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六章 酒吧之前的战斗

第八十六章 酒吧之前的战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希尔薇德。”方鸻忽然开口道。

    舰务官小姐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看了过来:“在,怎么?”

    “看到那个东西了吗?”方鸻目光盯着一个方向,说道。

    “在哪儿?”

    “在广场第三个出口左手侧的建筑旁边,二楼的高度。”

    希尔薇德扭头看向那方向,而正巧天空中划过一束流火之焰,倒映在她夜色下深蓝的眸子中方鸻看到她目光一闪,然后才点了点头。“是发条妖精?”希尔薇德问。

    方鸻颔首。

    他所说的,正是一只悬停于屋檐之外的发条妖精。他点点头,问:“那个方向你能不能把它打下来?”

    “太远了。”希尔薇德观察了一下,摇摇头:“如果有长枪还可以,可我手边只有丝卡佩小姐送我们的那支枪。”

    方鸻也知道,手铳因为枪管长度的原因,在这个距离上很难精准控制弹道。不过他想了一下,答道:“这不难,跟我来。”希尔薇德不禁有点好奇地看着他。

    方鸻通过高空视野监视着暗影王座的人,对方正在靠近埃南-莫德凯撒,但后者一无所觉,仍一点点靠向广场外围。至于那只发条妖精,正专注于观察两者之间的行动路线,似乎一时间忘了黄雀在后。

    方鸻小心翼翼地带着自己的舰务官小姐绕到那发条妖精的侧后方,两人躲在一幅从三楼垂下来的布帷下面。

    他们从那里抬起头,看到不远处有一队暗影王座的铳士正利用广场周围的花坛作为街垒,向广场中央的灰衣人展开攻击,不过对方也有火枪手发现了这一处火力点,双方用火枪对射,一时间硝烟弥漫。

    希尔薇德看到这些人,便明白了方鸻的想法,她灵动的目光作询问的神色,举起双手握了一下示意‘要抢’?方鸻点点头,一边拿出尖啸女妖他原本的尖啸女妖在艾矛堡一战之中损失了好些,眼下还剩下最后三只,一并全放了出来。

    他看着这三只胡蜂状的灵活构装,心中着实感叹了一下炼金术士这一职业烧钱,尖啸女妖的成本比发条妖精高几倍还不止,但损失起来一点也不含糊。

    只是很多时候,要想战斗工匠自己安全,中小型灵活构装扮演的就是消耗品的角色,大型构装体虽好一点,但在高强度的战斗中也够呛。

    这可不是他一个人如此方鸻要着重申明这一点。他又举起手来,金属操控手套发出咔咔的响动,但这点声音在战场一角不值一提,三只‘胡蜂’飞了起来,犹如三片枯叶悄然无声飘向那些暗影王座铳士的头顶。

    对手的发条妖精的视野不在这个方向,全然没注意到这一幕,方鸻只等了片刻,轻轻将手一握下达了投弹的命令。

    一些细小的,飞旋的金属片被丢了下去,当它们降至一定高度时,尖啸女妖上的计时器启动激发连接水晶,水晶上传出一道以太波纹,在波纹之下,金属片上的炼金法阵顿时激活。

    于是法阵发出一道亮光,从上面绽出一片刺眼的闪光粉末来,纷纷扬扬落下,犹如发光的花粉一般,顷刻遮蔽了方圆十多尺的范围。

    这些花粉无孔不入,在范围之内的铳士们顿时惨叫一声,下意识捂住自己的眼睛。这攻击并不致命,只不过让他们双眼剧痛、眼泪狂流而已,但另一边灰衣人的火枪手却发现这边火力减弱,立刻抓住机会便是一通反击。

    子弹噼里啪啦犹如雨点一般洗刷在花坛上,打得砖石飞溅,暗影王座一边的铳士顿时倒下了好几个人,倒在血泊中,至死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被暗算了。

