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传奇 VIII

第二百三十六章 传奇 VI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鸻甫一落地,便收起手上苍之辉的光芒,经过几次使用之后,他隐隐感到这印记与自己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联系,让他可以更得心应手地使用,但除此之外,它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其他作用。

    他心中一时间也不知这究竟是好还是坏,这印记虽然在关键时刻救过他几次,但另一方面来说,若不是这东西他似乎也不会卷入到这么多麻烦之中。

    不过他也只能这么想,像弥雅那样水平的选召者与弗洛尔之裔都急于得到的东西,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此刻通讯频道内正传来军方人员的声音,询问他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方鸻并不打算答,他只半蹲在地上,反手把两个力量插件‘咔’一声插入自己魔导炉的接口内。

    安置好插件之后,方鸻才直起身来,再看看四周的环境不远处是一座辛萨斯风格的高大建筑,也看不出那建筑究竟是派什么用途,或许是一座圣殿,但也有可能是一座梯形的望塔。

    方鸻心知苍之辉在自己身上,此地不宜久留,他看准建筑的外壁,举手发射出飞爪,纵身一跃飞上墙檐,双手只一用力,便轻松攀上屋顶。

    银色维斯兰财大气粗,给他的插件不少是精工制作的小极品,即便翠鸟aae型魔导炉的接口有限,但选出的两件也足以让他力量评价来到e,与一个普通的白板十级战士基本持平。

    用来战斗可能不够,但用来攀援已是绰绰有余何况炼金术士的一身装备也没有多重。

    爬上屋顶之后,方鸻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魔导炉,配上两个十级左右的插件之后,魔力输出下降得非常严重,上面黄铜指针始终在危险线附近游弋。

    翠鸟aae型魔导炉在五级左右也是难得的极品装备,但到了这个阶段就有些不敷使用,而且它的输出限制还无法匹配一式水晶的形态使用,其实方鸻一直有考虑过抵达戈蓝德之后更换魔导炉的事情。

    而眼下的处境,更让他心中加剧了这样的想法。

    而正是这个时候,一片阴影从他身后袭来,“小心!”苏菲在频道之中大喊,方鸻头一看,只对上一片金红色的目光,那其中充满了贪婪与狂热,而对方张开的漆黑双翼鼓动起一阵狂风,向他席卷而至。

    方鸻一愣,心想这鬼东西来得倒快,不过他心念一动,心想谁怕谁?干脆停下脚步,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头大蜥蜴离自己越来越近他苍之辉在手,连尼可波拉斯都无法拿他奈何,又何况这些玩意儿?

    “夏亚!”

    “小家伙,你在干什么!”

    其他人吓得大喊。

    指挥中心一时间也是乱作一团。

    但那黑暗巨龙的爪子才刚刚靠近方鸻,一道青色的光罩便出现在人与龙之间,后者凄厉地尖叫一声,像是一个皮球一样被反弹去,轰一声撞塌一大片房屋。

    方鸻心中毫不意外,他自然也被撞飞出去,不过毫发无伤,在半空中十字张开双臂,向其中一个方向发射出飞爪,飞爪索线如弓弦一般拉直,拉着他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圆弧。

    他看准一个方向,松开爪子,飞出去落在一座小型圣庙顶上,打一个滚儿才重新站起来。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寂。

    过了好一会,频道之内才传来苏菲不可置信的声音:“那是什么?”

    但方鸻早有准备,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反龙力场。”

    只是在系统界面之内,苏菲与冥看他的目光像看一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构装女王轻轻咳嗽一声:“小笨蛋,那是龙骑士的能力。”

    “啊?”

    方鸻也愣住了:“等等,可反龙力场不是魔导器上的技能吗?”

    苏菲有点无语:“那魔导器是龙骑士构装。”

    “”

    方鸻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龙语者‘十二维度’口中所谓‘魔导器’竟然是龙骑士构装,可这家伙也未免太会省略了一点吧?龙骑士构装与一般的魔导器能相提并论吗?

