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传奇 XVII

第三百四十五章 传奇 XV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四分四十七秒。

    方鸻关闭了主通讯频道,只留下半空中的发条妖精的视野。众人则通过这个固定的视角,俯瞰着他距离既不近,也不远,只看着他在一片光雨之中展开大大小小十数台灵活构装。而高高低低的构装体,犹如安静的哨兵,环绕着它们的炼金术士,外表折射着着金属的冷光。

    方鸻手握着一只发条妖精,看着浮在半空中的矩阵,那是一片金色的发条妖精,他轻轻转过右手,让掌心向上,金属手套上的齿轮与仪表一阵转动。

    与之相对的,无数金色的小球一片起伏,一条条人们所无法看到的以太的线,与方鸻魔导炉的主水晶相连,与发条妖精集群的主控水晶相连。

    并在彼与此之间,各留下一个印记。

    方鸻激活了每一个发条妖精。人们看到暗红色的哑光在每一个黄铜外壳下依次亮起又熄灭,像是一片光海,大多数人明白此举的含义,但心中又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要激活这么多发条妖精,真用得上吗?

    方鸻正无声地翻过手掌,切断了发条妖精与传送水晶之间的联系,让给它们一只只落到地面上。

    然后他才安静地看向一侧,在那里,人们视野之中所无法看到的空间之中,正浮着一位小小的女士,四羽薄如蝉翼,长发碧绿如瀑,而瞳中的安静的光,犹如古井,并不受外在如潮水的敌人影响分毫。

    “塔塔小姐。”

    方鸻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银芒,塔塔点点头,两人不需要再多交流,千言万语,皆在一个闪念之间,同时流淌在他们的心灵之中。

    两人皆伸出手,指尖与指尖,在半空之中一对。而在旁人看来,则只看到方鸻伸出食指,在前方虚空之中一点,一片隐约的银色网络以那里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但那是什么,人们不得而知,连冥与virus心中也无答案,两人只感到微微有一丝讶异,但并未开口,炼金术士们有太多的秘密,或许是某种强化插件,但也有可能是其他,一切皆无定论。

    只有冥感到有一点熟悉那像是妖精使的计算力权限转移,把系统的计算力形成一个网络,分享给其他人,但这个想法只在她心中一闪而过:这里又哪来的妖精使?哪来的其他人呢?

    而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部,晶体部的部长办公室之内,此刻正传来一声巨响

    法莱斯铜湾一巴掌几乎把桌上的东西拍得纷纷跳起来,而这小老头儿则一下靠在椅背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是这个,银之塔的守护者,我找到你了,五号小姐!”

    那是正龙魂。

    但又并非一般意义之上的龙魂。

    他笑得几乎直不起腰,眼泪鼻涕一把的。

    但笑着笑,老人脸色却一点点黯淡下来,只有眼圈红红,白胡须仍一抖一抖的:“看吧,看吧,那家伙成功了啊,他证明你我所有人都错了,错得离谱”

    他不由长叹了一口气,雪白的须眉之下,两只浑浊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传讯水晶之中的方鸻:“加把劲啊,塔塔女士”

    三分五十秒。

    两道黑色的潮水,已经漫过了最近的一条街道,它们距离方鸻之间,还有最后一道阻隔,即之前地震之中所形成的裂层,倒塌断裂的建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而人们只期待着方鸻赶快收拾好补给,并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包围圈尚未完全形成,两道潮水汇合之前还有一线生机。

    但让他们讶异的是,方鸻显得十分镇定,一动也不动。

    黑暗之中的微光,只映亮了少年此刻专注的神情,疲惫与旧伤,让他脸色不复之前的健康,呈现出苍白的色泽,额头上也此刻挂满了细密的汗珠,而只有黑沉沉的眼底,仍旧折射出那一点闪烁的光芒。

    在这个距离之上,人们甚至于很难看清他此刻手上的动作。

    而只有希尔薇德虚弱地靠坐在一旁水晶边上,注视着这个大男孩认真的一举一动,看着方鸻将每一个发条妖精握在手中,让一道外壳的虚影正在与黄铜小球重叠,银芒在球体上一闪即逝,然后他才转过手,将它放在一边。

    但在其他人眼中,方鸻只是左手轻轻拿起一只发条妖精,然后又将它放下。

    这个古怪的举动,让他们既焦急又疑惑:

    他究竟在干什么呢?

    为什么还不离开这个地方?

    这是人们心中此刻无解的疑问。

    “大使先生?”指挥中心内,军方的人也有些不解地过头来。

    可大使只轻轻摇了摇头。

    “相信夏亚先生。”

    一片沉寂。

    或许而此时此刻,他们也只能选择信任。

    但人们自然也看不到,方鸻前方,此刻正悬在半空之中的那位平静的妖精女士的眼中塔塔长长的睫毛之下,浅绿的眸子,正注视着天边的两道‘风暴‘。

    可她犹如只看到了两条潺潺流动温和的河水,显得平静而无害。

    然后她才举起手,依次伸出五指指尖,纤细而柔弱。

    “银之塔,听我号令”

    下一刻,人们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在方鸻身边,最外围的四只歼灭者qv700内部同时闪过暗哑的红光,同时内旋着升起,以他/她为中心,共同张开它们的主面板,向着远处的敌人,露出狰狞的主水晶。

    “什么!”

