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侦查与潜入

第一百九十六章 侦查与潜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帕沙注视着紫色斑斓的星空,星空下是广阔无垠的大地,一望无际,银白一片。月光在沙海之上落下一片清冷银辉,这片古老的沙漠也因此而得名。

    西方的天空下,是那座城市——依督斯,斯塔尼亚人长久以来是这么称呼它的。横穿广袤的银沙沙漠之后,商人们第一眼所看到的,正是依督斯红色的墙垒——犹如沙海之上的灯塔。

    ‘红砂之崖’因此而得名,在伊斯塔尼亚语中,它也就是依督斯所代表的含义。

    但那已经是一百年之前的光景,今天城池早已在风沙侵袭之下化为废墟,断墙残垣,又渐而化为沙砾。大约八点过后,废墟中亮起一团又一团火光,在山崖的方向仍清晰可见。

    帕沙看到几点星光从西方飞来——伊斯塔尼亚人的视力普遍异于常人——星光越变越大,最终化为几缕金芒,一一落入那位温和的、年轻的团长大人手中。

    “怎么样?”他听到那个背着一面盾的胖乎乎的战士问对方道。

    “里面层层布防,有几处地方有技艺高超的魔导士防守,连我发条妖精也不能轻易进入。血鲨空盗比我们想象还要多一些,但我暂时没看到了龙火公会的人,也不清楚拜龙教徒是否也在里面,”方鸻回过头,对陪同他过来的罗昊与瑞德答道:“不过那些人没有骗我们,血鲨空盗确实在城内发掘什么东西,那几处亮光正是他们逼迫苦工在连夜开掘。只不过那些地方都防守严密,我也只能远远看上一眼……”

    “广场中央那边是什么情况?”

    方鸻摇摇头:“广场中央的方向太远了,我发条妖精也飞不过去,而且那边没有火光,黑漆漆一片。”

    “那么你认为那里会有什么,艾德?”大猫人忽然问道:“尼可波拉斯?”

    方鸻想了一下,点点头,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若说半个月前梵里克事件之后,依督斯这边会出现什么变化,让血鲨空盗需要封锁消息,那唯一有可能的似乎也只有受伤的尼可波拉斯而已。

    “梵里克出事后不久,那里就发生了变化,从时间上来说或许正好对得上,”大猫人咂咂嘴:“但真相往往潜藏在表象之下,艾德。”

    “瑞德先生,这么说的意思是?”

    “表面上拜龙教和尼可波拉斯的崇拜者,可你们在多里芬看到的真是如此的场景吗,是不是似乎并非如此,艾德?”

    方鸻不由怔了一下。

    “迪克特爵士和我说起过一件事,”瑞德继续说道:“你们在幻境中那广场上初见到尼可波拉斯时,拜龙教徒曾用金焰之环命令它。”

    “但那金焰之环是假的。”

    “是啊,是假的,所以尼可波拉斯当即勃然大怒并杀死了他。这可不像是崇拜者与被崇拜者之间的关系,艾德。”大猫人眯起眼睛。

    “但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尼可波拉斯有米苏女士一部分灵魂的缘故,多里芬幻境的最后……”

    “但那也是尼可波拉斯,如果她对拜龙教徒心怀着猜疑,又怎么会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前去找他们呢?”

    方鸻默然片刻。拜龙教徒与尼可波拉斯之间的矛盾,他的确感受到了。

    拜龙教徒在各地密谋复苏这头黑暗巨龙昔日全盛的力量,但尼可波拉斯似乎对它的信徒们有些不屑一顾。

    它既不主动联系自己的信徒,也不与之配合。拜龙教徒一定知道受伤的尼可波拉斯一直蛰伏在旅者沼泽,可在那之前它也从未在自己信徒面前现身过。

    甚至拜龙教徒在旅者之憩的阴谋之后,拿回龙角之力的尼可波拉斯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满怀怒火地对最近的人类展开报复:

