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传奇 V

第二百二十三章 传奇 V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行人踏上第二座光桥,后面围拢过来的龙之爪牙戛然而止,光桥与岩柱峭边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界线,让这些黑暗生灵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只是忽然之间,怪群中传来一阵阵尖叫声,不少背后生长着双翼的龙之爪牙飞上半空,像是黑压压一大群蝙蝠,又拍打着翅膀向这个方向紧追而至。

    方鸻见状也不由吓了一跳,不由下意识去想丝卡佩小姐在这样的状况下会怎么做。

    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幼稚——因为并不是每一次丝卡佩小姐都能告诉他答案,方鸻不由轻轻吸了一口气,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与责任,在心中告诉自己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必须要首先冷静下来。

    他回过头,那些‘大蝙蝠’的飞行轨迹在便不再那么捉摸不定,而作为一个对于飞行姿态与技巧并不陌生的战斗工匠,后者的飞行速度与意图自然也变得一目了然。

    方鸻心中一定,立刻低声在频道之中下达命令:“不用管它们,不要停,保持继续向前!弩手爆炸弩矢再准备,延迟刻度一点三,方位七点钟方向,一轮射击则可。”

    队伍已经冲过了第二座光桥中点,第二座岩柱之上的遗迹近在咫尺,它比之前的那一座遗迹要大一些,上面恍若一个死者的国度。密密麻麻的亡灵挤在峭壁边缘,正等待他们靠近,甚至不时有几头尸鬼或骷髅被过多的数量挤下悬崖,跌落入熔岩之海中,化为一团耀眼的闪光。

    这时候弩手已经投射出开战以来的第二轮爆炸弩矢,闪光不偏不倚地在龙之爪牙的集群之中炸开,爆风吹得那些半空中的‘大蝙蝠’左摇右晃,下雨似地一片片落下去。

    “好准。”

    在世界各地通过光屏看着这一幕的人们,此刻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个共同的想法。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高手,在第二阶与第三阶这个阶段的人占据了第一世界选召者的主流,而这些人对于‘爆炸弩矢’的判断自然不及virus、晨曦与冥这些人这么精准,当然也不明白这一轮射击究竟难在什么地方。

    但这并不妨碍这些‘眼光毒辣’与‘嘴巴严苛’的围观群众们给予这一轮射击以最高赞许——无它,因为射击的效果是清晰可见的,那一片片掉落的龙之爪牙就可以说明一切。

    人们评判的标准往往又是简单的,因为他们只看结果。

    “我看到了,”有人向其他人描述:“是那个指挥官下达的命令。”

    “好年轻啊,还是个大男孩的样子。”

    “他那面具可真酷——”

    “我好想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是他手下的弩手厉害,这算什么本事,我要有这么一群手下也行。”

    但方鸻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此刻正在对他们评头论足。

    他回头去看那些从半空落下的龙之爪牙,心中忽然之间产生了一个念头,虽然不是每一头都是,但龙之爪牙具有飞行能力至少说明它们越高阶,似乎越是拥有接近于龙的力量。

    先是近似于龙与人之间的外表,再加上飞行能力,而之后又会是什么呢?

    会变成真正的龙吗?

    而所谓的龙之爪牙其实不过是那些生前受黑暗巨龙蛊惑生灵与灵魂,他们沾染魔龙之血,又为黑暗巨龙赋予了近乎于永生不死的力量,但相应的代价,则是永世成为黑暗力量的仆役。

    方鸻不明白这样的选择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否值得——没有自由意志的永恒,与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

    “但自由意志为何?”

    “这世间只有唯一的真理,那便是思考。”

    一窃窃私语的声音忽然直入他脑海。

    那声音宏大而宽和,仿佛是一个谆谆教导的长者,以睿智的目光,看透了这个宇宙的终极真理。

    方鸻悚然而惊,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萨鲁塔卡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们的战斗,他直觉感到那声音并不来自于对方。他不由问道:“塔塔小姐,你有听到一个声音吗?”

