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星落 III

第三百三十二章 星落 I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沙尘暴的影响,奎斯塔克冒险者公会内的人并不多。

    这座建筑从外表看像是一座老旧的圣殿,听说它过去也曾是一座圣殿,但具体属于哪一位神早已久不可考,方揣测是优德瑞克一类次级神的圣殿,他的信徒本来与冒险者也有许多相互重叠。

    深邃的拱顶上古老的壁画早已斑驳脱色,大厅内用卵石铺设着地板,褐红相间的石子构成奇异的花纹,几张圆桌旁坐着寥寥几人,大多看来都没什么干劲的样子。大厅内的采光并不好,有些昏暗,唯一的光线透过一侧墙上的花窗射进来。

    横梁上垂着些绿色的藤萝,透着嫩黄的光。

    方没有去看那一排排公告板上的内容,径自走向大厅正中央的回形柜台。由于考林伊休里安大大小小的冒险者公会皆从属于戈蓝德冒险者总工会,因此从艾尔帕欣北方到伊斯塔尼亚的沙之境,其内部的陈设大多大同小异。

    柜台边的人更少了,有一个背着长弓的精灵在交接任务,另一边还有一个年轻男人在向工作人员咨询什么。

    由于这个人居然带了两个跟班,方不由多看了对方两眼,才发现那两个跟班长袍下面佩着弯刀,看起来是沙漠骑士。年轻的男人留意到他的目光,回过头来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出于礼貌,方也向对方颔首回礼。

    然后他才插入两人之间,奎斯塔克冒险者公会的柜台号以日月星、崇山与翠林标记,那个人所在的柜台是太阳标记,而他正好来到挂着翠色的树状标记的柜台边。

    柜台后面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帕帕拉尔人,这还是方第一次在考林伊休里安看到除帕克之外的帕帕拉尔人,不过在伊斯塔尼亚南方炎热的地区,比起北方他们也不显得那么罕见了。这个男性帕帕拉尔人工作人员正趴在一堆羊皮卷轴当中昏昏欲睡,方连着敲了两次大理石的台面对方方才惊醒过来,爬了起来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请问有王室的委托吗?”方开口问道。

    那帕帕拉尔人显然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哪个王室?”

    “当然是佩内洛普王室。”

    帕帕拉尔人这才清醒过来,梦游一样在故纸堆中翻找了一阵子,然后对他摇摇头。

    “没有。”

    “真的没有?”方极度怀疑对方这个状态。

    “我记起来了,王室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发布任何任务了。”帕帕拉尔人忽然想起了什么。

    方看对方的样子,确认对方真不是在敷衍,不由愣了一下。各地王室听起来高不可攀,与冒险者似乎没什么交集,但王宫中也并不是都是国王与重臣、公主与王子、政治与战争那些紧要的大事。

    王室其实也有许多琐事,这些琐事一般是由王宫总管负责,比如帮宫廷术士们收集一些罕见的材料,甚至帮某个公主王子找他们丢失的宠物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各个季度往往都有一大堆。他虽然不清楚伊斯塔尼亚的情况,但听这个帕帕拉尔人的口气,应当也是有些意外的。

    王室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发布任何任务了,方本能地感到这或许与当下的事件有些关联。

    不过也不知道是沙之王真有这么谨慎,连这个细节也考虑到了,还是恰巧是巧合而已?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他之前想好的计划暂时搁浅了。

    那帕帕拉尔人看他愣在原地,忍不住问了一句:“先生还需要别的什么任务吗?”

    方缓慢地摇了摇头。

    在帕帕拉尔人有点奇怪的目光中,他转身就准备离开。不过转身之际,隔壁刻有太阳徽标的柜台边的交谈却传入他耳中:

    “伯勒德大师真的没有回来吗?”

    “伯勒德大师本来是打算这周返回的,可谁也没料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您也知道当下这样的情况下返回是不现实的,阿勒夫殿下,很抱歉。”

    由于隔了一段距离,方并未听清楚两人口中的人名,但大约也能听出对方是在找什么人的样子,而所找的那个人看起来因为尘暴的原因并未返回。潜入王宫的计划不顺,他有些心烦意乱,只无意当中看了那边一眼,却正好看到对方手上拿着的一件东西:

    “塔式魔导炉?”

    听到这个称谓,那个年轻男人一下停下来,回过头看着他。对方显示微微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问道:“你认识这东西?”