    一把火烧了宪章城——

    但这让人尽皆危的同时,也让大多数考林—伊休里安的有识之士明白:龙之魔女又回来了。

    方鸻仔细询问过红叶关于宪章城之围的细节。宪章城被毁灭导致的直接结果其实只有一个——让考林—伊休里安迅速反应过来,并使得人类与矮人的大军在北方汇聚。

    并且艾尔帕欣工匠总会也找到马扎克,与另一支屠龙者的传承者。今天毕竟已经不再是巨人战争之时,一头黑暗巨龙就可以压得整个人类世界喘不过气来的时代。

    五把屠龙圣剑中,摩亚虽然已不复存在,但其中至少还有三把与它们的继承人尚在人世。

    其中就包括曾经击伤过它一次的加拉蒂亚。

    更别说现在还有选召者。红叶他们就是被军方选拔出来加入那场战斗的。军方承诺给予每个参与的公会一个进入第二世界的名额,便足以让大多数公会加入其中。

    而且对抗黑暗巨龙,军方完全有理由亲自下场。

    在这些汇聚的力量面前,拜龙教徒在明面上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何况这一事件甚至还让宰相一党暂时放松了对南方的压力,这才让南境处于一种暂时的平静状态之下。

    可以说,尼可波拉斯是狠狠坑了自己的信徒一把。

    事实上若是它理解拜龙教的苦心的话,它首先应当蛰伏起来,并淡化旅者之憩事件的影响。

    再配合拜龙教徒在多里芬拿回自己龙之金瞳的大部分力量。而不是致使这部分力量落在方鸻手上,而今变成了妮妮。

    但它都没有。

    尼可波拉斯的表现与方鸻印象当中那位阴险狡诈的‘龙之魔女’可谓相去甚远。

    那位化名艾尔忒的女公爵,当时在拜龙教高层的配合之下,控制考林国王长达十年之久。

    最后还是在修约德与卡拉图的共同努力之下才被识破真面目,最终败亡于灰烬山林。

    不过方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尼可波拉斯似乎是有前科的——

    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山崖下那座城市的废墟。

    依督斯,那正是尼可波拉斯的第一个杰作。她第一次龙化,便彻底毁灭了这座城市,甚至还包括她诞生的龙之乡。

    那之后她销声匿迹,一直到她化身的女公爵被识破为止。那是考林—伊休里安长达十二年的黑暗时期,但现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解这段历史了。

    狂怒的尼可波拉斯,与狡诈的龙之魔女,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它呢?

    在方鸻自己所见过的尼可波拉斯中,似乎第一个形态更多一些。他也见过它的另一个形态,那可能是米苏女士。

    但米苏女士的身影背后,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尼可波拉斯?

    他下意识想到了自己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些支离破碎的场景,那些嘈杂的,仿佛幻觉一样的争执。

    他吸了一口气,才回过神来。关于尼可波拉斯的谜题实在太多了,但拜龙教身上也同样不少。

    关于龙火公会,关于星门本身,还有面前的血鲨空盗们。

    以及他们一厢情愿行事的目的,以及另一头托拉格托斯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它真的已经死了么?

    还有罗林,那个在梵里克事件之后便彻底销声匿迹的神秘选召者。

    对方在林恩口中还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人,林恩还请求他有机会的话,可以将对方从拜龙教手上救回来。

    可他拿什么救——一个不错的人,为什么要加入拜龙教?对方不会不清楚,梵里克事件中有多少人无辜丧生。

    林恩没想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他却看得分明。

    最后还有都伦那一档子事情,埃南的兄长是真是假,他们至今也没搞得清楚。对方迄今为止,似乎也没什么异常的表现。

    而这次袭击事件中,对方既未参与,也没发挥任何作用,表现得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但偏偏是局外人,则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时风雪中那一幕,总不能说是苏菲产生了幻觉。何况同样的幻觉,艾缇拉与天蓝也遇到过。

    而那副盔甲的主人,迪克特爵士已经查清楚,是一百年前那位大魔导士卡拉图的表兄,屠龙英雄修约德的好友。

    至于对方在这场阴谋之中扮演了什么身份,迄今为止也都还是一个谜题。

    如此多的谜题,在此汇聚到一起,它们唯一的关联。似乎也仅仅只有一个龙之魔女而已。

    一百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是说仅仅就是官方记录上那么简单?越是深入,方鸻越是感到其中迷雾重重。

