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三次通讯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三次通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笙很快回过神来,答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些印象。”

    方鸻惊喜道:“舅舅,那你还记得那本笔记是怎么来的吗?”

    “唔,”画面中,唐笙的眉毛收拢来,聚在一起。他低下头,思索了片刻才道:“没记错的话,是一个友人送给我的,”他又抬起头,看着方鸻的眼睛问:“小鸻,能和我详细说说前因后果吗?”

    方鸻点了点头舅舅一家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待他有若己出,他毫不犹疑地把自己怎么和大公主见面,对方如何请求他参与十年前袭击事件的调查,还有七海旅人号的建造相关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也就是说,”唐笙答道:“由于你们是那个什么流浪炼金术士唯一的目击证人,再加上与伊斯塔尼亚王室与贵族毫无关系,又与血鲨空盗、邪教徒互为对手,所以那公主殿下,才会将你们引以为奥援?”

    舅舅的思路一如既往的清晰,方鸻总觉得唐馨就是继承了对方的这一特质,还兼具了舅妈张柔的精明与敏锐,他再点了点头,并补充道:“是鲁伯特公主,她是沙之王巴巴尔坦的女儿,巴巴尔坦是伊斯塔尼亚的王。”

    唐笙听得有些好奇:“可我没记错的话,伊斯塔尼亚只是考林—伊休里安的一个地区吧,怎么地区还有自己的国王吗?”

    “因为考林—伊休里安是一个同盟王国,”方鸻向自己的舅舅解释了一番:“其实分为考林和伊休里安王国,其中伊休里安是矮人国度,首都在埃尔德隆的铸圣厅。但除了考林和伊休里安之外,同盟王国其实还包括了其他一些国度与地区,比如艾文奎因精灵,伊斯塔尼亚沙之国、宝杖海岸和诺格尼丝海外领,还有巨人岛等等……不同的地区还保持着自己的传统政治制度,比如艾文奎因精灵有精灵王,伊斯塔尼亚有沙之王,诸如此类……”

    唐笙听得有趣:“没想到你来这里还没多久,但对这个世界还蛮了解,看来学了不少东西。”

    方鸻自鸣得意道:“舅舅,其实我还没来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些了,唐馨她也知道不少。”

    唐笙道:“这你们可从来没告诉过我们。”

    方鸻嘿嘿一笑,挠挠头道:“怕你和舅妈揍我嘛。”

    唐笙听了也莞尔,调侃道:“这话你可千万别让你舅妈听去了。”

    吓得方鸻赶忙左右看了看,好像无处不在、无所不知的张柔女士随时会顺着以太路来到自己身边,然后一巴掌拍下来,把他从方鸻打成一只奄奄一息的死鸽子。

    但解释清楚了之后,方鸻也言归正传,问道:“那舅舅,那笔记上的文字你认得吗?”

    “不清楚,”唐笙答道:“我那朋友喜欢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那笔记其实我没看过几次。”

    “这样啊。”方鸻有点失望,不过想来也在情理之中,要是自己舅舅懂得那笔记上的文字,他才会觉得奇怪呢。

    他想了一下,又问:“那你还能不能联络上,那个送你笔记的人?”

    唐笙也沉吟片刻,然后答道:“说来我和他有些年没见了,不过有些朋友应该还知道他的下落,要是回地球上的话,应该能联系上对方。但这需要时间,就是不知道你等不等得急。”

    方鸻摇了摇头道:“舅舅,我不急。”公主殿下十年都等了,不至于急于这一时,苏长风告诉他们星门修复就在最近,一两个月时间,鲁伯特公主应该还等得下来。

    他回过头再看了看桌上的那册笔记,看来关于这笔记,暂时也就只能回收这么些线索了,在舅舅或者公主那边的调查有进一步进展之前,这条线暂时又断了。

    唐笙这时又问道:“小鸻,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方鸻连忙摇头,又问候了一句:“你和舅妈最近还好吗。”

    “一切都好,艾塔黎亚的风景很美,这里的空气也挺好,”唐笙笑了起来:“你舅妈她也喜欢上这个地方了,还说以后休假要常来这边,不过她其实主要是为了常来看你,你应该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吧?”