    而偏偏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多,至少他就不在其中,反倒是这些军方与大公会出身的人正好在这个范围之外。

    方鸻自然明白自己丢了个大人,闭上嘴巴一言不发。苏菲笑嘻嘻地看着这家伙,在她看来对方总是出人意表,而犯起蠢来的时候居然还蛮可爱的。

    好在并没有人过于追究这个问题,选召者有自己的底牌与秘密没什么好奇怪的,自由选召者如此,各大公会也皆然。

    只是众人不禁有些好笑,反龙力场作为龙语者‘十二维度’的成名能力,这小家伙竟拿这个当借口,也算是一头撞在了枪口上

    方鸻绷着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脚下这座圣庙不过是一座小型神坛,大约曾经属于某个不知名蛇人神祇,这样的神在那个时代并不罕见。

    萨鲁塔卡虽然也是太阳众神的边缘神祇,但至少在历史之中留下名号,而更多这样的次级神,它们的名号与存在早已与那个时代一起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这座圣庙出现在核心区外围,似乎也足以说明这一点。

    他选择这个地方落脚,当然不是心血来潮,只是因为这里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这样的建筑群落,地形复杂,正适合用以逃生。

    他孤身一人引开这些托拉戈托斯的爪牙看起来有些鲁莽,但并非是冲动之举,丝卡佩小姐以前常常调侃他喜欢凭借直觉行动,但方鸻明白自己的直觉并不是头脑发热,而是建立在认知与经验之上。

    他动身之前其实就已经设想好一条逃生路线,并通过发条妖精检验过一次,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方向既能将托拉戈托斯的爪牙引开,同时也有一线逃生的机会。

    当然计划是计划,要想一切顺利还需要完美的发挥,只不过身为选召者,又岂会连这点自信也没有?

    他再抬头看了看上空。

    剩下的几头龙似乎汲取了教训,不再敢轻易靠近他,但仍不近不远地盘旋着,方鸻看它们金红的目光,便明白这些家伙并未放弃,只不过是在暗中指挥自己的爪牙。

    龙之爪牙正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这时频道之中也传来点墨染青竹的声音:“大佬,那些怪物找你去了,我们已经向光之桥方向突围了。”

    方鸻应了一声,轻轻转动了一下镜头,通过缩小上空发条妖精的视野也清晰地观察到这一点,以他为中心的一点,各个方向上皆是黑压压的敌人正在涌来。

    其实第一批龙之爪牙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小巷之中,而这座岛屿上的每一头龙之爪牙几乎都长着龙翼,具有飞行能力,因此它们一发现方鸻,也立刻张开双翼,飞了过来。

    方鸻见状想也不想,立刻转身纵身一跃,跳向另一座较为低矮的屋顶。一两头龙之爪牙其实他也不是解决不了,但眼下这个时候,能跑当然不会选择留下来战斗。

    但他这个动作,却看得其他人捏了一把冷汗,通过上空的视野,所有人都正看到一小队龙之爪牙正迎面向方鸻所在的方向围拢过来。

    “小心啊!”

    戈蓝德的广场上,有市民甚至不由喊了出来。

    他们生怕方鸻没有看到,以至于一头闯入伏击圈之中。

    虽然之前那一幕小插曲,让大多数人都是会心一笑,甚至连现场紧张的气氛都缓和不少,皆以为这银色维斯兰的指挥官有一些逗比属性。但在这个时候,这样的亲和力反而让众人对他心生好感,何况他之前的表现也令人惊艳,没有人希望这个少年就此止步于此地。

    而在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的会长办公室内,临时代理会长法莱斯铜湾更是按紧了桌面看着这一幕,嘴巴里面喋喋不休,早已把迟迟未能完成法术的宫廷术士们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那些该死的养尊处优的混蛋,他们只会耽误事情!”

    他的助手则瑟瑟发抖地站在一旁。

    不过这位临时会长倒没认为方鸻会一头闯入伏击圈中。

    他自己也是一个杰出的战斗工匠,自然明白他们也是通过对方的发条妖精看到的这一幕,而对方又岂能没有发觉?