    看到对方的眼睛,方还微微愣了一下,先前对方向他点头示意之时,他因为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怎么注意,但此刻才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眼睛相当漂亮,眸子璀璨得好像是棕色的宝石一样。

    对方整个人也说得上是英俊帅气,鼻梁挺直,头发微微有些卷曲,身上带着一种忧郁的气质;身上是一件华贵的长袍,漂亮的缎子一看就不是平民的服饰,方之前本来只是下意识开口,不太想理会此人。

    但看看此人身边的两个跟班,他心中忽然微微一动,又改变了念头。此人看来出身不低,虽然并不一定真可以帮上他忙,但在这个没有头绪的时候,结交一个城内的贵族,打探一下情报也是好的。

    想及此,他才停下来,并点了点头。

    塔式魔导炉是一种相当古老的魔导炉,甚至可以说是古董。这种魔导炉的设计大约诞生在六七个世纪之前,是属于魔导炉的早期构型之一,它曾经在奥述帝国兴盛一时,后面随着新一代的魔导炉设计横空出世,才渐渐淡出了历史。

    最后一款塔式魔导炉也在三个世纪之前退出历史舞台,而此刻这个年轻人手上所拿的,正是这样一台魔导炉。这种魔导炉换作其他人都未必认得出来,但他却不一样,因为塔式魔导炉是早期经典设计,其实最早一直可以沿袭至努美林精灵的时代。

    海恩-帆姆在其设计图上列举出了一式水晶应当如何在‘新式’魔导炉之中使用的场景,这里所说的‘新式’魔导炉其实就是塔式魔导炉。当然这位精灵大师肯定想不到,他所谓的新式魔导炉,在一千多年后早已是落后淘汰的设计了。

    事实上如何把陈旧的水晶设计改造成当代的魔导炉可以使用,方还费了不小的心思,一式水晶的思路自然是由这位精灵大师提出的,真正把它从纸面上落到现实,却是由他一力完成。

    正因此,他对于几类旧式魔导炉的构造,可谓了若指掌。

    那年轻男人见他点头,不由露出惊喜的目光来:“你是炼金术士?”

    柜台边的工作人员本来想提醒什么,但忽然看到方领口的五枚金色十字星,下意识收住了嘴巴,甚至有些讶然地看了方一眼。

    这么年轻的等级这么高的炼金术士,在伊斯塔尼亚可少见得很。

    那年轻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干脆带着侍从走了过来,语气诚恳地道:“我叫阿勒夫,请问您能帮我修理一下这具魔导炉么,既然您能认出它,一定也了解过这种魔导炉吧?”

    “修理?”方有点意外。他倒是不会修这东西,魔导炉的核心无外乎水晶而已,若非水晶构架损坏,其他部分外壳与以太引路找个学徒也可以修理一二。但水晶构架对于专业的水晶工匠来说也不算什么塔式魔导炉虽然偏门了一点,但偏偏难不倒他。

    他有些意外的是,这玩意儿有什么好修理的?倒不是说这是一文不值的废铁,塔式魔导炉拿到今天还是可以当个古物的,也有大把的有钱人与炼金术士会收藏这玩意儿。

    但收藏品并不在乎这魔导炉能不能使用,只要‘品相’保存完好就可以了,毕竟也没谁真会拿一台老古董的魔导炉去使用。

    “是的,”阿勒夫点了点头:“阁下应当也是来冒险者公会寻求委托的吧,要是愿意的话,能把这个当作是一个委托么?我们可以马上在公会登记这个委托,这样无论是积分还是报酬,都与一般的委托无异。”

    “报酬方面,您尽管放心,我们可以按最优厚的一档来算。”

    方心想这也是个不差钱的主,而且看来真有些身份与地位,他说得这么信誓旦旦,说明冒险者公会应当还是会卖他两分面子。

    再说一旁的工作人员也没反对。

    他有心结交,于是也不反对,只点了一下头道:“容我先看看。”

    阿勒夫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将东西递了过来。

    不出方所料,这塔式魔导炉果然是水晶构架出了问题,内部的核心水晶已经完全无法使用。

    他征求了对方的意见,在得知可以更换之后,干脆现场在冒险者公会买了材料,制作了了一枚核心水晶当然,这账单是由对方来支付的。

    他在这边制作核心水晶,其间又有几个进入大厅的炼金术士目光都被这边吸引了过来,他们本来还在打听是有什么任务,看看自己是否也可以占点便宜。但听说是在制作核心水晶,皆忍不住向方投来诧异的目光。

    在伊斯塔尼亚这个边境之地有水平的工匠本就少见,更遑论晶匠,近些年选召者之中的炼金术士一直稳步提升,但水晶工匠一直没增加多少,无它,原因是这东西是大公会的奢侈品,而且兼须工匠本人拥有扎实的基础知识。

    仅此一项,就淘汰了大部分选召者,反倒是原住民,可以静得下心来在这条路上发展。

    此时居然有个这么年轻的水晶工匠,自然是引人诧异。

    年轻且等级不低的炼金术士,几乎可以说是选召者的代名词

    但这些对于方来说,都是平日里早已习以为常的东西,制作水晶也好,拆解魔导炉也好,甚至塔式魔导炉本身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旁人看着云里雾里,但他只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任务,毕竟他还有的是事情要办。

    “好了?”

