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约几个月前?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约几个月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法莱斯从喧闹的广场上移开目光,并接过小矮怪递过来的帕子,抹干净胡须上的黄油。有点忧心忡忡地说道:“指望圣选者们的‘联盟’是不现实的,他们喜欢自娱自乐,你们知道,我们其实互相看不上。”

    安德看着侏儒尖尖的胡须一颤一颤的,不得不说,铜湾家族的人都有一把漂亮的尖胡子。这位方鸻名义上的导师笑而不答,只说:“但今年王室的税收太多了,工匠总会的拨款又没到,同盟仅仅维持运作已经很难了——”

    “我们说的不是赋税的问题,”法莱斯有点生气:“老伙计,你难道愿意看到古塔人骑在我们头顶上?这可不仅仅是你们人类的问题,无论是侏儒还是矮人,皆不会接受这样的羞辱。”

    “这就是赋税的问题。”

    法莱斯盯着他。

    安德不为所动,面不改色道:“矮林人有一句谚语‘想让狗忠诚,就得给它好处’,现在对于南境炼金术士同盟来说,可不仅仅是没好处那么简单。王室要丢脸,那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你知道,宰相是不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妥协的。”

    “巧合的是,南境炼金术士同盟也不会。”安德俏皮一笑:“看起来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达成了共识。”

    法莱斯生气得从椅子上跳下来。

    安德看他样子,才答道:“退一万步说,老伙计,我现在也不是同盟的总会长。老铜鼻子才是,他是个钢眉毛,你知道矮人的性子,你猜他会不会给我们年轻的国王陛下好脸色?除非——”

    “除非?”

    法莱斯抬起头来,他眼睛在一次实验中受过伤,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看着对方。

    “索南的兄长与云层港主教正在这里,两人是芬里斯事件的亲历者,他们为托拉戈托斯所隐瞒,一直在寻找当时那个炼金术士。你知道,钢眉毛都是念旧情的,”安德答道:“你帮他们忙,他们就会帮你忙。”

    法莱斯长叹一声:“没那么容易。”

    “你大可以去探探他们的口风。”

    法莱斯摇摇头,才重新坐回椅子上。安德看着他说道:“那你只能指望在这里找到一些好苗子了,你打算先看比赛结果,还是和往常一样,先看看不计分的参赛者?”

    法莱斯没有答话。

    安德又问:“你听说千门之厅开启的事情了吗?”

    “有这回事?”法莱斯这才回过头来:“为什么工匠总会没得到通知?”

    安德摇摇头:“不大清楚,只是谣传而已,可我听说涅瓦德的主人离开了妖精居所,这些年它很少动身了吧?你还记得那个预言?”

    法莱斯心中一动。不过那头圣弓峰的云龙离开自己的地盘,未必是为了千门之厅的事情,他打算找时间好好找人问一下这件事,万一真如预言之中一样,对方选出了自己的学生了呢?

    会是考林—伊休里安本地人吗?

    两人正谈话间,大厅的大门推开来,安德抬起头去看到一个矮人、一群人类与一头肥硕的蜥人进入了艾尔芬多的第六层,矮人有一道霜色的眉毛,正是铜鼻子的兄长卡林-钢眉。

    走在最前面的人类,是一位年迈的主教,穿着一身象征着太阳的浅黄色的长袍,在其身后肥硕的蜥人,则是一位祭祀,来自于卡-翠兰的塔达蜥族。

    “说到就到,”安德压低了声音:“是那些芬里斯人。”

    法莱斯看了这些人一眼,心知对方为什么来这个地方,他们原本在长湖西面寻找托拉戈托斯的踪迹,听说那头恶龙去了伊斯塔尼亚的方向。但和他一样,有人给了这些人消息。

    安德露出好奇之色,又问:“话又说回来,你知道他们一直在为什么奔走?芬里斯事件不是平息下去了吗?”

