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星之露华

第二百六十四章 星之露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鲁伯特公主说罢,纤手拿起一只金铃铛,同时回过头,问身后的中年工匠道:“阿基里斯,我也给你安排了座位,你要休息一下吗?”

    这是方鸻第一次知道中年工匠的名字,说来对方从未在他们面前自我介绍过,或是出于一种谦逊。阿基里斯微微一笑,用醇厚的嗓音答道:

    “不必了,请允许我站在你身边,公主殿下。”

    鲁伯特公主温柔一笑,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她再回头,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上的金铃铛,仆人们再一次鱼贯而入,头顶着银盘,呈上了七八道菜。

    各式形制的烤肉,小羊羔与牛,几种奇珍走禽,三条来自于考林—伊休里安不同地区的鱼,其中包括一条银鳟,一条鲟,与一条小尾鲈;烤至色泽金黄,表面再用银刀切开,纵横交错,在焦火下渗出一层亮晶晶的油脂,饱满均匀,松嫩的肉质蓬松开来,其上堆满了不同种类的坚果、谷物与香料,尖儿上放了一束翠绿的松枝,色彩鲜明,令人垂涎欲滴。

    还有一道炖菜,黑瓷的盆内是大小均匀一致的肉块,宛若琥珀,浓稠的肉汤中,加上胡椒、乳香、肉桂、姜、胡萝卜与洋葱调味。再放入鹰嘴豆与红花,浇之以苦橘、柠檬汁,洒上切碎的杏仁,放上一小丛薄荷叶。

    还有几道甜点,是浸了蜂蜜的奶制品,驼奶、羊奶或者发酵制品,放在一层厚厚的碎冰上,气雾袅袅。几张干面饼,发脆的面包,炸至金黄的谷物。

    还有一种馕,是本地的主食,名为‘沙瓦拉’,小麦面卷中裹着火鸡肉、牛肉与伊斯塔尼亚扁鱼肉,数种不同种类的坚果,蔬菜,酱汁与鹰嘴豆泥。

    再切开一半蘑菇,烤至焦黄,放在盘中一侧,以作点缀,也是当地习俗。伊斯塔尼亚并不生长蘑菇,所有的菌类皆是通过浮空舰从考林空运,也只会出现在王室的筵席之上。

    还有酒,伊斯塔尼亚是以酒闻名的,金色宛若朝阳一般灿烂梦幻的,是本地产的琴酒,青色如云海天空的颜色的,是一类月光酒。

    还有醉红色的、朦胧如华的葡萄美酒,则是伊斯塔尼亚的代名词,它清爽的口感与地球上的同名的同类也别然不同。

    据说有许多来自地球的饕餮酒客,专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一品这传说中的美酒。

    但大大小小的银盘晶杯,却皆拱卫着中央一只巨大的宝石金杯,变幻的阳光穿过栅格窗户,正让奢华的金杯耀出夺目的光芒。

    那内里盛着的水光,只犹若流淌的金液,散发着泊泊的光彩,宛转回旋。

    方鸻第一眼目光便为那宝石金杯所吸引,但鲁伯特公主并不为此作介绍,也仿佛忘了自己先前的话一般。

    她只是令仆人一道一道为他们摆上餐盘,并用轻柔缓徐的口气,一一为他们介绍这些伊斯塔尼亚珍馐的来历。

    但凡是最普通的菜色,却也来历不凡——

    小羊羔是佩内洛普王家园林之内专门饲养的,是她专程让仆人从卡什姆带来。

    牛肉来自于阿尔汗勒,那里盛产如红宝石一样瑰丽的血牛肉,据说带有一种醇甜甘美的味道——它不仅仅是在伊斯塔尼亚,在考林—伊休里安也是王家的‘座上宾’。

    价格更是不菲——

    鱼与奇珍走禽皆是通过浮空舰从各地空运而至——银鳟来自于艾尔帕欣,几乎在千里之外,小尾鲈与鲟鱼则分别来自于伊班与宝杖海岸。

    鲁伯特公主用轻描淡写地口气告诉他们。

    食材宰杀之前,要求务必保持鲜活,否则就要弃之不用。说十不存一或许夸张了一些,但以艾塔黎亚的保存条件,两三尾之中能有一尾能在长途跋涉之后符合要求也是万幸。

    小尾鲈与鲟鱼也就罢了,银鳟在伊斯塔尼亚可是天价。

    方鸻暗暗心惊,心想这太奢靡了一些。

    “请用。”

