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零七章 另一笔横财?

第三百零七章 另一笔横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听到声音,立刻放下手,闪向一旁的影之中,警惕地向那个方向看去。狂沙文学网不多时,他就看到两个仆人装束的原住民,施施然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两人一边走一边低声交流着关于这场沙尘暴的事。

    在银沙沙漠之上的这个季节,尘暴并不罕见,但这么暴烈的沙尘暴,至少已是十年未现。两人低声讨论着这是不是死亡之神显圣,并双手交叠按在口,以沙漠之民特有的理解,闭着眼睛低头祷告了几句。

    方有点紧张地看着两人由远及近地走来,生怕他们去检查那仓库的大门,毕竟上面的锁被妮妮打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回复原状。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两人在回廊的另一边一转向,齐齐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前一个人走到门边,刚拿起锁头,便发出一声讶异的声音:“怪了。”

    后一个人立刻问道:“怎么了?”

    前一个人立刻答道:“没上锁。”

    方心头一紧,刚准备现将这个隐患处理掉。可偏偏正是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队穿长袍的沙漠守卫,手持长矛,正向这个方向巡逻过来。两个仆人皆转看向那个方向,但出乎方预料的,两人并未示警,只是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又收回了视线。

    后一个人这才小声问道:“是不是你刚才忘了锁?”

    前一个人摇摇头:“我记得是锁了的……”

    后一个人叹了口气:“算了,小心一些,要是让总管知道,我们又得挨罚。”

    前一人显然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下次我会注意的。”

    两人于是便默契地不再讨论这件事,拆下锁头解开铁链,然后‘吱呀’一声推门走了进去。方在外面看着这一幕,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他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么巧合的事,还好这两个仆人由于畏惧责罚警惕不太高,要是是那些卫兵发现这一点,自己多半会暴露在这里。

    他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要出手把两人敲晕在里面,然后再捆起来往仓库里面一藏,还是等他们自然离开。前一选择自然要承担风险,可他担心两人会发现里面少了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察觉异常,两个仆人就是再迟钝恐怕也不敢隐瞒下去了。

    但方看向自己肩头的塔塔,妖精小姐只轻轻摇了一下头,示意他不必担心。两个仆人果然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他们似乎是在仓库之中寻找什么东西,里面很快传来一阵翻找的声音,而过了一会儿,两人低声谈论的话题,居然转到了城堡之内的‘秘术士’们上。

    第一个人忽然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这场沙尘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那些家伙不会要停留到几周之后吧?”

    后一个人显得有点警惕,四下看了看,才压低声音提醒道:“小声些,你也不怕被他们听到?我听说巫师们都有各种手段,可以知晓有什么人在背后诽谤他们。”

    方听到这里,才微微一怔,意识到两人说的正是暂留于此的秘术士们。而听到关键的信息,他不由立起耳朵,听得仔细了一些,生怕漏过一点信息。而接下来,两人断断续续的交谈声也从仓库内传来。

    “他们总不至于和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计较,我听说他们和外面那些人不太一样,只醉心于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旁物皆漠不关心的,”第一个人虽然这么说,但或多或少有些底气不足,又加了一句:“我其实也不讨厌他们,只是他们一直住在大人的城堡中,外面会有一些奇奇乖乖的传闻吧?”

    “谁敢说出去?你忘了上次那家伙的下场了吗?”后一人危言耸听道:“再说他们也不常来,每年也只有一二月之间才会来这里一次,眼下这一次固然有些反常,但应该是因为这场沙尘暴的原因。”

    “这我当然知道,他们船还停留在城堡上呢。”第一个人答道。

    方听得心中一动,他没想到秘术士们竟然没把船开走,想来是因为这场沙尘暴的原因。因为潜意识里认为贝因没有大型空港,不适合停泊飞空艇,他之前都忘了问zxc这件事。

    不过对方的船还停留在贝因,是不是说明他们还可以通过走空路的方式逃离这个地方?只是这个念头在方心中一闪而过之后,他马上便摇了摇头摒弃了这个想法,在沙尘暴之中驾船离开,这实在是太疯狂了一些。

    仓库中,两人还在继续交谈:

    “而且这次来的人也不多,昨天还离开了一批。”

    “离开了一批?”第一个人的声音有点惊讶:“这个时候,你确定?”

    “当然,巫师们或许在这样的天气下也有自保的办法,谁知道呢?我肯定不会看错了,为首的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三年前我见过他一面。”

    “三年前,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在城堡之中,上上次沙之祭典之时。”

    第一个人声音有些惊讶,似乎想起了什么:“三年前的上上次沙之祭典,那不是……?”