    不过有人死亡,就总有人会掉出装备,而这些‘炮灰’参战一般不会带出自己最好的装备,其手上的白板火枪,就是最容易丢出来的东西。

    方鸻经历过长夏之战,深知这些人的把戏,看着这些铳士横七竖八往地上一倒,一阵白光闪烁之后,地上果然孤零零留下几支火枪。其中有七式,三式,也有一四四零的帝国经典款,虽然皆是白板,但方鸻也捡了一只最好的翠鸟工坊的‘闪电vsk-1’型。

    趁这其他人视野还未恢复,他射出飞爪,咔一声抓住那枪,拖了回来,用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才交给一旁的舰务官小姐。希尔薇德在一旁看着,有点妙目流转地一笑:“战斗工匠这个职业可真阴险。”

    方鸻一头黑线。

    为了一把枪,杀了好几个人,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阴险。不过这是战场,在战场上,丝卡佩小姐可比他阴险多了。

    希尔薇德接过枪,调试了一下,便点了点头,示意够用了。白板火枪虽然各个方面属性皆平平无奇,但它的对手毕竟也只是一只发条妖精而已。

    她从布帷另一边钻出,并举枪瞄准。

    而方鸻也乘这个机会犹如一道影子般贴着墙角冲了出去。他前进的方向,正与暗影王座的那队人、还有埃南-莫德凯撒之间成一个夹角。

    双方正越靠越近,而方鸻注定要进入那发条妖精的视野之中时,舰务官小姐才终于开枪,一道火光但第一枪未能命中,但她马上修正了一下弹道,第二枪便将那发条妖精打得凌空粉碎。

    ……

    房间之内,ragnarok的炼金术士们齐齐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被发现了。”其中一个人摘下风镜,对其他人说道。

    “看到了。”

    他们马上问另一人道:“火焰,你在那边还有发条妖精么?”

    但那人摇摇头:“我这边溜进去的也只有一只,在广场另一边,要赶过去恐怕来不及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直到有人提出意见:“那先向暗影王座的人示警好了。”

    “你知道他们的通讯频道么?”

    “我这里有一个。”

    而当那个ragnarok的成员拿出通讯id的时候,方鸻其实已经接近到了暗影王座那支小队的不远处。

    他正藏身于一处建筑的凹陷中,悄悄透过发条妖精观察着对方,暗影王座的人正急匆匆赶向目标所在的方位,显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支小队一共七人,而他一个人,在等级未明的情况下,要对付这么多人还真有点棘手。

    战斗工匠虽然擅长以一敌多,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在对方不是傻子的情况下,有时候还是要依靠等级与装备压制还要凭借一点运气。

    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需要队友的辅助。

    他身边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希尔薇德,但舰务官小姐不巧手上没有自己的武器,因此充其量也只能帮他牵制一下对方而已。

    他再抬头看了看,留给他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从高空视野之中看下去,暗影王座与埃南-莫德凯撒已越来越近。

    事实上双方离开广场之后,正好分别进入了两条不同的街道,而这两条街道,正斜向在一个三角形路口处相汇。可以想象的是,暗影王座的人应当是故意选择了这么一条路线,以尽量减少被目标发现的机会。

    而此刻,双方之间唯一的障碍,也只剩下那个三角形路汇处,一座孤零零立于路口中央的酒吧而已。只要越过那酒吧,他们便能看到彼此

    正是这时候,方鸻却停了一下。

    因为他忽然看到这支小队之中,一个穿着大衣的选召者正一直将手放在耳边的位置那地方当然不是什么通讯器,而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其实他自己也经常做那是炼金术士的标志性动作做。

    调整风镜。

    只是调整镜头不需要用拍的,还这么使劲,而对方此刻的动作却让他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便是ragnarok的战斗工匠,之前和这个炼金术士共享了发条妖精的视野。

    但此刻那发条妖精已经被希尔薇德击落,而对方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以为是自己的风镜是出了什么故障。而你知道的,通过拍一拍的方式可以修好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故障。

    只是这一次,对方注定要失望了。

    方鸻这时悄悄回过头,这才从凹陷处探出身子,向后面希尔薇德作了一个手势他当然没学过战术手势,而自己的舰务官小姐虽然会旗语,也会打信号灯,只是至于能不能看懂他拙劣的示意。