    方鸻听了鼻子忍不住一酸,看着自己的舅舅差点掉下泪来,连忙点点头掩饰自己的失态:“嗯。”

    “那你可要注意安全,”唐笙叮嘱道:“小鸻,其实我支持你和唐馨去追寻自己的理想,虽然过程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但年轻人总要经历一些挫折才能成长起来。不过你也不要埋怨你舅妈,她也只是关心你们,所采取的方法不同而已。”

    方鸻再点点头:“我知道,舅舅。”

    唐笙又道:“另外,重信诺并不等于鲁莽,关于那个公主殿下给你们的任务,你一定要明白什么是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小鸻,我相信你在做正确的事情,然而正确的事情也有很多种途径去达到。”

    “关键是要学会运用智慧,去保全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而我听说这里也不仅仅只是一个‘游戏’,并不存在绝对的安全,在关键时刻,千万不要一意孤行,一定要多想想那些在你身后的人。”

    方鸻听了,认真地点点头:“我明白,我会保护唐馨,还有我自己的。”

    唐笙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在交流了一会儿之后,唐笙见天色已晚,如在地球上一样叮嘱他要早点睡觉,然后便与他告辞关闭了通讯器。

    方鸻不禁挠了挠头,他在地球上和唐馨作息十分规律,每天定时睡觉,准时起床。自从一个人出去住之后,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时常日夜颠倒,不过年轻人嘛,总是有这样的本钱的。

    何况在艾塔黎亚冒险,不说值夜的事情,要想每天都准时睡觉,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说来表妹在这方面可是典型的他人眼中的楷模,俗称别人家的孩子但到了这边,也逐渐和他学坏了,他还不知道等回到地球上,让舅妈发现这件事之后应该怎么交代呢。

    关闭了通讯器,他不禁打了一个呵欠,眼皮也忍不住有些打架他们从坦斯尼尔一路舟车劳顿赶到这个地方,路上还没怎么休息过,见了公主有研究了半天笔记,早已十分困顿。

    他合上笔记,小心将它收起来,也准备早些就寝。回到房间之中,罗昊、帕克与箱子三个倒还精神得很,三人在床上斗地主,这古老的纸牌娱乐,从一个多世纪以前一直流传至今而由于纸牌仿制十分容易,也在考林—伊休里安传播开来。

    “一对二!”

    “要不起。”

    “炸了!”

    帕克从床上一蹦三丈高,将手中牌往铺上一甩。

    气得罗昊反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把这小矮子打得跟滚地葫芦似的,怒道:“箱子才他妈是地主,你是不是卧底,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搞错了,搞错了!”帕克连忙讨饶。

    三人看到方鸻推门而出,才问他要不要参与对这打牌三人组,方鸻十分无语,事实上也不知道这纸牌游戏如何在七海旅团内部流传开来的,最近箱子、洛羽和帕帕拉尔人连原先十分热衷的斗兽棋也不玩了。

    这一路过来,就看这三人打牌了。但他摇了摇头,也只表示自己实在困得不行了。

    而罗昊兀自不解气,抖着身上的肉怒道:“老大,要不你来顶替一下这混球,我怀疑这帕帕拉尔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帕克连忙摆手:“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方鸻看了看两人,道:“那你就让他赔钱好了。”

    罗昊眼珠子一转,觉得这个提议,于是也不管帕克在那里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硬是将后者按在床上,扒了他的钱袋出来付了钱。

    方鸻见三人闹得不亦乐乎,不由摇了摇头,才向自己的床铺走去。其实公主殿下当然不至于为他们四人安排一间房间,不过出门在外,众人还是带着基本的警惕,才选择住在一起。

    他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回想了一下这一天的经历与细节正准备合眼,但忽然之间,胸口的通讯水晶微微一震。

    方鸻一愣,低头一看,才发现黑沉沉的水晶红光一闪一闪。这么晚了竟有人找他,会是谁呢?他用手一拨,打开龙骑士的系统光页,才发现通讯一栏一个熟悉的号码在闪烁

    “丝卡佩小姐?”方鸻微微一怔,连忙点开那个号码。

    光页一闪,画面那边出现了丝卡佩的脸。

    看到对方,方鸻心中不由自主想起了不久之前,那个老学者和他说过的那番话。关于十多年之前拜恩之战中,发现渊海长卷的那支名为‘黎明之星’的队伍,究竟是否与他后来所认识的黎明之星,是否有关系?

    而在拜恩之战中,黎明之星究竟又经历了什么?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问出这个问题,丝卡佩就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这么晚了还没睡?”

