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队长的另一个职责

第二百五十七章 队长的另一个职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以说,原来那个人是一个偷渡者?”说到偷渡者三个字时,方鸻不由自主有些心虚。

    “和你的情况不太一样,你行为虽然出格,但问题毕竟出在我们自身,而且这件事最终回到了正轨上来,还算圆满解决。但那个人……”苏长风似乎不太愿意谈论这个问题,“总而言之,我们得到线报,说他可能在坦斯尼尔出现。我料想你应当在附近,所以才专程给你提个醒,却没想到会这么巧。”

    方鸻挠了挠头,这他还能说什么呢,那个情况下实在也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唯一的教训是下次一定要记得在战斗中关上通讯水晶,其实过去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这一次之所以例外是因为大家分散在城里方便互相联络的意思。

    只没想到城内会发生战斗,而他与那流浪炼金术士交手时也忽略了这一点。

    苏长风没有把话说完,他也听得出来。不过方鸻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星门港发展了这么多年,军方难免会有一些秘密,他也只是对方的合作者。在不涉及合作的领域,对方当然不可能什么都告诉他。

    当下那个流浪炼金术士与他们可能无关,但方鸻看了看不远处那中年工匠。

    他联想起之后七海旅团要觐见那位大公主的事情,总觉得可能还会与之扯上关系。再加上而今他算是已然相信了苏菲的话,自己一方面的坏运气似乎总是会把自己往最不可能的境况上引。

    因此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看向通讯光页,向苏长风问了一句:“要是我再遇上那人,有什么建议吗?”

    苏长风看了他一眼:“以你目前的水平,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遇上他为好。那个人……他现在盗走了沙之旅舍的因罕兹四型,纸面上的实力已几乎相当于一个货真价实的伪龙骑士。你也是工匠,不需要我来赘述吧?”

    “可万一他找上我了呢?我现在想起来,对方在传送离开时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此外,我总觉得他在动手时没有杀心,他当时要全力出手的话,我恐怕撑不到最后那时候。”

    “他当时没有杀心,可难保下次没有,你总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建立在他人手上,艾德。”

    方鸻点点头,心想这倒也是。

    苏长风这才又问:“他当时是怎么对你说的?”

    “他问我是不是军方的人,还说我们还会见面。”

    “他真那么说的?”

    方鸻再点头。

    “奇怪了……”苏长风语气有点疑惑。

    方鸻正要问对方什么奇怪,但苏长风已经抬起头对他道:“对了,艾德,关于你的事情——”

    方鸻一愣:“关于我的事情?”

    “算了,”苏长风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事,下次有机会再告诉你好了。你舅舅与舅妈已经抵达了横风港基地,在那个地方星门港会保护他们周全,等星门港b区工程竣工,逆向通道应当就会恢复——”

    方鸻听到这件事,顿时把其他事情抛诸脑后,不由真心实意地感激道:“太谢谢你们了。”

    他最担心的就是舅舅和舅妈一家的事情,眼下星门逆向通道关闭,在这时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谁知道会出什么事?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承受不起。

    舅舅一家可是因为他才来到艾塔黎亚的——

    苏长风却道:“不必谢我,这也不是为你做的,保护本国公民本来也是军人的职责。何况逆向通道的关闭本身也是星门港方面的责任,不管有没有你的事情,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但我听说其他国家……”

    苏长风笑了:“不可听信谣言啊,小伙子,大多数国家的驻星门办事处还是发挥了积极作用的。”

    方鸻看到对方自得的表情,总觉得对方口中那句‘大多数国家’有些言外之意。

    不过话虽如此说,他心中的感激之意也没少半分:“总而言之,苏团长,谢谢了。”

    “谢谢就不必了,对了,你和苏菲的事情?”

    方鸻顿时落荒而逃,吓得赶忙关了通讯器。

    苏长风看着黑下去的光屏楞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摇着头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脸皮薄,哪儿像我们那时候。”

    ……

    方鸻关上通讯器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他帮苏菲和茜谨守的秘密,想必总有曝光那天,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也不知道苏长风到时候会不会满世界追杀他。他一想到那样的情形,就忍不住一头黑线。

    可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已经把他推下火坑了,眼下要想爬出来可没那么容易,再说以他与苏菲的关系,总不能出卖对方吧?他想当时就不应当答应这样的事情,可禁不住那位小公主一番利诱,他实在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抬起头,他才看到巫妖正拎着一根手杖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方鸻想起之前的事情,才将苏菲这边的一大堆麻烦放在一边,叫了对方一声:

    “唐德先生。”

    巫妖回过头来,用黑洞洞的目光看着他:“又怎么了,我们的小船长先生?”

    “我是想问一下,当时你留不下那炼金术士么?”

    “那倒也不是,”巫妖摇摇头:“只是我为什么要留他下来?”

