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饵

第一百七十七章 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事实上方鸻与希尔薇德还没说上几句话,便被走过来的老矮人索南-钢眉不由分说热情地拉走,穿过大厅中熙熙攘攘的人群,带到自己兄弟卡林-钢眉面前。老矮人瞪着自己的兄弟,说道:“啰啰嗦嗦的干什么,还不把东西拿出来?”

    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两人。索南几天之前专程来向他致歉,那是因为发生在山之宫殿的事,托拉戈托斯与钢眉毛一族关系极好,导致索南当时没能及时察觉到其阴谋,才让他与泰纳瑞克身陷险境之中。矮人一脉对于朋友死心塌地,但同时也嫉恶如仇,索南这么说,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与托拉戈托斯决裂。

    而同时,也相当于传达了钢眉家的友谊,这可是难以获得的矮人的友谊。

    不过眼下又是什么情况?

    方鸻却见卡林摸了摸自己焦黄的大鼻头,极不情愿地拿出一支水晶瓶交到他手上,嘴里还不住嘟哝着:“这是你应得的,是你和艾伯特家那小丫头战胜对手的奖励。但对方是古塔人,可不算是我的学生,所以你万万不可以为是你老师安德赢了我,明白了么?”

    方鸻接过水晶瓶,才意识到这是什么——普德拉发明的魔力溶液——他不由有些喜出望外,因为原本以为已经没机会得到这东西了。这是一式水晶的下一个阶段他设想重要的材料之一,要是没有的话,就只能另辟蹊径了,耗时费力不说,还不一定比之合适。

    他拿着水晶瓶,才想起这魔力溶液是怎么来的,是当时在安德老师庄园中那场‘斗兽棋’比赛中,希尔薇德有意提出的奖品。其间经过了小半年,他都差点快把这件事情忘了。

    卡林看着他手上的东西,有点可惜:“可惜了普德拉那家伙,他在魔药学上的造诣考林—伊休里安几十年也未能有人超过他,他走了,以后可再见不到品质这么高的这类溶液了。”

    方鸻却有些不以为然,艾塔黎亚历史上涌现出无数杰出的炼金术士,以后也总会有天赋更高、能力更强的新人在前人足迹上青出于蓝胜于蓝。但若是所属阵营在黑暗巨龙一方,能力越强,地位越高,对于正义一方造成的伤害只会越大。

    卡林又说道:“你的那几件作品,议会也让人送到你们冒险团中了,那臂铠很有意思,连我也没找出原理你怎么实现以太具现化的。可惜安德那老家伙不让我拆开来看,小家伙,你就不能把那东西送给我?”

    方鸻脸一黑,心想这当然不行,先不说那是为妮妮量身定做的,还消耗了他一个传奇灵感,而且就算送给对方,没有龙魂,这老矮人也一样找不出里面的原因。而且这样一来的话,他龙骑士的身份不就穿帮了么?

    要知道迄今为止,知道他龙骑士身份的其实也就安德、法莱斯与冒险团寥寥数人而已。

    但他还没开口拒绝,索南便在一旁横眉毛竖眼睛地答道:“你想得倒美,工匠联赛上的制作品由参赛者自己所得,这可是古老的规矩。而且那可是一件传说魔导器,你自己又有几件这样的作品?”

    卡林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要和自己兄弟绝交,嘴里嚷嚷着:“我当然也有几件这样的作品,该死的索南,我要让你知道工匠大师的名头绝不是凭空飞来的。”

    两人吵吵嚷嚷,方鸻却留意到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对方站在卡-翠兰祭祀高大的身影旁,一袭白色卷金边儿的祭袍与其上的太阳圣徽展示出其身份——至高的光明之主,太阳神欧力的主教。

    方鸻并不认识对方,却认识一旁的塔达蜥人长老。

    “史塔大师,又见面了。”他连忙点头问好。

    史塔大师裂开肥厚的嘴唇,只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眶下面,一对小眼睛精光闪烁:“星眷之子,闪耀之海庇护着你,看起来你恢复得不错。”

    “还没有感谢史塔大师当时出手相助,”方鸻回想起当时的事情:“要不是你们的话,只怕当时在广场上的情形又是另一番样子。”

    史塔大师却不在意这件事,只说道:“那之后为我们一直在找你。”

    这方鸻倒是不意外,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当时发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情况,所以我不得不先隐瞒身份。”

