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传奇 XIX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传奇 XIX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闪烁不过短短三十来米距离,方鸻穿过那道‘墙’之后,第一落点选择在爆炸清扫开的范围之内,那是一片断层起伏的地带,街道支离破碎,他在一块尖突的岩石上落地,龙之爪牙立刻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纵使它们中还有一些在此前的冲击中倒地,但这些黑暗生物似乎毫不顾忌这一点,直接从自己同类身上践踏而过。

    包围圈犹如黑沉沉水面之上的孔隙,正在迅速缩小。

    希尔薇德与能天使落在另一边,方鸻向那个方向上看去,少女对他点头——以示自己无碍。他又看向更远处,那里一座高塔正在断裂开来,地面震动似乎在加剧,方鸻举手一指,银光一闪即逝,能天使已带着舰务官小姐折跃向更远的方向。

    包围此时尚未弥合,但方鸻已又放出一片金色的发条妖精,用手一引,它们皆落向龙之爪牙汇合的关键节点,闪光在黑暗中连成一条片,耀斑在视觉之中短暂停留之后,一条崭新的‘路’出现了。

    两人连续闪现两次,第三次时落点已经消失,前面仍旧是黑压压的敌人,但第三波攻击锋矢已至,发条妖精在半空之中组成一个飞行编队,三三并列,俯冲呼啸而至。

    龙之爪牙此刻已经意识到这些小东西的威胁性,纷纷四散避让,但哪里来得及?与发条妖精的灵巧相比,它们的笨重与迟钝愈发明显,金色的小球化作一道道弧线坠向地面,再化为茫茫的光,吞没一切。

    而一条金色的火焰之路,正在黑暗之中向前延伸,那光,深深映入人们的视野之内。

    人们终于从之前的震撼之中反应了过来。

    以火与剑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宛若伊休里安的先古箴言,在那个蒙昧的时代艾塔黎亚的凡人与矮人正是如此在努美林精灵的帮助之下,战胜了黑暗的爪牙。

    他们看着那个少年引导自己的灵活构装展开攻击,他从容前进,以手势指引着呼啸的编队,掠过战场的上空,所过之处,黑暗的生物也无不避之不及,人人退让,犹如潮水回退。

    他终于激怒了半空之中的黑暗巨龙,巨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啸,张开双翼一扑之下,但方鸻举起手掌面向它,黑暗之中飞来一片星星点点的光,一团团耀芒,寻着巨龙俯冲而下的路线,从上至下,依次绽放。

    那如太阳一般持续的光之炬,映入方鸻黑沉沉的眼底深处,连续三波饱和攻击,它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金线,从南向北,那黑暗巨龙不过还是一头幼兽——此刻终于无法承受,哀嚎一声坠向地面。

    它的惨状震骇到了其他的同类,方鸻举起右手挑衅地面向这些黑暗巨龙,它们扇动着翅膀众皆退让不及,而那里黑暗之中正有一个银色的王冠印记,才让这些黑暗巨龙记起了之前的教训,它们总算是老实了下来。

    一人,数龙,还有正在光芒耀眼之下纷纷退让的黑暗力量,仿佛形成了一个固定的画面。

    而那少年,就位于这战场的中心——

    每个人都心潮澎湃,眼神之中像是点亮了一道火焰,那是何等壮美的一幕,仿佛他们正身临其境,皆与这年轻人并肩作战,共御强敌。

    而那只是战场之上的一瞬,但也注定铭刻进人们心中,将此刻化为永恒。

    广场上忽然有人喊了起来“晨光圣剑,海林之辉——”

    “与我共在!”

    “考林—伊休里安——”

    然后形成了一片风暴,人们皆举起自己握拳的右手,发出怒吼

    “必胜!”

    “我们的英雄!”

    “继续向前——!”

    法莱斯-铜湾正推开城堡一侧的窗户,倾听着外面山呼海啸的喊声,从广场的方向远远传来,而这个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不禁微微一笑。

    而社区之中,数不清的帖子正在刷屏。

    “那是火巨灵……”

    “你们看到了吗,他先前是在改造自己的发条妖精。”

    “开什么玩笑,怎么会那么快!”

    “如果是工匠大师……”

    “他是个妖精使——”

    “可无论如何……”

    “的确,太帅了!”

