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祭祀场 I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祭祀场 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半个精英团,纵使是青训团……这次你可算是捅破天了,艾德同学,杰弗利特红衣队也注定和你不死不休了。”

    苏菲一边说,一边透过光页,注视着这座古老的地下城市。

    “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因为我一直与他们都是不死不休。”方鸻同样看着这深邃的黑暗,弄塌十一层通往十二层那座桥之后,他也没兴致留下来看杰弗利特红衣队有多大损失,带队离开了那个地方。

    队伍继续深入,下面都是这样零星的遗迹孤岛,一座座孤立于深渊之上。

    古老城市的碎片之间通过孤零零的铁链相连,或者是一座临时搭建的拱桥,与之前那座孤桥相差不大,想得出来这些应当都是托拉戈托斯的手笔。

    他看着黑暗,而黑暗亦倒映在他眼中,像是一层弥漫的雾,笼罩着这片遗迹之中千篇一律的建筑。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同?”方鸻回头。

    苏菲轻轻摇头,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会不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方鸻想了一下,问了一句。

    “影响是肯定会有一点的,”苏菲答道:“杰弗利特红衣队这会儿多半以为是我们干的,恐怕一会公会上层就会联系我,不过我会如实报上去的”

    “那是自然。”方鸻点点头,并不觉得对方这么做有何不妥。

    苏菲看了他一眼,提醒了一句:“你小心些,这之后超竞技联盟的人说不定会找上你。”

    “超竞技联盟?”方鸻一愣:“他们找我干什么,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违反《星门宣言》的地方,超竞技联盟不是鼓励个人与个人之间,公会与公会之间的良性竞争么?”

    “宣传口号是这么说的,”苏菲无奈地看着这家伙,心想这家伙有时候那么精明,但怎么在这种简单的问题上想不通呢?她不由反问一句:“但你真相信?”

    方鸻皱起眉头来,自然听出这位公主殿下话里有话,他也不是傻子,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还会毫无怀疑地把其他一方当做真善美的天使。

    苏菲叹了一口气,看着这孑然一身的大男孩,忽然有些不忍心,虽然以个人对抗上大公会这样的事情,在艾塔黎亚并不罕见,其结果大部分从一开始就已然注定。

    这样的事她其实也知道一些,但她并非同情心泛滥之人,再说有些人之中有一些本来就是咎由自取可眼前这个大男孩不一样,他的事迹在社区上早已广为人知,杰弗利特红衣队在这件事上无论如何也不占理。

    可有时候,占理并不显得那么重要。

    看着对方还茫然无知的样子,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边,让她感同身受,而从银色维斯兰获得荣耀感,也让她无法无动于衷。

    她想了一下忽然说道:“你知道赛区管理会吧?”

    方鸻点点头,那是超竞技联盟的地区分属机构。

    苏菲仍解释说:“赛区管理会是超竞技联盟在各个地区的实际组织者,听起来是超竞技联盟的下属机构,但事实上两者之间并没有从属关系。超竞技联盟是两年一度超竞技联赛的主办者,而下面的赛区管理会则除了要组织地区赛事之外,还要负责各个赛区专业选召者、公会与俱乐部的管理工作。”

    方鸻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苏菲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和他们现在的话题有什么交集。

    但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仿佛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一样,只自顾自地说下去:“所以理所当然的,赛区之间的竞争也影响到其所属的赛区管理会。赛区实力强大与否,与发展程度如何,间接决定了其所在地区组织者的地位,一般来说,大赛区的管理会自然比小地区的管理会手头掌握着更多资源,也风光得多。”

    “正因此,管理会不会对自己赛区内部选召者之间的争斗视若无睹完全没有争斗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也应当受到限制,以防内耗过多消耗实力尤其是在大赛之前。事实上杰弗利特红衣队现在呼声很高,其背后的bbk联盟已经隐隐有跻身十大公会之列额度势头,你在这里一下子灭了他们半个团,你猜他们的人会不会无动于衷?”

