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测绘者

第一百六十五章 测绘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把大衣衣摆从水中拎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呢绒面料往下淌着水,水汇入水花之中,顺流而下。远处水波之中卷来一张不知是什么店铺的招牌,在街口的工艺品商店的玻璃橱窗上磕了一下,转瞬消失不见。

    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挂在那里窗台上,手泡在水里皮肤有些发白,眼中早已失去了星光,空洞的目光只注视着街面上。而那里有一头被钉在墙上的丑恶生物,面部扁平,鼻腔凹陷,它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黑红的血顺着长矛一直流到水中。

    至于另一头棘鱼人的尸体,早已落入水中,看不到影子。

    希尔薇德正提着裙子向前一步一步挪过来,方鸻见状向她伸出手去。少女抬起头,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将手放在他手中。但她其实没说,比起灵巧与平衡来,她其实远比自己的船长擅长得多。

    “那工场就在前面了,”白葭轻巧地一挥剑,便将剑上的血珠子洒在一扇玻璃窗上,形成一道弧线。她收剑回鞘,看着前面说道:“越过那街——”

    方鸻闻言拉下风镜看了看,在一片纵横交错的汇流之中看到了那栋建筑物,虽然只是西林-丝碧卡家族在城内的一处产业,但占地也并不小,在一众建筑中显得十分醒目。

    “欧力在上,要是那传送阵被泡坏了就好了。”有人说道。

    但方鸻摇了摇头:“魔导阵没那么脆弱。”

    他拨弄了一下风镜,又道:“在正东十二点方向、十一点方向与两点方向皆有鱼人在靠近,一共十一个,其中有两个装束与其他鱼人不太一样,有可能是精英。稍等一下,我给你们把位置标记出来。”

    他标记位置的方法很简单,伸手一指,半空中的发条妖精便划过一条金色的弧线,飞去在一处悬停。而每有一个发条妖精悬停的地方,就意味着那下面就有鱼人存在。

    这说来并不困难,但要同时控制七八个发条妖精精准到这个程度,就有些令众人叹为观止了。

    但更叹为观止的是直播间内的观众们。

    毕竟他们才刚刚看着这个人夺得了工匠大赛的冠军。

    也毕竟操控奥尔芬双子星,给人的震撼远不如同时命令七八个灵活构装来得直观,那种分心多用的强大计算能力,正是世人最推崇与吹捧战斗工匠之处。

    人们下意识想到的是virus,那个同样双系精通的冰山女神,说来对方也在这赛场之上,而且好像还与方鸻认识。

    于是有人不由产生了这样的联想,方鸻会不会与virus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毕竟这位冰山女神虽然有许多学生,但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衣钵继承人。

    而方鸻ragnarok的出身,则让人们产生了更多发散思维——比方说弑神者是否要与诸神黄昏联手了?那对于国内十大公会的格局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但当事人显然没有这样的想法。virus站在一片淡淡的薄雾之中,目光冷静地看着雾气之中的景象,那薄雾不过是升腾的水气,是鱼人水占者少有的几种法术能力。

    在艾塔黎亚的记事当中,异怪往往会记起它们血脉之中那种魔法因子,是传承自它们与上古某个强大魔法生物一丝半缕的联系,或许是龙,或许是一类寇拉斯这样强大的生物。

    强大的先祖让它们在层层退化之后,仍旧保有着强大的体格,与人类这样羸弱的族群自然不同。

    可欧力赋予人类的是创造力,若放弃炼金术,七八个人类士兵也未必是一头棘鱼人的对手。但正是有了身后的魔导炉、与形形色色的魔导器,凡人才能在这片土地上立足。

    这是一个与地球迥然相异的文明,但来自于星门之后的不同人类,却在所走过的历史上却保有共同的认知与记忆——既进步书写了当代的历史。

    virus让发条妖精如同一群鸟儿一样在雾气中飞掠而过,传输自每一只发条妖精的图像,共同构成她网状分布的视野。那是一种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感知,常人看一眼可能便会头晕半天,但对于训练有素的战斗工匠来说这只是基本功而已。

