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古代战斗工匠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古代战斗工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穿过第二道门廊之后,才算是进入了大厅之内,方一眼就看到一高一矮两道人影,正是希尔薇德与德丽丝两人。那位西林-丝碧卡家族的小公主举起双手正握着希尔薇德的手,略微皱着眉头与前者谈论着什么。小姑娘偶尔还撇撇嘴巴,一副十分可爱的样子。

    而无冕则有些无奈地站在德丽丝身后。一旁是洛羽与箱子二人,箱子一袭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只眼睛的黑色大衣装束,与周围的众人格格不入,偏偏手上还拖着一支水晶高脚杯,里面浅浅盛了一层酒液,在烛光下似鲜血一样的颜色。

    方赶忙把头转向一边,装作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

    而他转过头,又在两人身畔看到一个林恩,后者拿着一个全能插件,正在和洛羽讨论着什么。说来让他有些意外,在自己受伤的这段日子里,林恩好几次来看望他,其间竟与洛羽找到了共同话题。毕竟两人都疯狂热爱炼金术,一个喜欢战斗工匠,一个喜欢造一些稀奇古怪的灵活构装,可以说一拍即合。

    这些日子以来洛羽免费充当起后者的作品的测评者,提供充分而专业的意见,也学习到不少东西。

    洛羽虽然本身战斗工匠的水平一般,但眼界却很高,而且基础知识相当扎实,甚至在一些细节与常识上,连方自己也多有不及比如工匠比赛的细则是什么,‘余量挑战’与‘斗兽棋’又分别为何?方一直认为对方只是欠缺一些天赋与运气,但要说努力与认真的程度,大多数人拍马也赶不上。

    几人当中,只有无冕正正面向大门口的方向,因此一眼就看到了正走过来的方几人。他马上向着这个方向点了点头,之前梵里克事件事件虽谢幕得不算完美,但因为罗林的叛逃,西林-丝碧卡伯爵原本期待的政治联姻自然也不了了之,德丽丝也不用再担心非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两人可以说因此欠了方一个天大的人情。

    他拍了拍德丽丝的肩膀。“你干什么啊,无冕?”德丽丝抱怨着回过头来,才看到方、红叶与艾缇拉三人至于姬塔因为个子太矮,可怜地被淹没在了人群之后。她这才露出欣喜的目光,忙挥了挥手,稚声道:“艾德先生,您来得正好。”

    “怎么?”方一边问,目光却下意识移向一旁今天的希尔薇德是一身淡蓝晚礼裙,脸上微微抹了龙赤木染料作的腮红,让白皙的肌肤下透出些健康的色泽,又在眼角用水晶沙尘点了一点痣,只宛若少女的泪痕。

    贵族千金好像是一朵海蓝色的玫瑰一样,轻纱是玫瑰花瓣上的泪水与露珠,含苞欲放,正待绽放出惊人的艳丽。

    希尔薇德留意到他目光,只用一柄绸扇挡住脸,低垂的睫毛下,亮晶晶的眸子里露出浅浅笑意来。

    “别光顾着看希尔薇德姐姐,艾德先生,”德丽丝不满道:“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方为一个小姑娘当面揭穿,不由大窘:“你和罗林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么,又怎么了?”

    “谁说罗林了,是我父亲,”德丽丝皱起可爱的小鼻子,哼了一声:“罗林也不在了,可我父亲还是不愿意见无冕,这么下去他迟早也要为我物色其他夫婿的。”

    方这儿才明白她之前在和希尔薇德说什么,忍不住心想这小丫头真是人小鬼大。不过他才懒得掺合西林-丝碧卡伯爵的家事,再说德丽丝与无冕的年纪也对不上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他随口敷衍了两句,但德丽丝何等聪慧,断然不是一般的小萝莉可比,顿时没好气地赏了他一对白眼。好在小姑娘的白眼轻飘飘的,也并无任何杀伤力,方目光只与自己的舰务官小姐目光相汇,这才打算询问一下她对于今天的事情的看法。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开口,一旁林恩先一步走了过来,也不顾旁人,一把拉着他道:“艾德,我刚刚和洛羽有一个新点子,正打算去找你,没想到你就到了。”

