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龙之命运

第二百一十三章 龙之命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青收起通讯水晶,将之挂回自己胸口,抬头向前看去。战场之上是一片攒动的人头,几乎每个人都认得他,纷纷向他点头问好:“青队。”“青老大。”“青队来了。”

    人群一一左右分开,让出一条道路来。他颔首回应,一边沉默不言地向前走去。

    直播间内这时已十分热闹:“这什么地方啊?”“这是和哪个公会打起来了?”“好久没见过青队出手了。”

    但青一如既往地,目光只看向更远的地方。漆黑的眼底,正产生出一道光芒,光弧骤然拉长,短暂划过战场漆黑的夜空——映出那里黑压压的人潮——然后击中一片矗立的残垣。

    光骤然坍缩为一点。

    尾迹仿佛留在视觉之中尚未消去,下一刻又猛地扩张开来,从中绽放生出一团耀眼的火光。

    然后一声震响,才远远传来。气流卷着无数的沙砾与石子,犹如扬起一道沙尘风暴一般,席卷而至。

    “哇,谁的龙击术?”

    “没打准。”

    “怎么没打准?”

    仿佛是为了应证众人的争论,弥漫的尘埃之后一排火光依次闪现,枪声像是炒豆子一样远远传来。

    前面的重装战士纷纷立起大盾,子弹打上面闪过一道道火花,然后一众血鲨空盗在烟尘掩护之下反杀出来,喊杀声震天,弗洛尔之裔的攻势立时为之一停。

    负责指挥进攻的十一团团长张宁正拧着眉头看着这一幕。线人提供的情报有一些问题,空盗比想象之中多得多,而且其中不乏高手,攻势在一开始突袭阶段十分顺利,但后续进攻展开一度陷入僵局。

    他正听着各小队传来的紧张汇报声,以至于没有发现有人来到自己身边。

    “攻击受挫了?”青问道。

    张宁回过头去,讶然道:“三队,你到了。”

    “冬越他们在里面遇上了一点小麻烦,”青安然看着前方,目光中不带一丝烟火之色:“打开一个缺口,我先进去看看那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宁松了一口气:“没问题,三队你在就好,”他回过身,指向前方一片矗立的残垣,“那个地方有一个空盗的铳士小分队,他们卡在那里,我们很难展开有效攻击。”

    青点了点头:“交给我。”

    他此言一出,直播室立刻一片沸腾:

    “霸气!”

    “都闪开,我要装逼了!”

    “快召唤‘沉默骑士’!”

    ‘沉默骑士’,正是青龙骑士的名字。但他显然不打算在这样的小场面上使用龙骑士,在第一世界使用龙骑士能力,魔力上的负担也太大了一些。

    他伸出右手,一束光在手中产生,并形成一支翠色的长矛——那正是他外号所来之由,‘苍之枪’,青。虽然并不是顶尖的选召者,但在第二世界的选召者之中,也算是有自己的一方名号。

    一个小巧的构装体正从他背上脱离飞出,飞旋着发出明亮的光焰,最后展开成一个巨大的蓝白色十字星。

    在光焰的映照之下——

    青昂单手持矛,然后后退一小步。

    一束苍蓝之光,忽然之间点亮了夜空。

    装弹、射击、退膛、打开火门、重新倒入火药,空盗们正一轮轮射击,然而忽然之间一道青蓝光芒——一个巨大的蓝白十字星,正冉冉升上夜空。

    所有空盗皆是一愣,下意识抬起头来,眼底深处倒映出这湛湛光晕。

    他们似乎迷茫了片刻,才意识到那是什么。“上位者——!”有人尖叫一声,一众空盗铳士面色巨变,几乎是立刻丢下手中火器,四散而逃。

    而空盗之中也有人反应过来,一个身负一把巨型弯刀的独眼大副,立刻以手按刀,一步登上残垣之顶。

    其纵身一跃,高高飞起。身负的魔导炉,也是拉出一道璀璨的光芒,迎向半空之中的青。

    但所有人仰望半空。

    巨大的蓝白十字星正转折向下,下一刻与之交错而过,那大副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青光一闪,便立刻折成两半,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半空之中栽下。