    那还真不好说

    他只能尽力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先攻击那个炼金术士,因为对方有可能是唯一与ragnarok的人联络的联络员。

    方鸻也不知道舰务官小姐是不是看懂了,但他看到舰务官小姐举起枪来,预瞄了一下那炼金术士的位置,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心想不愧是自己的狐狸小姐,一点也没让他失望。

    而他又回过头去,正是此刻,暗影王座的人正穿过了那酒吧。

    那酒吧名叫‘鸣笛人的庭院’,他之前与帕克和箱子去过几次,它坐落于那个三角形的街口之上,正是广场外的第一个路口。

    他记得其另一面有一副玻璃橱窗,后面是一间烤面包店,但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眼看着暗影王座的人要与对方撞个正着,方鸻也不敢再犹豫,走出凹陷处,快步追了上去。他心中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一边巡视着四周可以逃跑的路线,而另一边舰务官小姐那边也可以从容从另一个方向撤退。

    然后他们还可以通过发条妖精联络,应该问题不大。

    他计算了一下,自己要怎么从这么多人手上带走那个原住民,只是他还未想完对方却一下停了下来。

    方鸻微微吃了一惊,吃惊的倒不是对方的反应而是那些人走过‘鸣笛人之庭’之后,街道另一边空空如也他们扑了一个空。

    方鸻赶忙换到高空视野,但却发现另一边的街道同样空荡荡的之前一时分心,居然跟丢了那位公爵的幼子。但现在的问题是,对方前一刻还在这街道上,现在又去了什么地方?

    只是他心中虽然一愣,但视野余光还没放弃监视那几个暗影王座的成员,只见对方一停,为了找人,队形其实已经散开。而正是这一刻,他忽然之间意识到这是一个最好的出手的机会。

    虽然还未找到目标,但对方只要不会瞬移的情况下,想必不会躲得太远,而暗影王座的人展开搜索的话,早晚会找出对方来。方鸻想到这一点,心一横,便把一件东西往自己面前一丢,然后一抬手在身边展开两道蓝光闪烁的线。

    但有人比他出手更早

    ‘砰’一声枪响,在方鸻视野之中,那炼金术士应声而倒,那自然是希尔薇德先开了枪。

    暗影王座的人楞了一下,似乎才反应过来,他们在黑暗之中寻找攻击的方向并不容易,但还是有人寻着之前枪声传来的方向,向这边看来。

    他们反应还算训练有素,但终究有人慢了片刻,才刚一转身,便看到两道银光一前一后杀入了自己队伍之中。

    那自然是发动了闪烁能力的能天使,方鸻目的明确,第一目标是队伍之中穿长袍的两个选召者他远远地分不清楚对方的职业,但穿长袍的人不是治疗师,便是施法者,至少这是无疑的。

    他不想给这些人机会,因为一个控制法术丢过来,以他这个等级悲催的意志力多半完蛋。而即便是治疗师,也同样是战场上优先级最高的目标,这一点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皆想得明白其中的道理。

    两个目标之中,第一个目标似乎正是治疗师,治疗师一般来说没什么战斗能力,全靠队友保护。而在能天使有点过分的突击能力之下,那人根本没反过来,便已化作一道白光。

    但另一个穿长袍的目标,却没那么好对付。

    方鸻正控制能天使一剑斩去,可没想到那人竟然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伸手一挡的同时将护盾的模式从全频转换到了区域强化,并在第一时间找准了其的攻击位置。

    她回手挡在能天使刀刃前进的路线上,一层层堆积的护盾在那个位置显现出来,一片层积的六边形网格完全挡住了能天使这一击。

    在光芒之中,方鸻才看清楚那是个魔导士,而且好像还是个女人。对方虽然挡住一击,但还是在接下来能天使的追加攻击之下受了伤。

    她借力向回一滚,身形竟消失在了‘鸣笛人之庭’后面。

    对方这一手规避,立刻让方鸻意识到这队人中,恐怕有人等级不低,至少这个施法者便不好对付。但他已经没时间去通过高空视野寻找对方的位置了。

    因为这时候。暗影王座那个小队之中剩下四人也反应了过来,他们第一时间找出了方鸻的位置,一边分出两人挡住两具能天使,而另外两人直接向他杀来。

    其中一个甚至是个弩手,方鸻看到对方从斗篷下面拿出一张魔导轻弩,忍不住叫了一声苦。对方也太狡猾了,一般十字弓射手都会带上一轻一重两张弩,重弩背在背上,轻弩收在斗篷之下,因此很好辨明身份。