    方鸻微微一怔。

    苏菲叹了口气:“关键这里是死寂区,假设超竞技联盟的人判定你出手过度,损害中国赛区总体实力这样的帽子盖下来,你承受得住吗?”

    方鸻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可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先动的手,总不能让我干挨打不还手吧?”

    苏菲抿着嘴巴,有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但人毕竟会有私心,对于管理会来说你一个人与杰弗利特红衣队孰轻孰重,我想你自己也有答案,而且”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事实上远比你想象之中复杂得多,如果杰弗利特红衣队铁了心要对付你的话,他们还可以动用现实中的资源来左右管理会的判断,你不会真以为那些人都是铁面无私的圣贤吧?”

    方鸻有些沉默。

    苏菲这才小声说道:“我知道一些你和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恩怨,你要对付他们远没那么简单,个人与有组织的大公会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方方面面。”

    “虽然我个人是认同你的,社区上也有很多人支持你,但这没用你真想要报仇的话,加入银色维斯兰吧。你应当明白自己有这样的价值,我可以有很大把握说服公会上层,而与你相比杰弗利特红衣队是庞然大物,但在银色维斯兰面前也不算什么。”

    这是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第一次把话说得如此明白,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这并不符合她一贯的性格。

    但苏菲心中只是隐隐感到,若她不如此,对方可能永远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但方鸻只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谢谢你,苏菲小姐,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心话,我对你们银色维斯兰也有好感,可是我并不想要这样的加入方式只是赤裸裸地追求利益,那样的话我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何况这是我的事情,我不会把它推给银色维斯兰,或许在你看来是双赢,但在我看来其实是双输。”

    他看向苏菲:“因为银色维斯兰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吧?”

    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她以为自己是可以教育这个有些天真的大男孩的,但没想到事到临头反倒是自己被教育了。

    苏菲愣了好一阵子,才幽幽地答道:“好吧,但如果你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请记得联系我。只是这一次我代表的不是银色维斯兰,而是我自己而已。”

    “当然了,苏菲小姐,”方鸻洒脱一笑:“你放心吧,对于朋友我不会客气的。”

    光页的另一边,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众人已经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前面的人举起火把照向四周,一个幽深无人的广场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方鸻看了看后方,他们离开第十一层时弄塌了那座孤桥,虽然区区一座桥应该还难不倒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不过至少能拖延对方一段时间。

    他们也走得够久了,足以远远把红衣队的人甩在后面,这黑暗的地下还不知道有些什么,而银色维斯兰的人经历了先前的战斗之后也需要停下来休整一下。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有自己的私事要处理。

    从之前到现在,已经拖得够久了。

    方鸻打量了一下四周,有些满意这里的环境,这才回头对苏菲说道:“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要追上来恐怕还需要一阵子,我打算让大家停下来休整五分钟我也需要去处理一下队伍之中的事情,那么这边就交给你了,苏菲小姐。”

    苏菲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答道:“那你小心一些。”

    说完她主动关闭了通讯,面对逐渐淡下去的光幕,还微微出了一下神。

    苏菲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我这还是头一次遇上对超竞技联盟也无所谓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心太大,还是这家伙压根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但也蛮帅的,”一旁的元素使少女淡淡地答了一句:“我原本也没觉得这家伙有什么特别的,没想到还是苏菲姐有眼光。”

    前者白了少女一眼:“帅在什么地方,就是没脑子罢了,你们千万不能学他,我可不想手下都是一些惹是生非的家伙。”