    后者显得有些疑惑,歪了歪小脑袋看着他,摇了摇头。

    而那声音也像是一个幻觉。

    再消失不见。

    方鸻隐隐有一种感觉——那个声音似乎是在向他描述龙之爪牙——永生者,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它们并非是人们想象之中那么简单与动机单纯。

    之前萨鲁塔卡无意之间也透露出一些令人意外的信息,黑暗巨龙正是由它们所创造的,所以龙之爪牙的力量应当不仅仅来自于奴役它们的黑暗巨龙。

    而应当来自于更深远的虚空之中——或许一如第二祸星降临所描述的那一段历史一样,正是它的降临,带来了巨人与黑暗巨龙。

    那么那个声音,是苍翠?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各种想法纷迭而至,方鸻惊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再在这个地方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他脸色有些苍白地收敛了心神,才发现队伍已经来到了光桥的另一头。

    亡灵已近在咫尺。

    众人在kun的命令下变换阵型,原本在后面护卫施法者与远程职业不受冲击的小队也穿插过人群,来到前面进一步加厚正面的攻击锋矢。冲锋的距离已在眼前,骑士们再一次举起手中的剑——毋须等待命令,经历过一轮成功的突围之后,高涨的士气让他们的自主性已经达到了顶峰。

    每个人都自觉喝下体力药剂,然后反手把冷却水晶插入魔导炉之上。

    魔导炉上的以太导路已经明亮得近乎炽金,汹涌的魔力与高涨的战意让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仿佛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那些软弱的骨头架子此刻在众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银色的锋矢从正面切入亡灵的海洋之中。

    但方一接触,所有人都感到了阻滞之意。

    亡灵的等级也提高了。

    方鸻立刻明白问题所在,萨鲁塔卡的力量正在减弱,而托拉戈托斯的力量则在增强,双方的力量此消彼长,这座黑色圣城的迷锁也变得不那么稳定起来。

    它已经在攫取这位蜥蜴人神祇的力量,一旦它的力量达到一个临界点之后,可以想象这里的结界也再难阻止它侵入其中。

    但他也意识到问题所在。

    指挥中心之中的其他人自然不会比他迟钝多少。

    “他们速度放缓了——”

    “萨鲁塔卡的力量正在减弱。”

    “那些亡灵的等级已经超过了试炼限制了。”

    “virus小姐,你那边能帮上什么忙吗?”

    virus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一两头高阶亡灵,她还能想办法帮他们找出弱点,但在这个规模的战斗下,数据分析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何况孤岛之上的亡灵又不只有一种。

    “假设托拉戈托斯的力量持续加强的话,后面恐怕会更难。”

    “必须进一步加快速度!”

    晨曦回过头道:“冥,让你那边那个小家伙再加把劲。”

    但冥摇了摇头,并未开口。

    她明白,这个小家伙肯定也清楚他们正面临的困境,但眼下真不是意志力可以克服的局面,等级的压制在艾塔黎亚有时候不那么明显——因为有许多天才都可以跨等级战斗。

    但有些时候,又犹如一条鸿沟,无法逾越,尤其是在这样大规模战斗的环境之下,等级的优势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他又能怎么做呢?

    她心想。

    不知不觉之间,大伙儿好像都把这个大男孩当作了无所不能的存在,但纵使是天才,也有止步的那一刻。这世界上总有一些局面,是人力所无法改变的。

    方鸻停了一下。

    他回头看了看四周,所有人皆陷入苦战之中,虽然经历过一轮成功的突围之后,如虹的气势让每一个人皆亢奋不已,身体的疲惫似乎也被掩盖在暂时的狂热之下。

    但他明白,一旦这战斗拖延下去,疲惫感就会成倍的放大,到那时候他们将寸步难行。

    许多想法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但他最终下定了决心,低喊一声:“第一二小队,狂暴药剂。”

    “这么早!?”