    鲁伯特公主面前并无任何食物,她只抬起双手来,柔声对众人说道。

    低沉的语调,声音沙沙的,像是可以渗入人心中。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感到有些拘谨,尤其是一想到这一餐可能要吃掉上千枚伊斯塔尼亚双面锚徽金币——那近乎等值于六位数的里塞尔。

    只有贵族千金、艾小小与天蓝尚能保持镇定。

    另外还有一个帕帕拉尔人与箱子。

    前者口水早流了一地,两眼放光地拿起刀叉——不管是什么肉,只管往嘴里塞,不消一会儿腮帮子就像是仓鼠一样鼓了起来。

    这小胖子还一边咀嚼着一边大手大脚地拿起一只水果,‘哗’一声咬了一口,吃相之不雅,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连艾缇拉都皱了一下眉头。

    而箱子又是另一个极端,这家伙居然拿着刀子在拨弄盘子里的坚果,将它骨碌碌从东头赶到西头,又重新再来一遍。

    兴致勃勃,好像那是什么令人新奇的物事一样。

    好在此间的主人倒丝毫也不介意,而是露出一缕满意的目光来,仿佛客人的满足感,就是她作为主人的荣誉一样。

    方鸻有些心事,对每样菜都是浅尝则止。

    他最中意的,反而那是那道炖菜——当琥珀色的肉块轻轻咬开,混合着肉汁的芬芳便饱满均匀地在口中绽放开来,犹如一道融化的热流,甘甜与鲜美,皆直淌入内心深处。

    他眉头舒展开来,不禁露出惊讶的目光。

    鲁伯特公主像是察觉到这个细节,开口道:“这是砂龙的肉,艾德先生。”

    噗嗤一声,艾小小差点把口中的肉块喷出来,汤汁从鼻子里呛了出来,咳了个半死。唐馨赶忙放下刀叉,用手拍了拍她的背。

    她没好气道:“你作死啊?”

    “不、不是。”艾小小流泪着说。

    方鸻看了看盘中的肉块,才问:“是人们常说的巨沙虫吗?”

    鲁伯特公主点点头:“这是它中腹部分的肉,也是最肉质最丰腴肥美的一部分,近年来沙龙越来越少为猎人们捕获,这种肉在市面上也愈发珍贵起来。”

    叮当一声,天蓝手中刀叉也落在盘子上,脸色由白转青:“沙、沙虫?”

    “砂龙是脊索动物,沙虫只是我们对它的一种称谓而已,其实叫做巨型沙蛇更合理一些,生物学家甚至给了它一个新的门类,沙罗曼蛇亚目,”姬塔答道:“所以它和我们平时吃的牛羊肉其实没太大区别。”

    “这位小姐真是见闻渊博。”鲁伯特公主称赞道。

    天蓝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而帕克擦着嘴巴问:“你们法国人不是连蜗牛也吃吗?”

    “那是他们,不是我!”天蓝怒道。

    ……

    餐桌上的小小插曲很快过去。

    品尝了每一道菜与餐后甜点之后,仆人们再送上茶饮,每个人都心满意足。

    连号称一个人能吃四份食物是帕帕拉尔人的种族天赋的某人,也拍着肚皮,声称再多吃不下一丁点东西。

    但大猫人、艾缇拉放下刀叉,与方鸻互视了一眼,希尔薇德也显得十分安静。显然,几人皆明白,这场宴会才刚刚开了个头。

    方鸻不由看向筵席中央。之前仆人们为他们上了每一道菜,唯独没有动中央那宝石金杯。联想到之前鲁伯特公主所说的话,那杯中之物应当与之有一些关系才对。

    果然,鲁伯特公主待他们用完餐之后,再拍了拍手,又有仆人上来为他们撤下盘子。

    所有残羹冷炙一一撤下之后,大厅中便只剩下那只熠熠生辉的金杯,这样一来,不止是方鸻、艾缇拉与大猫人,其他人的目光也不由为之吸引了过去。

    鲁伯特公主柔声说道:“我之前说伊斯塔尼亚最为美味珍馐之物,便是这杯中之物。”

    众人中虽有人已经想到,但包括方鸻在内,却还是不由有些意外。

    帕帕拉尔人更是埋怨道:“最美味珍馐之物,不是应当作为正菜吗?现在我们都快吃撑了,再美味珍馐之物也吃不下一丁点了。”

    “吃撑的只有你而已,帕克。”天蓝打击他道。

    “总而言之,主人不是应当尽到提醒之责吗?”