    方有点无语地看着这人。他先前和对方在艾尔芬多尖塔上与尼可波拉斯交手时,还没察觉到这一点原来这家伙就是一炼金术狂人。

    在对方眼中,似乎也只有炼金术与工匠比赛两件事情,而其余与之无关的余物,在对方眼中应当是直接化为空气的或者说比空气还不如,因为在艾塔黎亚大气元素也是可以参与炼金术反应的。

    方叹了口气,心知不问一下对方的点子是什么的话,今天是别想干其他的事情了。他只能向希尔薇德投去歉然的目光,好在舰务官小姐通情达理,只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好吧,什么点子?”

    “艾德,所谓努美林精灵的遗产,其实就是精灵炼金术,对吧?”

    “我看过你的精灵炼金术,也看过罗林的,发现它们本质是一样的,其实皆是用现代的炼金术,来表达古代的炼金阵。而我仔细思考过这其间的区别,其实就是魔法的本身,对吗?”

    方点点头。炼金术诞生于艾索林时代,由努美林精灵所发明,这并不是什么辛秘炼金术基础的第一课,对于炼金术历史概述之中对此便有相关提及。

    炼金术诞生的初衷,其实不过是在第二祸星‘苍翠’降临的那场旷世之灾中,努美林精灵们为了对抗黑暗巨龙,另辟蹊径寻找的一种补充兵源的手段罢了。

    众所周知,努美林精灵长于掌控超凡的法术,可这并不是说每一个努美林精灵都是大奥术师,这一如现今,人类公认擅长于魔导技术,可也不是每一个人皆是炼金术士一样。

    在那场大战当中,始终位于战斗第一线的大奥术师们往往是最容易损耗的兵力。努美林精灵是一个生命周期漫长的族群,但繁衍并非其所长,而有限的人口当中,大奥术师的数量更是不多。

    随着战争的推移,精灵们必然越来越难以承受与黑暗巨龙之间战争带来的伤亡。如此一来,炼金术的诞生便有了其必然的理由。

    最早的炼金术,是为了让努美林精灵中的‘普通精灵’,也有上战场对抗黑暗巨龙的机会。而到了战争的末期,炼金术逐渐分化为两条路线一条走向高端,寻求补充精灵高端战力的办法。

    而另一条则面向大众,开始将人类、侏儒与半身人也拉入这场与大陆命运息息相关的战争之中。

    前者谓之巨构装体技术,后来成为龙骑士技术的前身,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努美林精灵之中十分稀少的最高端战力空骑士,得以普遍化。而空骑士在战争之中的主要对手,其实就是黑暗巨龙本身。

    所以龙骑士应运而生之后,也因此而得名,只是黑暗巨龙已逝,龙骑士技术在千百年之后经由凡人工匠的进一步推动,而今早已成为人类世界的力量的穹顶。

    也告别它所诞生的那个年代,所被特别赋予的历史宿命

    而后者,则成为努美林精灵向人类、侏儒与半身人传授魔法技艺的开端,相关的技术经由精灵大炼金术士艾德之手,转化为一种沿用至今的技术规范魔导炉。

    这件炼金术作品的发明,甚至也可以说是那之后十个世纪,当代艾塔黎亚炼金术文明的起点。而后龙骑士与魔导炉的技术路线,殊途同归,皆化为了凡人的所得。

    这是炼金术的历史。

    但努美林精灵炼金术的历史却又不同。

    古代炼金术,是为了让更多努美林精灵中的‘普通精灵’也可以成为‘龙之战争’之中的可消耗兵力,但这里所谓的‘普通’,与常人的认知却有很大的不同。魔法普遍存在于努美林精灵的社会之中,并不是每一个努美林精灵皆是大奥术师,但每一个努美林精灵几乎都会魔法,只是掌握的多寡不同而已。

