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零四章 神秘的身份与过往?

第二百零四章 神秘的身份与过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从自己的系统中转回注意力,才看到少女正将吃剩下的几块饼干用一张帕子包起来,并小心收好。她有些安静地抬起头来,只是仍闭着眼睛,开口问道:“先生之前走神了么,怎么一直没有开口?”

    “我在和朋友交谈。”方鸻想了一下,答道。

    少女歪了歪头,显得有些不解:“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并不是,我是选召者,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络方式,可以实时用文字的方式进行跨地域的交流,”方鸻愈发觉得对方是来自一百年之前的人,于是简单解释了一下:“你听说过选召者吗?”

    少女默默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

    方鸻有点意外,照理来说自己应该不是对方遇见的第一个选召者才对。可他看到聊天栏中,r正在用打字的方式对他说:“你和她说这个有什么用,她出生在约修德的时代,那时候可还没什么星门——”

    他忽然之间反应过来,一般人可不会和面前这位少女说这个,事实上大部分选召者在原住民面前都会选择隐藏自己的优势,只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原住民也开始了解选召者的系统了。

    但这少女却是一个例外。

    “那你听说过圣选者吗?”

    “啊,原来你是圣选者,”少女显得有点惊讶:“圣选者已经来到我们的世界了吗?”

    方鸻更惊讶:“你知道我们?”

    “至圣所选之人,”少女答道:“我也忘了是从那里知道这件事,但预言上说,当圣选者降临到我们的世界,我们一族的命运也就宣告终结了。”

    “你是屠龙者的后代?”

    少女笑了起来:“圣选者先生果然什么都知道。”

    “对了,我叫艾德。”方鸻试图套出对方的名字。

    少女也毫无防备之心,只笑道:“我嘛,我好像叫伊芙。”

    “好像?”

    少女再轻轻笑了一下:“我待在这里太久了,一直没有人叫过我名字,我有时候得自己提醒一下自己叫做什么——可漫长的岁月中,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记错了。”

    “那好,伊芙——我可以这么叫你么,”方鸻问道:“你所说的预言是什么?”

    “没关系的,圣选者大人,那是守誓一族的古老的预言,但它其实早在努美林精灵们的时代便已存在了。妖精们曾经为我们铸下五把圣剑,在服用龙血之前,当时也在场的努美林精灵便已事先告诉了我们祖先这一切。”

    “你是说,努美林精灵们事先预见到这一切?”

    少女摇了摇头:“精灵们只是告诉我们的祖先,圣选者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但他们与你们不太一样,每一代的圣选者的到来,对于我们的世界的都是必然的。”

    这个说法塔塔也曾提到过,艾塔黎亚并不止一代圣选者。不过圣选者之间不太一样,这方鸻还是头一次听说。他显得有点意外:“伊芙,那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样子的吗?”

    少女闭着眼睛面向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努美林精灵告诉我们——你们应当与我们相差不大,我们是照着你们的样子而诞生的,神早已预见了一切,才塑造出今天凡人们的样子。”

    方鸻大为惊讶:“这怎么可能?”

    “我不太清楚,”少女浅笑着答道,笑得十分温和:“可努美林精灵是这么告诉我们的祖先的,那么圣选者大人,我看不到你,请问你和我长得一样么?”

    方鸻不由哑口无言,他当然不会和面前这个少女长得一样,但两个世界人类的确有很大的相似性。非但如此,这个世界有很多生物,也是地球上现存的,或者已经灭绝了的。

    这也是广大生物学者与古生物学者云基于艾塔黎亚的缘由之一,他关于艾塔黎亚生态学的结业论文,也要着眼于此呢。

    方鸻沉默了片刻,实际私下里是在与r对话,他输入文字问道:

    “这算是新线索吗?”

    “关于守誓者与努美林精灵之间的关系那段倒算是,不过圣选者的来历不是,关于选召者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地球上的研究也十分深入了,”r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只不过没人知道守誓人也有这么一个预言,你把这段话拿到星门港去,单凭这个首创性的发现,就可以拿到不少积分。”

    “但这至少说明前人仍旧留下了很大可以探索的余地,不是吗?”在这一点上,方鸻十分认死理。:“所以新的线索仍旧是有存在的可能性的。”

    r哭笑不得:“你怎么还是这么呆,我说的新线索是有关于这个任务链的,莫名其妙的线索到处都是,你探索出来又有什么作用呢?当然,以后可能派得上用场,但它与现在这个任务无关不是吗?”

    方鸻不服气道:“万一有呢?”

    r翻了个白眼:“反正你已经够笨了,随你吧……”

    这时少女敏锐地察觉到什么,问道:“圣选者大人又在和朋友交谈了吗?”

    方鸻点了点头。

    “伊芙,”他才问道:“你之前需要我帮助,我可以问一下是为什么么?”

    “啊!”少女连忙点点头:“是这样的,圣选者大人。这地下有些东西,我担心它们跑出来的话,可能会有一些麻烦。”

    “有一些麻烦?”

    “是的,这里有一个封印,我在这里呆了许久,才发现这一点。我发现这个封印可能有些松动了,我担心里面的黑暗力量可能会逃逸出来,所以圣选者大人能帮我修补一下这里的封印吗?”

