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传奇 XVIII

第二百四十六章 传奇 XVI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人想到,在这时候,方还会有底牌。

    也没人想到,他的底牌,会是妖精使。

    指挥中心中,只剩下一片轻轻的呼吸声。人们彼此相望,想要证明此刻的惊愕之色并非是自己所独有,他们心中翻腾着那样一个想法,这个年轻人,在指挥灵活构装战斗时已经表现出那样惊人的天赋,他在战斗时表现出的敏锐像是一个至高者,他在掌控灵活构装的计算力方面则像是一个构装领主,但他却是一个妖精使。

    “这……”连晨曦都感到有一丝不可思议,作为银色维斯兰的掌舵者,同时具有前两者天赋的人他不是没有见过,在新人阶段,许多厉害的、天赋很好的新人往往会在多个领域上表现出惊人的潜力,但他们终归会选择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并最后成为那一领域的佼佼者。

    像他,像冥,甚至连virus与奥丁,其实皆是这样的人。

    但妖精使不一样。

    他搜遍记忆,也找不出一个与面前这个少年有类似经历的人,灰之王fox在战斗上的敏锐或许还要超出一筹,但在同一等级,前者掌控能力远不及方;冥的掌控天赋世所罕见,但在战斗方面只能以长补短,总体来说还要略逊fox一筹;他认识每一个同时代的战斗工匠之中,或许也只有loofah或许同时能在掌控与战斗天赋方面高过方。

    但他们,都不是妖精使。

    他再往前追溯,那一个个闪烁的名字之中,似乎也没有类似的存在,至于第一代与第二代选召者,那不在晨曦考虑的范围之内。他脑海之中一时间只闪过一个想法:

    没有先例

    国内没有这样的先例,国外也没有,而星门时代以来的历史当中,当每一次没有先例出现时,就往往意味着一个词汇,现象级。

    一个拥有如此掌控能力,又拥有如此战斗天赋的妖精使,这个少年最终会成为现象级的妖精使吗?

    选召者们所仰视的那片群星闪烁的夜空,总有一些闪耀星区的存在,他们要么是人类所能触及的极限,要么是一个流派的开创者,晨曦轻轻吸了一口气虽然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已经很少有这样的感觉,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其他人他们是竞争对手,但有时,也是并肩作战的同伴。

    而其他人似乎心中也同样所想,正向他投来相似的、惊讶目光。

    当然,横亘在这个少年之前的路还很长,在星门之后,那些顶尖天才中途夭折、或者泯然众人的事迹比比皆是。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是如此广阔的天地,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如此的不同,因此没人敢保证一个好的开始,就一定有一个好的结果。

    “他至少要先活过眼前这一关。”奥丁开口道。

    要说起来,他是这些人中最特殊的一个,与他同一批的选召者之中,他并不是最有天赋的那一个,但人们普遍看好的那些人,一个个地夭折了,反而是他,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今天的位置。

    人们喜欢用运气来形容他的经历,但奥丁明白,运气从一开始就未眷顾自己,又何况之后,只是天才与努力,二者在成功的过程之中缺一不可。

    其实在场的众人,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经历。

    晨曦也轻轻点了点头,不过点头,只代表他认同对方的这一点看法而已。他心中其实已经在盘算如何把方救下来,让他欠银色维斯兰一个人情,并加入自己的公会。

    他看了看其他人,他相信这些人,想法不会与自己差多少,只不过银色维斯兰现在有先天的优势。

    因为他们的青训小队正在那个地方,与方并肩战斗。

    这时只有virus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并提出了一个问题:“他展现妖精使的能力,是为什么呢?”

    对啊,他这个时候展现妖精使的能力,有什么用呢?

    众人这才一愣。

    不止是他们,国王广场上的一阵低呼之后,更多的人也陷入了同样的疑惑之中。

    众所周知,妖精使是辅助职业,单打独斗,妖精使并没有任何特殊的优势与长处,甚至十分不利。而在这里,并没有什么人给方辅助,他展示妖精使的能力是何意图呢?