    少女耸耸肩。

    幽深的地下

    方鸻在广场上安顿好其他人,尤其是让泰纳瑞克盯好那个两个惹祸精,然后才带着希尔薇德来到附近一个无人之处而不出他所料,那些黑衣人也随之而来。

    这里已经逐渐深入了第十二层,广场四周不仅仅是光学意义上的黑,幽深之中黑雾萦绕,下面总给人一种感觉似乎还潜藏着一些别的什么暗影之物。

    那些东西在黑暗之中诉诉低语,细碎的言语止不住要钻入人的脑海之中。但你仔细去听时,四周又落针可闻,当停下脚步,甚至连唯一的沙沙声也消失了,黑暗安静得像是真空。

    寂寥无声的环境让人变得有些压抑,以至于产生了幻觉,连火把下的影子也变得摇曳起来,不再随其主体行动而行动,仿佛具有了自主的意识。

    但方鸻摇摇头,幻觉尽去,一切又物归原样,再无半点异常。

    他停下脚步,其他人也跟着停下来。

    方鸻才看了那些人一眼,也不害怕,只面前的希尔薇德问道:“他们是谁,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希尔薇德小姐?”

    希尔薇德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其他人,向他们点点头,那些黑衣人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把风帽从头上取下来,露出下面的真容。六个人看起来皆是考林—伊休里安本地人,其中还有一个矮人虽然方鸻之前通过身高就猜已猜出这一点。

    其中领头的那一个光头的男人,体格格外高大,头上包着头巾,皮肤苍白,脸上有一个鲨齿状的醒目刺青武器是插在腰间的短铳,与一把弯刀,方鸻也看不出对方是个什么职业。

    而其他人手臂与脸上也多半有刺青,比如那矮人就是一只鹦鹉的刺青。

    “他们是我父亲的属下,”希尔薇德直言不讳,轻声答道。她又看向那个最高大的男人,介绍道:“这是巴金斯先生,是我父亲的得力助手。”

    “你好,小子。”巴金斯看了方鸻一眼,也没伸手的意思,只那么淡淡地答了一句。方鸻这才注意到,对方和大猫人一样一只眼睛瞎了,右眼之中安装的是一只玻璃义眼,色泽比另一只眼睛淡得多。

    这使得他看起来面相有些冷漠凶恶。

    不过对方的怠慢,方鸻也不以为意。

    他只看向希尔薇德,问道:“那么希尔薇德小姐,你一声不吭离开大家,到这下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希尔薇德仿佛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打开皮箱,从里面拿出一块石板交给他:“自然是因为它,杰弗利特红衣队之所以会追上我,也是因为这个东西。”

    方鸻微微一怔,接过那石板一看,石板整体呈褐红色,像是某种板层岩,但要坚固得多,非是砂质。而且上面有明显的人工雕琢的痕迹,他拿出那块散发黯光的水晶往上面一照,才发现石板上密密麻麻画着一些复杂的线条,他在心里仔细与自己记忆之中一对比,不由有些惊讶。

    这是一幅地图。

    其中从十一层到十二层的这一段路,方鸻记得尤为清楚,正好与这石板上所绘一模一样。但这石板上的地图远不止这一部分,它往后还有更广阔的地形,方鸻强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

    他已经意识到,这可能是这个地下遗迹十二层以后的全部详细地图。

    “希尔薇德小姐,这东西……”他吸了一口气,才自己平静了一下,才问道:“是怎么来的?”

    “来自安德特鼠人手上,它们是这地下的原住民,”希尔薇德看着那石板,面不改色地回答道:“布丽安公主是它们的老主顾,所以我一直知道这下面有一个鼠人的村落。”

    方鸻微微一怔。

    他隐隐感到有些问题这石板是安德特鼠人从遗迹之下得来的战利品?它原本是辛萨斯蛇人之物?可问题是,苏菲说过安德特鼠人胆子很小,它们轻易不会深入地下,更不用说前往遗迹之中去寻找什么宝物。

    他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中的石板,才发现上面刻着一些奇特的文字。

    但看起来也不像是之前所见的辛萨斯蛇人语。

    他不由下意识在脑海之中呼唤妖精小姐,而塔塔一看,便告诉他道:“这是安德特鼠人的文字,其实是一种古代矮人语的变体,骑士先生,需要我翻译一下吗?”

