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十五章 一个任务?

第二十五章 一个任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感到希尔薇德用手在自己面前轻轻晃了晃,少女的手白皙纤长,五指尖尖,好像浸过牛奶一样闪着润泽的光,精致犹如一件艺术品。

    “怎么了?”他回过神来。

    “走神了?”希尔薇德的目光映着酒吧壁炉内的火光,像是海蓝色之中的一点炽金,她的目光既像是看着面前的方鸻,又恍若看着酒吧内更远的地方——有点游移不定。“你每次走神的时候,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本来我不想叫醒你,不过这种地方龙蛇混杂,并不是想问题的好地方。”

    “抱歉。”方鸻拿起一盘剥好的干果,放到桌子另一边的姬塔面前。“瑞德先生还没回来吗?”

    “谢谢,艾德哥哥。”姬塔扶了扶眼镜,小声说道。

    夜色已深,酒吧内的客人早已散去大半,剩下的大多是一些外地人,有几个矮人,占据了一张桌子,在讨论淘金的事情,声音大得生怕别人听不到。

    另一边是个冒险者队伍,围着桌子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桌上点着蜡烛,火光映着每个人的脸,看起来是个亲友团,讨论声音很低,气氛融洽。

    希尔薇德回过头来,摇了摇头:“还没有。”

    她抿了一口酒,其实不过是那种淡薄的红酒,但映着烛光,脸蛋也微微有些红润。她身体微微前倾,将手肘撑在桌子上——盛放魔导铳的皮箱子放在椅子旁触手可及的地方,并不是原来那一口——饶有趣味地看着方鸻用小刀撬开干果的果壳。

    “刚才在想什么?”她开口问道。

    方鸻手中是一种当地特产的干果,外形有点像栎果,它在秋季就成熟落地,人们从森林里将它们收集回来,储藏起来,作为冬天的食物。

    也只有在考林中部地区,才能见到这样的干果。

    三人桌子上也放着一只蜡烛,烛光有些温暖,黛丽丝缩着一圈雪白的颈毛坐在蜡烛旁边,塔塔跪坐在她一旁,好像蜷缩在皮毛沙发之中一样,用手拨动着面前荧荧蓝光。

    社区的信息在外人看来好像几层杂乱的光线,一层冰蓝的光,映在妖精小姐脸上。

    希尔薇德问的话让方鸻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脸色不太好,像是壁炉的火光并不足够温暖,让人感到有些不适。他摇了摇头,先前忽然出神是因为想起了几个月前在旅者之憩发生的事情——在幻境之中所见的,那死亡一般的阴影。

    一个问题萦绕在他脑海之中,多里芬的一行真的完美解决了吗?

    他仍旧记得——幻境中,曾追随约修德的矮人哈格斯顿背叛了自己的主人,盗走了金焰之环,可在之后那段短暂的对话当中,这位矮人显然直到最后也仍对自己曾经服侍过的主人崇敬有加。

    那个与他对话的中年男人又是谁?

    后者显然并不是曼洛-霍利特。

    从两人对话之中可以得知,他曾与约修德在戈蓝德有过一次交手。但关于‘龙魔女之乱’的信息实在太过零散。方鸻在戈蓝德也试着调查过这件事,或许是王室出于遮丑的缘故,他这个级别的人根本难以入手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而除了关于金焰之环的一切之外,杜客爵士也没告诉他们太多东西。方鸻可以理解。作为贵族圈子的一员,杜客爵士也不大可能为王室抹黑。

    但这无形之间增加了他们此行的难度。

    方鸻不由想起多里芬一行中,拜龙教的那个名为‘信使’的主谋,对方在多里芬幻境中挂了一次,但他应该还活着,不知现在又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而对方为什么会被称之为‘信使’,他是谁的‘信使’,‘信’又会送到谁手上?

    或许只有龙火公会的人清楚这一点,可整个龙火公会与他‘认识’的那个‘大姐头’一起,在一场针对塔波利斯的袭击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样的还有听雨者公会,芬里斯岛上的情况也同样疑云重重,托拉戈托斯应当是潜伏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它的计划究竟最后如何了。

    这两条线皆不约地指向考林主大陆,但在冒险者公会背后动手脚的人至今还下落不明,因此他们才要前往梵里克去寻找蛛丝马迹的线索。

    一百年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又与今天艾缇拉小姐弟弟的死,产生了某种联系。杜客爵士所说的关于龙之金曈的一些疑惑,与那个与希尔薇德小姐合作过的团队,又有什么关系呢?

    每一条线索,似乎都纠缠在了一起,但反而让其背后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每每让方鸻隐隐感到似乎抓住了什么,可一时之间,又理不出头绪。

    自从离开戈蓝德之后,越是靠近杜客爵士所告诉他们的历史上的那个地方,他心中这样的念头与征兆便愈发明显起来,他也时常会因为考虑得过于深入而出神。

    方鸻轻轻出了一口气。“关于之后的行程计划你有什么看法?”他问希尔薇德。

    “这要看船长的意见,”希尔薇德看着他。她放下手中的酒杯,交错着手指。“大致上还是要穿过大溪谷。那是一条古老的道路,在窟底山脉东方商道建立起来之前就有了。大溪谷穿过这里南方的多山地带,山里有一座荒废的古堡,就在这里南面——”

    “那座古堡有什么说法?”

