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会谈(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会谈(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星门港b区建设竣工在即,联合国方面已决定进一步追加选召者的进入规模,两年内,选召者数目将提高至原本一倍,五年内,提高至三倍。介时,将有十二分之一的地球人会进入艾塔黎亚。”

    “三个月前,奥述帝国作为最后一个原住民国家正式通过了这一提案。至此,计划开始进入正式施行阶段。截止至昨天为止,地球上行的第一轮选拔已经结束,可以预计四个月之内,选召者的活动即将进入一个快速上升期。

    “接下来,来会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世界,自然也会有更多的人前往第二世界。”

    “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当下的格局会很快发生改变,面对这样的情况,各国早已积极展开应对。而联盟在这时重组国内公会,正是为了更好的整合力量,同时我们也不是一位索取,那些加入计划之中的二线、三线公会皆从中获取了巨大的好处。”

    在戴银丝眼镜的年轻人身后,另一个人这才开口道。方看了后者一眼,这才意识到这正是超竞技联盟的代表。

    对方彬彬有礼,侃侃而谈道:“比如前往第二世界的运力,这背后是一年以来各大公会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各大造船厂不眠不休工作的结果,为了说服各大公会让出一部分运力,用以在国内赛区,联盟发挥了不小的影响力”

    狮人圣骑士看了看洛羽。

    他咳嗽一声,用爪子敲了敲桌子,答道:“打扰一下,按照你的说法,看来结果与你们预料相去甚远。我听说,最近两三个月,已经有一些自由公会解散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整合力量’?”

    “这是一个去芜存菁的过程,在整合过程当中,难免会有损失,但重组之后的自由公会,会更具实力。”

    洛羽紧闭着嘴,直到此刻才开口道:“塔波利斯骑士团,南境同盟,与伊休里安东部经济共同体,是第三赛区最大的三个自由公会同盟。而今这三大自由公会同盟皆分崩离析,留存下来的真更具实力?”

    “正因为他们野蛮生长惯了,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有些轻浮的声音这时答道,开口的正是第三个年轻人:“可想在不远的将来,一群不遵守规则的乌合之众,如何在更加激烈的竞争之中立足?”

    “你说谁是乌合之众?”

    洛羽脸色一沉,当即从自己位置上站了起来。

    他一起身,立刻在场面上形成连锁反应,方、箱子、大猫人、罗昊与帕克也随之起身艾小小看了几个人一眼,也推开椅子有点好奇地跟着站了起来。

    对面弗洛尔之裔的选召者见状,也自然向前一步‘哗’一声响,椅子横七竖八倒了一地双方对峙起来,气氛几乎立时有些剑拔弩张。见到这一幕,那开口的年轻人还没怎样,倒是之前发言的官员有些紧张地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看着众人。

    帕克在桌面下看了看左右才发现自己从椅子上跳下来,站在地上之后显得比之前更矮了,仿佛场上少了他一号人一样。

    他这才爬上椅子,站在上面唯恐天下不乱地尖声道:“等等等等,据我所知,自由选召者运动正在第二世界浩浩荡荡地展开,自维尔福兰之后,许多公会选召者而今皆选择了自由之路。要说竞争力,各大公会好像也不怎么样”

    这话让那年轻人冷哼一声:“简直是一派胡言。”

    他看着帕克,讥讽了一句:“阁下应该不是国内赛区的选召者吧?这是第三赛区内部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

    不过帕克只当没听到后半句一样拍拍胸口:“如你所见,在下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帕帕拉尔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莫莫瑞科-帕帕克;而众所周知,考林伊休里安是不存在帕帕拉尔人的,所以你竟问我来历?”

    这小矮子滑稽地在椅子上左右摇晃了一下身子,夸张地尖声尖气道:“我以崇山之主锻锤之上的火花起誓,之辈子从没听过这么蠢的问题。”

    年轻人脑门青筋绽起。

    要不是自忖不是帕克的对手,对方恐怕就要上来动手了。

    他吸了一口气道:“外人,我让你闭嘴!”

    而帕克大放‘厥词’:“我就不!”

    “你”

    “怎么了,帕帕拉尔人仗义执言,你说不出话了吧!?”