    “封印?”

    方鸻虽然已经从r那里得知了此事,但还是故意问道:“依督斯地下封印着什么东西么?”

    “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什么,但我能感到那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因为黑暗的力量正在封印下面蠢蠢欲动。”少女答道:“伊斯塔尼亚沙漠曾经是人龙之战的战场呢,所以我们守誓人一族才会生活在这个地方,或许依督斯下方的沙漠之中,长眠着当时的一位龙王也说不定。”

    方鸻着实吓了一跳,心想这不是尼可波拉斯有关的剧情线么,怎么又牵连进来一头龙王。而且在巨人战争的时代,黑暗巨龙唯一一头龙王——利夫加德,早已被斩首于摩亚圣剑剑刃之下。

    也正是那场战斗,彻底断绝了艾索林浮空大陆的生机。不过方鸻虽然不是什么艾塔黎亚古代地理专家,可也清楚‘艾索林’作为一个历史上的地理名词位于今天的塔伦北方,而非什么伊斯塔尼亚。

    事实上残破的塔伦大陆曾经正是艾索林的一部分,这片巨大的原古大陆甚至一直延伸到今天的芬里斯岛一带。但它绝对与伊斯塔尼亚没什么关系,而且一南一北,天各一方。

    不过少女说得或许也不算全错,守誓人的一支隐居于此,说明这里曾经真发生过一场人龙之战。伊斯塔尼亚沙漠形成的原因,也非全部是物理上的缘由,种种迹象表明,曾经有灭绝性的魔法,塑造了今天的银沙沙海。

    只是巨人战争之中的分战场与主战场,差别可太大了。

    少女这时却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吓到圣选者大人了吗?我其实是开个玩笑的,毕竟龙王我也没见过呢……只是依督斯地下的黑暗力量是的确存在的。圣选者大人其实也不必太担心,那个封印还算稳固,只需要再加固一下就可以了。”

    方鸻却不由想到之前所见过的东西,那紫色的火焰的龙形生物,与那些黑色的虫子。他忍不住想,或许依督斯地下真的封印着什么?

    可这一切又与尼可波拉斯有什么联系吗?而且r告诉他说,那封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那么之前他所见的那些又是从何而来?

    少女仍闭着眼睛,看向方鸻:“那么圣选者大人愿意帮帮我吗?”

    方鸻点了点头,担心对方看不到,才回答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谢谢你,圣选者大人,”少女轻声答道:“请跟我来,其实修补封印的材料在这里地下就有,只是有一些游弋的阴影生物守护着那个地方,我一个人的话过去会有些勉强。”

    她问道:“圣选者大人有战斗能力吗?”

    “有一些。”

    “那我们分工合作吧,我去采集那些原材料,圣选者大人负责保护我就可以了。”少女浅浅笑了一下,认真地回答道:“我不止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动作会很快的。”

    这时方鸻看到自己的聊天栏之中出现了一行文字。

    r:“那些阴影生物是那封印之中的残余产物,那里有一个小型精英领主巡弋,21级左右,不过并不一定是要击杀的。没有什么掉落,也不影响后面的任务线。”

    方鸻有一种过去和对方一起分析任务时,看着攻略走流程的既视感,而也和过去一样——对方口头上不看好他可以从中找到什么新的东西,可还是不遗余力地在一旁辅导。

    他小声问道:“老师,那里的地形是如何的?”

    “我正要提到这一点,那里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水蚀地貌,你得小心一点;理论上来说,在那样的复杂地形环境下,对于战斗工匠单独行动是十分不利的。”

    方鸻大为意外:“可这里怎么会有水蚀地貌?”

    “因为过去依督斯地下有地下水脉存在,地下水一直深入窟底山系之中,在埃索林之灾前,长湖向伊斯塔尼亚方向还有过出海口,并不是你今天见到的贫瘠的样子。”

    方鸻总感到有些不太对劲,对方说是无意当中听过这个任务,可无意当中听来的哪有这么丰富的细节,事无巨细都了解得如此清楚?他忍不住问道:“老师,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r:“我不说了吗,朋友告诉我的——你以为我真去过那个地方?”

    方鸻老实地点了点头。

    但他心中却想我信你个鬼,你肯定来过,朋友会把一个无关紧要的任务说得这么清楚吗?既然你都说了,这个任务根本没人重视,那谁又会去写这样详细的攻略?

    少女仍在前面引路。

    方鸻看着她背影,心中不由有些疑惑,难道她对自己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吗?就算他没有什么坏心思,可对方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遇上的远远不止有他一个人。

    那些选召者与冒险者中,也难保不齐会有一两个败类,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会对她产生不小的威胁——甚至或者单纯是想杀她一次,看看任务线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也不一定。

    他真听说过这样的人,那些人就纯粹没把原住民当作人看,虽然《星门宣言》对此也有严厉的惩罚,可律法再严厉也禁不住有人铤而走险。

    而对方又怎么能保证自己在这里遇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心怀善意的呢?