    人们心中没有答案。

    但只有两个人,或许已经明白了什么。

    一位是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此时的临时代理会长。

    而另一位,则是冥,她心中‘咯噔’一声,像是一把锁,被打开了锁头,不知为何,她忽然之间就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那淡淡的、银色的网络,像是一道闪电,忽然之间从她心中一划而过。

    而猛烈摇晃的地底世界之中。

    在方面前,敌人正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由于它们数量是如此众多,哪个方向上也不说上什么薄弱环节,但既然没有突破口,方也只能选择自己来制造一个突破口。

    他看向前方,心中第一选择自然还是直线距离萨鲁塔卡圣殿最近的方向。

    他微微抬起手来,疲惫一阵阵传来,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住,让金属手套上冷冷的泛光对准前方。满是划痕的皮靴,也微微向前一步,踩在了这屋顶的边缘。

    “塔塔小姐。”

    妖精构装微一点,展开裙叶,飞上半空,与他齐平,一头银色的长发,漫天飞舞。

    而众人则微微一怔。

    这又是在干什么?

    他们看到在方面前,正是千百倍于他的敌人,狰狞的龙之爪牙如一道黑色的潮水,它们正张开双翼,铺天盖地地飞起,黑压压地向这个方向压了过来。

    那场景让每一个人都感到窒息

    像是一面卷起的墙,缓缓升高,里面数以千计的怪物彼此并列,密密麻麻,像是正在迁徙的蝠群,或者一道正在形成的黑色海啸它注定席卷一切,而那少年恰好孤身一人挡在这道巨浪面前。

    在发条妖精俯瞰的视野之中,他渺小得几乎像是这道潮水之前的一个细微黑斑。

    一只蚂蚁。

    他能做什么呢?

    或者说,那只妖精构装能做什么呢?

    美丽的妖精人偶,似乎出自于某个大师手笔,精巧的金属面容上,一笔一錾,皆刻画出少女的娇美与精致,黄铜打造的蔷薇,白银镶嵌的丝带,宝石点缀的花蕊,它轻轻悬浮在那里,像是一只漂亮的洋娃娃。

    真美,每个人都不由从发出这样一声感叹,他们也皆知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辅助构装体,而妖精使,也是战斗工匠致的最强辅助者。

    可再强的辅助,也是辅助,在眼下这样的环境之中,又能干得了什么呢?

    人们充满了期待。

    他们似乎希望这个一直以来给他们惊喜的少年,能再拿出一些别的能力来,以应对眼下的困境。

    每个人皆在他身后,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比他走得更远,前方的道路,似乎正通向芬里斯的最后救赎。但成败与否,似乎就在此一举,可是,方似乎并没有再多的选择。

    他只伸出手,牵着塔塔小姐的手。

    一道银色的光华,从她精巧体内,从胸腔之中放射出来,它形成一道犹如银河一般炽亮的光带,与方相连。

    这是

    “那是妖精使的以太网!”

    “可连接自己?”

    人们大吃一惊。

    由于妖精使的大名鼎鼎,与炼金术士在艾塔黎亚的普及,人们大多了解这一职业的优缺点妖精使连接自己是没有作用的啊!因为妖精使的能力,是通过计算力网络,把自己的计算力,分享给其他人。

    可通过计算力网络,把自己的计算力分享给自己,和不分享又有什么区别呢?还要额外负担一个妖精构装的计算量,岂不是得不偿失。

    晕头了?

    人们心中一紧,还以为方是在眼下的环境之中吓傻了。是啊,他们忽然反应过来,对方不过才是一个才十五级不到的少年而已,他们把如此多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可又有几个人,面对过这样的场景呢?

    看着那铺天盖地而至的敌人,又有几个人不会慌乱?

    “冷静下来啊!”