    她收回手。控制发条妖精的,不过是白雪的手上五枚精巧的戒指而已,在食指上的第一枚覆盖最广,是指套,往后中指、无名指之上则是一个菱形的指轮,中央分别嵌着一枚翡翠与一枚紫水晶,小指头上则是一枚细细的银环而已——与一般工匠操控手套的笨重呈鲜明对比——因为它们本身就是一套传说级装备,星晕。

    但滤网状的搜索并没有传回来有用的结果。

    这其实正是那个女人的迅捷战术,至少在多点接触上的原理是一致的,只是virus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不过不管她承不承认,在这一技巧的运用上她明白自己差对方不是一星半点。

    当对方毅然决然地投入战斗工匠的怀抱时。

    她还在为自己的双系精通而沾沾自喜。

    这的确给她带来了不菲的名声,但也阻止她走向那最终之路,virus其实很早就明白碧火号是自己的最高杰作,她上限于此。所以她很早便放弃了在工匠之上更进一步的想法,只专注于为弑神者培养下一代工匠。

    外界皆赞美她是热衷于超竞技事业,她也十分虚伪地并未反驳,但内心深处其实明白结症所在。所以她的学生,没有一个和她一样是双系工匠,也没有人们认为的真正的衣钵传人。

    发条妖精第二次重新飞过原来的地方时,雾气之中还是一片空白。

    通讯频道内传来苏长风的声音:“各位,有什么发现吗?”

    “第三大街至码头区一带没有发现。”

    “我们这边也没看到。”

    “它像是消失了。”

    “鱼人们也在撤退。”

    但人们在等待一个最终的回答。

    virus静静地看了片刻,目光扫过那些倒映着天空的水中之影,几条街区一片空空荡荡,只有漂浮的浮木与碎片。她以自己一贯的冷淡语气,开口答道:

    “没有。”

    过了一会,两位艾尔芬多的大工匠也回应来相同地回答。

    苏长风有点莫名其妙地放下手中水晶。

    他身边所有人皆看着这个方向,前面雾气空荡荡的,渺无一物。

    众人站在一条由土系元素使筑起的一条长坝之上,这样的长坝拦在水中央一共有四条,每间隔一百米一条,后面不远处便是浸泡于水中的罗曼的圣殿。

    复活的民众聚集在阶梯之上,目带不安地注视着这个方向,沉默不言,有人也正在低头祈祷。前面三条长坝皆已被冲得七零八落,堤坝之上人人带伤,只是雾气之中那庞然大物,已然消失了。

    就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难道鱼人撤退了?”有人问道。

    但没有人回答,正如没有人明白这没头没尾的袭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迪特克也放下手中的剑,看了看身旁的苏长风:“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苏长风点了点头。

    他又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代,他刚好错过了那场举世之战,但他并不因此感到可惜,他始终认为军人的职责是守卫和平,而非发起战争。他与星门的第一面,便是苏瓦声明的签订。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传说寇拉斯生于雾气之中,它有在雾气之中穿行的能力。”迪克特开口道。

    “你也认为它离开了?”

    迪克特摇了摇头。

    苏长风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缓缓拿起水晶,输入了一个号码。

    方鸻看了看半空中那些发条妖精。

    他并不担心鱼人会发现自己的发条妖精。鱼人作为一个大类,冥给他的资料上也有整理——上面说鱼人的眼睛构造特殊,在水中对于光线的折射十分敏感,但上岸之后天然近视,感知力会大打折扣。

    而且棘鱼人更是天然的红绿色盲,它们其实很少离开水域作战,入侵梵里克对于它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明智之举。而在陆地之上,鱼人们受到的限制太多。当然,即便是在浅水区也是一样。

    他的通讯水晶亮起红光。

    方鸻一边将水晶拿起来,一边注视着前面的情况,一队冒险者正在那里涉水从一条街道中央横渡而过。

    “你那边情况如何?”苏长风问道。

    “还好,我们已经快抵达目的地了,”方鸻答道,他忽然停了一下,看着前方道:“等一下,好像起了雾。可能有鱼人水占师在附近一带活动。”