    方还在询问一旁大猫人关于‘维尔福兰’,才得知是巨树之丘选召者公会之间,一场类似于国内‘圣约山’的。

    他回过头,正巧听到帕克这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信奉帕维瓦拉的帕帕拉尔人,自称以崇山之主锻锤之上的火花起誓,还好附近没有矮人在,否则定然第一个冲上来一斧头把这小子劈成两半当柴烧。

    不过他并不管帕克,只上前拉了洛羽一下,示意后者稍安勿躁。然后他才看向弗洛尔之裔的高层,与超竞技联盟的官员,问:

    “这是你们的意思吗?”

    “那倒不是。”

    年轻官员看了年轻人一眼,既不赞同,也不反对,只答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妥协,各大公会在艾塔黎亚的运作是单纯的商业活动,联盟也无资格对其指手画脚。所以妥协其实是靠协商争取来的,这背后必定涉及到复杂的利益让渡。”

    “二三线公会拿了好处,总不能一点也不付出。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应该很好明白”

    瑞德摇摇头,鬃须上束的铜环叮当作响:“先生,作为玛尔兰的骑士,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这世界上也没有强买强卖的午餐;当然我个人只能给你们告诫,这世上女士的追从者千千万万……”

    “阁下又是?”

    大猫人将爪子在桌子上一按,将自己的圣徽放上。

    看到这枚圣徽,连先前那年轻人也目光闪动了一下。选召者圣骑士遍地都是,毫不稀奇,但有圣徽的原住民圣骑士,可一点不好惹。这些骄傲又正直的骑士,是真正履行玛尔兰的教义,而且还相当较真。

    一不小心,惹上这些人,那真是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这是神的领域,比各国的世俗王权麻烦更甚一筹,尤其是自由骑士,考林伊休里安的国王,奥述的皇帝陛下,对于他们来说屁也不是。

    手中只有利剑,心中只有真理。

    玛尔兰女士一声令下,自有千千万万圣骑士为正义而战。

    那官员显然也懂得艾塔黎亚的一些禁忌,不由自主闭了口。

    只有那年轻人嘀咕了一句:“难道我们没付出人力物力,到底谁是强盗?”

    方看了看一旁洛羽,心知谈到这一步,其实也没谈下去的价值了。联盟不让他意外,对方可能真是那么想的,无论自由公会现有实力如何,但皆不在其控制范围之内。无论整合之后剩余力量是多少,但那至少是联盟规则之下的力量。

    你的再多也是你的,我的多一点也是我的,其实正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他倒也谈不上失望,因为一早就料到大家不是一路人。

    除了那个令人生厌的年轻人之外,对方表现得还算克制,因此他也不打算彻底撕破脸,只沉声答道:“各位,其实谈到这里已经离题千里了。关于那个问题的答复,我还是一样没有改变,虽然你们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不打算改变初衷。”

    “为什么呢,艾德先生?”

    那年轻官员忍不住问道:“我说过了,接下来,来会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世界,自然也会有更多的人前往第二世界。原本的限制正在放开,越来越多人获得了资源,天赋固然是一个方面,但资源本身也很重要。”

    “艾德先生,不止是李先生他们,我们也很看好你。但一步慢,步步慢,你在第一世界浪费太久时间,就算是天才,也会沉沦下去。作为参与国内超竞技事业的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工作人员,我希望你能再慎重考虑一下。”

    对方说得言之凿凿,好像真不接受大公会的施舍,方前途必定黯淡无光了一样。当然,对方说得其实也不无道理毕竟当下,各大公会确也掌握着一个赛区绝大多数的资源,而相对来说,自由选召者本身自然意味着一条曲折又艰辛的道路。

    方不是没见过丝卡佩小姐和魁洛德团长为了黎明之星的预算,扣扣索索的计算着经费的样子,甚至连他一个新人的薪水都要斤斤计较。

    可大公会的资源是怎么来的呢?