    “想象一下,大家?你们还记得loofah吗?或许浑浊之域的战斗,我们又会有一个新的‘支点’——”

    “等他成长起来,浑浊之域早不是我们的了。”

    人们沉默下来。

    但只要他还活着,总归会赶得上下一场战斗。

    “希望他运气够好。”

    “也希望我们运气够好。”

    这是人们心同的心声。

    他们或许很久很久之后,都难以忘怀这样的一幕。

    星门港,应急指挥中心内,人们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开始紧锣密鼓地计算起来。没有人说话,情报人员在故纸堆内翻找一切有关于妖精使的信息与资料。

    而高层之间,正在用文字交流着彼此之间的意见。

    晨曦不止一遍将之前拍摄下的景象回放,然后写道“是火巨灵,仔细看录像,可以看到明显有末端加速的轨迹,”他用手在屏幕上画了一条线“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每一次都是直线前进。”

    “这种加速轨迹,”vir摇摇头“这不是古塔的火巨灵的机制。”

    “的确,我们已知的火巨灵就那么几类,”晨曦答道“这是闭环型火巨灵,奥述的技术,但帝国技术并不完善。我听说有一个公会完善了这个技术,而那个公会就在考林—伊休里安境内。”

    其实从方鸻交易给他们的异体持剑人上,他就早已知晓这一点,不过事关于银色维斯兰的公会利益,他并不打算直接把这一秘密公布出来。

    “什么公会?”

    晨曦摇了摇头“那是三年之前的事情,那时我刚刚成为银色维斯兰的会长,因为就任的事情耽误了时间,等去调查的时,那个小公会因为受圣约山事件影响,已经解散了。后来我找到当时那个公会之中的一些成员,但都对这件事语焉不详。”

    众人面面相觑,三年前第一次圣约山事件,在中国赛区造成了很大的动荡,不少公会都因此而解散,却没想到如此巧合,与这件事撞到了一起。

    “后来呢?”vir问。

    晨曦耸耸肩,银色维斯兰一个公会有的是事情要处理,他当然不可能在一件小事上反复纠缠,要不是今天又一次看到了这种构型,他甚至都没想起这件事来。

    “那个公会虽然解散了,但技术不会消失,它或许通过某种手段流传了出来,或者落在了某个人手中,然后通过某种方式,落在这小子手上。”奥丁这时打字道。

    “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性。”

    其他人皆点点头。

    “不过比起这个来,我更关心他的经验是怎么回事?”奥丁又问道“我对战斗工匠谈不上多了解,但理论上能控制如此多的灵活构装,在计算力相关的天赋与知识上投入应该不小吧,十五级的话,加上本身的天赋,也要极限投入才有这个水准——各位应该还记得loofah吧?”

    “loofah的加点的确是匪夷所思,几乎完全不顾其他系天赋与知识,剑走偏锋,一意孤行,不过她在掌控力上也是不逊色于这个家伙的,”vir也皱了皱眉头“但是……”

    “但是她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可差多了,”奥丁接过她的话头“加固手套是至高者的天赋,而且他那个使用方式,是夜莺的飞爪技巧吧,经验需求不多,但还是有那么几万点的。然后还有妖精使,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们发现了吗,他之前其实是在改造那些发条妖精?”

    众人皆沉默了一下,他们当然注意到了,上百个发条妖精,方鸻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改造完了,或许结构简单,但这个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在炼金术士之中,只有一种职业能有这个速度,那就是专修制造的工匠大师路线。

    “但问题是,”奥丁继续写道“工匠大师是炼金术士的另一条路线,它与战斗工匠几乎少有交集,两者的经验分布也是几乎相异的,只有部分交集,我刚才问了一下公会里的工匠,改造发条妖精要快到那个速度的话,至少也得是十六级左右的,纯工匠大师。”

    “所以他哪来这么多经验投入这么多领域的?”

    “或许他有经验相关的天赋?技能或者装备?”

    经验相关的天赋,技能与装备是整个艾塔黎亚最难获得与最稀少的那一类东西,对方能在这个等级就获得这些东西,那未免也太过幸运了一些。

    不过除此之外,其他的推论都很难成立,众所周知,在工匠大师领域几乎是不存在什么捷径的,除了投入经验与再投入经验之外。玩家之间的技巧,多半比拼的是制成品的水平、而非速度,工匠技能的推进值,基本只与等级有关。

    不过晨曦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来,不过那东西也未免太古老了一些,而且当时也并不完善,无法用在实际之中。而那些人离开之后,也再没人去完善相关的技巧,他想了一下,便把这个念头丢出了脑海。

    他看向一旁的冥,问道“冥,你有发现什么吗?”