    对方点了点头。

    “史塔大师找我有什么事么?”方鸻又问。

    “的确。”对方再颔首。

    “不过众星之秘不可轻语,圣者的时代即将到来,星眷之子,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史塔大师答道:“我是来邀请你前往雨刑之林的,十二星共耀之日已不远,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方鸻对于蜥人一族神神叨叨的谈话方式还是有些接受不能,但这一次至少听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其实同样的意思,对方在山之宫殿中就已表示过一次,而位于圣休安的雨刑之林,就是卡-翠兰之所在。

    史塔大师声音浑厚,自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尤其是南境的贵族们,皆有点羡慕地向方鸻看来。

    古达索克之民虽然游离于文明世界之外,但作为上古辛萨斯的守护者,能成为它们的座上宾,绝对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而且方鸻还是星眷之人,这一层关系在六大蜥族之中皆非同一般,绝对算是最尊崇的客人。

    但让众人掉了一地下巴的是,方鸻居然还拒绝了。后者虽然的确是有心前往卡-翠兰一次,毕竟这位蜥人大祭司可是答应过他要传授他一些卡-翠兰密不可传的关于众星的知识。

    可是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方鸻答道:“史塔大师,我也有心到卡-翠兰作客,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去一次依督斯。”

    “去追寻那死亡之影么,”史塔大师语气低沉:“星眷之子,你要小心了,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噩兆之形。那巨大的黑翼从金之星所在的地平线上升起,若是你此行向西,众星预示万物皆休。”

    方鸻楞了一下,不由心想有那么夸张么。

    但忽然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幻音——那声音从心灵深处尖啸而起,一阵天旋地转之中,方鸻只感到自己坠入一片黑暗的深渊。他向上看去,只看到一支弯曲狰狞的漆黑龙角悬挂于天花板上。而漆黑的烟尘之中,只有一双金色的瞳孔正冰冷地注视着他。

    片刻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到了龙翼之人,就看到了死亡的阴影。”

    当时间周围的声音又如潮水一样回到他耳中,他顷刻之间又回到了月光大厅,不远处体格庞大的史塔大师仍用一双爬行动物特有的瞳孔看着他,神色严肃,一动也不动。

    方鸻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寒战,左右看了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史塔大师静静地看着他,忽然伸出手来翻开他的手掌——方鸻这才看到,自己手上一个银色的王冠印记一闪即逝。他当然见过这个王冠,而且这关系到他最紧要的秘密。

    他下意识向四周看去,好在并未有人察觉到这一点,好像之前出现在他手上的印记只是一个幻觉一样。

    史塔大师这才松开他的手,声音低沉地开口道:“如果你一定要去,时刻记住闪耀之海会庇护着你,苍之辉熄灭之前,你须得从中抽身。”

    方鸻一头雾水,反问:“那是什么意思,史塔大师?”

    但后者摇头不答,只说道:“那么我在雨刑之地静候你佳音,星眷之子。”

    方鸻渐渐也有些熟悉了这些蜥人们的对话方式,只能有点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而一旁索南听了,也回过头来对他说道:“你若有空的话,也可以来埃尔德隆作客,我们会让你见识一下矮人们对于客人的热情的。保准只会比这些冷血种,更富有人情味。”

    史塔大师听了这话,倒也不生气。

    方鸻连忙向对方道谢。不过他心中也明白,矮人对于客人的确是十分热情的,但前提是这客人得是朋友才行。

    而他这才看向一旁的那位老主教——

    后者只在一边静静等他们交谈完毕,开口道:“艾德先生,我是来代表云层港来向你表达感谢之意的。”

    “您是?”

    “提里奥安,在下是云层港圣区的大主教。”

    方鸻这才想起这个人。

    他在病床之上就听说过对方一直在找他,而在艾塔黎亚,牧者一般是不离开自己的圣区的,对方与史塔大师、索南一起南下来寻找他,矮人与塔达蜥族皆有自己的打算,而这位人类主教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意图的。

    方鸻想到这一点,才看向对方问道:“提里奥安主教,你也是来找我的么?”

    老主教点了点头。

    他看了看方鸻,声音稍稍放低了一些:“艾德先生,我想和你讨论一下关于芬里斯岛的事。不过不是现在,请问你可以私下抽出一点时间来么,在你离开梵里克之前?”