    而迷雾之中所隐藏的真相,他越是追查下去,反而越是迷惑不解了。

    想到那副盔甲,方鸻才想起迪克特爵士。从那些空盗的口供中,他们似乎并未听说过这么一个人。但算算时间,迪克特应该比他们早到依督斯得多。而至于对方此刻在什么地方,现在也仍旧成谜。

    “的确如此,”方鸻这才点点头:“其实我心中也有些疑惑,若尼可波拉斯真来过依督斯,艾尔芬多议会的人不会毫无察觉。”

    但他又说:“只是若不是尼可波拉斯,我实在想不出来那里会有什么。”

    瑞德闻言却道:“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听了这句话,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狮人。

    瑞德留意到他的目光,问:“怎么了?”

    “瑞德先生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那倒没有,”瑞德潇洒地一笑:“只不过有些时候情报不足以支撑你做出判断的时,不妨再走近一些。”

    “瑞德先生的意思是,我们进城去看看?”这倒是与方鸻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狮人点点头:“而且我已经好多年没见那个人了,想顺带确认一些东西。”

    方鸻不由一怔,看向前者问道:“要是瑞德先生遇到了那个人的话……”

    “放心,艾德,”狮人眯起银色的眸子,“我会优先服从团队的安排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方鸻摇摇头,“我只是有些好奇。”

    “好奇?”瑞德笑道:“其实没什么好好奇的,那只是个老套的背叛者的故事罢了。不过其实我不太在意他是不是背叛者,只是因为一些问题,需要一个答案罢了。”

    他看向方鸻:“你明白吗,小家伙?”

    方鸻摇摇头。

    “不明白也没关系,等有一天你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大猫人抬头看天空,紫色的夜空中闪烁着罗塔奥的荒野之民崇拜的诸多星辰。但在他们古老的传说当中,每个人,都只有那一颗属于他的守护星辰罢了。

    他的星辰是哪一颗,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我杀死他四次,他也始终不肯说,我想他是打算把那个答案带到坟墓里去了。”

    大猫人喃喃自语了一句,也不管一旁两人是不是听得懂。

    方鸻与罗昊确实也没听懂,只有些面面相觑。

    但大猫人已经再回过头来,对两人说道:“侦查得差不多了的话,就回去吧,夜还很长呢。”

    方鸻也只能点点头。

    他让一旁的帕沙收起东西,准备离开。三人交谈时,帕沙一直一个人离得远远的,方鸻问他会不会觉得无聊,小男孩也摇了摇头。

    四人回到营地中,布尼古听说众人晚上有计划,于是跑来找到他们。

    这胖乎乎的商人有点期盼地看着方鸻,问道:“各位是国王派来的冒险者?”

    方鸻摇了摇头,他们和国王有什么关系?

    “那你们是接受了冒险者公会委托,来找那些血鲨空盗麻烦的?”

    “也不是。”

    “那你们总得管管这边的事情吧,不然你们潜入依督斯干什么?”布尼古急了。

    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他,问:“谁告诉你我们要潜入依督斯了?”

    “你们队里那个帕帕拉尔人,”布尼古连忙补充了一句:“团长先生,你可不能别想诓我,我花钱从他手上买的情报!”

    方鸻当即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危险地眯起眼睛。

    沙漠夜间气温降得很快,帕克正坐在篝火边烤火,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

    方鸻打定主意一会要叫这家伙记住教训——他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艾缇拉——不过眼下,他也不好意思单方面否认,只好含糊其词道:

    “是有这样的想法,但我们不一定会潜入。血鲨空盗防守很严密,我们打算先踩踩点。”

    布尼古根本没听进去塔沟半句话,只急切地问道:“团长先生,能不能带我一个?”

