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七十六章 一场追击

第七十六章 一场追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条街后有一间关门的旅店,他们要带菲奥丝小姐去那个地方。”方鸻低声说了一句。

    希尔薇德眼中正映着一幅画面,冬日的都伦与街面上行人,三四名暗影王座的成员正分开人群,向这个方向靠过来。

    她不动声色,反手将手放向身后,那里裙摆下暗藏着丝卡佩送给他们两人的手铳中的一支。她看着那些人,微微一笑,头也不回,语带促狭地问了一句:“船长大人这是打算英雄救美吗?”

    方鸻慌忙解释:“希尔薇德小姐,这是……”

    “那些人过来咯,船长大人”

    “但看样子他们并不打算让我们轻易离开。”希尔薇德笑眯眯地答道。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那些人,连忙开口:“我找到另一条路通向那间旅店,但不能让那些人跟上我们,得想办法制造一场骚乱……”他看了看左右,目光在一张堆满了彩球的桌子上停下来。“希尔薇德小姐,那边!”

    希尔薇德口中虽然那么说,但目光还是循着方鸻的声音看过去,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同一个目标。她侧身,一撩裙摆,拔出短铳,避开人群,拉开银色的击锤,然后向那个方向开了火。

    清脆的枪声盖过了长街上的一切声音。

    一道火光闪过,击中了那桌上的彩球,篷一声轻响,彩球纷纷飞了起来,像是一团爆炸的礼花一样。人群起先丝毫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画面一顿之后,女人们才发出一阵阵尖叫声,男人们反应比较快,马上掩护着自己的女眷向街边一侧跑去。

    人群活动起来,远处也响起了城卫军尖利的哨音,一队城卫军士兵从不远处赶了过来,并进一步加剧了街面上的乱象。

    慌乱的人群形成一条流动的河流,将在其中的暗影王座的成员冲得到东西歪,他们虽然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寸步难行,被人流裹挟着向一个方向远去。

    方鸻看了一眼,只默默地拉起风帽,抓着希尔薇德的手,一闪身便消失在了附近的小巷之中。

    一进入小巷,舰务官小姐一边麻利地清理枪膛与装上子弹,一边问:“那条路在什么方向?”方鸻转动了一下镜头。通过发条妖精俯瞰的视野,他看到挟持菲奥丝的人正笔直沿着一条小径向北前进。

    就在这条小径的东面,还有一条之字形的阶梯小道与之相汇,他们只要抢先一步抵达交岔处,便能拦下那些人。

    “在这边,跟我来。”方鸻说了一句,立刻向前走去。

    两人穿过曲曲折折的小巷,前方居然出现了一扇上锁的铁栅门。希尔薇德下意识便要举枪,但方鸻拦住她,召唤出能天使,让其一剑斩在锁头上,铁栅门应声而开。

    两人推门而入,后面是一个庭院,一个妇人正端着洗衣盆走出来。她看到两人吓得尖叫一声,手中盆子也滚落在地,衣物洒了一地。

    方鸻连忙举手示意自己无害,问道:“我们不是坏人,只是在追击一伙恶徒,请问出口在什么方向?”

    那妇人结结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还是希尔薇德出马,温言宽慰了对方一句,那妇人才慌忙转身,指了指一个方向。

    而这一耽误,两人穿过庭院进入之字形阶梯之时,方鸻透过发条妖精的视野发现,他们便已落后不少本来对方就先他们一步进入小巷,而且走直线比他们的行程更短,这会儿更是领先出一大截。

    视野之中,对方已经缓缓接近了交汇处,他才回过头,对希尔薇德说道:“抱住我。”

    希尔薇德微微一怔,有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但见自己的船长大人正一脸严肃,便也不想太多,只顺从地靠上去,蜷首紧贴对方的后背。

    舰务官小姐的怀抱有些软软的,但方鸻心中来不及产生绮思,他只用手搭在能天使之上,低沉道:

    “闪烁”

    犹如一道银光,落入之字形的阶梯之上。

    连续三次闪烁之后,能天使一落地,方鸻才发现自己晚了一步,只与那一伙人在分岔口撞了个正着。对方见有人出现,也有一些意外,他们手中挟持的菲奥丝也留意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他与希尔薇德。

    少女楞了一下,眸子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张嘴欲喊。但那些人之中有人抢先一步一把捂住她的嘴巴,迫使她转过身去。那人挟持住菲奥丝,才回头冷冷地看了方鸻与希尔薇德一眼。

    显然认出他们两人来。

    “别多管闲事。”

    “你们先惹的麻烦。”