    接着更多的光芒闪现,一一迎向半空之中的青。

    青目光冷冽地看着这一切。

    他将手中的蓝白十字星向下一压,其立刻四分五裂,分别化为四个部分,带着明亮的光焰向下方飞旋而去。四道明亮的光一线直穿而过,空盗们还未反应过来,便已为其击中。

    然后从半空之中直坠而下。

    青只高举起手中长枪,在半空之上一竖,一横,两道交错的直劈,长枪之尖带起长长光之轨迹,在夜空之上,只有如一道长达百尺的十字斩正在徐徐产生。

    然后那彼此交错的光带,猛向下一沉。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轰然击中地面。

    其所过之处,阻挡者无不四分五裂,在半空之中化为一波血雾。只有少数挡下这一击的,但也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一击之下立刻直线坠回原来的方向。

    战场之上顿时一片狼藉。

    而青这才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弧线,几乎是与自己的十字斩一道猛然坠地,一片烟尘弥漫背后——地面上还幸存的空盗铳士,立刻纷纷举起枪,瞄准那个方向。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开火,四道明亮的光焰便已从战场四方收束回来,犹如四道笔直的线,穿过人群,带起一片血雾。它们飞旋着汇聚向战场中央,重新组合在一起,最后稳稳落在青手上。

    青一手持枪,一手持盾,从烟尘背后走出。

    战场之上竟是静了片刻,只有一个空盗尖叫一声,拔出弯刀向其冲去。但青只看向这个方向,握枪的手一举,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空盗便立刻倒飞回去,那人直撞入一座建筑之中。

    青再反手一斩,一道明亮的光刃横过战场,那里的十多名空盗铳士还未反应过来,便齐齐拦腰折断。

    长达十米的光刃继续向前,推入一片废墟之中,烟尘升腾之中,那片废墟竟轰然倒塌。

    见到这一幕,血鲨空盗已经彻底失去与这个怪物战斗的愿望,纷纷丢下武器,转身向后逃去。开什么玩笑,一个龙骑士,轮得到他们这些普通人来对抗?

    就算是有再多命,也不够填这个坑的。

    青见状,也停下来不再追赶,他在这里打开一个缺口,已足以弗洛尔之裔扩大战果。这不是他一个的战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直播间内已经是议论纷纷。

    粉丝们倒不在意自己推崇的选召者是不是在虐菜,他们追求的与职业选召者本就是不同的东西,作为观众来说,只需要帅就完事了。而青只默默看了一眼,便拿出通讯水晶:

    “冬越,我已经进入依督斯了,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通讯器内传来那领队的声音:“青队,我们暂时没发现目标。”

    他停了一下:“但是这边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东西?”

    “一些黑水晶……”冬越压低了声音:“青队,我觉得我们找到目标了……”

    青轻轻一扬眉头。

    但正是这个时候,他听到通讯那边传来一声厉喝:“谁在那边!?”

    然后是一声尖啸,像是什么东西,正破空而至。他听到一声巨响,有人向后飞出,高高抛起,重重撞在墙上。然后是另外一人惊慌的声音:“小心!”

    两声刀剑交鸣的声音,虽然未见其场面,但青也可以想象火花飞溅的景象。接下来是一声惊叫:“能天使!?”

    然后那人马上改口:“不、不太像!”

    “是异体。”

    “等下——”

    一声惨叫之后,声音戛然而止。

    青皱起眉头,低声问道:“冬越?”

    但那边只传来领队有些匪夷所思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丝惊惶:“……等等……你是梵里……”

    他话音未落,下一刻,通讯水晶上的光芒微微一闪,便彻底黯淡下去。青拿着水晶,微微怔了一下,而他直播间内,也是一片惊讶的声音:

    “冬越大佬我认识啊,虽然不是旅团成员,但也是精英团一线成员,怎么回事?”