    人们不由在心中喊道。

    可他们也明白,机会渺茫

    有些人不由不忍心去看下一幕,在王宫之内,年纪较长的公主们也不由自主用手挡住了自己弟弟妹妹们的眼睛。

    但正是这个时候,那些还看着这一幕的人,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些变化。他们看到,方一动不动地立于原地,昂头看着向自己盖过来的‘巨墙’,而一个个淡蓝色的光点,正像萤火虫一样,在他身边游弋。

    那些光点,两两展开,从中间拉出一条幽蓝的线。

    “那是……”

    只片刻,人们便线从中间向上下展开,才形成一道道水纹闪烁的浅蓝光门。

    这时候,人们总算是认出了那是什么:“那是信息化亚空间!”

    “他、他在召唤灵活构装!”

    但忽然之间。

    他们意识到了不对,因为那一条条蓝色的线,正变得越来越多。

    它们倒映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让众人张大嘴巴,喊道:“等一下,你们看这个数量……”

    那数量显然不对。

    它从一变成二,再从二变成四,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七、八、九……十一、十二……”

    “十八控!”

    指挥中心内,人群正轰然发出一声叫喊,人们在转身,寻找更近的、更清晰的画面,以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而全息投影之中,冥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椅子,也浑然不觉。

    “究竟是多少?”其他人在彼此确认这个问题。

    但他们并未数错。

    十八控。

    每个人都像是中了一个奇特的魔法,呆立原地。

    他还有底牌。

    他究竟还有多少底牌?

    但此时此刻,一动不动的冥眼中看到的更远、更多,她看到的是那条明亮的光带,那光带从方身上分支,形成一道银色的网络,连接向他身边的每一扇光门。

    就是这网络!

    冥终于明白了那是什么,但心中的疑问却更加不可思议:“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更多的人在数数。

    以至于数数的声音像是海浪一样,在国王广场之上起伏。

    但他们最终数出那个数量时,像是一个富有魔力的咒语,回荡在每一个人心中,人们看着这一幕,心中的感受有些难以言明;如果是在平日里,在一场比赛之中,人们看到这样的一幕,或许会兴奋得尖叫起来,庆祝他们的国家、他们的赛区之中一个天才的诞生。

    但他们此刻看到的是,那光门之后出现的,分明是一只只发条妖精。

    黄铜的小球,们形成一个整齐划一的矩阵,齐齐在方的指挥下,振翅从光门之后飞出,悬停在那里的半空中。

    可是,发条妖精又有什么用呢?

    十六只发条妖精,从数量上来说,相对于前方数以千计的龙之爪牙,像是沧海一粟。从战斗力上来说,发条妖精只是一种侦查构装,就算是有一些骚扰能力,可又能如何呢?

    但与寂静的人群相比。

    只有苏菲,在那一刹那之间,她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啊’一声叫了起来。这声惊呼让苏长风楞了一下,问自己的女儿道:“怎么了?”

    苏菲摇了摇头,她答应过为方保守秘密,自然不会轻易开口:“没什么。”但她有点咬牙切齿地看着画面之中的这一幕虽然画面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与失真,但她还是看出来了,方想干什么。

    那家伙,果然留了一手。

    只是那一刻。

    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个古怪的想法,她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你说什么?”苏长风奇怪地问道。

    “我说,”苏菲摇了摇头:“他或许真有机会可以挽救这一切。”

    苏长风古怪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他也不知道这丫头的信心是从何而来,因此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他现在都一点也不看好这个局面,他心中甚至有些可惜。

    他虽是军方,但中国赛区的利益也代表了国家的利益,老一代选召者退役之后,新生代似乎扛不起当下的局面,而正是这个时候,才需要更多这样新生代的天才,来撑起未来的天空。

    但谁会想到,这个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似乎是出现了,但却马上又要陨落于此。

    他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血之盟誓是肯定完了,但他们与这个少年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杰弗利特红衣队说不定也要脱一层皮无论是银林之冠还是其他十大公会,肯定不会放弃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甚至军方都会介入其中。

    但那又如何呢?