    它们并不是天生就属于各大公会的

    这些甚至并不在考林伊休里安、奥述、罗塔奥与巨树之丘境内的空海资源,并无任何天然的主人,不过是在联盟的主导之下,被‘分配’给各大公会的而已。甚至那些还未发现的资源,皆早已划分完毕

    对此,广大的自由选召者们尚还未有怨言沸腾。

    如今,反倒是各大公会嫌弃自由选召者碍了他们的眼了。

    第二次圣约山过去还没多久,各大公会不反思自己在其中的行径,反而急匆匆开始对自由公会动手了。仿佛兼并了自由公会,就没有人再反对他们了一样。方并不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但他心中清楚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只是他也不打算争辩,也懒得反驳对方,只摇了摇头:

    “我已经决定了。”

    弗洛尔之裔的高层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但他想了一下,才答道:“好吧,既然这是艾德先生自己的决定,虽然很失望,但我们也不强求。”

    对方又停了一下,又问:“只是我还是想问一下,是谁开价比我们更高吗,是银色维斯兰吗?”

    方楞了一下,没想到对方是这么想的。他只答道:“不是。”

    “不是?”对方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对于这次招募,他原本就不抱十足的希望,正因为对方与银色维斯兰那位小公主过从甚密,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这次会面,事实上也是经了银色维斯兰之手。既然如此,对方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他才会放弃得这么痛快。

    但方竟然说不是,这就令人有些惊讶了。

    “那是弑神者?”

    “也不是。”

    “elite。”

    方答道:“李先生,不用猜了,都不是,我的目标是自由选召者。”

    “自由选召者?”两人显得有些吃惊。

    那年轻人更是忍不住嗤笑一声。

    方早就看这人不顺眼,不由回头看着他,问道:“阁下又有什么意见吗?”

    “自由选召者都要成为历史名词了,”年轻人神色有点古怪:“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究竟是哪根筋不对,老喜欢这些故纸堆中的东西。”

    对方一本正经道:“超竞技的发展是逐渐职业化,严密化与正规化的,你以为单凭信念啊,梦想啊,理想啊,之类梦呓一样的东西,超竞技就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历史早已证明了,你所追寻的那些东西,早就应该被扫进垃圾堆了。自由散漫,桀骜不驯,不服从管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先行者’吧,要是星门之后的时代都是这么一群人主导的,今天艾塔黎亚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方心中顿时一把无名火起。

    对方可以看不起他,毕竟他只是一介新人而已,也从没自视有多高。他可能有一天能如梦想中一样抵达第二世界,但也有可能功亏一篑,计划中途夭折,这皆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他从未认为自己一定会达到什么高度。

    可是对方抹黑那些开拓了星门时代的先行者,这便是他的禁忌,正如一个人心中的理想与信念,岂容他人随口出言污蔑?

    他看着对方,冷冷地开口道:

    “你还少说了一句。”

    “还有利益化”

    年轻人一怔。

    方答道:“我猜各大公会背后的俱乐部,还有流向其中的资本的力量,也并不是在作什么慈善公益事业,说白了,不过是赚钱的生意而已,何必说得这么高高在上的样子?”

    “当然,如果各位正正经经地赚钱,本来也无可厚非。但近十年来,人们所看到的是什么?那是各位不断地追求更高更快,更轻松的回报率,让超竞技的本质不断退步。”

    “自星门时代以来的第一代、第二代先行者,开辟了艾塔黎亚的崭新一页,与原住民达成和平之愿景,签订了《星门宣言》,并让人类对于这个广阔的世界有了一个共同的了解,踏出了通向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自星门时代以来的第三代、第四代先行者即第一代选召者,重新开辟通向第二世界的大门,那是一个充满了梦想,探索与勇气的时代。它不仅仅打开的是人类的新篇章,也是整个艾塔黎亚的新篇章。”

    “选召者之所以今天在艾塔黎亚有如此之高的地位,不正是因为这前后两代选召者的努力?他们用自身的荣誉,回答了原住民质疑的目光,也回答了世人予以他们肩头之上的责任。”

    “自星门时代以来,人们不断开拓进取,一点点将艾塔黎亚的疆界,向第一世界的边界,向第二世界推进,他们发现了今天的圣约山,发现了浑浊之域,甚至准备向着传说之中的第三世界进发?”

    “而自从自由选召者式微,商业运作大行其道之后呢?”