    方鸻点点头。

    妖精小姐细细阅读了一遍,然后告诉他,这些文字其实都一些辅助的标记而已,主要是为了指出这幅地图上的一些关键节点。

    方鸻微微一怔:“也就是说,这地图是出自安德特鼠人的手笔?”

    塔塔摇了摇头:“这我并不能确定,骑士先生,不过通过笔迹对比,可能性很大。需要我进一步分析吗,骑士先生,那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方鸻再点点头。

    他就那么拿着石板,然后看向面前的贵族小姐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多若这地图是出自鼠人的手笔,那问题就更大了。以鼠人的胆量,怎么会敢深入遗迹之中绘制出如此详细的地图?

    他静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希尔薇德小姐,我知道,你身上有一些秘密,其实我也有但若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些事。”

    “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分享彼此之间的秘密,因为我们是队友”

    他看向对方,贵族少女浅海一样的眸子,在水晶的光芒下显得有些温柔。

    “你相信我们吗?”

    希尔薇德睫毛轻轻垂下:“那么你想听什么,我的船长先生?”

    “我想听真话……这石板,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方尖碑。”希尔薇德抬起眸光,看了他一眼:“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可为什么?”

    少女轻轻摇了摇头:“因为我父亲的原因。”

    方鸻怔了一下,他知道贵族少女几乎从不提起这方面的事情,仿佛除了船之外,她很少透露有关于自己父亲的只字片语。

    他不知道那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会是什么开心的经历。

    “够了吗?”希尔薇德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他。

    方鸻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对不起,希尔薇德小姐……”

    希尔薇德眯起眼睛,有些开心地向他笑了一笑。

    “谢谢,船长先生。”

    “那么这石板,”方鸻看了看手中的石板,才又问道:“怎么会和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扯上关系,他们怎么会那么对你?”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因为有人把这石板与我的信息出卖给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我原本以为是自己与安德特鼠人接头时太过不小心,但没想过会是他”

    “我在鼠人村落被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埋伏,差一点就被他们得手,还好石板最后还是被我拿到,他们就这么一路追我来到这个地方。”

    她看了看方鸻:“之后的事情,船长也知道了。”

    方鸻却感到有些不对。

    “等一下,也就是说你在那时候就遇上杰弗利特红衣队了?”

    希尔薇德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谁攻击了安德特鼠人的村落,杀死了所有人?”方鸻问道:“还有那条龙船……”

    希尔薇德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显然不太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方鸻这才问道:“外面那些人说你召来那些亡灵攻击所有人。”

    “亡灵?”希尔薇德想了一下,答道:“我也正好奇那些亡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要不是它们,我还逃不了那么远。全靠它们吸引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注意,我才能逃入遗迹之内”

    贵族小姐如此回答时。

    方鸻仔细地看着她的表情,似乎也并非作伪。

    但忽然之间,方鸻心中犹如闪过一道闪电,好像隐隐之间抓住了什么。

    “等一下,”他忽然打断对方的话:“希尔薇德小姐,在第八层之前,你见过爱丽丝吗?”

    “爱丽丝?那对双胞胎姐妹吗?”希尔薇德摇摇头:“当然没有。”

    方鸻这时想到那个原住民的事,脑子之中思路愈加清晰:“让我猜测一下因为你与杰弗利特红衣队一早就在寻找方尖碑,所以他们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才会在你身边安插内线?”

    希尔薇德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但也点点头。

    “那么问题是,当时在圣佩鲁谷地,我们都比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后进入试炼”方鸻想了一下:“所以你自然也不例外,你身边的内线是原住民对吧?那他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向杰弗利特红衣队传递消息,让杰弗利特的人知道你也进入了试炼之中,并在安德特鼠人的村落埋伏你呢?”

    希尔薇德微微一怔,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而方鸻脑海之中正闪过一个名字。

    让他完全呆立当场。

    问题似乎有些严重了。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