    “托拉戈托斯动摇了芬里斯岛的根基,提里奥安希望能找出预言之中那个星之守护者,”法莱斯答道:“蜥人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艾索林之灾重现。”

    安德还有些奇怪:“他也是欧力的信者,怎么能听信蜥人那一套?”

    “大约卡-翠兰也是太阳众神之后,不分彼此罢。”法莱斯语带讥讽。他是帕维瓦拉的信徒,对于欧力的信众那一套并不感冒。

    安德闻言对自己老友对于神祇的冒犯不置可否,只意外地看了那头肥硕的蜥人一眼。

    对方感受到他的目光,也回过头来,那棱形的黑眼眶之中只有一对小眼睛闪闪发光。蜥人祭祀扭头时,肥肉在下巴处堆在一起,层层叠叠,几乎看不到脖子,令人感到有些好笑。

    ……

    秦雨放下手中的刻刀,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再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作品,才抬起头来,将之交给一旁的工作人员——其实这也正是许多大公会不愿意派顶尖工匠来参加这比赛的原因:

    在一些基础项目上,不使用系统对于选召者是相当不利的。而培养一个天才新秀的花费往往天价,这里面皆是商业利益,大公会当然不愿意让自己的明星选手平白无故为他人作嫁衣。

    而他们这些二线人员就不一样了。

    这毕竟是原住民为主的比赛,因此在这里的选召者参赛者也没什么可抱怨。

    好在每个人总经历过学徒时期,刻阵总是会一些的。而那工作人员是个面无表情的中年人,只接过赤金刻板,一言不发转身装入一个盒子内封好,再在盒子上写下完成时间。

    每个盒子上有一个编号,每个编号对应选手的名字,但花名册由专人保管,这样盒子被交上去审核之时,考核者其实并不清楚每一个盒子内的作品究竟出自于何人之手。这样一来也更有利于防止考核官因人徇私。

    秦雨默默看着自己的盒子。她也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比赛了,心中明白这些盒子之中最好的一些成绩会被抽选出来,专门呈递给工匠总会的主考官们。而那些人,才是真正掌握他们这些二线选手命运的人。

    一旦为主考官看中,选入大陆联赛的正赛队伍之中,再在大陆联赛之上小小地露脸的话,他们这些人未来在公会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大公会的天才们争夺的是那一线前往第二世界的机会。

    而对于他们这样的二线人员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主战场。进入下一轮固然重要,但拿到一个好成绩进入主考官的法眼更重要。只可惜秦雨清楚自己并不是队伍的主将,她的成绩多半是拿不到第一的。

    她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收起工具正准备离开,忽然之间想到ragnarok那个年轻人——对方应该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比赛罢?会不会和当初的自己一样,怀着同样的心情来到这个地方?

    但ragnarok的主将是mtt,对方应当很难出头吧。

    秦雨这才想起领队的嘱托,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刚好看到方鸻从自己的赛场上走下来,还对礼貌地对她笑了一下。她忍不住怔了怔,心想这少年还蛮可爱的,虽然是对手。

    但方鸻走远,秦雨才楞了一下:

    等一下,他怎么比自己还早离开了?

    难道是她没仔细看比赛规则,今年的比赛其实可以用工匠系统了?

    第一轮比赛很快结束。

    崔宇、鹰嘴豆与压轴的木蓝一一上场,崔宇负责多阵这一环节,而鹰嘴豆则设计各炼金阵之间的连接,最后木蓝再把三人的作品统一成一个成品,比赛的第一轮便告一段落。

    每个人基本皆正常发挥,其中鹰嘴豆还爆了下一种,组了一个百分之九十七精度的高品质炼金阵。基本上这个成绩,他们进入第二轮已经是十拿九稳。因此大家下来皆有些放松,鹰嘴豆甚至还和方鸻打赌,这一次他才是最高成绩。

    不过结果很快下来,方鸻还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高分,不计入总成绩之中。让鹰嘴豆看着这怪物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九十七精度的组阵也拿不到第一名,这人的得分究竟是多高?

    难道是满分?

    鹰嘴豆忍不住拉着方鸻,有点不可思议地问:“等下,艾德,你不会也超水平发挥了吧?”

