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逢与会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逢与会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迪克特先生!”

    方鸻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坐在酒吧大厅一侧的中年骑士,一袭灰色的斗篷,正面带笑意正看着他——灯光的阴影勾勒出对方柔和的面部线条。他这才忍不住有些惊喜地喊了一声。

    而迪克特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向他点了点头,一边示意他过来坐下。“小声一点,我的朋友,”迪克特笑道:“这一次我是悄悄过来的,可不想惊动别的人。”

    方鸻闻言,连忙左右看了看,见并无人注意,才松了一口气。他回过头不好意思地对对方挠了挠头。迪克特看他样子不由好笑:“你还是老样子没变,艾德,”但他停了一下,又摇摇头道:“但也不完全一样了。”

    方鸻一愣,不解道:“怎么不一样了,迪克特先生?我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啊?”

    迪克特摇头一笑:“你自己可不觉得,但的确是有了很大变化。”说罢,他才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方鸻一番:“成长了不少,艾德。”

    方鸻这才明白对方原来是在夸赞他,忍不住脸红起来。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尤其是随着团队的逐渐成熟,连他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他当然还是以前那个艾德,但又不全是。

    他看了看对方,也忍不住说:“其实你给我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迪克特先生。”

    “哦?”骑士有些好奇:“怎么说?”

    “怎么说呢,以前的迪克特先生似乎更严肃一些。”

    迪克特闻言不由莞尔:“离开多里芬之后,我的确不用像过去一样那么苦大仇深了。虽然三十年前的一切还没结束,但我们总得向前看不是么,艾德。”

    “的确如此,迪克特先生。”方鸻不由深以为然,何况他本身也不是那种刻板的性子。

    而寒暄完毕,迪克特这才问道:“说起来我没有你们的通讯id,只能在外面找了个圣选者来联系你,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我听说你身份上有些小小的瑕疵,需不需要我帮忙?”

    方鸻闻言不由有些意外之喜,他知道这位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中年骑士,在考林—伊休里安代表的力量其实非同一般。罗班爵士是他的长子,在王室与宰相、新贵与旧党之间自成一体——谁都愿意拉拢这位十三年前拜恩之战的英雄,因为他不仅仅是宫廷法师的领袖,还代表着民望。

    何况布丽安公主与罗班爵士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关键的时候,艾文奎因精灵也会坚定地站在这一边。当然公主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更关键的是精灵与矮人都更注重传统的友谊。

    十三年前的拜恩之战的参与者,昔日的战友,今天早已各掌一方大权。

    而且这位骑士先生本人也不一般,就方鸻自己所知,艾尔帕欣工匠总会还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何况作为考林—伊休里安传统贵族的一份子,迪克特就算古板一些,也不可能是孤家寡人。

    他背后的几股力量联系在一起,已足以改变朝堂上的态度,有这位骑士在后面美言几句的话,他在军方眼中的价值自然又要提高不少。

    不过对于迪克特的问题,方鸻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之前还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一个陌生的通讯号码来联系自己。要知道他在芬里斯一行弄丟通讯器之后,这个新的号码也就只告诉过寥寥数人而已。那些人要联系他,也用不着找别人。

    何况号码的主人还神神秘秘告诉他,有人要见他,又说得不清不楚,一度让他以为自己遇上了什么陷阱。可没想到,这背后竟然是这位在多里芬并肩战斗过的老朋友。

    迪克特闻言也哈哈一笑:“他可说不清楚,南边局势不明了,我担心给罗班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过来的时候并未声张,也不希望惊动太多人。也难为那圣选者了,他可不清楚我是谁。”

    方鸻点了点头。说起来他们从多里芬一别之后,迄今为止也有将近半年没见了。

    他才答道:“其实也没什么,那人也不认识我,联系好之后我们就互删好友了,区区一个通讯id还不至于暴露什么。”说罢,他才有些好奇地看着迪克特。照理来说解决了多里芬的事件之后,对方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怎么又会找到了自己这边?

    要知道从艾尔帕欣南下抵达梵里克,这可不是一段很短的旅程。

    迪克特闻言先一笑:“我是从布丽安公主那里拿到你的新通讯方式的,这次南下,一方面是半年未见,想来看看你和那马魏家的小丫头近况如何,二来是为了一些正事。”

    方鸻一怔。“你知道希尔薇德她……?”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以布丽安与他儿子的关系,当然不会向他隐瞒这些事情。

    正如同对方能从布丽安公主手上拿到自己的通讯方式一样,知道他新的通讯id的人不多,但那位精灵公主正是其中之一。

    想到这里,他才改口道:“迪克特先生,所以你专程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迪克特显然对他的机敏赞赏有加,在多里芬他就看出这个少年稚嫩的表面下隐藏的潜力,而现在不过是对他当初眼光的一种验证而已——今天对方非但成长起来,而且比他想象中更快。

    他这才拿出一口手提箱,放到桌子上,对方鸻说道:“这一次我过来,首先是给你带来一件报酬。”

    “报酬?”方鸻不由好奇地看了那手提箱一眼,心想自己又有什么报酬需要对方带过来的?这手提箱里的东西?