    一阵嘈杂席卷过人群。

    他们心中同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难道他打算在这里坚守待战,以一人之力,抵御这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怪物?可这怎么可能,如何做得到,又有何意义?

    疯了吗?

    但更让人们吃惊的是

    此刻又是谁,在控制这些灵活构装?

    塔塔只轻轻将手由左向右下一划。

    “魔力之矛。”

    广场之上一片死寂。

    黑暗之中忽然亮起的光芒,宛若众人眼底的光。

    那光芒正在远去,犹如天际的流星,划过四条明亮的线,直插入夜蜥人黑沉沉的集群之中。

    光束由前向后,点亮一片耀眼的闪光,以太魔力被压缩为一点,在击中障碍物之时产生了爆炸,明亮的光华,强劲的气流将夜蜥人吹得东倒西歪,阵线的最前方顷刻之间产生了四个巨大的缺口,夜蜥人的进攻势头一时之间为之一滞。

    它们似乎停了下来,在查看是什么正在攻击它们。

    但它们等到的,或许只能是一个它们并听不到的号令声:

    “超载,光雨。”

    妖精小姐的声音,轻而柔,但一字一句,吐词清晰。

    歼灭qv700内部的水晶瞬间变得无比耀眼,犹如一颗旋转的恒星,放射出无比的光与热,它倾斜的面板再一次张开来,分旋着斜指向半空,向漆黑的地下世界放射出一片光雨之华。

    金红色的光束,一道接着一道,犹如离弦的箭,它一次又一次点亮黑沉沉的金属外壳,在塔塔平静的指挥之下,沿着她指尖指向的方向,射向远处。

    先后六十四道。

    在黑暗之中犹如一片金雨落下,夜蜥人的前排齐齐倒下一片,这一次,夜蜥人不得不散开来,避入那些倒塌断裂的建筑之内,它们固然无畏,但也不傻,在摸清敌人的攻击频率之前,断不会贸然前进趋利避害,本就是生物本能。

    三分整。

    “攻势慢下来了!”

    人群议论纷纷,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所有人皆看着这一幕,还未明白过来方鸻究竟是怎么操控这些歼灭者的,对方虽右手一直遥遥指向那个方向,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看过周遭外界一眼啊!

    是通过发条妖精?

    所有人的目光皆投向virus。

    virus冷冰冰的神色僵了一下,虽不情愿,但她还是看了看一旁的冥。

    “他在改造那些发条妖精”过了好一会儿,这位构装女王才说出了一个让人有些不可置信的事实。连她自己的语气,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奇妙起来。

    “等一下,”晨曦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追问道:“你是说他在运用工匠系统?”

    kun那边正交接了自己的工作,从另一边走过来,听到这句话时也怔了一下。

    冥犹豫了一下,以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答了对方。

    “可他还在控制那些歼灭者?”

    “差不多,是这样”

    “那么,你们以前有谁听过这样的事情吗?”晨曦过身,问其他所有人。

    大厅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摇了摇头。

    人们甚至已经忘记了方鸻四控歼灭者qv700的事实,毕竟那与双控能天使相比,其实也相差不了太多当然在一般水准的战斗工匠看来,已经是天方夜谭一般的能力。

    而除了指挥中心之中。

    在其他地方,关注这一幕的人们还是有一些不安。

    一时阻碍对手的进攻,与击退敌人相比,至少还相去甚远。他们也不相信,方鸻能以一人之力击退如此多的敌人,从之前的攻击力度来看,还远远不够。

    但方鸻自始至终在专注于他手中的发条妖精,只让人们充满了不解。

    他究竟在干什么啊?

    难道他意识不到周遭的危险吗?

    二分三十秒。

    “还有一半。”

    方鸻在心中对塔塔说道。

    妖精小姐无动于衷,只点了点头,而方鸻自然从心中感到对方的心思:“我会尽力,骑士先生。”

    他才停了一下,抬起头来:“不必勉强自己,塔塔,”他指了指手边的工作:“其实这些再多一点就好。”

    但塔塔只平静地摇摇头,她如此答道:“骑士先生”

    “龙魂,皆为它的骑士而生。”

    “而我们,总是全力以赴”

    方鸻楞了下来。

    他张了张嘴巴,看着对方,心中好像多了一些难言的东西他忽然之间产生了一个念头,塔塔小姐与他之间,龙骑士与龙魂之间,似乎并不只是一个契约那么简单。

    那些龙骑士之间的古老誓言,他并不了解,但此刻却多了一些明悟。

    塔塔像是感受到他心中所想,但只轻轻向他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那一刻,只在一旁希尔薇德明亮的目光中,能看到两人之间淡淡的银色网络,那是古老的龙之魂的力量。

    它在心灵相契的人之间,才会建立这样的联系。

    那是艾塔黎亚的至高誓言之一。

    而一个如此年轻的龙骑士,希尔薇德忍不住轻轻一笑,嘴角上翘。

    远处,歼灭者黑沉沉的外壳正在弥合,然后它们转向另一个方向,龙之爪牙已经近乎越过了最后一道屏障,它们飞上断层带,向这个方向围拢过来。

    一圈黑光在歼灭者之上荡漾开来。

    大范围重力阱。

    这时候在场更多的、普通的工匠们才看出什么,从口中吐出这样一个显得有些古老的词汇来:“超载流。”

    “超载流?”