    事实也正是如此方鸻一落地,其实就已经看到了那几头龙之爪牙,但这个方向是他的必经之路,也是敌人相对较少的方向,绕路未必是一个明智之选。

    当然,突围也需要一些技巧。

    方鸻想也不想,便闪身钻入一条小巷之内,几头龙之爪牙一见丢失目标,便立刻追了上来。

    这时双方虽未脱离接触,但其实已经丢失了彼此的位置,然而方鸻却可以通过发条妖精判断对方的站位一共七头龙之爪牙,三头在前,四头在后,对方分散开来对他展开追击,摆明了他无论从哪个方向前进,都很难摆脱对方的包围圈。

    好在方鸻本来也没想过要摆脱,他举起右手发射飞爪,纵身跃上另一座建筑的屋顶,力量增幅之后,攀援能力的提升让他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得心应手,轻松便在几座建筑之间完成了飞跃。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这时候他其实已经来到了那三头龙之爪牙的身后,而另外四头龙之爪牙要从另一个方向围拢过来其实还要时间。

    在其他人眼中,他完全可以借机跑出一段距离,然后再尝试一下脱离结束。

    但方鸻心中早判断了局面,龙之爪牙具有飞行能力,要从对方眼皮子底下脱离哪有那么容易,就算真的可行,但他没这个时间。

    他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杀出一条血路来,他的逃脱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

    而应急指挥中心内的几个会长、副会长目光何等敏锐,一看方鸻的行动路线,便明白他的想法:“他要对那些龙之爪牙出手?”

    virus答道:“他想突袭,想要赶在另外四头龙之爪牙抵达之前解决掉这一批对手。”

    晨曦几乎是立刻计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马上过头去,对一旁的冥的全息投影喊道:“冥,阻止你那里的那个小家伙,两台能天使即使突袭也没办法那么快解决对手。”

    但已经晚了

    方鸻已经选择了出手。

    他在第一时间出现在那三头龙之爪牙的右后方,这个动作将他的意图清晰明了地暴露在每一个人眼中,在戈蓝德的国王广场之上,与旅者之憩的龙角大厅之中,围观的人们没有太多的专业判断,每一个人皆只屏息凝神。

    因为人们同时能通过另一个发条妖精看到战场之上的局势,那四头龙之爪牙正从一个方向上包围过来,它们很快就会出现在方鸻的一侧。

    他们至少明白,除非方鸻在这些怪物反应过来之前就放倒其中的两头,对方才有取得胜利的机会。

    但可能吗?

    应急指挥中心的大厅之内,kun、晨曦、virus、冥与奥丁皆一言不发,他们心中的判断基本一致,那就是不太可能,这些龙之爪牙的等级太高,它们在受到突袭之后的反应速度是相当快的。

    但没人开口,这时候开口已经来不及了,方鸻已经出现在对方身后,现在转身逃跑也是一样把自己暴露出来而已。兴许只能等待奇迹发生,或者说龙之爪牙自己出现什么致命的失误。

    然而失误并没出现

    方鸻先打开一道幽蓝的光门,从中召唤出能天使,同时抬起右手向左侧的一头龙之爪牙射出飞拳,而几乎是在飞拳射出的同一刻

    能天使发动了攻击。

    “先置命令!?”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冥与virus几乎是同时念出了这个名词。

    而广场之上也是一片骚动,人们当然看清了方鸻出手的那一幕,大多数人并不十分深刻地了解战斗工匠这一职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脑海之中冒出的这样一个念头:

    “他是怎么在手套飞出去的情况下,还能操控自己的异体持剑人的?”

    只有少数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先置命令,在第二世界的顶尖战斗工匠之中也只是一个传说之中的领域,有人认为这一技巧将会开启战斗工匠的下一个时代,但许多年过去了,人们在这一领域上的摸索似乎正走入绝境。

    除了单一的指令,一旦灵活构装进入脱控状态,这一技巧似乎也没有太大的作为。

    它唯一的作用,似乎也就是眼下这样的情况

    可以让战斗工匠在脱控的状态下,同时操控尽可能多的灵活构装,在一定的条件下,它可以短暂地增加战斗工匠控制灵活构装的上限。

    “但有什么用呢?”virus皱了皱眉头:“他以为三管齐下,就可以秒了其中一头龙之爪牙?”

