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龙之踪影

第一百九十七章 龙之踪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布尼古显得有些犹豫不定,但方鸻答应了的事却不会反悔,拿出那枚戒指向他点了点头。收藏本站

    那戒指在夜色下黑沉沉的,毫不起眼,甚至经年累月,表面的花纹也快磨光了。不过他倒清楚这戒指的材料——同一块磁石上取下的来的材料制作的戒指彼此之间具有感应力,伊斯塔尼亚商旅用磁石戒指在沙漠之中彼此定位,以防走失。

    这戒指看来倒像是一个在银沙沙海之上讨生活的沙漠商人世家的应有之物,或许是他祖父那一代留下来的。

    这时瑞德走过来,从他手上拿走那枚戒指,用银色的眸子看着布尼古问道:“这戒指看来平平无奇,血鲨空盗会对它感兴趣?”

    布尼古马上答道:“他们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我祖父的戒指也在其中。”

    “那这枚戒指怎么留了下来?”

    “大、大概是我藏得比较好吧……因为他们反正都要押我们到这里来干苦工,所以那时也没搜我们的身。”

    “答得不错。”

    瑞德将戒指丢给一旁的帕克,拍了一下方鸻的肩:“走吧,先找到密道。”

    方鸻抬头看了瑞德一眼,感觉大猫人的行为有异,但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众人向着山谷深处前进,最后止步于一面风化的峭壁之前。此时另一面的山脊刚好挡住升起的月华,银亮的月光落在光秃秃的山头上,一片苍凉之色。而这个方向则正好笼罩于一片氤氲的阴影之下,这时方鸻看到前面的布尼古一闪身,忽然消失不见。

    他正吃惊,却又看到对方重新从那里露出半个身子来,向他们招了招手:

    “找到了!”

    瞳孔在黑暗的条件下放大之后,方鸻逐渐适应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这才看清,布尼古原来之前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在那里有一块至少二三十尺高的巨岩,与峭壁紧挨着,对方开始走进那巨岩与峭壁之间的夹缝之中,在黑暗之中晃眼一看还以为是忽然不见了。

    方鸻这才记起自己下午也见过这块巨岩,但它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远远看去根本看不出任何玄机。他和大猫人先走进夹缝之中,大猫人需要矮头才能进入,其他人跟在后面,爱丽莎还好奇地摸了摸岩质。

    进入夹缝之后,方鸻才看清,在巨岩与峭壁的夹角之间,一侧岩壁上竖着一条长长的裂口。而巨岩本身的体积完全遮住了这条裂口,使它从外面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那裂口也完全是自然形成,毫无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

    但布尼古里里外外看了一圈,笃定地对他们说道:“就是这里了。”

    这时艾缇拉点燃了松脂火把,烟雾缭绕之中,明亮的火光勾勒出那条裂口的轮廓——它大约有四米高,从上往下呈狭长的三角形,内里光线无法渗入,漆黑一片。

    方鸻往里面看了看,回头问:“你怎么确定是这里?”

    “这附近也没其他入口,这里位置和记录当中差不多,”布尼古生怕他们不信任,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过了那么多年,不确定里面是不是还走得通,但应该是相对安全的,除非血鲨空盗也发现了这条密道。”

    “那你认为他们能发现吗?”

    “这……”

    希尔薇德忽然插了进来,不动声色地问道:“出口那一边的情况是如何的?”

    “这条密道不止有一个出口。”

    “那么你的祖父他们一般会用哪个出口呢,他应该在记录上有提及吧?”

    “据我所知有一个出口在一口水井中,还有一处夹墙中,还有一处地道。”

    “空盗们把守住这些出口呢?”

    “那么多出口,他们不可能每一个都找得到吧?”

    “那么他们可不可能进入地道中呢?”

    “这倒是有这个可能性……”

    “好了,”希尔薇德回过头,对众人笑了笑:“我问完了。”

    方鸻点了点头,他也意识到这条地道没想象中那么安全,血鲨空盗在城内大肆挖掘,发现地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事先有准备的话,他有发条妖精在,就算空盗真进入这地道之中,他其实也有信心提前避开。

    他让布尼古留下来,再留下巴金斯在这个地方,一来是为了保护手无寸铁的前者,二来也是监视之意,最后若外面有什么情况,巴金斯也可以通过洛羽的通讯水晶联系他们。

    水手长对他的命令心领神会,拿着枪走到一边,靠近入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众人这才进入那裂口之中。

    裂口很长,而且有些地方相当狭窄,仅容一人侧身通过,若不是清楚里面另有玄机,有几次方鸻说不定都放弃折返了。不过其他人还好,唯独精灵小姐遇上了一些麻烦。

    爱丽莎看着进卡在岩壁之间退两难的艾缇拉,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有时候真是羡慕艾缇拉小姐……”

    希尔薇德也在一旁笑眯眯的。

    精灵小姐没好气地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化为了一只天堂鸟落在方鸻肩头上。塔塔在一旁抬起头来,看着她,才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她华丽的羽毛。