    方鸻微微有点意外。

    虽然他亲身经历过芬里斯事件,而且正好一举破坏了托拉戈托斯的阴谋。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本身既不是芬里斯人、也不是云层港的主政者,对方又有什么事情要找他讨论呢?

    毕竟他当时的行为,其实是有些机缘巧合的因素,而并不是真的介入到了整个事件之中。

    不过意外归意外,他还是点了点头,作为芬里斯事件的亲历者,他心中还是对于当时的内幕相当感兴趣的。而且牵扯到听雨者,牵扯到龙火公会与拜龙教徒的事情,他都有兴趣。

    老主教见他应下来,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未直接开口,只说道:“我知道那些人还潜藏在暗处,艾德先生不便于暴露身份。不过我有一个可靠的仆人,待会你可以告诉他会面的时间。”

    对方谨慎的态度显然引起了方鸻的好感,而老主教这时抬起头来看了看另一个方向,然后才告诉他:“你的老师过来了,我们先聊到这里,有机会的话,我们再会面。一些关于芬里斯的事情,如果你想听听的话,我对于它还算颇为了解。”

    方鸻闻言也向那个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自己老师安德已经看到了自己这边,分开人群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他这才回过头,向对方点点头。

    老主教行事也丝毫不拖泥带水,只对他轻轻一颔首之后,便退回了蜥人祭祀身后。

    而正如姬塔所言,宴会的后半段正是为他而专门准备的。安德带他离开之后,便一直游走在一众贵族之间,宴会的中心自然而然转移到两人身上——贵族们态度倒是友善,对方鸻众口一词地恭维,宛如众星拱月,团团把这位梵里克的未来新星环绕在中心。其中有几个小家族出身的贵族,只差没把他赞得天上少有,地下全无。

    对于这些奉承之词,这位工匠大师也不反驳,只一一悉心为自己的学生介绍对方的出身,地位,与其家族悠久的历史。南境贵族众多,其中不乏出身高贵,历史悠久之辈。虽说是三大家族,但三大家族也不过只是诸多南方贵族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存在而已,而剩下的名门世家,同样不知凡几。

    不过私底下,安德还是不忘提醒他一句:“他们说的话,你且听听就是了。”

    方鸻点点头,心中自然不会因为这点恭维便陶陶然。要是换作工匠的称赞,说不定还能让他窃喜一阵,可贵族之间的虚情假意在他看来实在也没什么意思。比较起来,还是炼金术让他感到可爱些,至少那些冗长的炼金术公式虽然晦涩拗口,但至少还有点作用。

    而且就算你一时记错,公式仍旧还在那里,也不会因此怀恨于你。可这些表面上笑意盎然的贵族们,背地里是怎么想的,那可就不一定了。

    他忽然之间有些理解起林恩来。

    不过这样的想法自然不能表现在外。他大约明白自己老师的意思,是要借助他眼下在梵里克如日中天的声望,为他未来在议会中得以服众打下牢固的基础。虽然他志不在此,但这毕竟也是自己老师一番苦心。所以方鸻也只能以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回应,一圈下来,直把自己脸都笑得有些僵硬了。

    不过安德带着他走下来之后,那些贵族那一长串头衔,什么什么爵士,什么什么家族,又是王国的何等职位等等,他是一个也没记住。

    倒是各家的千金小姐姐们认识了不少,一片莺莺语语。可惜她们对他虽然十分好奇,却丝毫不敢在希尔薇德面前造次。对于那位艾伯特家的小公主,南境的贵族们普遍抱着一种复杂的心理。一方面既觉得有所亏欠,一方面又不愿与之产生联系。

    而他与希尔薇德的关系在这些人眼中,同样也是一个复杂的因素。而父辈尚且如此,子女们自然同样难以越过这局限。

    但方鸻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反倒是贵族们这种潜在的软弱,让他坚定了信心。与其依靠靠不住的人,还不如寄希望于自己。

    所以方鸻心思完全不在这宴会上,甚至于他觉得和这些人打交道,还不如看索南和卡林吵架来得有趣。这种索然无趣表现在他神色之间虽然并不明显,但安德是什么人,还是一眼看出自己这个笨学生的状态。

    他叹了口气,把方鸻拉到一边说道:“小家伙,我知道这些事情很无聊。但人得学会妥协,这也是一种成长。”

    但方鸻并不认同这句话,人可以有妥协,他实现目标也并非一蹴而就。他也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他也一次次修订自己行事的方法,但学会虚与委蛇就是成长?