    方鸻只笑着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会说,他非但没超水平发挥,甚至连七成实力都没拿出来。当然他也不会拿出全力去参赛,只要保证可以进入不计分成绩就可以了,要是太高的话,他可不打算去奥述参加正赛。

    眼下不过是为了还奥丁一个人情而已。

    方鸻拿出的成绩没让任何人失望,这下子崔宇也不好再说,还淡淡向他道了一贺。毕竟大家皆是同队,如果ragnarok这个队伍可以进入最后的决赛圈,对于每一个人皆是有好处的。

    “今年我们希望很大,”等选手们下来,灵魂指纹也上去鼓励了一句:“大家再接再厉。”

    说罢,她还有些意外地看了方鸻一眼,对方在比赛中的成绩,比在之前预料之中还要高一些。只可惜队伍之中没有两个方鸻,不然她觉得就是今年的冠军,也是十拿九稳的。

    ragnarok有几年没在炼金术士的比赛项目中拿过好成绩了?

    不过方鸻显得有些高兴,倒不是因为成绩的原因。而是他一下来,便看到了天蓝几人——当然主要还是希尔薇德。他看到贵族少女时整个人都呆了一下——希尔薇德双手拎着手提箱,穿了一件纤长的黑纱长裙,带着一顶遮阳帽,香肩玲珑,肌肤如雪。

    她微微有些含蓄的样子,在阳光之下噙着笑意,一身少女的气息,让周遭一切景色皆黯然失色。

    鹰嘴豆、崔宇甚至包括木蓝几人都看得呆住了,还以为看到了从哪里画中走出精灵少女。

    他们看到希尔薇德笑盈盈的目光,正落在自己队伍之中某人身上,哪里会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木蓝忍不住推了方鸻一把,问道:“原住民?天,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小仙女的!?”

    她停了一下:“等下,她不会真是来找你的吧?”

    方鸻挠了挠头,那个,好像还真是。

    但木蓝拽了他一把,忍不住压低声音:“那个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又是怎么一回事,艾德,你、你竟然脚踏两只船!?”

    崔宇和鹰嘴豆听了,皆有些佩服莫名地看着方鸻,心中一时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只有方鸻一脸无语:“木蓝小姐,你究竟在想什么?不说了吗,我和苏菲小姐只是朋友而已。”

    木蓝一脸鄙夷地看着他,那神色显然是——你猜我会信?

    而这时希尔薇德已走到近前,方鸻再顾不得和这些人解释,才忍不住问对方:“怎么又染发了?”

    “不算染的,法术而已,”希尔薇德笑吟吟的,挑起一抹银色的发梢:“这里认识我的人可不少。”

    方鸻这才明白过来。

    但希尔薇德却靠过来,踮起脚尖,吐气如兰地对他咬耳朵:“但我也会学狼叫喔,呜呜呜——”

    方鸻只感觉心跳都快停了。

    木蓝更是张大嘴巴看着这两个人。

    而希尔薇德眯起眼睛一笑,才改口道:“不和你开玩笑了,本来大家打算明天再过来看你比赛的,不过正好有人找你,她联系不上你这边,才让我们专程过来送个信儿。”

    参加比赛是要关闭通讯水晶的,也难怪对方会联系不上。不过会是谁呢?方鸻一边拿出水晶,一边问:“是谁找我?”

    印象当中,知道他的通讯号码,又知道天蓝等人的,其实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人而已。

    果然,希尔薇德这才开口道:“是丝卡佩小姐。”

    “丝卡佩小姐?”方鸻一愣,他之前就给丝卡佩发过一条信息,但那边一直音讯全无。他听说星门港出了一点小问题,一直很担心那边的事情,却没想到,对方会在这时候回了信。

    想及此,他才用手一摁通讯水晶,注入以太魔力将之激活。

    水晶微微一亮。

    ……

    而同一时刻,人群之中,迪克特正看了看手中的怀表,然后才抬起头对身后两个姑娘说道:“应该是这边,但我们来晚了一点,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我猜我那小朋友应当可以进入第二轮,你们要不要……?”