    而越是深入裂口深处,空间反而开阔起来,四周开始出现了人工雕琢的痕迹。不久,前面帕帕拉尔人忽然停下来,用手在四周墙壁上摸索着什么,等到后面爱丽莎举着火把走近,方鸻才看到,前面是一条死路。

    确切的说,那里出现了一面墙。

    灰黄色的石砖,每一块都有帕帕拉尔人头那么大小,砌得整整齐齐,而墙的中央,是一道封闭的石门。

    这和布尼古的描述一模一样,大猫人上前一步,用手一撑,石门立刻吱吱呀呀地向后退开来,然后打开出一条缝隙。火把的光芒闪了闪,尘土的味道立刻弥漫而出。

    大猫人咳嗽一声,用爪子在面前扇了扇。尘埃落定之后,众人这才看清,后面出现了一条向下的阶梯,那阶梯直通向下面漆黑深邃的甬道之中,仿佛一张黑洞洞的、张开的大口。

    方鸻从爱丽莎手上接过火把,正准备第一个进入,但大猫人却按住他的肩膀:

    “布尼古可没说真话。”

    方鸻回过头来,毫不意外:“我知道。”

    他吃了那么多亏,上了不少当,要连这也看不出来,岂不是真傻子。但他答道:“不过也不全是假话,这条密道对我们有些用处,与其听他怎么说,不如亲自来看看下面究竟是怎么样的。”

    大猫人有些意外地松开他肩膀,又看了看一旁的希尔薇德:“艾德,看来你从我们的舰务官小姐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我还打算提醒你一下,看来是多此一举了。”

    方鸻轻轻咳嗽一声:“这是我自己想到的。”

    希尔薇德只微笑不语。

    “不过那戒指?”

    “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看看的,”方鸻答道:“我答应他,可不是在说谎。不过我会以大家的安危为第一考虑的,别忘了,我有发条妖精,有些东西并不一定要‘亲眼’所见,以身涉险。”

    瑞德见他思路清晰,也便放下心来,不再追问。

    倒是帕帕拉尔人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拿着那戒指问道:“等一下,既然你们两个都知道这戒指有问题,怎么还把它丢给我?”

    瑞德看了他一眼:“自己惹的事情,自己解决。”

    “什么自己惹的事情?”

    “艾缇拉——”

    帕克赶忙举手投降,大声道:“好了好了,作为队伍中的夜盗,为大家承担一些风险也是应当的,不用说了,这个责任我会负起来的。”

    爱丽莎笑得前仰后合,还不忘补刀:“待会你离开我远点,帕克。”

    帕帕拉尔人眼珠子一转,连忙点点头。

    这个小小的插曲之后,队伍继续上路。

    依督斯的地下通道建造的历史,甚至还要早于这座城市兴盛之前——矗立于王国边陲的依督斯,最早当然是作为要塞存在的。伊斯塔尼亚人,又被称之为沙漠之民,在他们归属于考林—伊休里安之前,曾经与王国有过长达上百年的对立。

    最早的依督斯,便是为了治理这片王国的边地,防范沙之民的入侵而建立。他的地道系统,主要是原本的藏兵洞与地下粮秣、武备库,后来随着城市的扩大,又扩建过几次,逐渐形成往后的规模。

    在依督斯繁荣的年代,这纵横交错的地下通道一度成为走私犯、盗贼兄弟会与各种黑市,奴隶商人容身之所,成为依督斯地表阳光照射不到的,城市的阴影一面。

    但无论是光还是影,皆在百多年前的那场熊熊大火之中化为灰烬坍塌,城市化为废墟之后,这里也彻底陷入了长久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

    昔日的繁荣的地下黑市与走私通道,经过百年的沉沦之后,而今也只余下一个尘埃遍布的地下甬道网络,与沉浸于一片漆黑之中的死寂世界。

    众人在通道之中前进,火把的光芒,沿着一行人的脚步向前延伸——因为断裂的廊柱的遮蔽,偶尔在一侧墙上刻下几道深邃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像是怪物令人毛骨悚然的爪牙。

    但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与自己吓自己的心理作用之外,他们一路走来其实相当平静,什么也没遇上。

    只是偶尔因为震动的缘故,导致天花板上沙沙渗下一层沙子来,让人虚惊一场。

    地下世界似乎并无什么危险,依督斯是一座死寂之城,一百年前的灾难摧毁了一切,连不死生物也少有留下。再加上这些年一直有冒险者与学者光顾此地,少有的一些在废墟中游荡的怪物,也被清理得一干二净。

    说起来依督斯也算是考林—伊休里安一座著名的废墟,但与其他类似的地方一比,它的冒险热度可低多了。

    一方面是因为太过偏远,一方面是人们认定这里似乎早已不再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血鲨空盗能在这里前后发掘近两个月之久,竟没有任何人能察觉他们的身份,也正是得益于此。

    帕克拿着那戒指战战兢兢走在前面,心中打定主意只要遇上什么鬼东西,他就往爱丽莎那边跑。

    但一路走下来,居然什么也没碰上——帕帕拉尔人无聊得打了一个呵欠的同时,心中逐渐有些飘飘然起来。他心想这地方看来似乎也不过如此,这地下通道中看似诡异,但既没什么不死生物,也没有血鲨空盗。

