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六章 两个世界

第六十六章 两个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昼的第二十二个小时之后,太阳的光芒正照得‘罗斯-李悬臂’0a-4平台上一片雪白。

    ‘乌洛波洛斯’星门在仰视时才显得尤为巨大,它直径一千四百二十四点七米,犹如一个缓缓旋转的巨环,在白昼阳光照耀下表面折射着耀眼的白光,映衬着漆黑幽深的宇宙背景。

    由于维度效应,星门内犹如一张不断变幻着的巨大图案,又如同一张揉紧又展开来的纸,它没有厚度,但又具有立体的结构。它永远旋转着,但皆只呈现出其中一面的剪影,有时是灰白,有时又具有不同的色泽。

    唐笙正抬起头,目光正透过氧气面罩落在这巨大的太空工程之上。

    军方的工作人员回过头来,通讯器内传来其礼貌的声音:“唐先生,待会穿过星门时不用太过紧张,保持放松就好。经过适应性训练之后,你和你夫人的星辉同调能力非常出色,问题应该不大。”

    他一边说,一边将两个小小的东西分发给两人,那是一枚水晶,在纯净的阳光之下透着琥珀色泽的光辉,内里似乎有一些发光的物质,闪闪生辉。

    “这是观光级别的星辉物质,虽然事先了解过,但我还是要再问一遍,两位之前没有过选召者的经历吧?”

    唐笙检查了一下水晶,才将之按在太空服胸口的一个凹槽之上,不大不小,严丝合缝。

    “我之前一直从事文字工作,”他面色平静地答道:“与选召者这个职业没任何关系。”

    “那就好,麻烦两位了。”工作人员才点点头。

    一行人在二十七号通道的入口处停下来。

    通道的入口大门之上斜向涂上了黄黑相间的工程警告标识。

    一行英文一行中文在大门上写出‘紧急’一词。军官将手按在入口的验证仪上,下一刻,门向后一错,发出‘兹’一声沉闷的排气声。

    才缓缓向上下打开,从里向外一共三层。

    在转动的红光之中,一片白雾从房间之中升腾而起

    工作人员这才解释道:“不必担心,这是减压消毒的过程……虽然理论上穿过星门不会有任何物质形式的穿越,不过你们知道,一切皆是保险起见。”

    众人皆穿过白雾。

    另一面的大门正缓缓打开。

    前方是一道暴露在真空之中的钢桥,正悬在星门与通道之间而透过氧气面罩上淡淡的光痕,唐笙向左右看去,那里各有上百座一模一样的桥梁,如同一片白色的森林,横贯于太空之上。

    一道道流光,在星门之前穿梭着,那是来往于两个世界交织的信息流也是选召者本身,而接下来,他们也会化为一样的形态,进入门后那个未知的世界之中。

    “小鸻就在这里面……?”

    唐夫人显得有点紧张,忍不住问了一句。

    而唐笙转过身,握住自己妻子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军官走在前面,这时转身来向两人示范道:“接下来我会第一个穿过星门,你们紧跟着我,只需要向正常一样向前走就可以了。辉光物上已经预设了坐标,我们会前往艾塔黎亚北方大陆,塔伦的卡普卡,因为根据调查,那里是方鸻先生最早出现的地方”

    唐笙只点了点头。

    ……

    张天谬正检查了一下手边的水晶。

    他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旅店巨大的大厅,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板上,这里是卡普卡最大的旅舍女巫的树上居所。因为旅舍生长在一株参天古树之上,一共有上下三层高,而旅店内大厅中央的水晶,正完美与树身融合生长在一起。

    他的助手正急匆匆从外面走过来,附耳对他说了一句:“他们到了。”

    张天谬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大门外正有不少黑风衣走进来,但他还没看到自己等待已久的正主,只点了点头。

    助手在一旁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道:“张队,星门港那边已经多次督促让你去侧风港复命了……上面好像打算放你去南境……”

    “那这边呢?”

