

    伯勒德看了德兰的‘星状网脉’技巧,沉吟了片刻,然后对他说道:

    “这东西我也不太熟悉,是属于魔导构装理论的另一个方向。作者对于以太理论的深厚研究真是令人钦佩,我远远不如,而且我可以断定,在奎斯塔克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在这个领域有同样的造诣,你找其他人我看多半也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

    方听了不由傻眼。

    因为讨论得太过投入,他甚至一时都忘了自己是来这个干嘛的了。

    借助认知经验,他其实这些日子已经把‘天界知识’学了个七七八八,等级也快抵达二十六级。但在学习这个‘星状网脉’时却犯了难,从一开始就有点如闻天书的感觉,不是有一点看不懂,是根本看不懂。

    伯勒德想了一下,才答道:“奎斯塔克工匠总会的前任会长,马约特大师,是这方面的大师。”

    方赶紧问:“那他在什么地方?”

    听了方这个问题,阿勒夫不由在一旁无奈地答道:“马约特大师已经在三年之前去世了。”

    “???”

    方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心想既然如此你们提这个干什么,玩我呢?

    伯勒德却道:“大师生前留下了一些书籍,此刻应该保存在王家图书馆中,你或许可以去那里找找答案。”

    方一听,差点没呆立原地,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图书馆?”

    “王家图书馆,”伯勒德看了一旁的王子殿下一眼:“让他带你进去就是了。”

    阿勒夫则拍着胸脯打包票。

    “没问题,艾德,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好了。”

    方看着这两人,不由有点傻眼。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前这就是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