    没想到这人反其道而行,居然不带重弩,而且长弓也不是可以收在斗篷下面的东西,所以方鸻第一时间根本没辨出对方居然还有远程职业。

    要早知道这人是个十字弓射手的话,他第一目标肯定选这人而不是那个治疗师了。

    但此刻后悔已来不及,这个距离上,十字弓射手的射击,只要对方等级不是太低,他区区一个炼金术士几乎不可能都躲得开。

    只是方鸻不由想起自己与帕帕拉尔人训练时的情形,只能赌弩手皆有这样一个射击习惯,因此下意识也将自己的护盾转化成了区域强化模式。

    并将所有护盾集中到了头部,同时举手一挡。

    由于他经常要使用飞爪机动,因此护盾也不是什么强力产品,基本是施法类魔导炉自带的,那点护盾值就算翻百分之两百,也没多少的。那弩手抬弓便射,果然一箭正指他面门,弩矢先击中护盾,即便层叠的情况之下,护盾依然顷刻碎开。

    但后面还有方鸻抬起的左手,弩矢先射穿了金属操控手套,洞穿他的左手手掌,方鸻忍不住闷哼一声但好在金属手套背面还有一层复杂的机构,这才卡死了弩矢。

    于是泛着幽幽寒光的弩矢,几乎就停在他面前。

    方鸻倒吸一口冷气。

    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剧痛。

    但同时,他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就在他中箭的那一刻,塔塔小姐接管了其中一具能天使。而在交战之后,她意外地发现与自己对抗的那个暗影王座的成员居然是个新手。

    对方对上能天使之后,不过才两三剑交击之下,便在动作这么娴熟的构装体面前露了怯,于是被塔塔小姐抓住机会,一剑上前,在胸口处刺了个透心凉。

    而此人一死,在不远处停下来射击方鸻的弩手,身后与侧翼便完全暴露出来。那人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虽然一箭命中方鸻,但不得不弃继续追击,回头去应付追上来的能天使。

    方鸻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只是个临时构成的小队,队伍之中实力构成参差不齐,那个炼金术士、那个治疗师还有这个被塔塔小姐一剑干掉的剑士,基本皆是新手。

    不过那弩手,还有之前那魔导士,却十分不好对付。

    只是他这边感到吃惊,对方其实同样也不好受,只是那弩手留意到自己身后的剑士挂掉,心下便是一冷对方在正中箭的情况还可以控制构装,这又是什么怪物?

    因此他一边回头,一边还在频道之中提醒了一声:“小心点,对方很厉害。”

    但那个正冲向方鸻的同伴,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别担心,他操控手套被你射坏了。”他甚至还开玩笑的回了一句。

    “等等,”弩手看到这回复,立刻意识到不妙,他赶忙回过头去,想要提醒。但才一开口,便看到那人已经飞了回来,重重落在地上,了无声息。

    而在那里,方鸻正咬着牙摇晃了一下满手是血的左手。

    其实对方判断是正确的,只是他并不只有一只操控手套,而左右手皆可以控制灵活构装。那个欺近身来的战士,显然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点。

    于是对方在先吃了潜伏者一发重力阱的情况下,又给他一记火箭飞拳砸飞了出去。那一拳正中门面,对方就算不死,一时半会怕也清醒不过来。

    于是顷刻之间,这场战斗便已局势大变。

    暗影王座一方,除了先前逃走的那个魔导士之外,便只剩下那弩手与另外一个拦住能天使的成员,剩下的人,不是已躺在血泊之中,便是昏迷不醒。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