    所以古代的炼金术的基础,是建立在魔法文明之上的,这是它与现代炼金术最大的不同。

    亦因为使用到魔法,所以努美林精灵的炼金术士,可以完成许多当代炼金术士所无法完成的操作。因为他们掌握着许多聚集元素,甄别材料的法术,可以与炼金术相辅相成使用。

    而作为非魔法种族的人类,却没有这些福利。因此凡人的工匠,为了炼金术可以普及向人类世界,在几个世纪的历史当中建立起了全新的体系,抛开了原本努美林精灵的许多手法,创造了更适合于人类的当代炼金术。

    但银之塔所研究的古代炼金术,则是反其道而行。借用更加健全的当代炼金术体系,用魔导炉来模拟古代炼金术之中所使用的法术,以重现努美林精灵的古代炼金术。

    两者孰胜孰劣,其实并无定论。

    努美林精灵的‘炼金术魔法’非常高效,但它们那个时代的炼金术本身却十分简陋,与现今体系健全分门别类细分之下可以到数千种的当代炼金术相比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但两者一经结合,便能绽放出惊人的光芒,正如方之前在大陆联赛之上的表现。这也正是林恩这句话的本意用现代的炼金术与魔导炉提供的魔力,让人类这个‘非魔法种族’,也可以模拟出上古世代魔法族群才能掌握的古代炼金术。

    不过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他教授dill,崔宇与伊斯的一行人时,林恩也天天来旁观,方不相信这个有过千门之厅经历的家伙,会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他也不知道对方这时候,再提出这一概念是什么意思。

    但林恩却有点兴奋地说道:“这是古代的炼金术,但你有没有想过,艾德,古代的努美林精灵战斗工匠是如何的?”

    方一怔。

    但对方显然不是那种藏得住话的人。林恩也不卖关子,直接说了下去:“当代的炼金术士与战斗工匠其实有其共通之处,你也参加过大陆联赛,应当知道工匠在魔力熔炉之中的操作,其实是与操控灵活构装差不多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推导出,古代炼金术与古代战斗工匠应当也并无根本性的差异。”

    他显得有点激动,以至于声音都有些走了调:“艾德,古代炼金术士与今天的炼金术的本质差异不过是魔法的有无而已。同理可证,古代的战斗工匠与今天的战斗工匠是不是也是同样的道理?”

    方忍不住真楞了一下,他从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但忽然之间意识到好像还真有点道理。不过这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再加一等于三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只想了一下,便找出问题:“你不会是想要依样画葫芦,用炼金阵去模拟古代法术,再去操控灵活构装吧?”

    方只考虑了一下这其中的可操作性,就忍不住出了一头冷汗。用同样的方法去进行一些简单的炼金术操作,便是他也感到有些吃力,要真去转化为更复杂的灵活构装的操控。

    他简直不敢想象那是什么非人的难度。

    好在林恩虽然是直线思维了一些,但还不至于前面有一道墙他也会撞上去,他摇了摇头道:“工匠本身要达到这一步很难,不过我觉得工匠之所以难是因为难于掌控法术吗,我们毕竟是炼金术,不是奥术师。但我想的话,奥术师与当今的魔导士、元素使也相差不大,所以我们只要找到一个既会魔导术或者元素法术,又会操控灵活构装的人出来实验就可以了。”

    方下意识向一旁的洛羽看去。

    他脑子里当即闪过一个念头,想起了自己在千门之厅中所见的那些奇特的,会放射出光束的漆黑发条妖精。他起先以为那些东西只是存在于幻境之中的想象,但后来在罗林手上见过一个实物之后,便意识到那些‘漆黑星辰’可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

    而此刻林恩的话,给他提了一个醒,让他忍不住想,那些‘漆黑星辰’,会不会就是古代努美林精灵用过的灵活构装。

    古代努美林精灵的炼金术与当代凡人的炼金术不分伯仲,各有千秋,但从那些‘漆黑星辰’来看,古代努美林精灵的战斗工匠,似乎要比当代的战斗工匠厉害得多。

    这或许由是魔法本身具有较强的进攻性,这一特性所决定的。

    林恩要找的人,洛羽毫无疑问正是这样一个现成的人选。方忍不住感到有点巧合,他甚至心想,这会不会正是洛羽一直以来所要寻找的道路。

    显然,洛羽听到林恩的提议,心中也不是毫无所动的。方看了看对方,明显可以看到这个来自于塔波利斯的年轻人,眼中闪动着微微的光芒。虽然已经转职为元素使,但其实对方从未放弃过对于战斗工匠这一梦想。