    张天谬问了一句。

    他这才摆摆手:“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总得让我把这边的工作安排一下,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没头没尾。”

    助手张了张嘴,但没再开口。

    张天谬独自一人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立于大厅中央,巨大的水晶棱柱。

    关于这水晶,当地有不少神奇的传说,早在这座旅店建立之前,它便已与这座巨树生长在一起。当地人将之称之为女巫之心,相信只要触摸水晶,便会带来好运。

    但它实际上是一个留言簿,旅店将之改造成一件魔导器,可以让客人在上面写下祝福与许愿。在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皆是卡普卡来往旅客的圣地之一。

    关于目标最早的线索,便是在这座水晶之上发现的。

    他将手按在水晶之上。

    水晶上立刻浮现出一排排文字:

    ‘女巫之心的祝福’

    ‘在水晶上写下祝福之语,神圣水晶将会给你带来好运。’

    下面是一个范例:

    ‘翠风之语,愿星与月之辉遍洒旅程(艾文奎因精灵常用祝福之语,若旅客想不到任何祝福之语,可以删除括号内的内容,并复制此条)’

    他再往下看去,则是一条条留言:

    ‘许愿出诅咒之枪。’银色流星,1477,11,2.

    ‘听说特别灵,许愿乌勒尔之弓。’阿尔德,1477,12,7.

    ‘保佑缇娅小姐一定要接受我的求婚。’阿利斯特,1448,1,5.

    ‘还愿,九头蛇之戟,(1/1)。’诅咒光环,1448,2,9.

    ‘翠风之语,愿星与月之辉遍洒旅程。’凰火,1448,3,11.

    张天谬的目光一路向下,直接跳到半年之前的一段信息之上:

    ‘毒奶一口,任务失败。’丝卡佩,1449,5,14.

    ‘翠风之语,愿星与月之辉遍洒旅程。’艾德,1449,5,14.

    他目光定格在这两条留言之上,然后微微眯了眯眼睛。

    ……

    “糖糖!”

    死党兼好友正大叫一声,把唐馨吓了一大跳。她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翻了一个白眼:“我亲爱的小公主,你又在搞什么名堂?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么?”

    可爱的少女嘿嘿一笑:“这不是开心吗?”她一下合上唐馨面前的书本,把双手在扉页上一按,凑近后者问道:“糖糖,你上次是不是说过,你爸妈丢下你一个人出去旅游了。”

    “是啊,”唐馨眯着眼睛,像是一只危险的猫科动物。“他们的确是出去‘旅游’了,去看鸽子。”

    “看鸽子?”

    “嗯,很大的那一种。”

    少女有点不明就里,但还是问道:“那糖糖,马上寒假了,你有没什么打算呢?”

    “一个人过呗。”

    “哇,好可怜,叔叔阿姨也太狠心了。”她用夸张地感叹了一句。

    “说人话。”唐馨瞥了自己好友一眼,这丫头胸大上追溯一百年,能与其比肩的也不过只有两三人而已。

    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考林—伊休里安历史上名声赫赫的炼金术士。

    要不是希尔薇德抓着他的手,方鸻甚至有点想要反悔,对方应当算是他舰务官小姐的家族长辈了吧,要是问起来他这个船长水平如何?

    他应当如何回答?

    才刚刚脱离新手阶段?

    他心想还是杀了他吧,对方说不定就会毫不客气地把他们赶走,那样的话也未免太丢脸了一些。

    但希尔薇德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大约是看出他的担忧,这位贵族千金微微一笑道:“安德爷爷人很和善,你那么害怕干什么,他又不会吃人。再说你总要在这一代西林-丝碧卡伯爵面前证明自己,不过这一关,以后怎么办呢?”

    “我哪有害怕……?”