    方鸻意外地看着他——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布尼古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我可以给你们放风。”

    “可我们不需要人放风。”

    “但我可以安全带你们进城,团长先生,你请放心,我绝不会妨碍你们。我会在密道等你们回来——”

    方鸻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盯着这胖乎乎的家伙:“密道?”

    “是的,密道,”布尼古赶忙答道:“依督斯地下有庞大的地下通道,我祖上世代……行商,对于这些密道十分清楚……现今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我说不定能根据记忆中的记录找出其中一些。”

    他说得有些吞吞吐吐,方鸻忽然反应过来,所谓的祖上世代行商,只怕是走私者,否则怎么会清楚这些东西。

    走私者虽然本身不过是为了逃避考林王国沉重的地方税,但这些人多半自身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他们基本上与强盗土匪这样的词脱不了关系。

    祖上是这样‘光彩’的职业,也难怪对方难以启齿。不过方鸻倒不太在意这个,只问道:

    “你说的是真的?”

    布尼古连忙点头。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方鸻又问。

    但他很快就明白对方所图为何——

    听完对方的描述,方鸻才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帮你找回你的货物?”

    他差点当场就想拂袖而去。他其实并不是没有进入依督斯的办法,之所以答应对方,只是因为对于对方口中的‘密道’另有想法而已。

    但对方的要求也太离谱了一些,让他们帮忙找回他的货物?先不说一个商队的货物有多少,他们带不带得出来,单单是要在偌大的依督斯找到他的货物,就是天方夜谭了。

    好在布尼古接下来一番话才打消了他的疑虑:“团长先生,在下绝非是财迷心窍……当然清楚这里面的风险。我、我也不是一定要让你们把那些货物带出来,只是希望各位能帮我找到一件东西而已。”

    “一件东西?”方鸻狐疑地看着这人。

    “那是我的传家宝,它是一枚戒指,”布尼古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枚戒指交给他:“这枚戒指可以感应到那枚戒指的存在,在下其他所有东西都可以丢,但这枚戒指是我家族留给我的遗产,万万不可遗失在这个地方……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也绝不敢劳烦各位……”

    “要是各位可以找到我的货物的话,除了这枚戒指之外,其他东西可以自取……就当是我预支的报酬好了,”布尼古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很抱歉,我现在手边也只有这些东西了。”

    如果只是找一枚戒指,并且还可以定位的话,方鸻想了一下,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但保险起见,他还是事先提了一句:“我们只能保证尽力——”

    不过即便如此,布尼古还是显得有些喜出望外,赶忙连连点头。

    方鸻虽然隐隐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不过想想对方一直耐着性子被血鲨空盗押到这个地方,也没去罗曼女士圣殿复活,想来正是为了这枚戒指,心中也就释然了。

    他也没想太多,毕竟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准备,比方说挑选人手——

    接下来的潜入计划毕竟只是为了调查清楚血鲨空盗究竟在依督斯隐藏了什么真相,因此方鸻也并不打算大张旗鼓带上所有人去找对方的麻烦。

    七海旅团的众人当中,不擅长于隐秘行动的一众施法者自然要首先排除。再加上前排近战,剩下的人其实还是潜入二人组——爱丽莎与帕克。

    再加上同样擅长于潜入的德鲁伊兼职猎人的精灵小姐。

    再加上大猫人,巴金斯与和帕克互为互补、负责绘图的希尔薇德,就是方鸻所挑选出的潜入小队的全部人选了。

    本来其实新加入队伍的游侠艾小小也很适合这样的任务,但由于她等级太低,所以也只能排除在外。

    这还让艾小小相当失望。

    在月亮完全升起之前,布尼古便已带着众人来到了依督斯北方一处山谷之中。高耸的山崖在这个方向完全隔绝了月光,他看着那漆黑一片的光秃秃峭壁,才回头来对众人说道:

    “其中一条密道的入口应当就在这附近,如果它还存在的话……我家族毕竟好多年没来过这边了。”

    “我明白,你先找到那个入口吧。”方鸻看了看四周,答道。

    布尼古这时停了下来,有点犹豫地问道:

    “团长先生,那么关于我的那个请求。”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