    不过梦想与现实到底还是有差距的。

    方也问了一下林恩,对于这个猜测究竟有几分把握,对方直话直说,只是一个想法罢了。一门新的技术,从想法到现实要用多久,这谁也说不好。

    有可能一蹴而就,很快便能看到成果。

    但那些漫长的课题,正如银之塔对于妖精龙骑士的研究,可能历经数百年,最终也不得不面对失败。

    然而有一个希望,总好过希望也无,方看了看洛羽,也只能祝愿对方可以找到这条属于自己的路了。

    他又问了一下林恩关于罗林的事情,对方在依督斯便与罗林结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而罗林叛逃之后,也给其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艾尔芬多议会的调查不说,同盟之中也一直有许多风言风语流传,怀疑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但后者对此倒也不甚在意,好像比起这些污蔑来,与他现在正关心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对于方的关心,林恩也只摇了摇头:“我相信罗林是有苦衷的,一个炼金术那么杰出的人,绝不会自甘堕落如此。”

    对于这种话,方也只能翻白眼。他也喜欢炼金术,可还没到了为了炼金术要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要是炼金术高明就是好人的话,那魔药学大师德普拉一定是天字第一号大好人。

    三言两语打发走这个炼金术疯子,他才总算有机会和希尔薇德说话只是这个时候箱子又端着酒杯径直走了过来,似乎要和他说话的样子。方实在受不了这些人了,赶忙先瞪了对方一眼:

    “走开!”

    箱子一脸惊诧莫名地站在原地,他只是要去个洗手间而已不过想了一下,还是委屈地默默走到一边去了。

    希尔薇德看着这一幕,笑得直眯眼睛。

    不过她看向自己的船长大人,这才轻声开口:“船长大人是想问问我对眼下艾尔芬多议会的看法?”

    方点点头,这正是他的来意。

    希尔薇德略作思考,才答道:“虽然艾尔芬议会今时不同往日,经过尼可波拉斯一事之后,议会之间各方的意见向左已愈发明显,可见超竞技联盟将选召者与南境同盟剥离的做法,效果相当卓越在艾塔黎亚,原住民要比选召者好分化得多。可蔷薇工坊对于船长大人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臂助,船长大人真想好了,要那么决定么?“

    方摇了摇头。他其实之前便已经与众人讨论好,但此刻还是想问问希尔薇德自己的意见:“你认为呢?”

    舰务官小姐目光一转,却反问:“船长大人认为呢?”

    “我是不想卷入南境的漩涡之中,大猫人说得对,我们志不在此,”方这才答道:“何况即便我拿到蔷薇工坊的继承权,也只是议会之中不足轻重的一方而已,何况上面还有西林-丝碧卡伯爵。”

    他轻声说道:“要是他们再对你作出不利的决定,我又该怎么办?除了安德老师,我信不过他们,各位工匠大师们心思单纯,但背后的南境贵族们呢?我之前问过老师,才知道艾尔分多议会之前便背叛过你和艾伯特家族一次……”

    “我不擅长于政治,也不需要在这里面左右摇摆,这违背我的初心。”他认真地看着少女的浅海一样的眸子,答道:“希尔薇德,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来帮助你,而不是依靠这些外力何况到头来他们本来也未必靠得住。”

    “这就是船长大人的答案么?”

    “是的。”

    希尔薇德只轻柔地一笑:“那船长大人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其实我不一早便说过了么。”

    她看了看大厅之中,又答道:“不过船长大人不在意蔷薇工坊,可是妖精之心,却是我父亲和外祖父的心血结晶,留在议会,也不过是便宜了外人而已。我们还是得想办法将它拿到手的。”

    方轻轻颔首。

    他其实心中已做好打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