    “我知道他们那个小队,等级最低的是那个新加入的夜莺,也有二十五级。”

    “冬越他们那个小队平均等级可是有三十级以上的。”

    “全灭了,不会吧?”

    “他们对手是谁?”

    青反应却很快,立刻在通讯水晶上点了点,让暗色的水晶再一次亮起来,这一次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慌张的声音:“……青队?”

    “是我,余非。”

    “青队,我正在找你,”那个声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马上回答道。而若是方鸻在此的话,一定能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之前那个夜莺:“我联系不上冬越老大他们那边,我有要紧的情报要告诉他们。”

    青沉默片刻。

    他答道:“他们挂了。”

    “啊?”

    “是谁杀的你?”青又问道:“空盗有龙骑士?”

    “不,不是,”余非连忙摇头:“青队,我在临死之前认出对方来了。不是空盗的人,对方是艾尔芬多议会的人……梵里克的屠龙之役你看了吗,老大?”

    青点点头。

    “是他……”

    “是他。”

    青微微楞了一下。

    他脑海之中下意识浮现出半年前那场战争,那场发生于塔伦广袤山林之中的大战。精灵遗迹一战之中,他虽没亲自参与,但友军杰弗利特红衣队参与的那场战斗,他却十分清楚发生了什么。

    海之魔女,还有那个少年。

    原来是他。

    直播间内一片爆粗口的声音:

    “我靠!”

    “是那个半龙骑士,龙之炼金术士艾德。”

    “他居然在这里!?”

    “等下,我们弗洛尔之裔又和他们对上了?”

    “不对吧,他才多少级啊,半年前还是个新手啊……怎么可能是冬越老大的对手?”

    “意思是冬越老大比尼可波拉斯还厉害?”

    “你这什么比较的方法?你究竟懂不懂梵里克发生了什么,真是看比赛费电。”

    而青根本不在意直播间内的争执,他只静静地说道:“余非,把地图传过来。”

    “好的,青队,”余非立刻答道:“我马上就把地图传给你。”

    但地图传过去之后,余非忽然想到什么,张了张口——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对,资料上说,杰弗利特红衣队在精灵遗迹一行的目标——对方应当是一个新人才对。

    就算半年之间有所成长,二十级左右也太快了一些。而且等级也就算了,对方在战斗之中表现出的老练,总让他有一种在训练营之中和那些退役的教官们交手的感觉。

    他知道弗洛尔之裔聘请来的训练生导师,几乎无一不是曾经是一线选召者的顶尖高手,可一个新人,怎么会给他那么大的压迫感?他想想总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什么错觉。

    而且对方为什么能在与魔导炉分离的情况下与他战斗,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他下意识想要提醒对方一下,但想了想,又把话头收了回去。说一个新人怎么怎么厉害,怎么看也有一些推卸责任的意思,对方是旅团团长,而他们未来想要进入旅团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希望自己在对方眼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而且更关键的是,堂堂一个龙骑士,还需要他来提醒,这世界上还没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想及此,他便不再开口。

    ……

    通讯断掉的那一刻,冬越其实并没有死。

    他只是眼睁睁看着一把漆黑的刀刃,一击将手中的通讯水晶斩个粉碎。飞散的水晶碎片,甚至在他脸上拉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但他来不及担心这个,举起重盾转身一挡。

    在哪里,犹如从一团黑雾之中闪现出一具十分怪异的构装体——他不是没见过银色维斯兰的能天使——但很难说面前这通体漆黑、关节之间闪烁着金色焰光,而头上的感应力场环,也为一圈暗色的火焰所替代的构装体,可以称之为能天使。