    只是下一刻,他忽然有些愣住了。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

    因为在他们的目光之中。

    方正指向前方,他仿佛是一位统帅组成阵列的发条妖精,猛然之间四散开来,划出一道道金色的轨迹,一头扎入了正向他盖过来的那道巨墙之中。

    这是什么?

    他们只看到方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口中说了一句什么。

    只有少数人读出了那个唇语:

    “火巨灵,进攻。”

    然后片刻。

    十九个耀眼的光斑,微微一闪,下一刻,十九个璀璨的新星,在众人眼底深处爆发开来。

    那明亮的光轮,在黑暗之的深处,犹如宇宙的初生。

    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火巨灵的核心,除了闭循环构型,唯一的重点,便只剩下爆炸水晶。

    这种特殊的水晶的原体,三百年之前由一位考林伊休里安的皇家炼金术士发明,而直到它的上位产品,火结晶与雷结晶被发明之前,这一水晶还一直在火器、推进剂与投射爆炸物多个领域发光发热。

    事实上时至今日,但在冒险者之中,在十五级之下,基于其原理的弩手投射技能爆炸弩矢,还是这一领域最顶尖的伤害技能之一。

    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爆炸的中心,理论上可以高达1000点伤害,只不过这一理论值太难达到,爆炸水晶的延迟引信存在诸多缺陷,而爆风衰减又太过明显不过距离爆心三五米距离,伤害衰减就可以到百分之四十以上。

    一般来说,顶尖的弩手才能驾驭这一技能,但也不过发挥出四五百的平均伤害,与同等级的魔导士、元素使的顶尖技能相比,似乎也不算什么。

    但火巨灵不太一样。

    它在方的指挥之下,带着明显的追踪的轨迹,笔直地飞向目标地点,并无太多偏差地在那里起爆。

    爆炸的中心,足以让二十级以下的任何非精英生物直接气化,三五米之外,也足以让龙之爪牙化为飞灰,再远一些,凭借闪避值,或许还能给逃得一命,但也免不了重伤下场。

    再远,或许伤害才会变得有限。

    但别忘了还有爆风,方本也没想过杀伤所有敌人,但二次冲击波足以将更远方向的龙之爪牙吹得东倒西歪,并且一时间也难以再聚拢过来。

    于是爆炸造成的明若白昼的半空,巨墙之上,巨大的缺口出现了。

    方看到这一幕,想也不想便回过头去,一把将希尔薇德拉起来,开口道:“靠紧我,别松手。”

    希尔薇德看了他一眼,轻轻点点头。

    方见她的样子,不由小声说道:“别担心,待会能天使启动的时候,我会让它们保护你,就像之前那样。”

    希尔薇德微微一笑,忽然有些好奇:“那要是我不小心失手掉下去,队长会回来救我吗?”

    但方并没意识到贵族千金眼底所噙的笑意,还以为她是认真,不由摇了摇头:“别想太多,希尔薇德小姐,你放心,我会把你抓得紧紧的“

    希尔薇德不由楞了一下。

    “抓得紧紧的吗?”

    她在心中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不由暗自笑了起来:“可你打算怎么抓呢,船长大人?”

    方正在观察远处的敌人,并未看到这一幕,只回头问了一句:“准备好了吗?”

    希尔薇德这才再点了点头。

    于是方果断启动了能天使,三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屋顶之上只见三道银光,那半空之中的缺口内,一闪而过。

    而广场之上,龙角大厅之中,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他们眼中似乎还余有那爆炸的闪光犹如新星的光轮,绽放在他们瞳孔深处,冉冉散开。

    可那是什么?

    发条妖精?

    然后人们才意识到另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问题。

    而那正是冥心中的疑问他又是怎么在控制妖精构装的同时,操控那些发条妖精的?

    那是一种常识被颠覆的感觉。

    没有妖精使能辅助自己。

    不是吗?

    而除了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之中的那一位老人之外,因为后者正从自己的椅子上一蹦三丈高,大喊一声:“火巨灵!”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