    不过他倒不至于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少女仍旧好好地在这个地方,就说明他的一切假设都站不住脚,或许真是因为运气好,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但事实胜于一切。

    他想了一下,决定换一个方式进行试探。

    方鸻只记得两人是从他来时方向相对的出口离开大厅的,之后就是一段漫长的甬道,四周仍旧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在他手上的照明水晶微弱的光芒下,可以看清地面上那些残缺的石砖。

    时光显然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灰黄色的墙上裂开了一条又一条长长的口子,天花板上有些地方不时有沙砾滑落下来,在墙边堆积出一个小小的锥形。

    在两人进入一个转角时,方鸻忽然开了口:“伊芙,你一直呆在这个地方么?”

    少女有点意外,点了点头道:“是啊,圣选者大人有什么问题么?”

    “那你知道最近外面的那些人吗?”

    “他们啊,”少女恍然大悟:“圣选者大人,您是说外面的那些血鲨空盗么?”

    这个反问的句式一时间让方鸻有点哑口无言。他心想这剧本有点不太对啊,按理来说一个孤零零待在这黑暗之中的幽魂,不应当对外界的世界一无所查么?

    怎么这少女反倒像是藏在这依督斯底下的鼹鼠似的,对地面上发生的事情门清——还有,她竟然还知道血鲨空盗。作为一个孤独了百年的幽灵来说,这也太与时俱进了一些罢。

    方鸻忍不住干巴巴地问道:“原来你知道他们啊。”

    少女差点笑出声来,掩口道:“圣选者大人以为伊芙孤零零在这里,对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了解么?”

    “啊?”

    她轻轻摇了摇头:“我其实知道,他们从几个月之前就来到这里,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知道他们在寻找什么么?”方鸻紧接着追问道:“他们会不会也在寻找那个封印?”

    但少女仍旧摇头:“并不是呢,可我知道他们也在寻找一些黑暗的力量,这世上的人们总是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们会发现他们所寻找的那些东西,其实和他们想象中并不太一样,圣选者大人。”

    “你有考虑过阻止他们么?”方鸻问。

    少女摇了摇头:“他们不会听从我劝告的。”

    方鸻心中这才有一丝明悟,看来对方也并不是不分辨人心,至少她也看得出来,并且不会去主动接触血鲨空盗。换句话说,假设他真的是心术不正之人,是不是便不会在这个地方遇上她了呢?

    方鸻隐隐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毕竟在艾塔黎亚,判断善恶有时候并不是那么模糊不定的事情。

    他又想起一点,问道:“你知道哪些血鲨空盗在寻找的东西,我是说那些遗留在依督斯的黑暗气息……?”

    少女回过头来,轻轻点了点头。

    方鸻追问:“那你知道龙之魔女么?”

    “龙之魔女?”少女显得有点迷惑:“我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圣选者大人。”

    “怎么会?”方鸻讶然道:“那些黑暗气息应当就是它遗留在这个地方,你能感应到那些黑暗气息,应该也能了解这件事才对。难道你不清楚,依督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这个样子?”少女轻轻地问道:“它一直是这样啊。”

    方鸻大吃一惊:“等等,难道你没经历过那场灾难?依督斯曾经一片繁荣,这里曾经生活着许多人,你应该会对它有一些印象,对吗?”

    少女缓慢地摇了摇头。方鸻看着她微微皱起眉头,显得有点痛苦的样子。她最后咬着嘴唇答道:“抱歉,我实在记不起来,圣选者大人。”

    她转过身去,幽幽道:“对不起,我有点儿难受,我们可以先到那个地方再谈么?”

    方鸻看着对方柔柔弱弱的样子,再有其他问题也问不出口了,他只能点了点头。

    少女虽然目不能视,但仿佛感受到他的动作,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谢你,圣选者大人,您真是一个好人。”

    方鸻收下好人卡,才看到聊天栏多出的信息。

    他面前仿佛浮现出r的调侃的笑意:“你问的这些东西,我们早就问过了。龙之魔女与这个女人的关系,许多人都曾经怀疑过,不过有什么用呢,你并不能证明这一点。而且她的外貌,其实与艾尔陶特女伯爵有很大的不同。”

    “你们?”

    “……我是说他们,再说我和你说话,用第一人称很奇怪么?”

    “很奇怪……艾尔陶特女伯爵又是谁?”

    “那就是龙之魔女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化名,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

    方鸻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真是糊涂了。

    他不由看了看面前的少女——对方真不是尼可波拉斯,可她究竟又会是谁呢。她认识约修德,约修德应当也认识她才对,只是关于那位屠龙英雄巡游之前的经历,知晓的人却并不多。

    有没有什么文献记录过他早年的经历呢?

    方鸻自己当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塔塔小姐也没经历过这段历史,他身边的所有人当中,大约也只有姬塔靠得住。可偏偏这时候,姬塔并不在他身边。

    他先前向姬塔发了私信,可也不知道洛羽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社区上的消息。

    通讯水晶仍旧无法作用。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那片天然溶洞之内。

    ……

    手机端мōm无广告xīn81zhōngwénxiǎoshuōwǎng

    http:///txt/81783/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