    迪克特却先将手按在箱子上,转而问道:“你还记得阿奎特吧,那个老矮人。”

    阿奎特?方鸻在心中哼了一声,忍不住想对方就是化成了灰,他也认得出来。一想到当初在艾尔帕欣闹出的乌龙,全是这些忘恩负义的老矮人搞出来的,他到现在还有些恼火。

    迪克特见他样子忍不住一笑,而对方心中那点芥蒂他自然是清楚的。“我知道老阿奎特骗过你,可人总得向前看,艾德。所以这次我带来了他的歉意,还有这口箱子。”迪克特答道。

    “这箱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迪克特先生?”那老矮人的歉意,他多半是不相信的。不过隔了那么久,他心中其实也没多计较这件事了,方鸻闻言只摇了摇头,如此问道。

    迪克特也不回答,只直接打开箱子来,只见里面是整整齐齐一摞羊皮纸。他这才抬起头来,对方鸻说道:“不知道你还记得另外一件事吗,你在艾尔帕欣帮过阿奎特不小忙。阿奎特其实一直在研究复原战斗妖精,而这正是他的研究成果——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没有你的启发,他完成不了这部分工作。因此这本设计图你理所当然应有一份,所以这正是我先前所说的报酬的意思。”

    方鸻闻言不由微微瞪大眼睛。

    战斗妖精。他大吃了一惊,他在千门之厅还想过这件事,却没想到当初的胡思乱想变成了现实。

    他下意识上前一步,但却想到迪克特还在一旁,忍不住停下来看向对方。迪克特点点头,答道:“别介意,这本来也是你的东西。”方鸻这才上前拿起那叠羊皮纸,他看了几页就明白那老矮人不是在吹牛,对方是真把战斗妖精给复原出来了。

    不过阿奎特的战斗妖精既不是类似于那种漆黑星辰的,也不是他在千门之厅用过的那一类。或者不如说,这是后者的雏形,这种战斗妖精的结构非常简单,它拥有一个复杂的发射装置,里面由一个转轮供弹,可以填装六发铅弹。

    这个装置的复杂之处在于给铅弹提供足够的出膛能量与稳定性,方鸻看了一眼那叠在一起层层叠叠的炼金术法阵就明白自己一时间不可能看得懂,只能慢慢揣摩——对方再不靠谱,毕竟也是一位大工匠啊。

    好在这里是设计原图,他再啃啃总能学到不少东西,再不济利用选召者系统复制总是没问题的。阿奎特在图上许多地方专门给他做了注解,这无形之中降低图纸的难度,专门方便他这样的选召者。

    不过若是仅此而已,这大陆上的许多炼金术士也能做到这一点,战斗妖精也不至于如此难以复原。

    而这层层叠叠的炼金阵背后,考验的是设计者如何进一步简化结构,如何把这套臃肿的思路塞入发条妖精巴掌方圆的空间中去。

    以及背后的散热系统如何运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而方鸻一看就懂,老矮人是用了一个水晶矩阵来散热,在设计图上水晶密密麻麻像是鳞片一样覆盖在发条妖精的外壳下,不到三毫米厚。

    但真正的秘密在于刻在水晶上的炼金阵,那个法阵正是海恩-凡姆解决相似问题的思路。

    方鸻看到这个,才想起来自己在艾尔帕欣工匠总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露过一手。但此刻他看到这个来自于自己的思路被用在这发条妖精上,心中第一时间感到的却不是惊喜,而是有些警觉。

    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继承的海恩-凡姆的技术被泄露于他人之手,事实上阿奎特能利用这种失传的技术重现出战斗妖精令他深受鼓舞。

    但经历了种种麻烦之后,方鸻更担心的是这些技术被居心叵测之人所得,甚至落在那些黑暗巨龙的追随者手上——他已不似曾经那么天真,真以为先进技术扩散出去就能造福世界。正如塔塔小姐所言,这绝不是一条坦途——若先进的技术不能掌握在更有力的秩序之下,带来的恐怕不是希望而是灾难。

    这或许这正是海恩-凡姆没有把这些不成熟的技术公之于众的原因。而在他没有真正驾驭这些技术的能力之前,方鸻也不再怀着那些幼稚的想法。

    他不由检讨了一下自身,过去是不是太不在意海恩-帆姆这些视若珍宝的技术,有没有在有意无意之间将它们泄露出去?这东西是落在阿奎特这样的正统大工匠手上还好,倘若他的预想真的发生,那他岂不是艾塔黎亚的千古罪人?

