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计划与报酬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计划与报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内庭入口处的冲突几乎是才开始,便已经宣告结束了,正快得如同它的突然发生一样,也迅速而突然地结束了。

    那一刻守殿骑士只看到一具奇特的银色构装体从自己同僚的身体之中‘钻’了出来,并穿过一道无形的水面,那里空间波纹荡漾,而他同僚的脸像是镜子一样裂开来,片片碎裂,又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渐渐消失了。

    他虽然退得足够快,但还是当胸挨了一剑,如同银色尖牙一般的剑刃,咬穿了他的长袍与下面厚厚的环甲,并斜穿过他的锁骨,在靠近右肩的位置留下一道贯穿伤。

    “是幻象。”

    守殿骑士按着伤口向后一滚,低喊一声:“是敌人,拦住他们!”

    卫兵们这才如梦方醒,纷纷举起手中长刀长矛,向面前的能天使刺去,可他们手中的白板魔导器,并刺不穿能天使的护甲,只叮叮当当斩在表面,除火花四溅之外毫无任何作用。而那守殿骑士向后一滚之后,也丝毫没有任何留恋之心,看着卫兵们纷纷向前,自己却十分果断地向后退去。

    他与那古怪的剑士构装一接触,便意识到这两台构装体之中任中一台他都可以战而胜之,但在它们背后操控它们的战斗工匠就不好说了,更不用说一开始自己还受了伤。

    出于一种本能的警觉,他几乎是一刹那之间就察觉出了对手的意图,并作出了正确的判断——退了两三步之后,然后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向着内庭另一头大门的方向发足狂奔。

    只是这样一来,就苦了那些还没反应过来的卫兵。

    这些一拥而上的卫兵们——相比起作为十七级异体剑士构装的能天使,夸张一些说,他们的各项属性相对而言只比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稍强一些——事实上他们的攻击甚至在方鸻眼中都显慢,下一刻只见两台银色的剑士如同穿花蝴蝶一样穿过众人之间,这些人手上刀剑便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士兵纷纷被逼得后退,并从中空出一条道路来。

    而方鸻此刻正出现在大门之外,举起右手,向这个方向张开五指:一道蓝色光门在内庭上空打开,巨大的构装骑士从半空轰然坠下,犹如巨人一般立于地面,扬起的尘埃与冲击波只震得四周一众守卫头晕目眩。

    人们甚至还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惊恐万状地向后退去,而犹如褪去的潮水一样,竟在内庭院落中露出一片空白来。

    正带着卢福之盾的众人从大门内杀出的罗昊一行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震了一下——若换个其他什么职业,可能还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但一位炼金术士与他巨大的构装体立于人群之中,四周是正在惊恐四散的卫兵,颇有一种静止的构图感,竟让人生出了一种龙骑士以一敌万的感觉——战斗工匠被称之为伪龙骑士,一方面真不是一种夸张的修辞。

    连罗昊都是如此认为,更不用说卢福之盾的众人,不知多少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生出了一种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搞一个炼金术士职阶来当当的想法?当然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即逝,战场的喧嚣几乎马上把每一个人拉回了现实当中。

    巨大的骑士构装体甫一落地,就把两台能天使解放了出来,而它从内部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并‘嗡’一声举起手中长矛,向着那守殿骑士逃开的方向投掷过去。

    这一幕在卢福之盾的众人看来漫长,但其实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长矛正从那金属巨人手上脱手飞出,一击击中了内庭另一头大门的立柱。那守殿的骑士此刻才刚刚靠近大门,便看到那根石柱在自己面前坍塌下来,并连带着其承重的大门一起,带着近一吨重的石头,轰然坠地。

    他也是一个急刹,并猛地向后一滚,才堪堪避开被石块掩埋下去的结局。

    但他一停,奥尔芬双子星旁边的两台银色剑士一前一后两个闪烁——如同拉长的流星一般,长长的剑光划过整个内庭的院子,来到他面前。守殿骑士大惊失色之下,只能向后滚去,然后再举剑一拦。

    当一声金属交击之音,火花四溅。

    右肩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忍不住向后一退。

    但这一退,就靠在了后面断了一半的石柱之上,能天使横剑一斩,这便是这位守殿骑士最后看到的景象。

    不过方鸻没有选择杀人,在最后关头他让能天使调转了剑刃,用剑脊狠狠给对方来了一下子,并将之打晕了过去。虽然双方是敌对的关系,他也没什么妇人之仁,但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还是尽量避免杀人。

    这主要是因为他还没确认,自己与秘术士之间究竟是不是源于误会,德兰告诉他对方也是效忠于佩内洛普王室的事情,还是对他产生了一些影响。

    而守殿骑士一倒地,内庭中的卫兵们自然缴械。

    若在之前他们可能还有一些抵抗之心,可看到自己这边领头的人居然带头逃走,他们自然士气也一落千丈——甚至出于一种报复心理,干脆也纷纷丢下武器。只有少数顽固分子,但罗昊就能处理这些人。