    冥困惑地摇了摇头,不仅仅是她,整个军方的情报部门给出的消息都差不多“妖精使这个门类我们了解得太少了,我们掌握的几乎都是主流的妖精使流派,一般来说,妖精使只能把自己的计算网络分享给他人,连接自己是得不偿失的。”

    “一般来说?”

    “我查到一个特殊的学派,叫做半妖精使,但这个学派在一百多年前就因为走入死胡同,而几乎消失了。说是几乎,是因为它有一些传人留下来,转向了其他领域,但文献关于这部分内容语焉不详,只反复提到一个相关的词汇。”

    “你的意思是可能这些人完善了这一学派?那个词是什么?”

    “银之塔,”冥摇了摇头“但不太可能,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学派,应该早流传开来才对。”

    “银之塔?”晨曦总觉得这个词有些耳熟“是那个建立了大图书馆的学者组织,他们背后居然有炼金术士背景?”

    冥点点头,银之塔在艾塔黎亚建立了三座大图书馆,一座位于艾尔帕欣,一座位于戈蓝德,还有一座位于铸圣厅,他们是非官方组织,一般人们只认为这个组织是一群学者的松散联合。

    “你有去调查过他们吗?”

    “就是那些流于表面的消息,我也听说过他们背后有炼金术士背景,但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炼金术占据主流的世界。”

    “而且更关键的是,银之塔真的完善了这个技术,那么现今的妖精使就不会是主流了,不是吗?”

    所有人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

    地下世界。

    六次折跃之后,方鸻终于停了下来,其实勉力一试的话,能天使不是不能完成第七次折跃,但系统已经向他发出了警告,警告他主水晶所存魔力已经告罄——

    他还楞了一下,能天使几次闪现、再加上操控一些发条妖精的消耗,显然不足以耗光他自身的魔力值,事实上由于经常需要帮队友回充魔力,工匠的魔力池是远近闻名的大肚子。

    不过方鸻随即反应过来,是之前操纵歼灭者qv700御敌导致的结果,歼灭者这类储法类灵活构装,是出了名的耗魔大户,何况他还一控就是四只。

    方鸻不敢在战场上真把自身的魔力真的耗光,只得停下来,拔掉魔导炉上空空如也的储魔水晶,然后插入一根快速注魔水晶——这种水晶是艾塔黎亚最高端的炼金术产物之一,制作它首先需要至少五十级工匠等级,然后还要用到第二世界一些特殊的材料。

    作为艾塔黎亚唯一一种可以快速为主水晶注入魔力的额道具,它昂贵无比,军方与各大公会都将其视为最重要的战略储备,由于比赛禁用,所以往往只在那些重要的争端之中才能看到。

    正因为这东西的珍贵,侧风港与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在情急之下也没找来多少,他分到三根,至于第二次投送干脆直接就没有这东西。

    之前与众人突破那五座桥之时,他就用去两根,而剩下这一根已经是他手上最后的存货。他将水晶插入魔导炉之后,魔力存量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长,但大约只增长到五分之一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没办法,这东西就是这么娇贵,虽然快速回复,但只能回复到魔导炉五分之一存量,无论你一次性使用多少根,这个结果都不会改变。他这才拔下注魔水晶,随手丢到一旁,然后换上两枚储魔水晶。

    后者回充速度虽然缓慢,但胜在量大,而且在战斗时也不会中断回充,就平常使用来说已经够用了。

    他看了看前方,六次折跃,再加上之间步行的行程,差不多前后有五百米,他这个时候其实已经经过了核心区域的太阳圣殿——只不过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动荡之中化为一片废墟,昔日强大神力的主宰,今天也一样无法保护它的圣地,不禁令人唏嘘。