    浓浓的雾气是从南面袭来的,方鸻看到翻涌的雾气顷刻之间便吞没了几条街区。

    他赶忙向那个方向挥了一下手,试图引起他们注意,但那里的冒险者并未看到这一幕,他们正试图进入鱼人的视野,帮白葭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至于白葭的位置,这会儿方鸻已经看不到了。

    街道上很快白茫茫一片。

    “雾?”通讯水晶中苏长风的声音紧张起来:“等下,你小心——”

    话音未落,方鸻便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他目瞪口呆地抬起头,可能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惊怖的一幕景象:像是一栋摩天大厦从天空中直坠而下,银灰色的皮肤,布满了细密的钢铁之鳞,从翻卷的雾气之中突然探出,一击击中前面的街区,让一片建筑轰然塌下。

    但那根本不是什么大厦,而是一只脑袋,有半个街区那么大。方鸻看得清楚,对方半个头颅埋在一片烟尘之中,但其上一只巨大的眼睛,正穿过雾气直勾勾落在他身上。

    那是什么——

    他脑子一片空白。

    片刻,冲击波卷起的一道白浪直推过来,方鸻下意识往一旁高台上一扑,但水还是推得他连连后退。

    直到一只手从旁边伸来,用力将他从水中拽了上去,但方鸻还七荤八素之间,那手便用力将他一推,又将他推向另一个方向。方鸻抬头看去,这才看清是希尔薇德拉了自己一把,但贵族千金正回过身——那里的雾气之中,又探出另一只巨大的头颅来。

    不好——

    方鸻意识到希尔薇德在舍身救他。

    他脑子里血液上涌,在水中用尽力将手中发条妖精向雾气之中一掷,铜球划过一条弧线,在雾气背后化为一道闪光。那头颅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忽然吃痛地一扭,向左边横扫过去。

    它在最后一刻似乎正与希尔薇德错开一线。

    但正是此刻,雾气翻涌过来,遮挡了方鸻的视线。方鸻被水流推向一个方向,重重地撞上那里的一面墙,汹涌的水流让他根本无法改变方向,他看了看前面,只好横向向另一边的小巷而去。

    通讯水晶中一片沉寂。

    他一边前进,一边大声询问每一个人的名字,但包括白葭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回话。

    只有苏长风在大声对他说:“艾德,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方鸻大声说道。

    前面水道之中出现了几头棘鱼人的身影。

    他一挥手,两道银光,棘鱼人顷刻身首分离。不过那边有一头精英战士长,用手中的长矛挡住能天使的刀刃,方鸻想也不想,直接一发火巨灵丢过去。

    爆炸的闪光之后,对方顿时灰飞烟灭。

    他喘了几口气,这才冷静下来,问道:“为什么寇拉斯会在这里?”

    “寇拉斯有在雾气之中穿行的能力,它应该发现你们,也或许是罗林让它过去的,”苏长风答道:“告诉我们你的坐标,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过来。”

    “来不及了,”方鸻答道:“罗林一定是让它过来破坏法阵的。”

    那边停了一下。

    但片刻,又传来骑士的声音:

    “艾德,它不认识法阵。”迪克特答道。

    是的,罗林只能告诉这些鱼人们大致的方位,但寇拉斯尊为鱼人的神祇,却并不具有炼金术的能力,鱼人们也不行。

    方鸻彻底冷静了下来。

    但寇拉斯会摧毁这里的一切,他想——

    可在那之前他还有机会,而且他有唯一的一次时机可以靠近那座工坊。他忽然沉默下来,继续向前摸索过去,他还记得记忆之中那工坊的位置,而且其他人不能白死了。

    苏长风从他的沉默中猜出了他的想法:“艾德,再冷静一些。”

    “一会你直面寇拉斯之时,我们有一次支援你的机会。”

    方鸻微微一怔,这才问道:“什么机会。”

    “看看时间。”

    方鸻拿出怀表,时间是十七分钟,距离一刻钟已经过去了两分钟。

    他眼中闪过一道沉沉的光芒,明白了过来,开口问道:“我应该做什么?”