    鲁伯特公主微微一笑:“一般来说是这样,但这杯中之物却是非同寻常的非凡之物,通常最美味珍馐当然要放在正菜上,但这杯中之物放在此时却刚刚好。”

    “怎么?可我肚子都快撑破了。”帕克说。

    “请帕克先生稍安勿躁,品尝之后便知。”

    她一边说,一边示意仆人上前。

    仆人小心翼翼捧起金杯,另已有一位仆人已在方鸻面前摆好一支小了一号的金盏,前者携金杯至他面前,让杯口稍稍倾斜。

    一线金液,映着闪烁的午后阳光,如同融金一般,淙淙汇入他杯中,直至全满,点滴未洒。

    “艾德先生请品尝。”

    鲁伯特公主的声音略有一些空灵。

    方鸻端起杯子,犹豫了一下,先轻轻抿了一口。但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魔力一样,促使他托起杯底,一饮而尽。而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缕冰冷的清泉便顺着他喉咙滑入。

    酒液入喉之后,舌尖上才绽开一道膨胀的感觉,就好像吞入的是一整个宇宙,要将他嘴巴都撑开来。但他却张不开嘴,那感觉顶着他的上颚,似乎穿透了皮肤,直冲入天灵盖之中。

    然后一道酥麻的感觉,沿着神经向下,仿佛让方鸻整个身子都战栗起来,皮肤上只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他整个人一时间都晕乎乎的,不知发生了什么,犹如在云端,无数念头纷迭而至,而有转瞬沉寂下去。

    等他摇晃了一下脑袋,猛然惊醒过来,才发现席间每一个人皆是同样的神色,正愕然地看着他。希尔薇德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酒杯。

    而帕克正愕然地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先前腹中的饱胀感,在饮下这杯酒之后,好像又重新空了下去。

    虽然没有饥饿感,但却给人一种泰然的感觉。

    浑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方鸻举着酒杯,忍不住问道:“这是……”

    但他忽然之间停了下来,因为目光落在自己的龙骑士系统之上,上面多了一行细小的提示文字。

    天蓝、洛羽、姬塔、艾小小还有唐馨,爱丽莎与罗昊,连箱子也忍不住讶然地‘咦’了一声。每一个在场的选召者,皆得到了这样一个提示:

    生命力获得小幅增长。

    方鸻几乎立马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星辉,果然增加了一些,虽然不多,还不足一次复活的量。但他不会记错,自己上次使用精灵之戒后,生命力降低了一半,只够一次半复活,差了足足有半次的星辉。

    但此刻,那半次星辉往前面走了一大截,几乎已接近于两次复活了,虽然还差那么一点儿。

    他不由抬起头,愕然地看向那位大公主。

    这可不只是美味珍馐。

    这是一份大礼。

    在艾塔黎亚,但凡相关于可以增加星辉的物质,皆是各大公会争夺的核心资源。因为它不仅仅可以提升一个选召者职业生命,更重要的是,最纯粹的星辉在返回地球之后,往往都会给予非常丰厚的高维信息回报。

    在第二世界那些顶级赛事的奖品,几乎全部与星辉有关。

    可他们不过搭救了阿菲法一次而已,对方上次已经表示过一次感谢了,为什么这次还要奉上如此大礼?而且方鸻可以肯定,之前那次被打断的筵席上,这位大公主殿下肯定没有打算拿出这么珍贵的物事来。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呢?是他们在‘沙之旅舍’与那流浪炼金术士的战斗么?可那又与佩内洛普王室有什么关系?

    他不由又想起对方之前的话:“感谢各位,帮了我与父王一个大忙。”

    这个大忙是什么?

    鲁伯特公主看着众人愕然的目光,才微笑着解答道:“各位应当感觉出来了,这‘金酒’的作用。它其实是‘星露’,只诞生于伊斯塔尼亚沙漠深处一片幻之绿洲之中的圣物,十年来产量也不过只有这么一杯,这是佩内洛普王室储备的五分之一。

    星露相传是生命女神米莱拉的泪水。当然事实上没有那么神奇与非凡的来历,但它的确包含着浓郁的生命之力,并能增长星辉。”

    方鸻闻言不由张了张嘴,这可是欠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但鲁伯特公主好像再一次察觉了他的想法。

    她用一种宛转的声音,善解人意地答道:“各位不必有所顾虑,这一杯‘金酒’,单纯只是为了表达感谢而已。

    不同的事物,对于不同的人价值是不一样的。你们或许觉得没做什么,但其实已给予了我与父王足够的回报,与之相比,这杯‘金酒’也不算什么。”

    方鸻放下酒杯。

    “公主殿下,”他问道:“能详细告诉我们前因后果么?”