    方鸻已经看不到那张光网,按萨鲁塔卡的说法,光海在这里的一部分已经破开,它对于这座圣殿核心区域的保护不复存在,大地正在轰鸣之中瓦解,他明显感到脚下地壳的松动。

    事实上他要半跪在地上,用一只手按着地表才能站稳,街道一条条断层正在上下起伏,犹如一片波涛。

    方鸻又看向一旁,希尔薇德也正离开能天使,向他这个方向靠过来,治疗药剂发挥了效果,让她伤势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虽然仍旧虚弱,但至少可以自己行动了。

    他拉了少女一把,让她来到自己身边,才发现希尔薇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拔出了手铳,看样子准备与自己并肩作战。

    “你看那边,船长大人,”希尔薇德指向一个方向“我猜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方鸻其实早注意到了那里。

    那个方向便是萨鲁塔卡之前与他指示的方向,黑暗之中仍可以看到几座高耸的金字塔,那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古怪,照理来说那里并不是核心区域,但此刻那个地方却是这片中央圣殿之中保存得最完好的区域之一。

    辛萨斯蛇人应该不会在萨鲁塔卡的圣地上动多少心思,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后来者在那个地方动了手脚,方鸻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便只有后来留下了精灵圣杯秘密的努美林精灵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个地方显然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希尔薇德并没有猜错——

    那片区域距离这里也并不太远,粗略估算一下不会超过一千米,方鸻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本来早已疲惫不堪,但这一刻却感到心灵深处又生出一道新的力量——这黑暗地下的旅程是如此的漫长,而这是他头一次看到希望的曙光。

    他终于到了。

    只要抵达那个地方,那么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地面微微轰鸣着,已经明显到屏幕之外的人们都能注意到画面的晃动,他们屏息看着这一幕,显然也注意到了画面的远端,那片特殊的区域。

    已经不远了,虽然龙之爪牙仍从四面八方涌来,但他们看着方鸻召唤出能天使,从中杀出一条血路,男孩与女孩彼此依靠着,并肩战斗。

    每每危急的关头,金色的发条妖精就会炸开一条道路,他们不断调开龙之爪牙的注意力,一点点靠近那片金字塔群。

    距离越来越近。

    而方鸻也感到自己手中的火巨灵不多了。

    他累得直喘气,魔导炉也因为超负荷运转,以太导路上一片炽亮,铜片的散热已经跟不上热量产生的速度,用手摸上去滚烫一片。方鸻上一次更换储魔水晶的时,差一点把自己的手烫伤了。

    他右手与右肩,加上脖子的而一部分终于出现了银色的纹路,在艾塔黎亚,短时间内使用魔力过度就会出现这样的侵蚀纹,虽并不是永久性的伤害,但现在他每一次调集魔力时,都会导致生命减少。

    他不得不依靠不断嗑药来维持战斗力,但即便如此,手头的药剂也越来越少。

    每个人都看出了方鸻的状态不断下降,他们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但广场上一片寂静,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就是瞎子,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个大男孩已经竭尽全力。

    希尔薇德扶起他来,看了看前方“就在前面了,船长大人。”

    先前是方鸻扶着希尔薇德,但现在已经反过来,或者两人其实彼此依靠着。

    方鸻抬起头来,果然看到那片巨大的金字塔群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过此刻从金字塔内,正走出一队他的老冤家来——那些身着红色战袍的选召者,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

    “哈,科潘先知没说错。”

    为首的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成员开口道。

    “你们果然来了。”

    那人咧嘴一笑“你一定以为没有任何人料到,你的计划天衣无缝,瞒过了我们所有人?但事实上,是那女人故意把坐标告诉你的,让我猜一猜,你现在惊喜不惊喜?”

    方鸻一点也不惊喜,他只感到疲倦,只轻轻摇了摇头,便声音沙哑地开口道

    “滚开——”

    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众人微微一怔,不由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看着这人,大约是以为自己听到了这辈子以来最好笑的笑话,于是他们就真的捧腹大笑起来。

    这笑声在轰隆隆的地下,也显得有些突兀。

    应急指挥中心中,bbk的负责人刚刚推门而入,脸色青铁地看着这一幕。

    “请坐。”

    廖大使倒显得心平气和,向他示意道。

    而他不远处,屏幕之内的画面中,方鸻正缓缓抬起头来,眸子深处像是闪烁与塔塔小姐共同的银色光辉,他冷冷地看着这些人,开口道

    “既然不滚,那就去死好了。”

    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冷冽,让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怔。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