    “那你那么用力往后干什么,船长大人。”

    “我我我只是不习惯别人抓着我的手……”

    后面洛羽和箱子闻言一齐翻了个白眼。

    希尔薇德忍不住好笑,但也不戳破。

    那位传奇的炼金术士,居住在穿过都伦的城市另一面,靠近森林的近郊地区,其独自隐居于一处山林别墅之内。而都伦城市面积虽然不及戈蓝德庞大,但也不小,好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城市之中,总不少了以魔力为动力的有轨列车。

    四人外加一只妖精小姐搭乘坐魔导列车穿过都伦出城,出城之后又步行了近一个钟头,才逐渐接近那个地方。

    那里其实是一座小镇,小镇附近积雪覆盖的山野,已靠近窟底山脉北方的丘陵地带,远远看去一片白雪皑皑的群山环绕。

    而一行人沿山道蜿蜒前进,才没走多久,便看到一座独立的庄园正坐落于半山腰之上,位于一片堆满积雪的松林的环绕之下。

    等再走近一些,几人才发现今天这里似乎并不只有他们一拨访客。

    那是一辆黑色马车,正停在庄园大门之外,只在雪地之中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印,显然才刚抵达没多久。而马车上有一个家徽,方鸻辨认了半天也没认出那是个什么东西,不由回头去看贵族千金。

    希尔薇德也少有地摇摇头,小声告诉他们这个徽章可能并不是考林这边的贵族。

    “是伊休里安那边侏儒常用的纹饰,”塔塔小姐这时开口道:“上面的花纹规格皆有定式,来的人应当是一个侏儒,而且身份不低。”

    侏儒?

    众人微微一怔。

    很少有人知道,考林—伊休里安南境炼金术士联盟的前前任会长,安德-乌列尔今年已有七十三岁高龄

    在艾塔黎亚,星辉随年龄缓缓流逝,加之医疗手段的落后,凡人在这个年纪,无论你生前是何等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基本已是风烛残年,步入了生命的最后阶段。

    但如果单单从外表上看,这位传奇炼金术士给人第一印象绝非如此,甚至更是一位五六十岁出头精神头十足的老者,一副谈笑自若的样子。

    而安德-乌列此刻正坐在沙发之上,歪着身子,听自己老友讲述外面发生的一些趣事,时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不远处,壁炉内烧着已经发灰的木炭,淡淡的火苗,映衬着屋内昏暗的光芒。

    安德-乌列尔点燃烟斗,抽了一口,吞云吐雾之中,他拍了拍沙发的扶手,显然清楚对方的来意。他笑完之后,摇了摇头:“老伙计,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老了,炼金术士联盟的事情早已与我无关,那都是年轻人们的事情。”

    坐在他对面沙发之上的是一位老侏儒,后者皱了一下眉头,只用手扇了扇:“老烟枪,南境快天下大乱了,你真的不管?”

    “我老上司的外孙女至今还下落不明,我哪有心情管这个?”安德-乌列尔笑了一下:“老伙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党人一样不是一类人,何必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他挥舞了一下烟斗:“让我们的国王陛下去担忧好了,不是还有宰相大人吗?好了,你今天来作客,我乐意奉陪,但要说其他,我可要下逐客令了。”

    法莱斯-铜湾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你能不能先别抽了,我受不了那烟味咳咳,你还是这个臭脾气,要不是这关系到考林—伊休里安工匠的利益,你以为我会来?你们这些人类,一个个麻烦死了,自找麻烦。”

    安德-乌列尔听了哈哈大笑,不过还是熄灭了烟斗。

    而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小矮怪从外面急匆匆走了回来,比手画脚与两人叽叽喳喳说了一番话。

    据说小矮怪有侏儒血统,但侏儒一族向来看不起这些臭烘烘的同类,法莱斯-铜湾皱着眉头看着这小东西,问道:“它说什么?”但安德-乌列尔已猛地从沙发上起身,大声问道:“你说得是真的!?”

    小矮怪瞪大了黑漆漆的大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众圣在上,”老人感叹了一声,他对一旁铜湾家族的族长开口道:“失陪一下,我去去就来。”

    话还没说完,便急匆匆地赶了出去。

    只剩下老侏儒与小矮怪在房间中大眼瞪小眼。“你这臭烘烘的家伙。”法莱斯-铜湾皱着眉头看着后者:“最好是离我远点,在我来得及发火之前。”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