    不仅仅是在战斗之中银色维斯兰的众人,连应急指挥中心的所有人皆吃了一惊。

    狂暴药剂自然也是随军方的补给一起送达的——这种药剂倒也算不上珍贵,但往往是各类战役与任务之中的必备品。而通常不需要太多,一瓶足矣,因为它与狂战士的暴怒能力一样,能在短时间内极大地增幅力量型选召者的实力,但药如其名,负作用也极大。

    单单是狂暴之后的虚弱期就长达半个钟头,更不用说还有经验上的负面惩罚,所以这类药物通常被选召者视作孤注一掷的最后手段,但现在才刚刚抵达第二座岛屿,似乎距离‘最后’这个概念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现在就让团队之中三分之一的人服用狂暴药剂,那么之后两座岛屿怎么办?

    但晨曦等人立刻明白过来——对方恐怕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的确如此,方鸻其实一点也没头脑发热,相反,他现在格外冷静,他敏锐地意识到他们如果在这里脚步就被拖慢的话,越往后,他们遇上的阻力会越大。

    随着托拉戈托斯的力量进一步增强,那时候他们可能根本无法抵达第三座甚至是第四座岛屿。

    虽然看起来是饮鸩止渴的策略,但眼下也只能选择这么一条道路了。

    方鸻心中其实明白,本身这个任务就是孤注一掷的选择,托拉戈托斯谋划了数十上百年的计划,留给他们的机会本就不多。若无法在绝境之中寻找那唯一的一线生机,这个‘任务’恐怕很难去完成。

    南方大陆。

    整个戈蓝德港此刻正陷入鸦雀无声的境地之中。

    正如前文所言,狂暴药剂并不是什么珍贵的药剂,普通人在二阶之上往往也经常会接触到这一类药剂,而正因为这样的原因,它在选召者与原住民之中有很大的名声。

    但在这里就服用狂暴药剂——

    那无论如何也太早了一些。

    每个人都明白这种药剂是孤注一掷的象征,不是陷入绝境的情况之下,又怎么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他们只消看看那漫无边际的亡灵之海,就明白这个命令下得有多么决绝。

    明明之前还很顺利,但怎么突然之间情况就变得急转直下。

    人们屏住呼吸,好像这才想起来,如果画面之中的这些人失败,王国的芬里斯岛将在这一天成为一个历史名字。而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想到,那是十多万生命,无以计数的家庭——丈夫、妻子与他们的孩子。

    终将化为飞灰。

    银色维斯兰的众人有片刻的犹豫,但还是本能地选择了服从方鸻的命令,因为从他们合作以来一直到现在,对方似乎很少作出过错误的判断。

    虽然并不属于同一个公会。

    但这些骑士们竟意外地发现,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队长的指挥。

    他可能并不全能,但至少令人问心无愧。

    人们仰头灌下狂暴药剂。

    片刻之后,他们抬起头来,眼中似乎闪烁着金红怒火,从内心中涌出一道无边的怒焰,这怒焰转化为面板之上实实在在的属性,立刻反应在骑士们推进的攻势之下。

    大幅提高的攻击力与攻击速度弥补了精确上的些许损失,亡灵们骤然发现它们面前的敌人变了一个样子——虽然它们可能并没有这样的思考能力,大批的骨头架子与尸鬼像是秋后被收割的麦茬一样一茬一茬倒在地上。

    不过片刻的停顿之后,银色维斯兰的队伍终于再一次提高了速度,在亡灵的海洋之中劈波斩浪。

    他们开始向前移动。

    光幕之下,人群终于发出一阵欢呼,但并没有多热烈,因为每个人都明白,当下的顺利之上其实笼罩着一层阴云,正预示着之后密布丛生的荆棘。

    还有两个岛屿。

    应当如何穿过呢?

    但方鸻有些严肃地绷着面孔,其实心中并没想那么多,他现在一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如何更快地往前。他看了一眼怀表,在这一次突围之中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七分钟过去了,还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到。

    他抬起头来,默默估算着前面的距离——因为之前的大地震,这片遗迹被一道裂口从中间一分为二,那里并没有通路,而若要从裂谷下面行进,恐怕会浪费更多时间。

    好在裂口附近有一些高塔,他一早就打算利用这些高塔来作为桥梁,他正把帕帕拉尔人拉过来,问他能不能用爆炸弩矢从指定方向把那些高塔炸倒。

    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靠近之后再安置起爆物了。

    帕克果然连连摇头,爆炸射击虽然是十五级之下伤害数一数二的技能,但还没到轻易就可以炸塌一座牢固的石制建筑的程度,不要说第二阶——整个第三阶的选召者之中,恐怕都没几个有这样的能力的。