    方鸻张大嘴巴,一时哑然。

    这回答也未免太有道理了,他发现自己竟无从反驳——

    “可是……”

    “好吧,”唐德这才打断他:“其实那时候本人判断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误,只是没想到这无胆鼠辈,竟然那么轻易就逃走了。我当时本来起码有那么七八种法术可以把她留下来,最简单就是锚定术——

    你知道,区区一个工匠,要在巫师面前玩弄那点儿可怜地法术把戏实在是太可笑了一点。当然我这里所说的不包括魔导士,这些可怜的魔导士连自己施法的能力也需要炼金术士来施舍,实在配不上称之为施法者。”

    方鸻看着对方,老实巴交地道:“卡拉图先生也是魔导士。”

    “关于卡拉图,嗯……这个家伙又是另一回事情。喔,等等,也算不上,他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唐德语气激动起来,但说了几句它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方鸻,黑洞洞的眼眶里喷出一道火苗:“你究竟想问什么,这和你的问题有关吗?”

    方鸻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想着这话题不是你提出来的吗?他想了好一阵子才找回思路,道:“对了,唐德先生当时怎么到得那么晚,是遇上什么事情了么?”

    “晚?”巫妖大摇其头:“我一早就到了,从……嗯,大约你的通讯水晶暴露目标那时候。”

    方鸻大吃一惊:“唐德先生,那你怎么不出手?”

    唐德十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难道我和卡拉图没和你说过吗,我又不是你的保姆,你当时还撑得住不是吗?再说了,小家伙,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可惜你太弱了一点,没利用上。”

    方鸻立刻觉得和这骨头架子无法交流。他当时打得要死要活,这家伙竟然把对方给他当作免费的训练机会,而且最后那炼金术士传送走的时候,这家伙也自认出手慢了一刻。

    这要是当时对方施展的不是传送术,而是什么杀伤法术的话,那他岂不是死得很冤?

    虽然他知道自己会惹上什么麻烦,其实都怪不到唐德身上,不过一想到这该死的骷髅头当时就阴恻恻在一旁围观他挨了一顿毒打,他就忍不住有点一头黑线。

    于是这番谈话就此宣告不欢而散——

    众人稍事休息,才从坦斯尼尔工匠协会告辞离开。而临行之前,沙之旅舍的主人阿贝德带着哑仆专程来向他们致歉,直言这一次旅舍方面招待不周,以至于使公主殿下尊贵的客人受伤云云。

    方鸻倒是没什么,反正他对自己总会惹上各类麻烦也习惯了,何况这一次还算是自己主动找的事情。不过那位旅舍的主人却坚持表示,等到下次大公主前来与众人会面之时,旅舍方面一定会将宴会布置得十全十美。

    方鸻这才明白,看来那中年工匠已经将他答应与鲁伯特公主会面之事告诉了对方。不过作为公主身边信得过的人,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对于与那位大公主会面的事情,他倒是顺其自然——

    若那位公主殿下真愿意帮他们在寻找船工一事上出力,固值得欣喜,但若不行,也可以接受。总而言之,见见也不会吃亏。

    自己一行人怎么说也帮了对方两次,以这位大公主的传闻来看,总不至于翻脸不认人。

    而他见到了之前那位中年工匠。对方又送了他们一些本地的茶叶,说只是普通沙枣茶,不过方鸻也不是傻子,心知这不会是对方本人的意思,其背后多半代表着阿贝德或者大公主。而王室的用度,想想也不大可能会普通。

    只是既然答应下来与那位大公主见面,方鸻倒也没扭扭捏捏,不过一些茶叶而已,他觉得没什么好介意的。中年人见他收下礼物,这才又告诉他若对魔导构装有兴趣的话,隔天就可以到坦斯尼尔工匠总会来看看。

    并又问他有没有落脚的地方,若没有的话,沙之旅舍还有为贵客准备的空房间之类的话。

    不过方鸻显然对后面的提议不太感冒,一来他们早有落脚之所,他也不打算再多折腾。再说他们虽然答应与大公主会面,但沙之旅舍毕竟是对方所属,无论传闻如何,他可没打算把自己的底牌完全暴露给对方。

    至于魔导构装,他倒是真有兴趣,于是与对方约定好,过几天就来工匠协会参观。

    那中年工匠闻言也不多作解释,仿佛对于旅舍的事情真只是顺口一提而已,倒显得格外大度。不过方鸻也明白,这大度多半不由对方自己所决定,而是代表着对方背后的大公主其行事的风格。

    因此,对于阿菲法的这位姐姐,他倒是愈发好奇起来。

    离开坦斯尼尔工匠协会,方鸻最先遇上了天蓝、艾小小与姬塔三人——他当时在沙之旅舍倒也没听错,在人群之中唯恐天下不乱的,当然正是天蓝——这小丫头和艾缇拉在城内办了两天正事,便已耐不住性子。于是今天早些时候向精灵小姐请了一天假,便拖着姬塔进城去逛街了。

    当时沙之旅舍发生战斗时,她和姬塔两人刚好便在附近不远处的广场上,以她那喜欢凑热闹的样子,当时出现在那个地方实在是太正常不过,所以才会有之后的一档子事情。

    而方鸻看到这三个小姑娘时,三人还没留意到他。

    他有点好奇地看到,天蓝和艾小小正围着姬塔,正嘀嘀咕咕说着什么。方鸻不由有点疑惑地靠过去一听,正听到天蓝正在发言:“小小,我让你去换的东西,你去换了吗?”