    恐怕未必见得。

    只是他知道自己老师只是好心,不忍拂其意,还是点了点头。

    安德这才表现出欣慰的样子。

    殊不知两人一回到宴会上,方鸻又止不住开始走神。他们在宴会上马不停蹄,但一旁希尔薇德却十分轻松,除了几个工匠大师之外,几乎没人愿意靠近她。

    贵族千金托着一杯红酒,只笑盈盈地看着方鸻被拖来拖去。

    而没多久,方鸻才终于见到这次宴会的正主——西林-丝碧卡伯爵。他看到对方走出来,这才收回心神,微微一凛。

    虽然罗林的事件已经过去,而且近一个月下来,棘鱼人的攻势也一天不如一天,梵里克也已渐渐恢复到了正轨之上。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位伯爵大人与他之间放下了所有芥蒂,看得出来,对方因为罗林的事情,与他之间留下了很深的成见。

    而这也正是他之所以不愿意留在蔷薇工坊,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若要继承蔷薇工坊,首先就要成为这位伯爵大人的学生,而两人之间若是无法消弭这一层成见的话,这重身份实在没什么意义。

    安德显然也深知这一点,他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开口道:“乔治,拖了这么久了,今天也该拿一个主意出来了。罗林的事情,我们大家都很遗憾,但眼下我们要做的不是去探讨责任在于哪一方,而是要先弥补当初的决定造成的损失。”

    西林-丝碧卡伯爵点点头。

    不过他明显有点兴趣缺缺地答道:“你说得没错,安德大师。”他又看了方鸻一眼,神色显得有些复杂,然后才开口道:“那就让其他人先聚过来吧,这毕竟是艾尔芬多议会,而非某一个人的决定。”

    但正是这个时候,方鸻却出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等一下,”他开口道:“现在各位大师皆在这里,乘其他人还没过来,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说。”

    众人不由看向他。

    要换在从前,他在两位议会议长之间插话的行为,自然是极为不礼貌的。但眼下众人皆将这个年轻人视为自己半个学生,炼金术士之间交流,自然没那么多讲究。

    “你要说什么,艾德?”安德有点意外地问道。

    “是这样的,老师。我打算前往依督斯一趟,而且离开的日期就在最近,因此我想提前先向各位大师告别。”

    安德吃了一惊:“你要去依督斯,因为罗林的事情?”这句话让西林-丝碧卡伯爵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方鸻点了点头,他要去依督斯,其实主要是为了尼可波拉斯的事情,不过对于罗林的事,他的确也有一些疑惑之处就是了。

    “公会已经派人过去了,你现在再去,会不会有些没必要?”安德皱了皱眉头,显然对方这个时候离开,他是感到有些不妥的。

    但方鸻摇了摇头:“安德大师,我是为了艾缇拉小姐的事情。”

    安德自然知晓他们冒险团的事情,沉默了片刻,他是个注重承诺的人,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学生可以注重承诺。更重要的是,方鸻对于希尔薇德同样也有一个承诺。

    于是他才点了点头:“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方鸻真实目的,首先是打算脱离梵里克这个漩涡的中心。他前往依督斯之后,还要去迷雾峡湾一探究竟,看看那里究竟有没适合造船的地方,所以其实什么时候能回来,他自己也说不好。

    他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好。”

    安德大约听出他言外之意,问道:“那梵里克这边的事情。”

    方鸻这才答道:“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情。”

    他看了看众人,抛出了自己准备多时的‘饵’:“各位大师都清楚,我从安洛瑟大人那里继承了精灵遗产的一部分,而炼金术是要在交流之中进步的,敝帚自珍有害无益。所以谨防我有什么不测,在离开之前,我打算将遗产的一部分公开出来,传授给艾尔芬多议会的炼金术士们。”

    他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连西林-丝碧卡伯爵也一扫之前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神态,只抬起头紧紧地盯着他:“艾德,你此言当真,米尔琉希弥斯它同意你这么做?你这么想自然是好事,可是你有征求过传承者的同意么?”

    方鸻这才从容地点了点头:“我和安洛瑟大人商量过了,它同意我先把精灵炼金术基础的一部分公开出来。”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