    “你必须在第一时间给出最准确的坐标,越精确越好——”

    苏长风鼓励道:“把握住机会,艾德。”

    方鸻轻轻吸了一口气。

    最近的参照物是五个街区之外的梵里克钟塔,而另一个参照物则在北边——炼金术博物馆,而关键是目测出它们之间的位置关系,这对于绘图员来说是拿手好戏。

    可对于炼金术士来说,则是对于其空间感知能力的终极考验。

    在西林-丝碧卡家族的工坊之前有一小片广场,而穿过那广场,便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看了看四周,雾气之中一片安静,仿佛之前的一切皆是假象。不过安静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不知道自己的舰务官小姐是否已经逃脱,但至少安静证明对方没有引起寇拉斯的注意。

    她或许正藏在某个地方。

    直播间内静悄悄地看着这一幕。

    发条妖精飞得很高,因此他们只能看到下方一片翻腾的雾气:

    全军覆灭了么?

    先前可怖的景象令所有人皆心神震撼不已,而那庞然巨物仍在雾气之中昂然漫步,挥舞着十二只巨大的脑袋,满布的利齿尖牙,偶尔向这个方向头来冰冷的一瞥。

    隔着屏幕,众人也能感到心神一冷。

    这可不是影视作品,而是另一个世界真切的存在,令人不由心悸,那个世界的凡人们究竟是如何得以立足,甚至生存下来的?

    “再飞下去一点。”负责人不停地督促。

    但那工作人员却十分为难:“已经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进入对方攻击范围了。”

    “区区一只发条妖精而已,损失就损失了,”负责人恨铁不成钢:“把操控手套给我,让我来——”

    “老大,你——”

    负责人一把夺过操控手套,怒道:“老子在超竞技联盟的时候,有你们屁事。”

    他一边说,一边从容地戴上套。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刻却是一脸的神圣之色。

    直播间内的众人感到视野开始向下拉伸,一直进入到云雾之内,它穿过一小片雾气的间隙之后,眼前的视野豁然开阔。

    人们看到从前面雾气之中飞来七八道金光,向四面八方绽放开去,中年男人急忙吃力地转动发条妖精,有些愕然地看着这一幕。而视野之中看到的是一片发条妖精正整齐划一的升起,浮于‘云海’之上。

    他在干什么?

    这是人们共同的疑惑。

    他在测距。

    但中年男人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那些飞上半空的发条妖精,一个接着一个,分成两条笔直的线,似乎各自指向东南方向——犹如直角坐标系的两条交错的轴线一样。而在轴线的夹角之中,那庞然大物正缓缓浮现出身形。

    方鸻仰着头看着这一幕。

    雾气似乎有一刹那的消散,让他目光可以穿过广场上方,看到那彼此并列的十二首,居高临下地漠然看着这个方向。

    那广场之上,小的仿若蝼蚁,大的巍峨如山,直播间内每一个人这一刻皆屏住呼吸,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一幕。

    而方鸻却毫无惧色,将手一引,一道金色的光芒,环绕着寇拉斯而去。鱼人的神祇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啸,似乎要扭转头颅去吞下这道小小的金光。

    但正是这个时候,一道魔法的波纹淡淡的逸散开来。

    “距离梵里克钟塔,五百五十米。”

    “距离炼金术博物馆,一千一百二十米。”

    十一公里之外。

    一艘风帆战舰正悬浮于云层之上,细长的舰身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在它的左右两舷,悬挂的横翼帆正在一点点收拢,露出下面黑洞洞的炮门来。

    “571舰,一级战备状态。”

    “标定坐标,梵里克钟塔,a711314。”

    “标定坐标,梵里克炼金术博物馆,a711327。”

    “射击诸元计算完毕。”

    一身灰蓝色大衣的舰长正轻轻放下手中的烟斗,淡淡地开口道:

    “571舰,一至四号炮组。”

    “三发速射。”

    “开火!”

    一片金色的闪光,闪耀人心。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