    不要说完成海恩-帆姆的构想,对不对得起这份传承还是两说。

    方鸻这时才默默提醒了一下自己,今后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即便是传承技术,也得小心甄别对方的真实意图。

    他略略地看了图纸一遍,便已是半小时过去,时间如沙,缓缓流逝。一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施施然将图纸放了回去了,长出了一口气:

    阿奎特复制出的是一种相当简略的战斗妖精,而他刚好在千门之厅见识过真正的战斗妖精,明白那老矮人至少没有走错路——这个战斗妖精既没损害其原本的灵巧性,也没省略观瞄装置,还留下了升级的空间,简略是简略了一些,但却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他相信沿着这思路继续发展下去,有一天复现出真正的战斗妖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技术果然是相关的,方鸻心想,一些努美林精灵的技术重新现世。立刻就导致了另一些曾经存在过的技术复活过来,要不是努美林精灵和人类差异性太大,有一天重现努美林精灵时代的辉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了,眼下其实也正是一个炼金术蓬勃发展的辉煌时代。只是这一次,它由人类与矮人来主导。

    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这些图纸,心中清楚它的价值。即便是此刻,它也意味着发条妖精的革命,他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看向一旁的中年骑士道:“这些真是给我的,迪克特先生?”

    而迪克特毫不着急,只慢悠悠喝着杯中的麦酒,等他看完之后,才答道:“当然,我又看不懂。总不能是阿奎特送给我的,对吧?不过那老家伙还有个请求,我晚点再告诉你,因为现在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情。”

    方鸻心中此刻其实已不太计较,他听了对方还有请求——也只点了点头。毕竟拿人手短,这图纸意义与价值皆非凡,它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大工匠的独门秘技——他学了这图纸上的东西,在炼金术士圈子里看法,也算是对方半个学生。

    所以纵使老阿奎特坑过他一次,可老师坑坑自己的学生又怎么啦?

    不过此刻他看到面前的迪克特忽然严肃起来,正襟危坐的样子,一下子自然也忘了眼前旁枝末节的事情,只下意识问道:“怎么了,迪克特先生,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方鸻从一开始其实就明白,迪克特南下来找他,只会是因为更紧要的事情。而显然,现在才刚刚进入正题。

    迪克特这才放下手中酒杯,问了一句:“你还记得那件盔甲吗,就是艾缇拉小姐和天蓝从多里芬幻境之中带出的那一件。”

    说完这句话,他本来以为自己还要解释一下,毕竟那是半年之前的事情了,而且当时其他人也没太在意那盔甲。

    但没想到,他才一开口,方鸻脸色就变了变。

    “我当然记得,”方鸻马上皱着眉头答道:“事实上我们正遇见一件麻烦事,或许正与那盔甲有关,迪克特先生。”

    迪克特微微一怔,才听方鸻把他与苏菲几人在都伦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当初他们在凤凰之城见证那位公爵的长子‘死’而复生,当时便疑窦丛生,可以说庆典之夜那场闹剧前前后后,皆充满了诡异之处。

    虽然此刻南境形势表面还能维持,但方鸻对于当初发生的一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苏菲也是怀着与他同样的想法,那之后又检查过那盔甲一次,虽然没什么所得,但她总能感到那盔甲似乎是活着的。因为有时候它甚至会挪动位置,从几公分到几米不等。

    这件事一度让艾缇拉感到那盔甲有些不详,天蓝和姬塔更是害怕,所以苏菲不得不把它收了起来。方鸻想那盔甲此刻应该保存在银色维斯兰那边,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或许会把它作为证据一起提供给星门港。

    而方鸻说完之后,才忍不住问道:“迪克特先生,所以这盔甲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迪克特摇了摇头,让他稍安勿躁。他沉默了片刻,才答道:“我把那盔甲带来了,只是今天不方便带出门。”然后他抬起头来,用银灰色的目光注视着方鸻,缓缓说道:“而且我查到了一些相关的消息,指向那盔甲的主人。”

    “什么?”

    方鸻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真找出了那盔甲的主人。

    “那是谁?”他下意识脱口而出,而一时情急之下,声音竟引得酒吧内周围其他人迷惑地向这边看来。方鸻这才意识到不妥,才压低了声补充了一句:“迪克特先生,那盔甲的主人是?”

    “他叫艾尔陶特-艾林格兰。”

    “什么?艾林格兰!”方鸻忍不住大叫一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