    方鸻其实明白这守殿骑士并不是真正逃走,而是作了最有效的判断,明知不敌的情况下,当然首选项是将这边的消息带出去。毕竟眼下尘暴肆虐,通讯中断,传输信息的方法,几乎也只剩下最原始的手段。

    不过他心中明白归明白,却自然不会说出来。

    这场战斗还是难以避免地造成了一些伤亡,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方鸻让罗昊看住这些人,让他们拿绳子自己把自己捆起来,并安抚他们自己一行人马上就要离开,并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这一招果然奏效,投降的士兵们似乎也失去了抵抗之心,纷纷依言而行。

    “最好是快一些。”方鸻对罗昊与乌小胖吩咐道。

    “复活的人最快十五分钟就会复活,而且就算没他们,之前传出去的声音也不可能完全没引起人的注意。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两人皆是点了点头。

    而方鸻则先去回收自己留在大厅外面的镜像者。

    之前那一幕幻象自然是利用他的镜像者制造出来的,而他所谓大胆的计划其实不过袭击完第一支队伍之后,便利用这些人盔甲伪装成对方的样子,然后对内庭的入口进行突袭。

    他还用镜像者记录下那个领头的守殿骑士的形象,又用发条妖精之中的音水晶记录下对方的声音,才制造出一开头那个幻象,并果然派上用场,成功骗过了对方的警惕。

    至于这个镜像的原主人,此刻正和其他卫兵一起被关押在地牢之中,品尝一下他们之前所‘享受’过的待遇。

    方鸻其实之所以临时想出这个计划,还是因为眼下这场沙尘暴。

    沙尘暴带来的通讯问题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但好在这种困扰是相对的,他们遇上的麻烦,秘术士那边自然也一点也不会打折扣。因为在沙尘暴的天气之下无法互相联络,所以才给了他们可以打时间差的机会,否则他们一出手袭击对方进入外围区域的队伍,这边就马上得到消息的话。

    任他有任何计划,也无从施展。

    卢福之盾的众人很快制住内庭的每一个卫兵,然后方鸻说到做到,并没有为难这些人,只把他们留在原地。他其实之所以浪费时间限制住这些人,只是为了让他们不从后面跟上来而已,他需要争取时间,不能让对方确切知道自己究竟进攻到了什么位置。

    这场沙尘暴只是他一方面的掩护,而另一方面则是足够快的行动,让对方掌握的信息足够滞后。

    因为这个战术的核心就是,在双方皆失去对于战场信息掌控的情况之下,快速转移,步步先敌而行。

    这并不是他的原创,类似的战术其实有许多经典的战例——它们皆是从银林之冠、从蔷薇十字军、从elite这些知名公会的经典战术之中得来的经验,当然,少不了‘r’与他自己的提炼。

    但至于能不能奏效,其实方鸻心中也没底,别人用是成功了,可他们自己的呢?

    这并不好说。

    正如‘r’所说的——任何计划皆有机缘巧合的成分在内。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完善每一个细节,不让自己的计划出现人为的失误。

    大门虽然在奥尔芬双子星攻击之下坍塌,但其实道路并没封死——也不大可能封死,毕竟建筑并未整个垮下来,只是一边的承重结构倾斜了下来而已。众人快速穿过垮了一半的大门,穿过大厅,向后面走去。

    正如方鸻预料,对方可能察觉到外围区已经失联,因此临时调遣兵力把这个方向围了起来。但包围圈仅限于外围一层,或者一些关键区域,一旦突破之后,后面的防备力量明显又稀薄了起来。

    大约也是因为对方可能没有预料到,他们不但没有向外突围,反而向城堡内部中央区域深入了。而且这个方向也不是洛羽等人被关押的方向,方鸻可以想象,在那边应该也集结了不少兵力。

    但好在他的计划就是绕过这些人。

    在几场零星的战斗之后,他们迅速靠近了那处仓库所在的区域。

    这几场战斗几乎都是在他们与巡逻的卫兵之间爆发的,其实方鸻放出‘黄蜂-i’的话,一些战斗未必不能避开。不过他并没那么做,一来是用不着,二来节约时间,三来他一直在默默计算着对方此刻应该所得到的消息。

    这几场战斗下来,对方应该可以知道自己与卢福之盾的这些人在向什么方向进发了。

    方鸻掐着表算着时间——当然,是罗昊的怀表,他自己的早在牢中就已经拆了,暂时还没装起来。此刻距离之前的突围战已经又过去了一刻钟,无论对方反应再怎么慢,也应该得知消息了,对方可能正在抽调兵力,并向这个方向重新织出一张包围网。