    艾小小正显得有点慌张的样子,连连摇头:“我去办啦,这可不干我的事情,天蓝——”

    天蓝又狐疑地看向姬塔:“那姬塔,你究竟有没有动手?”

    姬塔红着脸低下头,十分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先别急着脸红啊,”天蓝急得摇晃了一下对方:“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不要好像做贼一样好不好,再说他们不是经历了一场战斗吗?洛羽那可恶的家伙怎么一点也没像倒了霉的样子?”

    “我、我……”姬塔嗫嚅道:“我在魔导杖上增加了一点效果,绝、绝不可能没生效的。”

    “怪了。”

    天蓝倒是不至于不信任自己的‘小伙伴’,她很清楚姬塔是说一句谎话也会脸红半天的人,对方最多会拒绝,但一旦答应了,就绝不会撒谎。而且这次可是她软磨硬泡了好半天,最后才用一张团长大人的‘签名’照片才换来的。

    博物学者小姐那点儿小心思,她自然是一清二楚。

    而方鸻在后面听得一身冷汗,总算才知道可怜的帕帕拉尔人是死在了谁手上。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不远处对此浑然不觉的帕克,再看了看着三个小丫头,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预计可能有点失算。

    他先前把团里惹不起的女士里面排除了艾小小和姬塔,现在看来,七海旅团里无论那位女士,无论年纪如何,看来都是不大好相与的。

    不过本着维护团内和谐的气氛,也为了提醒一下这三个小丫头,后面受害者正在靠近,他这才装作不在意地轻轻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嗽显然把三个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脸皮厚若城墙拐弯一样的天蓝倒也还好,转过身来,眼珠子一转,立刻装作一副乖巧无害的样子:“团长大人好!”

    而艾小小和姬塔则是惊恐地看着他——尤其是姬塔,看到他的时候,面红如血,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方鸻生怕对方真哭出来了,赶忙向对方眨眨眼睛,才让博物学者小姐稍微稳定了下来。

    不过她回过头,便恨恨地瞪了天蓝一眼。

    “大、大表哥。”艾小小结结巴巴地说。

    方鸻看着这小丫头——艾小小比糖糖正好小一岁,他其实在地球上便已经认识对方——只是对方不知道他而已。他倒是清楚这小丫头的性格,多半是天蓝怂恿,才会因为好玩儿而参加这档子事情。不过他也很清楚对方的软肋,于是问:

    “糖糖知道吗?”

    艾小小脸都白,连连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大表哥,你可千万不能告诉糖糖,她一定会念叨死我的。”

    方鸻听了不由有点好笑。

    这小姑娘怕他表妹就好像老鼠怕猫一样,偏偏两人关系又极好。

    不过他倒只是开玩笑而已,只是看向阴谋三人组当中的罪魁祸首——天蓝的时候,方鸻才忍不住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她和阿菲法争风吃醋也就算了,没想到这胆大包天的小姑娘竟然在洛羽法杖上动手脚,要是洛羽在战斗中出什么意外,只怕对方哭都来不及。

    天蓝被他一瞪,显然也有些心虚:“我知道错啦,艾德哥哥……”

    方鸻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时让天蓝去和洛羽道歉,对方多半不乐意,说不定还有逆反心理。再说这件事当中,洛羽自己确实也有不对之处,只是对方与阿菲法还有天蓝之间这笔糊涂账,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算。

    但作为团长,对于自己队员的情况,他当然不能不闻不问。艾缇拉也和他说过,一个优秀的团长,绝不仅限于战场之上,如何维护团队内的稳定与各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既然在这个位置,自然也要承担这个责任。方鸻只是现在才理解丝卡佩小姐当初的一些作为,难怪对方每一次看到他都会气不打一处来。

    他看了看天蓝,这才小声说道:“洛羽还不知道?”

    天蓝闭上嘴巴,摇了摇头。

    “今天的情况有些危险,”方鸻答道:“敌人很强,要不是对方有留手的话,我们可能会出意外。”

    天蓝赌气道:“我才巴不得那可恶的家伙出意外呢。”

    但说完,她才小声补充了一句:“再说……再说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魅惑法术……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天蓝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艾德哥哥,我、我也没想到你们在城里会遇上这么大麻烦……”

    “好了,”方鸻学者丝卡佩小姐,放缓声音道:“我没怪你,你和洛羽之间的事情,有时候说清楚就好了。他对那小公主没意思,再说他是选召者,阿菲法是原住民,你觉得可能吗?”

    他自认为自己学得十分到位,若是一百分评分的话,至少可以打九十八分。但没想到天蓝听了,愣愣地反问:

    “可希尔薇德小姐也是原住民啊。”

    方鸻顿时失语。

    他忍不住想,自己学丝卡佩小姐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好在天蓝倒也理解了他的意思,才小声答了一句:“我知道了,艾德哥哥。”

    方鸻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学有所成的,忍不住点了点头。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