    方鸻皱起眉头,军方送来的补给之中有一大批爆炸水晶,靠近之后安置这些起爆物倒是不愁无法将那些高塔炸倒形成桥梁,但那样要耽误不少时间。

    狂暴药剂持续时间毕竟有限,他担心增益状态恐怕很难坚持到那个时候。

    不过正在他思考替代的办法之时,前方裂谷后面的一座高塔之上忽然闪过一道强光,所有人皆是一愣,然后他们便看到一道金红色的光束飞过战场,落在亡灵之间。

    火光拖着长长的尾焰,落地的一刹那,炸开成一片金色的火海,数十头尸鬼再火焰之中化为灰烬,冲击波也将周围的亡灵扫倒一片。

    “火球术!”

    方鸻意外地抬起头来。

    片刻之后,他才看到那里裂谷上方的,断裂开来的街道之上竟然跑出一群选召者来,他们似乎事先就早有安排,用缆索在那个方向拉倒了一座方尖塔。

    方尖塔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轰然一声倒在裂谷之间,塔尖刚好够到这一头的悬崖,正好在裂谷之上形成了一座长桥。

    那些选召者才赶忙在那个方向向他们招了招手。

    “快!”

    对方又叫又跳,高喊道:

    “银色维斯兰的兄弟们,快过来!”

    方鸻愣在原地,他原本想高声询问一句你们是谁,但忽然之间闭上了嘴巴。

    他抬起手来,操控手套微微向上一托,一道指令飞向深渊上空——

    不仅仅是他。

    光幕之下的所有人,皆已经通过放大的画面看到了那些人别在胸口的徽记——浅黄色,犹如琥珀,内里闪耀着星辰的光辉,而它的形状,其实是一枚星门之环的等比例缩小的模型。

    不止是选召者,原住民们也知道这个徽记的名字——星门之环。

    而至于这些人,他们是谁,他们的名字为何,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人们皆明白,当他们戴上这个徽记时,他们其实就已经只剩下唯一一个身份。

    他们是秉承而生的一代。

    他们皆是选召者。

    是穿过星门,承载人类理想的先行者。

    “看啊!”

    戈蓝德的广场之上,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

    人们这才看到,发条妖精的视野不知什么时候正在方鸻的操控之下拔高,并将周围几座岩柱遗迹之上的场景映入画面之中——人们竟然看到,许许多多人正从各个方向上冲出遗迹,走上光桥,向这个方向汇合过来。

    而在高中的视野之中,这些选召者细微得像是蚂蚁一样。

    但人们心中却无法这么认同。

    他们并未感到那是渺小,反而觉得有些崇高。

    而应急指挥中心的通讯频道之中,忽然充斥着各式各样,来自于不同地方的语调。

    “选召者id079052163h,这里是天堂花落,我们已经看到你们的人了!”

    “选召者id079043992h,我是slvas,是的,就是之前那个slvas,敌人太多了,不过我会尽量加快的。”

    “银色维斯兰的朋友们,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

    大厅中每一个人都静静地听着这些此起彼落的通讯。

    军官们皆肃然地取下帽子,默默放在胸前。

    这些声音语调各异,有一些甚至还带着一些方言的发音,或者高亢,或者低沉,有些严肃,有些轻佻,但无论哪一种,它们皆表达着一个共同的意思:

    我们还在这里,与你们选择并肩作战。

    而并未选择离开,或是放弃。

    虽然处于战场的中心,银色维斯兰的众骑士心中忽然有些安静,他们听着那些从各个频道传来的沙沙的通讯声,固然狂暴药剂的持续时间已经将近过半,它的效用似乎正在开始消退。

    但众人却未感到一丝一毫的虚弱,正相反,他们似乎隐隐感到一种英勇无畏的气概,正从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弥漫开来。

    方鸻拿起通讯水晶,低声回答道:

    “这里是银色维斯兰。”

    “我们,在这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