    然后他们不会不断缩小包围圈,直至将自己困死为止。

    在无法得知对手确切位置的情况下,这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了。

    但前提是,对方织出的这个包围网,是建立在正确的情报之下。

    因为之前就探查过这边一次,因为他一开始就知道在这些地方那里有巡逻的卫兵,那里有守卫力量。他有意安排了之前几场小规模战斗的先后顺序,给了对方一个‘错觉’,让他们觉得自己一行人正在向什么方向进发。

    但至于是不是真是如此。

    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方鸻‘砰’一声推开仓库的大门,这一次他倒不用劳烦方妮妮小女士,只能天使向前一剑,便直接斩开锁头。铁链落地之后,大门应声而开,方鸻第一眼先看的反而不是那些他们的‘装备’,而是放置在仓库一角的那些箱子。

    虽然明知道这些东西不大可能被转移,但看到它们安然无恙仍在那个地方,他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发财了。

    虽然明知道自己并未从险境之中脱身,随时有可能再陷入重围之中,不过看到这一幕,方鸻心中还是忍不住有点小激动——这一箱金币就是近百万里塞尔,这还是只算了金币,没算其他珠宝的价值。

    这七八口箱子要是他们都能带走的话,那不是接近千万的资产了?

    千万资产可能在大公会看来不算什么,也就是武装起一个核心旅团成员的投入罢了——当然,这种投入在大多数时候是可以重复利用的。但在方鸻看来,简单来说,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七海旅人号不算那个妖精之心的话,单单是眼下这个船壳子眼下恐怕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这七八口黑黝黝的箱子,此刻就是一艘完好的七海旅人号,安静地躺在方鸻面前。

    他一时之间都忘了危险的事情,回头对乌小胖和罗昊说道:“让其他人去拿他们的装备,其他东西也可以拿,但不能妨碍行动,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突围。”

    经过几次战斗之后,而今方鸻已经在这个卢福之盾的小队之中树立起了绝对的权威。事实上都不需要zxc和乌小胖去转达他的话,众人自然而然就把这个当做命令,就好像他们的领队不是乌小胖,而是方鸻一样。

    甚至连小胖子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回事。

    而方鸻正向他招了招手:“zxc,乌小胖,罗昊,你们跟我来。”

    “干什么,大佬?”乌小胖不明就里。

    方鸻也不多话,直接带着三人走了过去,一下掀开那几口箱子。

    一片耀眼的金色的光芒,直把三人看得像是中了石化术一样,当场呆若木鸡。

    乌小胖张大嘴巴,直勾勾地看着这一箱子一箱子的金币,有些僵硬地回过头来:“大、大佬,这是……?”他这会儿可算明白了,为什么大佬之前要和他说那番话,原来伏笔在这里。不过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常识性的问题,大佬怎么还要问他?

    方鸻看到他的神色,大约就意识到这家伙在想些什么,他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这有什么办法呢,他的系统和这些人可不一样,算是半路出家的,在此之前他可没有把钱数据化的习惯——事实上一直到现在,他也一直如此。

    艾缇拉小姐偶尔会给他一些零花钱,他一直习惯将这些钱币揣在自己口袋里,而非信息化空间之中,就好像不这么做,他就感觉不到这些钱的存在一样。

    方鸻默默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大把钱来,放到箱子里,再从另一边兜里再掏出一把,依然重复之前的动作。

    乌小胖看着这一幕,一时间还以为这位大佬在进行什么神秘的仪式。但方鸻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之前作的蠢事,他放好钱,才对乌小胖一行人说道:

    “乌小胖,zxc,这些钱我们对半分。”

    “什么!?”乌小胖大吃一惊。

    他们在合并任务之前,曾经有过口头协议,在接下来的冒险当中,获得的战利品八二分成。七海旅团八,卢福之盾二,但那个协定显然只持续到走私商人秘密基地之中的任务告一段落,所以双方的协定早已结束。

    而眼下是方鸻再一次把他们这些人救出来,没让他们倒拿钱出来就已经是本着‘国际主义’精神了,怎么还能平分战利品的?

    乌小胖心想自己绝不是知恩不图报的人,当即果断地摇了摇头,而他看向一旁的zxc,显然后者也是同样的意思。

    但方鸻却打断他们,对两人道:

    “先别忙拒绝,这钱当然不是白白分给你们的。如果把眼下我们的突围看作是一场冒险的话,你们自然也要在这场冒险当中承担起同样的责任来,才值得上这些报酬。”

    然后他停了一下。

    “我之前告诉你们,占领了这个仓库,拿回装备之后,我就告诉你们计划的第二步。这个计划极端冒险,但我需要每一个人通力合作,所以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们这个计划的内容了。”

    乌小胖与zxc听了,不由有点惊诧莫名地看着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