    “你们在第二世界,在第一世界展开形形色色的比赛,大势炒作,吸引人们的目光。但十年以来,星门之后,我们可有曾继续向前踏出一步?”

    “浑浊之域发现与十五年之前,而今天,它仍旧是第二世界的边界”

    “十年,寸步不前。”

    “但想必各位倒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方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他所看到的那个时代之初的光芒,当然,并不会出现在这些人的身上。只可惜,偏偏正是这些人,而今把持着选召者们最具实力的一股力量。

    多么可惜啊,而今选召者们竟无法团结在一起,继续为了开辟新的世界而前进。人们仿佛已经丢弃了一个世纪之前,那种探求的勇气与精神。

    他一字一顿道:“你们根本不懂得,何为星门之后的时代。”

    “你们不过是在玷污一个世纪之前,那个黄金的时代人们所共同定下的高贵约定而已。”

    “先行者们自由散漫?但他们共同遵守着一个宣言,从未有过丝毫违背。”

    “你们呢,梵里克的事情不用我多说吧?”

    “究竟是谁桀骜不驯?”

    他叹了一口气:“道不同,不相与谋。你们打算走你们的路,我不反对,但烦请对他人选择的道路尊重一些,不要口出狂言。”

    “你们看不懂的东西,并不代表不存在”

    丢下这句话,方也懒得再和这些人废话。他其实一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可惜苏菲当时并没有理解,他问出那句话的含义。那位一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只以为他是天真与固执,但其实从黎明之星那一夜起。

    他心中就早已不再单纯。

    方还没走出两步,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掌声从身后传来:

    “啪啪,啪啪”

    他回头看去,才发现居然是罗昊在鼓掌。这胖子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将盾一提走了上来,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道:“说得好!”

    方意外地看着他。

    罗昊这才看向前方:“老实说,我一直以为你有些理想化。但没想到,我们两竟然是一类人”

    他叹了一口气:“可能你不知道,在来这里之前,我也是超竞技的狂热粉丝,我还在艾尔帕欣的比赛上见过你一面。说起来,我曾经是bbk的支持者,当然,那时候不过是个键盘大师而已”

    “不过其实其他人都没我心中清楚,超竞技,尤其是国内的超竞技,皆已经止步不前好多年了。他们以为浑浊之域的失利,是因为老人退役,新人实力不济的缘故。但其实呢,这样的事情早在几年前便已有端倪各大公会的新兴一代,基本上皆是靠炒作上位,利用吸引眼球的方式来聚集粉丝。”

    “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其实也差不多,当然了,银色维斯兰毕竟还是要好一些,苏菲小姐实力还是有的。当然,这不怪他们,毕竟利益推动,背后又有人推波助澜,他们作此选择也无可厚非。”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超竞技的整体下滑,也是有目共睹的。”

    罗昊看了看方,有点心悦诚服道:“不过我还从来没想过,有人会这么公开清楚地将它说出来,还是当着联盟官员的面。哈,真是痛快,团长,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他拍了拍胸口:“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在社区上还是小有名气的。”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去。

    而洛羽几人也看了看弗洛尔之裔一行人,也不再开口,只转身跟了上去。

    只剩下那个年轻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地看着这一幕。他回过头去,对其他两人说道:“这些人倘若成长不起来还好,要是让他们成长到loofah那一步,保准又是另一个弑君者,迟暮行刑人。”

    “这样的人多了,”他恨恨道:“一旦形成榜样效应,以后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弗洛尔之裔的高层沉默着没有说话。

    那超竞技联盟的官员却也点了点头:“的确,联盟过去对于选召者个人的限制还是太小了。但联盟建立本身,就是为了约束选召者的行为,这样下去,的确会树立很坏的榜样。只不过眼下要再一次改变规则,恐怕阻力会很大……”

    “那至少也先限制限制这些人。”

    “loofah也好,还有这家伙也好,没有资源,看他们能高傲到哪里去?”年轻人恨恨地咬了咬牙:“什么鬼探索精神,探索精神能有回报吗?我们现在一样回报给地球方面高维信息,而且还有条不紊,不比他们那添乱的行为好多了?”

    他这句话。

    倒是让两位两人一齐点了点头。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