    而且地下的遗迹甚至还不如他在旅者沼泽之中见过那些那么精美,这里只是依督斯地下的粮秣库而已,并无任何宗教用途,依督斯人自然不会用心在甬道上作一些什么精美的雕饰。

    队伍向着北边前进——当然,在地下很难分辨方向,众人也只能依赖于艾缇拉这个德鲁伊与游侠的可靠的方向感;在方鸻记忆中,北边有龙火公会的第一个挖掘点,他们从地下进发,正好可以避开地面上魔导士们的探测。

    帕帕拉尔人再打了一个呵欠。

    当然他偶尔还是会看到一些横倒于路面上的骸骨,散落一地,上面积满了厚厚的灰尘,一看就知道与亡灵生物没有任何关系。

    帕帕拉尔人这时借着火把的光芒看到其中一具无头的骸骨,这骸骨与他先前所见大为不同,因为其竟穿着一条宽大的长袍。经过一百多年的辉光,长袍也只是灰扑扑的,并没有腐朽的迹象。

    帕克楞了一下,隐约感到这长袍可能来历不凡,正准备用短短胖胖的手去将之扯起来,但忽然之间,他脚下提到了一件事物。

    那东西骨碌碌地滚了出去,前方正好是几级台阶,它发出一连串空洞的响声,一直滚到台阶下深邃的黑暗之中。

    在这寂静的地下,这一连串空洞的响声实在有些刺耳,所有人都禁不住停了下来,将目光投向前面的帕帕拉尔人。帕克无可奈何地举起小短手,开口道:“听我说,这可不关我的事,谁知道那灰尘下面还有东西……”

    “那是什么?”方鸻看着他,问道。

    “我想是它的脑袋。”帕克看了看脚边的骸骨,答道。

    “不,我说的是你身后。”

    帕克一怔,下意识回头看去。

    只听黑暗之中一声风响,一道黑色的长影正向他直劈而下。“啊——!”吓得他尖叫一声,向前一个飞扑,像是皮球一样滚到众人脚下。

    而这时候可没人去关注这小矮个儿,大猫人第一个取下背后的大盾,向前方那黑影迎了上去。“光辉!”他低喝一声,他手中银色的大盾上,那个浮雕的狮子头颅之上,双眼一睁,忽然放射出两道强光,直刺入前方那团黑影之中。

    但光直穿过那氤氲的黑烟,并未对其造成任何影响。黑色的烟雾只是微微一晃,又向着狮人圣骑士扑来。

    “那不是不死生物!”方鸻大喊一声。

    不死生物没有不惧怕圣骑士的光辉法术的,这东西完全无视大猫人的攻击,只有可能并非亡灵一类。

    而众人这才看清,那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人形生物——它正张开了双臂向这个方向直扑而至,其手掌处是一对巨大的爪子,背后似有一条长长的尾巴,而头颅的位置,则是一团翻滚的烟尘,里面似有一对腥红的眼睛。

    帕克看到这玩意儿差点吓得叫了一声妈呀。“这是什么鬼玩意儿!?”

    但方鸻却看清楚了,那是龙之爪牙。

    但与他们先前见过的龙之爪牙都不太一样。

    首先这东西看起来更加人不人鬼不鬼的,身形与不如他们先前在旅者之憩、在芬里斯与在梵里克见过的龙之爪牙凝实,而是近乎于溃散。但正是这种溃散,让它行走之间看起来阴风阵阵,令人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过对方既然不是不死生物,因此不惧怕大猫人的光辉术,也在情理之中。

    但方鸻对付龙之爪牙自有办法——他看到那团黑影一下撞在狮人圣骑士盾上,看似自动溃散开来,但其实是左右绕开,包抄向后面的大猫人。这时方鸻上前一步,用右手抓向那团黑烟。

    只见一片湛青的光芒他手背上放射而出,那团黑烟尖叫一声,像是沾了沸水一样,烫得猛地向后缩去。但方鸻怎么会给它这个机会,继续向前一步,将手伸向黑雾中央。

    一声凄厉的尖叫之后,那龙之爪牙便灰飞烟灭,化为一片扑簌簌的黑色粉末落在了地上。

    方鸻走过去用手一抹,那些灰尘顿时消失不见。

    “龙之爪牙?”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

    “这地方怎么会有龙之爪牙?”爱丽莎忍不住问道:“难道尼可波拉斯真在这个地方?”

    只是方鸻直起身来,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确从这怪物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尼可波拉斯的气息,但并不完全一样——至少他从多里芬、旅者之憩还有不久之前艾尔芬多高塔之上遇到的那些龙之爪牙身上感受到的尼可波拉斯的气息,与之是截然不同的。

    但它与芬里斯地下的那些龙之爪牙又不太一样,它身上的确残留有一部分尼可波拉斯的力量,但十分微弱,像是年代久远。

    他心中竟生出一股诡异的错觉,这些龙之爪牙——或许是一百年前的那位龙之魔女留下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