    “它曾经属于一个贵族家族,但现今归属已不明了,连我都查不到其贵族谱系。而今那里鬼怪横行,还有一些关于‘怪影’的传说——船长应当知道胫骨溪附近本来亡灵生物就多,所以那儿更是尤为危险。一般实力不强的冒险者都会绕开那个方向。”

    “怪影?”

    “是的,”希尔薇德点点头,她先前就打听得很仔细。“有少数人在森林中目击过这种怪物,说它像是一道狭长的鬼影,映岩石或者积雪上——它只在冬日才会出现,带着刺骨的寒意,动作迅速而悄然无声。所有见过它的人,都是复活回来的。”

    方鸻有点好奇:“无一例外吗?”

    舰务官小姐又抿了一口酒。“是的,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它们一定很强,用你们的话来说,在我们的世界怪物分布是有规律的,这些东西应该不会超出这一地区的危险程度。除非它们全是‘boss’。”

    方鸻吸了一口气,有些惊讶于她能说出这么‘游戏化’的口语。但显然,舰务官小姐十分开明,很擅长于接受这些‘地球人’的知识。

    “毕竟我曾经考虑过寻求‘星门港’的政治避难呢。”面对方鸻惊讶的目光。她歪了歪头,有些可爱地说。

    “真的吗?”姬塔捧着自己的杯子,嘴巴上有一道白色奶痕,有点好奇地问。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能成行,其实他们都是政客,并无什么不同。我担心自己的筹码不够,其实心中也还是对于他们还是有所疑虑。”

    “可为什么又选中了我们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的队长,我好骗。”方鸻没好气地答道。

    希尔薇德忍不住掩口一笑。

    她又把话题拉回正题。“先不说‘怪影’的传说是不是真的,不过目击它的人没有生者的原因,我想无外乎只有两个。”

    “一是它们足够强,强到可以杀死所有目击者,但这多半不太可能,我听说这附近还是有一些有实力的团队的。二就是这些‘怪影’的智慧相当高,出手必中,说明它们擅长于选择目标。”

    “我查过近年来几次袭击记录,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它们很少袭击大团队,而且每每出手皆是偷袭。”

    “希尔薇德小姐怎么知道这些的?”姬塔有点好奇,连她也没听说过关于这些‘怪影’的事情。

    “之前在冒险者公会时,我顺手看了一下之前几年的任务记录,这里不过是个小地方,公会的记录也不会太多,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就能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希尔薇德小姐真是细心。”姬塔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希尔薇德微笑道:“塔塔小姐也帮了我不少忙,我一个人可看不到那么快。”

    妖精小姐听到有人提到她,才从专注的阅读之中抬起头来,看了几人一眼。

    方鸻‘咔’一声撬开手中的干果壳子。

    不远处的那几个矮人争执完毕之后,才离开前去结账,他们披上斗篷,一个接一个走入外面的寒风之中。方鸻放下手中的小刀。他之前在冒险者工会时,就发现希尔薇德在翻查公会之前的任务记录,原来是在查这方面的资料。

    不过这些‘怪影’无论是第一还是第二,都十分棘手。他们虽然是来提升自己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找麻烦,对于‘游戏’很熟悉的人应当明白,‘升级’当然是杀那些简单容易经验有丰厚的怪是最划算的。

    艾塔黎亚虽然是一个高维信息世界,但其实选召者的理念也差不多。

    他问道:“我们总不至于只有这一条路通往都伦吧?”

    无论‘怪影’的传说是否属实。但方鸻至少知道,在那些黑暗魔力弥漫的地方,尤其是在这样的古堡之中,多半是吸血鬼的巢穴。他可还没忘了来的路上,在船上遇到的那只吸血鬼,他们在底舱好一番缠斗之后才制住对方。

    但最后还是让它给逃了。

    吸血鬼就是少有的难缠的高等亡灵之一,更不用说还要加上一个神秘的‘怪影’。

    “它至少可以让你们抵达灰烬山林。”一个声音从两人后面传来。

    这个声音成熟沙哑,应当属于一位女士,但听起来饱经风霜:“别的路都会绕开那片寸草不生的谷地,没人会想去那个地方。”

    方鸻回过头去,才发现是大猫人回来了。

    而瑞德身边站着着一位女士,大约四十岁年纪,身形高大,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一头黑发披散在身后。她容貌并不出众,颧骨高耸,但神情十分刚毅,像是常年在外行走,皮肤麦黑,上面还留有一层层晒痕。

    显然之前说话的,正是这位女士。

    “瑞德先生,这位是……?”