    看着他重新盖上外壳,阿勒夫才有些意外地问了一句。

    周围也传来嘤嘤嗡嗡的议论声,要不是眼下断了通讯,多半有旁人将这一幕拍下来发到社区上面去了。修理魔导炉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方动作也未免太快了一些,快到有些眼花缭乱,在旁人看来至少要花个把小时的事情,这才用了多久?

    甚至有人掏出怀表来一看,低呼了一声:“十分钟都没到?”

    阿勒夫也有些将信将疑地接过魔导炉,尝试着注入魔力,不管什么手法,这总是做不得假的。旁人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只见老古董魔导炉内传来呼呼的低响,然后忽然之间,上面的以太引路依次亮了起来。

    阿勒夫吓了一大跳,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赶忙关闭了魔导炉,好像生怕慢了片刻,这老古董魔导炉就会因为承受不住又再一次损坏一样。

    不过方觉得对方这担心纯粹是多余,他修的东西,岂能那么容易就坏了?

    这世上有许多工匠大师,在制作各类魔导器上各有自己的独门秘技要说在工匠大师一途上,他可能还真比不上那些学派出身的、有一定积累的天才,但要比修理魔导器,自从丝卡佩小姐告诉他真相,并且对比了其他人的水平之后。

    方可以说十分自信,在这方面自己前后二十级之内应该是没有对手的。

    但他怎么想,旁人可不然。

    阿勒夫显然十分激动,他轻轻放下魔导炉,忍不住握了一下拳头。

    “恭喜你,阿勒夫,”那个工作人员也忍不住为他高兴:“虽然伯勒德大师没回来,但你总算解决了自己的麻烦。”

    阿勒夫忍不住张开双臂,拥抱了对方一下。“你说得对,欧德,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幸运女神在上。委托的事情麻烦你了,请务必给这位先生最优的记录,报酬只管算在我身上。”

    周围的人看方不由有些羡慕,冒险者公会的委托常有,但土豪的委托可不常有。

    “这是自然。”那个工作人员也笑着答道,并推开他。

    不过方却有些不以为然,什么幸运日,不是自己事出有因的话,真没心情帮对方修理什么东西。

    但既然修都修了,他也不着急,等着自己的目的实现。

    阿勒夫又转过身,也按照沙漠之民的礼节,重重拥抱了一下方,并口中直说:“感谢你,我的朋友。”

    搞得方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但还好,沙漠之民的热情也仅此而已了,工作人员为他登记了任务,并且拿到了报酬之后,他又与那个名叫阿勒夫的年轻人交换了一下姓名与联络方式。虽然有心结交对方,并从对方身上套取情报,不过当然不是眼下这个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

    毕竟一上来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难保不会引起对方的警惕,这种事情也只能慢慢来。

    冒险者公会这边再无线索,他自然也没待下去的必要。只是离开之前,还有几个冒险者小队厚着脸皮上来,问他有没有心进行一场冒险,去搞点什么材料之类的,他们的团队正好差一个专业炼金术士云云。

    方自然一一拒绝。

    只是没想到他才走出大厅,却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等等,我的朋友,你打算去什么地方?”

    方回头一看,叫住他的不是阿勒夫是谁?年轻人棕色的眸子在太阳底下显得更加耀眼了,只是长发遮住小麦色的额头,稍显得阴翳。不过对方笑容倒是十分爽朗,走上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去什么地方,我的兄弟?”

    方:“???”

    怎么这人攀关系这么快的,刚才还是朋友,这么快就升格为兄弟了?

    兄弟这么廉价的吗?

    不过对方显然看出他的意外,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笑着解释道:“忘了说,你帮了我大忙了,按照伊斯塔尼亚的习俗,我得好好感谢你一下才行。”

    “我已经拿到报酬了,”方心中有所目的,倒是十分淡然。“阿勒夫先生。”

    但阿勒夫却摇摇头:“报酬是报酬,感谢是感谢,这不是一码事。”

    “好吧,”方见对方这么热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下次吧,我眼下有些事情。”

    他是真的有事,今天总不好直接开口询问对方是否了解关于王宫的事情,而这一天才刚刚过去了一半,他正打算去别处调查一下,与公主殿下相关的情报。

    不过阿勒夫一笑:“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说,我知道不远有一家还算不错的酒馆。看看天色,差不多到中午了,你还没用过餐吧?”

    方一脸无语地看着这个人,张了张口竟然没说出话来。

    “……”

    他心中也是一阵无言,伊斯塔尼亚人都是这么热情好客的么,怎么这人这么自来熟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