    他忽然住了口,眼中一亮:“我看到他了,他在那边。”

    但他话音未落。

    身后艾小小忽然低叫了一声:“啊!”

    少女几乎是倒退一步,声音之中透着惊讶与兴奋,并一把抓住好友的袖子,用力道:“糖糖,快看!”

    唐馨微微一怔,她目光正在人群之中巡弋,听到艾小小的话,才回过头来。但还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答道:“你又怎么了,疯丫头——”

    但她一下停了下来。仍由艾小小使劲摇晃着自己,口中无意义地重复着:“我找到了,找到他了!是那个炼金术士,你还记得吗?”但唐馨当然记得,一同生活了十多年的大傻瓜。

    她能不记得吗?

    只是她的目光正落在方鸻与希尔薇德手与手之间,贵族少女纤细的手指,正与那大傻瓜的手五指交错,彼此挽在一起,而两人的注意力皆不在这边——方鸻在她微微眯起的目光之中,正低着头,似乎看着什么东西。

    而唐馨看着这一幕,心中一股无名之火便冒了出来。

    她咬了咬牙,一言不发。

    而且不知怎么的,心中还微微有一些酸楚之意。

    旁边艾小小对自己好友的心意一所无知,还兴奋得一蹦三丈高:“快,我们过去找他签个名!”

    但唐馨一把将之拽了回来。“你傻了,”她少有地生气:“那边是参赛选手,你怎么过得去?”

    艾小小一愣,心想也是。她这才看向一旁的迪克特,心想对方是原住民应当有什么办法罢?她这才问道:“迪克特先生,我认识其中一个选手,我找他好久了,你能带我们过去见见他吗?”

    迪克特这才收回目光。

    他并未意识到,两人认出的人,正是方鸻。他只想了一下,才点点头:“我们或许可以去场后看看,离第二轮比赛开始还有时间,选手们应该会去那边休息一下。”

    唐馨听了这话,这才稍微冷静了一下,只看了台上的方鸻一眼,轻轻握了一下拳头。

    台上方鸻正重重打了一个喷嚏。

    他还有些奇怪地看四下一眼,同时一边示意希尔薇德自己无碍,一边看向通讯水晶上的传讯。而那边丝卡佩小姐的回讯十分简练,只不过一句话而已——艾德,看到这条消息回话。

    方鸻于是在水晶上输入道:“我在了,丝卡佩小姐。”

    而过了一会,水晶才重新亮起来,显露出丝卡佩有些严肃的样子:“艾德,之前出了一些事情,所以一直没联系你。这边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通知你但没机会。”

    方鸻微微怔了怔,才问道:“丝卡佩小姐,你们那边没事吧。”

    丝卡佩摇了一下头:“没什么大碍,只是担心有人在调查黎明之星,所以才没联系你。”

    方鸻这才放下心来,问道:“那边是什么事情。”

    丝卡佩想了一下,才答道:“我也不太清楚这事对你是好是坏……”

    方鸻楞了一下,有些不明就里地问:“究竟怎么了,丝卡佩小姐?”

    “是这样的,”丝卡佩看着他,面色有些古怪:“我这边是在星门港,你应当记得吧?但不久之前我好像遇上了你表妹——”

    “啊!?”

    方鸻当即呆若木鸡。

    “……她叫唐馨,”丝卡佩答道:“是叫这个名字吧,我记得和你提过。”她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样东西来:“我当时悄悄拍了一张照片,你看看是不是她?”

    方鸻看到那照片之上的两个少女之中的一人,眼前都有些发黑。

    至于另外一人,其实他也认识,是唐馨的同桌好友,似乎是叫做艾小小的。那上面不正是他表妹是谁?

    他心中有些不安的预感,忍不住颤声问道:“丝、丝卡佩小姐,你什么时候遇上她的?”

    “大约几个月前吧?”

    大约,几个月前?

    方鸻忽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