    方鸻假装不认识菲奥丝。

    “妈的,智障!”那人不耐烦地回头向自己人比了一个手势。

    这些人一共有七人,看到此人手势,立刻分出三人前来拦住他们。

    三人之中有一人是魔导士,他举起法杖,便在另外两人身后诵起咒文来。

    但一声枪响

    那魔导士还完全没任何反应,在护盾一闪之后便倒了下去。

    方鸻回头,才发现希尔薇德银色的手铳枪口余烟袅袅,原来舰务官小姐早已举手拔枪,先发制人一枪击倒对方。

    她一手枪法皆是从其父手下的老水手手上习得的,巴金斯那些人常年在空海之上战斗,枪法精准无比,而她青出于蓝,还要更胜于老水手一筹。

    “他们等级不高。”希尔薇德这才提醒了一句。

    魔导士虽然脆弱,但以太护盾是恒定发生作用,能被她一枪击杀,只能说明对方等级还不如他们。

    暗影王座虽然不是什么大公会,但普通成员的水平也不至于如此,方鸻看到这些人,心中闪过一个词临时工。这些人恐怕就是暗影王座的外围成员,专门出来干脏活的。

    其实每个公会都有这样的人,甚至连银色维斯兰也不例外。

    一旦出事,大公会可以轻易与这些人撇清关系,而这些人拿到一笔补偿金之后,又可以去其他公会继续进行类似的工作,直到星辉用尽。

    虽然听起来有些卑劣,但的确也是底层选召者的一种生存方式。

    不过对于方鸻来说,一句‘他们等级不高。’其实也就够了。

    他已经放出能天使。

    那两人还没认出这是什么玩意来,倒先一步分辨出了方鸻的身份。

    “战斗工匠!?”

    话音未落,两人已尖叫一声捂着眼睛弯下腰去。

    一只胡蜂状的构装体从两人头顶上一掠而过,投下的闪光弹瞬间让两人失明,方鸻则与希尔薇德配合默契地同时回过头,他举起右手,能天使上前一步,一剑枭首。

    两颗大好头颅骨碌碌从台阶上滚落下来,洒落一地血迹。

    白光点点冒起,但方鸻看也不看,便带着希尔薇德经过三人的尸首。“晚了片刻。”方鸻抬头看到消失在小巷之中的菲奥丝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还是晚一点。

    下面就只有那间旅店了。

    他拉下风镜,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竟然还未变向,仍旧向着那旅店的方向前进也不知道旅店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这些人。

    不过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他左右看了看,这会儿绕路已经来不及,正面也未必追得上对方因为能天使无法在有阻碍的情况下进行闪烁,小巷极大限制了它的发挥。

    眼下唯一的路线只有一条。

    他抬起头,看向周围的屋顶,小巷之中曲曲折折,但走屋顶的话,不失为一条捷径。不过走这条路的话,就没有办法带上希尔薇德了。

    他回过头道:“希尔薇德小姐,你留在这里等我。”

    希尔薇德并无不满地点了点头。

    “我会留下能天使保护你。”

    “不用。”

    “这次我说了算。”方鸻打断她道。

    希尔薇德微微怔了一下,看了看他脸上认真的神色,不由轻轻一笑,这才有点安心地点了点头。

    方鸻吸了一口气,这才向附近一座塔楼上射出飞爪而远处几条街之外,尖利的哨音正此起彼伏,城卫军显然已经出动他爬上屋顶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天空中居然多了几个小黑点。

    翼龙骑士,方鸻吓了一跳,没想到一下子闹出这么大动静。

    他心中连杀了那些人的心都有了,虽然暗影王座的这些‘临时工’也是过街的老鼠,但他的身份一样也见不得光,郁金堡的事情还没了结。

    他心知自己得速战速决,在心中通过发条妖精的视野计算好合理的路线,找出自己前进路径之上的屋顶之后,便连续发射飞爪,如同一只跳蚤一样顺着小巷飞快地前进。

    不过他在高处,众目睽睽之下的动作显然引起了一片惊呼,好在附近一带选召者不多,基本皆是原住民的住宅区,引来的也只有一群群的当地人。

    否则肯定又是下一个社区视频题材。

    不远处的庭院之中,那妇人才刚刚失魂落魄地捡起地上的衣物,抬头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一下张大了嘴巴。

    众圣在上啊!

    她心想,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奥丁正从会客室之中走出,便看到一个公会官员急匆匆迎面走来,对他说道:“外面出事了!怎么回事?”奥丁开口便问。“好像是暗影王座的人搞出来的。”

    奥丁楞了一下,想起自己之前所看到的一幕,忍不住一皱眉头。他在那官员的带领之下,换了一个房间,推开门,走到露台上一看。

    露台下面的原住民正在汇聚起来,向着几条街之外屋顶上纵跃的方鸻指指点点,而奥丁顺着这些人的手势抬头一看,不由一愣。

    那两条彼此交错的线,牵着那少年在屋顶之上飞跃的身影,几乎是立刻与他心中另一个影子相重叠。只是比起在芬里斯的地下,对方明显技术成熟多了。

    前进的动作也更快,更流畅

    这位十王之一的战士,几乎是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城卫军过来了,会长,我们要不要搭一把手?”那官员正在后面询问,但奥丁头也不回,直接从露台上纵身一跃,飞了出去。