    这都什么跟什么?方鸻一阵无语,要是他睡了的话,还会有人来接听这个通讯吗?这丝卡佩小姐问的都是些什么无厘头的问题?

    丝卡佩好像看出他的疑惑,这才说道:“我也就是一试而已,要是你不在的话,我本来打算明天再联络过来的。”

    她一边说,一边又神秘地左右看了看:“不会是正巧打搅到了你和你的那位舰务官小姐吧?”

    方鸻翻了个白眼:“希尔薇德她又不在这边。”

    “是吗?”丝卡佩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可我听说你和希尔薇德同居了,爱丽莎告诉我的。”

    方鸻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夜莺小姐不但在队内散播流言,还传到丝卡佩那里去了。而且这个传言,根本就不符实好不好?

    丝卡佩这才收敛了神色,开口道:“好吧,言归正传,小笨蛋,其实我找你有正事。”

    “嗯?”方鸻微微一怔。

    “你们还在伊斯塔尼亚对吧?”

    方鸻点点头。

    “那还好,”丝卡佩口气严肃了些许:“最近星门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你们最好是注意一下安全,另外别轻易去那些容易引起麻烦的地方。”

    她停了停:“我听说最近伊斯塔尼亚还算平静,你们留在那里挺好的,但注意彼此之间别分开太远,最好是保持联系。”

    她语速颇快地说完了这段话,语气略有些急促。

    但这没头没脑的一番话,却让方鸻有些一头雾水,他忍不住拨弄了一下光页,还以为是同声传译系统出了什么问题,但上面的一切信息皆显示正常。

    他这才问道:“什么意思?”

    “不好解释,”丝卡佩答道:“我这次没有走星门港的公共通讯频道,而是找了一条私人线路联系你,保密性没那么高……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总而言之,你记好我的话。”

    “之后我可能会有很长时间不会联络,不过不用担心,这边没什么大事……”丝卡佩组织了一下语言:“等到稳定下来,我和魁洛德会主动联系你,但这段时间,你要小心保护好自己。”

    方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什么稳定下来?”

    丝卡佩却不答他:“等到时候你就明白了,记住我的话了吗,小笨蛋?”

    方鸻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单从字面意思上来说,丝卡佩小姐的话倒没什么好难懂的。

    但他张了张嘴,正打算问问对方,关于十三年前渊海长卷的一些事情,那个黎明之星,究竟是不是他所知的黎明之星。但他才刚准备开口,那边已经毫无征兆地‘啪’一声关闭了视频。

    以至于方鸻张开的嘴巴,好半天合不拢来。

    过去他所见的丝卡佩小姐,虽然雷厉风行,但可不是这个急急匆匆的样子。他总觉得对方的神情,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心中不禁有些担忧,对方为什么莫名其妙要用私人路线与他联络呢?

    难道说黎明之星在官面上惹了什么麻烦?

    他知道对方还留在星门港,要真是被星门港盯上的话,恐怕连藏身的地方也不多。

    方鸻心中犹豫再三,也无法确认自己是不是应当向苏长风询问一下这件事,虽然黎明之星目前归属于俄罗斯国家星门署管辖,但星门毕竟属于联合国共管区,这件事情军方应当不会一点消息也没有吧。

    但方鸻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毕竟他也不确认丝卡佩究竟是惹上了哪一方麻烦,自己贸然行事,会不会反而让对方身陷险境。丝卡佩小姐让他不要担心,是不是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静待事情解决?

    潜意识里,他当然是无条件信任丝卡佩,不过从内心感情来说,他还是禁不住会担心。于是又看了一眼苏菲的通讯号码,见对方的头像还暗着,应当不在不过他想了一下,心下有了决算,决定先询问一下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对方应当不会出卖他。

    有了成算,他稍稍安定了一些,也不急于一时,放下通讯水晶虽然经历了这么一出,脑子里有些乱哄哄的,但困意上来,还是忍不住准备沉沉睡去。

    可又正是这个时候,通讯水晶居然再一次震动起来。

    方鸻微微吃了一惊,以为丝卡佩小姐又发来信息,连忙点开光页一看但这一次,那边的头像却是暗着的,就像当时的‘r’一样,显示出一个男人的剪影,与一个‘问号’在剪影之上。

    然后从那剪影后,传来一段音讯信息。

    “艾德先生,还记得我吗?”