    冥只是默默看着这一幕,一言不发。

    先置命令虽然有些鸡肋,但在第二世界也是一种非常高端的技巧,对方能在这个阶段在实战之中用出这样的技巧,天赋之高实在是令人动容。

    这小家伙好像总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刷新她的认知。

    只是virus的判断似乎并没错。

    第四座岛屿上的这些龙之爪牙,等级已经远远超过十五级,反应之快似乎远超方鸻的想象,那头怪物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反应过来,转过身的同时反手一拍,用爪子打掉了方鸻的飞拳。

    而下一刻,它侧身一避,刚好间不容发地避开第一台能天使的攻击,至于从另一侧攻过来的能天使“打不中”不止是virus与冥,连正看着这一幕的普通人也看出来了,后续跟进的能天使的一剑也会被对方避开。

    实力差距太大了。

    双控能天使,天上的发条妖精,再加上一只火箭飞拳,几乎已经是极限的多控,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头龙之爪牙竟然还是在第一时间躲过了方鸻的完美的突袭。

    接下来三对一的战斗,没有任何人看好方鸻。

    更不用说,剩下四头龙之爪牙也正在赶来的途中。

    但正是这个时候,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本应该早已脱控了的第二台能天使,忽然之间一折身,与被龙之爪牙打飞去的火箭飞拳错身而过,剑刃一转,好像受人控制一样一剑不偏不倚刺入那头龙之爪牙的胸膛。

    后者微微一怔,然后整个上半身坍塌开来,化为一团黑尘散开。

    三头龙之爪牙,减员其一。

    人们静了片刻。

    应急指挥中心内,virus与冥也完全怔住了。

    “怎么可能!?”

    “能天使最后那一剑的变向动作,是怎么做出来的?”virus完全茫然了,她对于战斗工匠有一些认知,当然明白先置命令眼下的局限第二指令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灵活构装那时候已经脱控了。

    “怎么可能“她喃喃自语:“先置命令,理论上是不可能在脱控之后再改变指令的”

    冥也沉默了片刻。

    她比virus捕捉到了更多的细节,但方鸻在那一刻隐藏了自己的手上动作,让她有些疑惑。

    的确,先置命令是不可能在脱控之后再下达第二指令的,但忽然之间,这位构装女王眼中闪过一道前所未有的明亮光芒,她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口气说道:“是感应力场。”

    “感应力场?”

    virus一愣,过头来。

    冥眼中则带着一种兴奋的神色,有些激动地说道:“能天使的感应力场,能让她们主动闪避攻击,而由于操控者并没有主动控制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应力场的反射闪避便成为第一优先级。”

    “等等,”virus打断她:“你是说他利用龙之爪牙的反击,通过感应力场的反射闪避,反过来影响自己能天使的攻击动作,以达到改变攻击路线的目的?”

    但她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预判敌人的动作?除非是运气好,别忘了你是迅捷战术的创世人,冥,但你也做不到这一点。”

    但冥摇了摇头。

    “他不需要做到这一点,”她轻声答道:“他只需要判断自己的飞拳被击的路线就可以了,对方一定会击,这就够了。”

    “对方为什么一定会击?”virus刚想下意识地与对方抬杠,但忽然收住嘴,意识到对方是在钓鱼,她看了对方一眼,果然看到那位构装女王笑吟吟地看了自己一眼。

    是的。

    龙之爪牙当然一定会击飞拳,否则结果就会进入第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它飞拳击中,直接被能天使击杀,在那样的条件之下,能天使也不需要再改变攻击路径。

    virus忽然之间怔住了。

    这是何等的计算力?

    “这怎么可能?”她小声说道:“他怎么可能算到这一步上?或许只是运气好罢了”

    但冥并未接过这个女人的话头。

    她其实心中想到了一个人,灵活构装之间的互相掩护,这样的思路其实正是她的那个老对手,灰之王,fox的一贯战术。

    这小家伙。

    居然连这也会,而且还用在了先置命令上。

    她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战栗,那种战栗仿佛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在缓缓被推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