    而同一刻。

    方鸻最后一次射出飞爪,来到了那些劫持者的头顶之上。

    后者显然也早已发现了方鸻,忍不住惊叫起来:“他过来了!”任谁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恐怕也会大吃一惊,用两只飞爪在屋顶上来回穿梭,这一幕场景实在太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这毕竟又不是在第二世界,哪来那么多花巧的操作

    而且这些人显然已经从前面挂掉的同伴那里,得知了对方并不好对付,先前的心理优势,此刻已荡然无存。

    眼见对方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追上来,这几人忍不住有点崩溃,而其中一人实在受不了这居高临下的压力,转身抓起斧头大喊一声:“我来断后,你们先走。”

    听起来有些决绝,但无济于事。

    方鸻正从屋顶上一跃而下,根本看都没看这个人一眼,便从他头顶上一掠而过。那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只看到方鸻反手向他丢出一件东西。

    那东西一落到他脚下,立刻展开来,他只感到身体一重,便寸步难行。

    重力阱。

    那人大吃一惊,下意识想要挣脱,但他一抬头,才发现不远处方鸻已落地起身,拔出一把银色的华丽手铳,头也不回,反手一枪。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他眉心,距离不过五米,重力之下,战士像是定身一样。他只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然后整个脑袋像是一只西瓜一样炸开来,血浆四射。

    方鸻甩了一下手,重力阱这才解除,无头的尸体摇摇晃晃地跪倒在地,化为一片白光。

    名为‘米兰达的小憩’之所的旅店已在不远处

    而他这一手攻击简直把剩下三人吓坏了,急急忙忙挟持着菲奥丝冲进旅店之中,并关上大门。方鸻冲过去时,只晚了一步,对开的大门便已‘砰’一声在他面前关了个结结实实。

    方鸻后退一步,抬起头来看了看这扇大门。

    他甚至还听到里面传来慌慌张张的声音:

    “去堵窗户!”

    “快带她去找到那东西!”

    方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窗户,摇了摇头。他只将手一招,一道巨大的蓝色光门从天而降,一具巨像重重落地,带着轰鸣之音,地面为之一颤。

    大门后面声音这才一停,似乎是感到了什么,但方鸻已举起右手,金属手套向下一划。巨大的钢铁骑士奥尔芬的双子星一拳砸中大门,‘砰’一声巨响之后,对开的大门连带半堵墙一起飞了出去,在墙上坍出一个大洞。

    后面烟尘弥漫。

    剩下的两个人都傻了。

    方鸻没有看到第三个人,也不知道是去堵窗户了,还是被埋了。

    那个带头的人最先反应过来,下意识举起匕首架在手中的菲奥丝脖子上,大喊道:“你别过来”但‘砰’一声枪响,那人狠话还没说完,眉心便多了一个弹孔。

    他怔了一下,才仰面倒了下去。

    方鸻这才答道:“我不过来”然后又用枪指向另外一个人。

    他枪中一共两发子弹,其实此刻已是空膛,但这个举动仍吓得那人尖叫一声,忽然之间化为一道黑烟,从后面的房间之中跃了出去。

    甚至连菲奥丝也不管了。

    方鸻楞了一下,没想到对方是个影舞者,眼下要追已再追不上,不过好在那也不是他的目标。

    他这才放下余烟袅袅的枪口,走进一片废墟的屋子里,左右看了看,确定再无威胁之后,才向正惊讶地看着他的女仆小姐说道:“菲奥丝小姐,没事吧?”

    菲奥丝与其说是惊魂未定,不如说是有点好奇地看着他与他身后高大的构装骑士,她问道:“你……你是那个……?”

    “我叫艾德,”方鸻答道:“你之前帮过我们,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吧?”

    菲奥丝点了点头。

    但她随即又摇摇头:“我……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艾德先生是战斗工匠?”

    方鸻颔首。

    他这才看了看这个地方,问道:“菲奥丝小姐,暗影王座的人怎么会劫持你?”

    菲奥丝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与你们没关系,艾德先生……谢谢你救了我,但我不想把你们卷进这件事来,这事你就当没看到好了……”

    方鸻楞了一下。

    菲奥丝见他还想问什么,连忙开口道:“……不过能再帮我个忙吗,艾德先生?”

    而不等他询问,菲奥丝又说道:“我要拿一件东西,需要人帮我搭一把手。”

    “是那些人在寻找的东西?”

    女仆小姐默不作声,但仍旧点了点头。

    “那东西在阁楼。”她答道。

    方鸻这才有时间打量这个地方之前权急之下,旅店的正墙被他砸得一片狼藉,只是里面的陈设并没想象之中杂乱与陈旧,仿佛是一间主人才刚刚离开没多久的旅舍。

    大厅之中各色物件应有尽有,而远离大门的地方,柜子与桌面上其实并没有太多灰尘,擦拭干净的杯子还一只只并排在柜台之上,一本翻开的账簿,上面的帐似乎也才记到一半。

    他特意看了一眼时间。

    停留在大约半个月之前。

    方鸻不由抬起头,再看了一眼旅店外面在寒风中摇晃的招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