    方鸻微微一怔,因为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显然不是丝卡佩小姐。他不由向对方id看去,才发现那头像上的id处写着‘shana’五个英文字母,

    他顿时记起对方来,虽然因为‘余量’技巧的测试,他一直没能通关,因此上一次联系这些人,差不多已经是大半年之前的事情。但对于这个送给他‘多重并行’与‘余量’技巧两个训练软件的神秘人,他还是记得十分清楚的。

    不过说起来,两人一直用社区上的私信联系,这还是头一次对方主动找上他,而且用语音给他发信息。

    他稍微惊讶一下之后,马上镇定下来,问道:“有什么事吗?”hana轻笑了一下,问道:“艾德先生的‘题目’解答得如何了?”

    “有一些进展,”方鸻想了一下,如实答道:“不过后面的部分有点太难了,暂时还没什么头绪。”

    “没关系,”那个声音道:“‘余量’在战斗工匠的世界之中也是十分前沿的领域,艾德先生不必急于一时。”

    方鸻微微一怔,虽然早有所预料,但对方真正这么说时,他还是不小地吃了一惊。看来那些人,果然知道他们给他的东西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这么重要的知识,对方为什么会如此轻易提供给他呢?

    他有些不确定地答道:“谢谢。”

    而同时,方鸻也隐约感觉到,这个shana和他说话的方式,与过去有些不同,总让他感觉,两者似乎不是一个人。

    “不客气,不过这一次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shana答道:“因为手边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只能找上艾德先生了。当然,也绝不会让你白白帮忙,我们会给你等同于市价的报酬的。”

    方鸻不动声色,只微微一皱眉头,对方从差不多一年前开始与他接触,至今未知其目的。

    还是说,现在对方终于要暴露出其真实意图了?

    他又问:“是什么忙?”

    “一个小忙,”shana强调:“你能帮我们送一些东西,到一个指定的地方么?”

    “什么东西?”方鸻立刻问,他心中几乎是自然而然想起了关于听雨者的事情,对方也是帮一个神秘人,护送一些东西到芬里斯岛。

    虽然事后一切线索,皆指向听雨者的雇主可能是托拉戈托斯,或者流浪者之间的一个,但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方鸻心中十分警惕这个问题,几乎下意识想到了这件事。

    可没想到,shana却道:“艾德先生是炼金术士吧,能不能帮我制作一百二十套‘德雷克’i、ii与三iii型套装与‘aa’型魔导炉,然后送抵寒水港。”

    “什么港?”方鸻大吃一惊怎么又是寒水港,自己还与宝杖海岸扯不开关系了还是怎么的?‘r’也让他去寒水港,而今这个素未谋面的‘shana’也让他送东西去寒水港。

    而且‘德雷克’套装与‘aa’型魔导炉,其实就是选召者的新手套装,i型是力量型,ii型是敏捷型,iii型是智力型,此外还有一个iv型工匠专用型。

    对方要这么多新手装,是打算在寒水港建立一个新公会么?

    “寒水港。”shana确认了一遍。

    方鸻不由沉吟了一下,老实说,这个人虽然神秘无比,目的也不明确,但对方确确实实给了他很大帮助无论是‘多重并行’也好,还是‘余量’技巧也好。

    对于他而言,这确实也只是一个小忙,一百二十套新手套装与aa型魔导炉,材料很简单,也用不了多少钱,而且对方还说会有符合市价的报酬。加上他本身也要前往寒水港,这听起来好像是举手之劳。

    因此他想了一下,也没拒绝,只问:“具体比例呢,还有什么时间。”hana答道:“四个月之内,比例这里有一张清单。”

    说罢,对方通过私信发了一张清单过来。

    方鸻扫了一眼,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而四个月时间,建造七海旅人号应当已经绰绰有余了,虽然他们目前还肩负着公主殿下的任务,那调查十年前的袭击案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那些流浪炼金术士,也未必一定留在伊斯塔尼亚,因此公主殿下并没限定他们一定要留在这个地方。事实上若有这样的条件,他当时也不会同意。

    因此他想了一下,才缓缓点了点头。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

    “没关系,”那边答道:“我等你答复,shana先生。”

    方鸻看着暗下去的通讯水晶,才不由轻轻吐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这连接而来的几次通讯,总让他有一些微妙的预感,好像什么事情都撞到了一起一样,再结合丝卡佩小姐那番话,仿佛让他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

    绯炎说

    6100字,这段时间能多写我都尽量多写点,不过具体多写多少不好说,尽量加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