    “嘘。”

    第二个人压低声音道:“明白就好,城主与他们都为了那位大人效力,进行一些小范围合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做为下人,我们只需要少听少看,多做就可以了。”

    他语重心长道:“认真说来这些都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你瞎cāo)心这些事干什么,对了,你妻子生了吗?你还不如多想点办法,怎么从总管那里讨一些好处才是正经。”

    前一个人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便收起话头,不再讨论与之相关的话题,转而聊起一些不着边际的市井传闻。方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毕竟两人讨论的是真的的话,名义上此地的主人,这座军事要塞的所有者哈尔曼伯爵理应效忠于沙之王巴巴尔坦,但因为一些人所共知的原因,这也仅仅是名义上而已。

    要说这位伯爵大人,贝因的一城之主真正效忠于谁,那应当是效忠于他自己才对。不过听两人交谈,这位哈尔曼伯爵似乎背后还服务于一位地位更高的大人物,不仅仅如此,甚至‘揭示之眼’的秘术士也在为这位‘大人’服务。

    这就更加荒诞了,众所周知,秘术士们与佩内洛普王室井水不犯河水,两者在坦斯尼尔地区的行事各不相干,从他们对大公主的态度就可见一斑。而要说伊斯塔尼亚这片沙漠之上还有另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能让这位伯爵大人与‘揭示之眼’的秘术士们共同效忠。

    方实在是想不出这么一位人物。

    当然,不排除是‘流浪者’那样的人物的可能,但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流浪者就已经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仅仅是一个考林伊休里安就存在两个这样幕后黑手一样的人物,方觉得就是传奇小说也不敢这么写。

    关键是,若真有这么一位人物的话,他与‘流浪者’互相知晓对方的存在吗?

    他一时之间也判断不出这个消息的真假,不过两个仆人交谈之中透露出的其他信息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看起来秘术士们并不是在这里长住,而是偶尔经过,但双方之间应当保有默契。而这一次来的秘术士也并不多,从对方的描述来看,前一天还离开了一部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去干什么了,但这对他来说的确算是一个好消息。

    也不知道对方口中描述那‘为首之人’是不是当时与他交手那个秘术士,方猜那个人可能就是之前那少女口中的‘艾本尼大人’,很可能是‘揭示之眼’的三个守术士之一。而要是两者真是指同一个人的话,那这对他来说就不是好消息那么简单了,而是天大的好消息。

    毕竟秘术士虽算是棘手的对手,但他还不是不能对付,至少不像与那个人交手时那么‘绝望’。

    方默默将这些信息记在心中,藏于影之中看着两人走出仓库,转关上门。第二个人这时问道:“上好锁了么?”第一个人点点头,然后两人才转离开。方目送他们走远,又等了一阵子,才从暗处现,他又等了一阵子,确认两者不会返回之后,便走到门边。

    这一次倒不用妮妮亲自爬上去,他用手掌托着这小家伙,让她开了锁。然后方再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并低声夸奖了一句,这可把我们的方妮妮小姐高兴坏了,只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恨不得立刻再找来十把锁,帮‘帕帕’开上一整轮。

    方将这小家伙放在肩头上,走进了仓库,这是他在内庭的最后一站,前面的防守逐渐严密,虽然还没找到剩下的人确切的位置,但他也不打算再深入,要是被发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姬塔那边有塔塔小姐确认过,反倒成为最容易找到的目标,只是那边靠近中央区,方打算把博物学者小姐的救援放到计划的最后一环。

    他目光在仓库之中扫视,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炼金术士风衣,被人随意丢弃在一边,上面像是在沙尘暴之中滚了一圈,沾满了灰尘。方叹了一口气,暗道这些不识货的家伙,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孤王之傲就掩盖在风衣下面,作为传奇级的cāo)控手,这东西可价值不菲。

    他拿起风衣,怕了拍抖落上面的灰尘,然后披在上,再穿上孤王之傲,舒展了一下右手,这才有了种心中有底的感觉。他再看向四周,其他东西也大都杂七杂八地堆积在一起,看起来收纳它们的人并不重视,只把这些东西当作杂物。也或者是先归纳在一起,再等专门的人来验收。

    不过现在显然验收的人怕是看不到这些东西了。

    方先把自己的装备一一回收,确认没有一件遗失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冒险总算没真让他大出血。他这一装备也是通过多次冒险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无论是魔导设备、插件甚至小到魔法徽记与戒指,丢了任意一件都会心痛半天。

    甚至包括上这件炼金术士风衣,虽然是希尔薇德送他的,但也是价值好几百里塞尔一件呢。

    但收起这些东西之后,方发现真正的重头戏那些马雷斯骑士统统不在这个地方,也或者秘术士们根本没有打算把那些占地方的大玩意从那里搬出来,毕竟飞空艇也装不下这么多重型构装体。