    狮人圣骑士接过他的酒杯,喝了一口,吐出一口白雾,驱散了身上的寒意,然后才开口介绍道:“这位是奎苏女士,她手下的团队是这附近一带最好的伐木工队伍。”

    奎苏向方鸻伸出手来,方鸻才发现那是一只布满了老茧的手,结实而有力。“很荣幸见到你,船长先生。”

    “我也是一样,奎苏女士。”方鸻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站起来礼貌地和对方握了一下手,答道。

    大猫人这才脱下身上覆满风雪的斗篷,往椅子上一挂,然后拿出自己的烟斗,又拿出另一支,递给一旁的奎苏:“要不要来一口,奎苏女士,它或许会让你暖和一点。”

    “谢谢,瑞德,”奎苏并未推让,接过烟斗,但并未点燃。她神情有一些焦虑,眉头之间似乎总萦绕着解不开的烦闷。女士握着烟斗,打量着这个年轻的炼金术士,这才声音沙哑地问道:“听说你需要一支队伍前往南方的棕红树林?”

    方鸻不由看向一旁的大猫人。

    他之前让瑞德去问问这镇上有多少伐木工愿意在这天气下和他们一起前往南方,其主要目的是先了解一下‘行情’,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带了一个人回来。

    不过早在艾尔帕欣,方鸻就明白狮人圣骑士先生其实是一个‘老江湖’,绝不至于莽撞行事,他作出自己的判断,肯定是有自己的缘由。

    果然,大猫人用打火石在尖利的爪子上轻轻一刮,打出几点火星点燃了烟斗,然后便抬起头来,回答道:“外面天气比我在罗塔奥见过最冷的冬天还要冷,以后这样的天气下我可得少出门一些才行。”

    他先感叹了一句,才回归正题:“艾德,这位奎苏女士愿意和我们一起前方南方。至于其他人,只要听说我们要穿过灰烬山林,便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们同行的。”

    “这是自然的,”奎苏这才开口道:“灰烬山林那里曾经是翠语林地的一部分,几代人之前那里还郁郁蓊蓊,是都伦北方最好的林场之一。但后来约修德与恶龙在那里一战之后,森林毁于一旦,山谷之中只余乱石,传说那里受了恶龙之血的诅咒,任何去那个地方的人皆会受诅咒萦绕。”

    她摇了摇头。“诅咒是真是假无人知晓,但对于从事我们这一行的人来说,前往灰烬山林是个禁忌。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也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的。”

    “某些原因?”方鸻问道。

    奎苏看了看几人。老实说,方鸻的年纪让她有一些不放心,不过身边这位头大猫之前展示出的能力才稍稍说服了她,何况在这个地方,恐怕也没别的人能帮上她了。

    她犹豫再三,才下定决心开口道:“是的,我和我的人都可以和你们一起前往南方,即便其间要穿过灰烬山林。只不过在动身前往南方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一个忙。”

    方鸻楞了一下。

    而他还没开口。女士便继续说了下去:“我要去找一个人,一个月之前,有人看到他与一伙人一起去了血蓟山林,并在那附近一带失踪了。”

    奎苏看着方鸻的眼睛,一字一顿。“我打算亲自去那里寻找他的下落,但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愿意靠近那个地方——我只能求助于你们。要是你们愿意帮我的话,无论最后成功与否,在接下来半年之中,我和我的人都可以免费帮你干活——”

    方鸻犹豫了一下,免费的工人当然好,可他心知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血蓟山林是什么地方,但如果其他人皆不愿意靠近那附近,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善地。

    他们虽也是冒险团,但也不是专们要跑到其他人不愿意去的地方作死的,多里芬和芬里斯一行不过是意外罢了,可不是他们这个团队的固有属性。

    而奎苏当然明白这个年轻人在犹豫什么,继续说道:“船长先生,在都伦北方,你再找不出一支比我的人更有经验的伐木工团队。更不用说,其他人不太可能和你们一起前往灰烬山林,这是护林人这一行最大的禁忌。”

    “当然,你们或许也可以到都伦南方去雇佣那里的伐木工人。但我想,各位之所以之前打算在这里雇人前往南方,一定清楚南方那些温暖的地方,工人们的要价可比我们这些人高得多了。”

    “而且那些地方势力林立,你们在当地雇人,少不得要与当地的公会与地方势力打交道。这里面的麻烦,要比你们在这里雇佣我们这些人多得多了。”

    大约是最后这句话打动了方鸻。

    的确,他之所以选择在马松克溪驻地雇人前往南方,正是因为不打算和南方那些错综复杂的公会势力惹上关系。那里面的混水,可比北方的几个势力分明的大公会复杂多了。

    他这才问道:“那么请问你要找的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儿子,我死去的丈夫唯一留下来的血脉,因此不管他是死是活,我总要知道他的下落。”奎苏将烟斗放在一旁,淡淡地开口道。

    方鸻忽然有些默然,失踪了一个月之久,这位女士的儿子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不过他看着这位女士,不知如何,忽然之间想到了艾缇拉小姐。

    两人的经历都是如此的相似。

    他不由看向一旁的大猫人,想必瑞德先生带对方过来,也有这个原因。

    方鸻沉吟了片刻,心中作出决定:“那么血蓟山林在什么地方?”

    “在这里的南方,”但回答他的并不是奎苏,而是希尔薇德:“以前那个地方叫做艾矛堡,但它差不多已经荒废了一百多年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