    那是一个多古老的战术,人们几乎是楞了一下才想起这么一事来,可是超载流往往用在单个的储法系灵活构装上,要同时计算多台构装的热容这得多大的计算量?

    可人们话音刚落,便看到了索林方阵的光芒那是歼灭者的最强攻击方式魔力之矛的超载形态,青色的光束被一道道射向漆黑的半空,汇聚成一点,然后以万千光华的方式垂直折射下来。

    被大范围重力阱所限制的龙之爪牙,顷刻之间便陷入了灭顶之灾中,无以计数的光华将它们洞穿,化为飞灰。他在有意消减前排龙之爪牙的数目,人们很快看出这一点,虽然这点损失对于它们总量来说不过九牛之一毛,但却能有效阻止对方前进的步伐。

    这个时候,廖大使正在低声询问其他人:“能拖多久?”

    几个顶尖的选召者集合在一起,略微计算了一下。

    “大约,不到半分钟。”

    廖大使抿了抿嘴。

    两道洪流仍不可抑制地在向中央汇合。

    时间是一分二十秒。

    就像是为了应证众人的想法,第一批龙之爪牙与夜蜥人接近到了投送点附近,那里有一座较小的金字塔,它们在金字塔左近散开来,向这个方向张开了第一道包围网。

    然后龙之爪牙放出了第一波攻击锋矢。

    在众人有些焦虑的目光中,留在方鸻面前的发条妖精大约还剩下四分之一不到的数量。

    而塔塔改变了战术,应用零散的灼热射线来攻击最靠近的敌人,并用重力阱来分割敌人的进攻队形,但面对如此数量众多的进攻者,还是显得有些无济于事。

    直到一直静静停放于屋顶之上的能天使动了,它们各闪烁一次,犹如一道银线从正在靠近的龙之爪牙的队列之间左右横贯而过,三四头无头的尸体同时倒下。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人们发现,他们居然没看清能天使的攻击动作!

    这是什么概念?

    方鸻之前控制的能天使,最多也就称得上是行动流畅而已,而此刻能天使在众人眼中,更像是两个致命的剑客

    方鸻仿佛心有所感,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的塔塔自从旅者之憩的那一次对于发条妖精的操控之后,他就一直知道,塔塔小姐对于灵活构装的操控,远非自己能比。

    而她也说过,妖精龙魂对于灵活构装的操控,其实本身就不同于战斗工匠,对于她们来说,这不过是如臂使指的事情。

    “塔塔小姐,别太夸张了。”

    方鸻忍不住小声在心中提醒了一句。

    他可没忘了,自己现在是在进行现场直播虽然他还没料到这直播范围有多广,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塔塔小姐这表现出的技术,也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歼灭者要进入热超载了,骑士先生。”塔塔十分安静地解释了一句。

    方鸻能听懂她的意思。

    他只轻轻摇了摇头,正放下手中的最后一只发条妖精,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轻声答道:“没关系,接下来交给我了”

    在众人目光之下,方鸻同时将手一扬,在一片耀眼的闪光之中,所有矩阵排列的发条妖精,皆被他信息化收入水晶之中的亚空间之中。

    他看向一旁的妖精小姐,才说道:“接下来的战斗,你来辅助我,塔塔小姐。”

    塔塔一怔。

    然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希尔薇德小姐,”方鸻则过头去问道:“你恢复得如何了?”

    希尔薇德轻轻点点头,表示自己无碍。

    “跟上我。”

    方鸻如是答道。

    同时他看向前方,抬起右手来,让掌心向上。

    一只小小的脚尖出现在哪里,圆头的皮鞋之上,镶嵌星子一般的花朵,轻轻踩在他手心之中。

    然后是华丽的、如花瓣一般张开的裙叶,精致的腰肢,镶嵌成蔷薇一般的黄铜纽扣,再上面少女的披肩,银色的金属发丝,充满了维多利亚时代风情的荷叶边长帽。

    以及

    一双充满了银华的,正在缓缓张开的眼睛。

    那是一道有些安宁的,令人不由自主平静下来的目光。

    无法形容的寂静,此时此刻,掠过了整个国王广场

    “众圣在上啊,那是什么!?”

    广场之上,人们正感到头皮发麻。

    而所有人的嘴巴,都越张越大,因为他们当然听说过那个传说,那个战斗工匠之中的最传奇职业。

    而指挥中心中,所有人也正像是中了一个石化魔法一样看着这一幕。

    没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妖精使。

    他还是一个妖精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