    堕天使还差不多。

    但对方的体态,却的确与能天使无异,修长的足刃与臂刃,曼妙的少女形态,也毫无疑问是能天使的标志性的特征之一。

    只是它们的动作快得惊人,根本不像是一台十五级左右的异体构装,无论是力量,敏捷还是平衡性,皆是上上之选,给人的压迫性,简直像是面对二十五级左右的精英人形怪物。

    但更可怕的,是背后那个操控者。

    冬越抬起头来。

    看着那个闭着眼睛,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少年。

    他只抬着一只右手,一束束金焰,与空间之中的每一具灵活构装相连。在他背后,宛若正刮起一道黑色的旋风,但那并不是旋风,而是数不清的黑沉沉的发条妖精。

    它们简直像是一道洪流一样,向他与命涌——命就是之前在闪光弹下中招那个年轻人,对方在黑暗之中的视力似乎因此而受了一些影响,以至于此刻应付起对方的攻势,一时间有些左支右拙。

    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冬越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发条妖精,就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一个人,怎么可以操控这么多灵活构装?那简直不像是灵活构装,而是满天飞舞的虫群。

    他举起重盾,用力挡开能天使的一击,但那暗色的少女身形一闪,好像半透明一样在他身前消失。下一刻,她一分为二,出现在他身后。他大惊失色——能天使的闪现还可以这么用的?赶忙转身,一剑格开能天使的剑刃。

    但另一具能天使的剑,还是刺杀他左臂,他吃痛之下,重盾也重重落在地上。

    而这么一疏忽,旁边的命终于暴露在方鸻攻势之下,一片黑色的洪流带着嗡嗡的声音向他涌了过去。命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丢下手中重弩,连连后退。

    但方鸻闭着眼睛,向那个方向侧过头。

    “妮妮,测算。”

    “帕帕,妮妮在!”

    方鸻闭着眼睛,却分明‘看到’黑暗之中出现了一条银色的线,那线不断延伸向远方。他转过右手,张开五指,毫不吝啬地向那个方向一指。只见大片大片的发条妖精骤然消失。

    然后顷刻之间,它们彼此并列呈现一个巨大的矩阵出现那逃走的十字弓射手前后左右,四周的空间之中。

    方鸻将手一握。

    一片黑色的光芒闪现,那暗色火焰席卷成一道爆炸的光环,但它又悄然无声,甚至不对周围的洞穴造成任何影响。只是火焰所过之处,方鸻自己的构装体,包括那个十字弓射手一起,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方鸻来不及心痛自己的发条妖精,再转身面向面前弗洛尔之裔的领队。

    冬越惨笑一下,也不去捡起自己的重盾,只举起剑向他冲来。

    但失去了盾的铁卫士又能有何威胁?

    片刻之后,他便身中七剑,倒在六具能天使的围攻之下。冬越长出了一口气,咳嗽一声,在交错的剑刃之下咳出一大口血来——但他抬起头,定定地看了方鸻一眼。

    然后眼中的目光才黯淡下去。

    方鸻将手一收。

    六台能天使分别将剑刃从对方领队身上拔出,让后者重重倒在地上,化为一片白光。

    “胜之不武。”r看着这一幕,评价了一句。

    弥雅倒是什么也没说。

    方鸻这才微微喘了一口气,他睁开眼睛,举起手来,手心之中一道金焰闪过——在视网膜之中,还倒映着一个清晰的buff:

    ‘龙魔女之力:短暂地获取金焰之瞳的力量,属性上升至三十三级,并获得暗元素亲和。’

    ‘黑暗之焰在你体内熊熊燃烧——’

    但他也不看战斗的结果一眼,只回过头去,眼中金色的光芒层层消退。此刻漆黑的洞窟,在他眼底洞若白昼,而下一刻,他便看到那个方向半跪在地上的少女,脸色正苍白至极。

    他之所以毫不吝啬自己的发条妖精,只求速战速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透支的,其实正是伊芙的力量。

    “没事吧?”他走了过去,低声问道。

    而少女有点虚弱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