    鲁伯特公主点了点头。

    “艾德先生,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正与你们几天之前在‘沙之旅舍’交过手的那个流浪炼金术士有关。

    十九年前,我母后生下我,三年后,阿菲法也来到这世上。但在她还未满岁之时,母亲在一次外出时遭到一群歹徒袭击,因故身亡。”

    “对不起,公主殿下,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方鸻问道:“但我想请问一下,难道您母亲的亡故难道与那个流浪炼金术士有关?”

    “可能不一定是他,但背后肯定是有所关联的人。”

    鲁伯特公主十分笃定地答道:”事实上当时在伊斯塔尼亚,也发生过与今天同样的事情。一些流浪炼金术士攻击了巴尔戈工匠协会,并夺走了几台伪龙骑士构装。”

    而在那之后没多久,就发生了我母亲的事情。在那之前有人目击,有流浪炼金术士经过那一地区。”

    方鸻闻言皱了一下眉头,鲁伯特公主应当没理由无缘无故说这些一戳就破的谎言,沙之王的妻子因故过世,在当时一定是天大的事件。

    当时相关的情况,一查就会水落石出。

    可如果这位公主殿下没说谎,为什么当日军方完全没和他提过这相关的事情?

    他正沉吟间,一旁姬塔忽然小声问道:“公主殿下,历史上记载您的母亲似乎只有这一次死亡记录,对吗?”

    鲁伯特公主轻轻颔首:“是的,因为我母亲,是为人夺去星辉之后,悲惨的死去的。至今为止,我与我父王还没查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夺去星辉!?”

    方鸻一下抬起头来。

    他心中闻言悚然而惊,差点从自己位置上一下站起来。

    一旁姬塔也忍不住低低地‘啊’了一声。

    因为这个名词他们实在太熟悉不过了,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在方鸻心中闪过,难道十九年前王妃的遇袭事件的幕后黑手,竟也是某个流浪者?

    可伊斯塔尼亚从来也没与龙之魔女扯上过关系,对方的企图又是什么?

    “艾德先生,”鲁伯特公主这才开口道:“听说你们最近在招募工人,打算建造一艘浮空舰,对吗?”

    方鸻再看向这位大公主殿下。对方能根据这一点,推断出他们准备建造一艘属于自己的浮空舰,到也不足为奇。

    但对方这时候提这个,应当是打算表明意图了。

    果然,少女继续说下去道:“我听阿贝德说,你们从考林王室那里惹上了一些麻烦,我也听说过那位宰相的一些事,想必不会是什么小麻烦吧?

    你们应当是打算很快要离开坦斯尼尔,对吗?但我能不能主动委托你们帮我做一件事,如果各位愿意的话,或许未必需要离开这个地方。

    同时我还可以帮你们找来最优秀的工人与工匠,并签署一纸文件,将坦斯尼尔的王室船坞空一个出来,让你们使用。

    半年或是一年,皆由你们自己选择——”

    方鸻听了当即心动:“把王室的船坞借给我们使用?”

    带人道迷雾峡湾去重新搭建一个船坞,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当然远甚于使用现成的。更重要的是,船坞也具有很大的功能性——佩内洛普王家自用的船坞,比起他们临时搭建的船坞,当然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但方鸻也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位精明能干的大公主殿下,当然不会白给他们这些好处。

    他冷静了一下,才沉声问道:“公主殿下,是要让我们帮你追寻那流浪炼金术士的下落么?”

    可没想到的是,鲁伯特公主却摇了摇头。

    “我知道,艾德先生也只是见过那流浪炼金术士一面而已,而且对方相当危险,艾德先生虽天纵其才,但眼下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我不会为难艾德先生去寻找这些人。我只是有另一个忙,需要一些与伊斯塔尼亚利益不相关的外人介入,而艾德先生经过阿基里斯与我妹妹阿菲法的考察,应当是最合适的人选。

    而且这件事,也应当很符合艾德先生自己的意愿。”

    方鸻听得心中好奇,没想到这位大公主殿下话锋一转,竟然绕开了流浪炼金术士的话题。他楞了一下,才问道:“那么请问,是什么事情?”

    “是关于奴隶。”

    ……

    http:///txt/81783/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