    他一想到自己曾经拥有的那十二台马雷斯骑士,一时间竟生出一种黄粱一梦的感觉,本来有一大笔横财摆在他面前,但没想到转头一场空。

    出于泄愤的心理,方决定从这仓库之中带走一些东西作为补偿。他抬起头,这才看到仓库之中除了他与其他人的装备堆积在一处之外,还真有许多其他的杂物那些巨大的、积满灰尘的架子一排一排一直排到仓库的最里面,四周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箱子与木桶,上面盖了一层黑布,只是早已为沙砾染了一层别样的颜色。

    他的目的其实是来带走其他人的装备,但当然不可能是全部,他也带不走那么多东西,主要是魔导炉,毕竟武器可以从守卫手上夺取。等其他人救出来之后,他们可以再合并一处来这个地方取回其他装备,这正是他计划之中的一步。

    方召唤出两台能天使,拿了七八台魔导炉用绳子悬在其上,这已是他可以带走的东西的极限再多他就要考虑走动时会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引来卫兵的注意。

    拿起这些东西之后,方又打开那些木箱与木桶的盖子看了看,结果令他大失所望,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处理过的植物块茎、面粉一类的东西,还有储备的饮用水与油,也有一些制式的武器即外面俗称的白板货色,就是算不带走也弥补不了他损失的万一。

    方向着仓库深处走了几步,意识到不会再有什么发现之后便有点失望地准备回头,但正是这时候,他却看到仓库角落放着几口箱子。那箱子并不是外面的板条箱,而是上了锁的储物箱,这种锁当然难不倒方主要是难不倒妮妮。

    小丫头正为难找不到自己可以表现的东西,看到这些锁立刻兴奋起来,甚至不需要方吩咐,她便自己蹦下去,抓起那箱子上的大锁。但塔塔跪坐在方肩头上,安静地提醒了一句:“妮妮,小心魔法陷阱。”

    方听了这话吓了一跳,正要提醒如果实在打不开就算了,区区一把锁而已,而妮妮可是七海旅团的小公主,那怕伤到了一丝毫毛恐怕也要让他心痛半天的。但方妮妮小姐一听,放下锁张开嘴巴露出雪白的小尖牙,咔嚓一声一口就把锁头直接咬断了。

    干脆得像是在咬什么糖果一样。

    然后她才得意地回过头来,扬起小下巴等方表扬。

    那大锁当一声落在地上,方都差点看呆了,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黑暗巨龙自无法施法,但也绝法术效果尤其是低级法术效果,当然安洛瑟那一级别的龙语魔法不算。不过,妮妮这牙口也未免太好了吧?

    方忍不住看了看那有点可的小虎牙,他还一度觉得那东西‘萌’来着。

    没想到萌归萌,杀伤力一样的大。

    不过他还是摸了摸妮妮的小脑袋,然后才走过去打开箱子,这一打开,里面汹涌而出的金光差点晃瞎了他的狗眼。方倒吸一口冷气,那箱子里面居然是满满一箱子的金银珠宝,堆积的金币在他手中黯光水晶的光芒之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如同一池金波,甚至让他产生了水波dàng)漾的错觉。

    而那不过是交相辉映的黄金的光芒,在他眼中产生的视觉误差而已。

    方‘啪’一声合上箱子,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产生了错觉。然后他再打开一看,顿时两眼一直居然是真的,整整一箱黄金。不,或许还不止一箱而已,他抬头看去,这仓库的角落起码又七八口这样的箱子。

    要是每一口箱子皆是如此的话,这可是一笔不得了的财富。

    考林伊休里安有统一流通的银币,一枚剑徽银币大约价值三十一点七里塞尔,而金币的币值显然更高,虽然随各地铸币的含金量不同而略有差异,但总归差不多是银币的十倍往上。这么满满一箱子金币,少说也有数千枚,说不定上万枚都有可能。

    那岂不是说,这一箱子金币,至少就价值近百万里塞尔?

    方差点都舍不得把箱子合上。

    但他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把这些箱子带走,不要说这些箱子,就是一口箱子他也搬不动。或许召唤出奥尔芬的双子星可以做到的,但是在这地方召唤出那大家伙,他觉得自己还没活过。

    想了一下,他干脆地从箱子里面抓了两大把金币,一左一右塞满了大衣口袋,然后才十分怨念地看了这箱子里的东西一眼,依依不舍地将它关上。

    方心想,一定要让乌小胖想个办法,把这些东西带出去。那怕是一部分也好,谁叫秘术士给他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这就算是弥补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