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猎手 IX

第二百一十六章 猎手 IX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众人来到平台另一侧时,后面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仍紧追不舍,枪声也一声紧似一声,似乎也越来越密集。但方鸻并不太在意身后,只抬头看了一眼平台这一侧与孤桥后半段之间的断口与之前一侧相比要短不少,应该不会超过十米,刚好在他‘能天使’的闪烁范围之内。

    而断口之间仍旧由数十条手腕粗细的铁链相连,帕克、箱子和泰纳瑞克这样的敏系职业走上去并不困难,但银色维斯兰的神官与重甲职业要在杰弗利特红衣队铳士的骚扰之下通过这些铁链,只怕会有伤亡。

    虽然认真地说他并不算银色维斯兰的成员,对方伤亡多少也与他无关,但这些人无条件信任他的指挥,他自然也要负起一个队长的责任来。

    想及此,他不由回过头看一下后面追兵的情况,却发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并没有等血之盟誓的一众近战职业者,而是单独追了上来。他略一沉吟便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是打算用保持与他们接触的方式来防止他们顺利过桥。

    方法无疑是个好方法,杰弗利特红衣队这一批选出来的精英选召者看起来一点也不简单,要知道对方这是在失去了指挥官的情况下自行作出的判断,而要换作一般的公会,估计就和血之盟誓的那些选召者一样乱作一团只知道盲目展开攻击了。

    而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虽然没有前排,但方鸻敢打赌,只要自己一下令让银色维斯兰的骑士展开冲击,对方就会立刻作鸟兽散,等他们一收拢队形,这些家伙又会像是鬣狗一样重新跟上来。对方的主力将至,他可没工夫和这些人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但放任不管又不行,魔导铳士十四级有一个‘决死号令’,可以提供一个相当恐怖的穿甲、精准与攻击的全面加成,而顶着这个号令,就是银色维斯兰的重骑士也是多半扛不住的。

    虽说决死号令要求铳士死战不退,而且有射程限制,但在银色维斯兰的众人攀爬铁链过桥的时候,这两个限制对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也是有等于无。

    而且那些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显然十分清楚这一点,并不十分着急的样子,即便是在追上来的过程之中也从不会离开左右两边的建筑太远。

    显然他们很明白银色维斯兰的职业构成与作战风格,这其实就是沿用elite的战术而已十五级的圣骑士有天堂坐骑的职业能力,他们这一手就是防着圣骑士骑乘冲锋。

    何况十五级的圣骑士坐骑持续时间并不长,他们这一套战术可以说是高枕无忧。

    那银色维斯兰领头的骑士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头痛:“这些混蛋也学到这一手了,他们真以为我们没办法是吧?……看着吧,要不是这些家伙后面还有支援,我今天就要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真以为自己是elite了?”

    他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显然在与elite交手的几次失利之后,这些银蔷薇的骑士们也不是完全坐以待毙,不过在这个地方他这句话并没有后文因为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这些铳士显然也清楚这一点,他们就是仗着身后有支援才敢如此的。

    毕竟他们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战而胜之,只不过是尽量拖延银色维斯兰众人的时间而已。

    “带人两三个人把他们冲散,”苏菲见状也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其他人借这个机会到桥上去。”

    那骑士点了点头,便准备去找人。

    但方鸻拉住他道:“等一下,这样留下的人太危险了。”

    “总得有人断后,”苏菲答道:“为了目标,银色维斯兰不是连这点代价也付不起的茜,你来帮我带领负责断后的人。”她认真地看向自己的伴星骑士。

    山民少女毫无畏惧,默默点了点头。

    但方鸻却摇了摇头,阻止两人道:“不必,我来想办法。”

    “什么办法?”苏菲一愣,作为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她早已习惯了这朵英勇的银蔷薇的作战风格,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从正面击溃它的一切敌人。

    但方鸻看到对方的战术意图时,心中早已一动,elite拿这一招对付银色维斯兰的重骑士屡试不爽,但他们和银林之冠交手时却吃过一次大亏。

    虽然银色维斯兰的职业构成与银林之冠大为不同,但杰弗利特红衣队赶elite也差得远了。

    那个经典的战例,正好可以重现一下。

    他把那个领头的骑士拉到一旁,附耳说了几句,后者微微一怔,然后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方鸻布置完毕,才开始安排其他人过桥。他先用‘能天使’的闪烁能力把希尔薇德传送过去,然后才让银色维斯兰的游侠们掩护神官过桥,一开始倒也还算顺利。

    然后是希尔薇德的那些黑衣人手下们,方鸻发现这些人一上桥就展现出不凡的伸手,过桥时竟然不比银色维斯兰的众游侠们多花费了多少时间。

    而剩下的就只有重骑士。

    方鸻把这些人分为两批,一般的重甲职业与圣骑士,而当一般的重甲职业开始准备过桥的时候,那些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则明显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而这时候方鸻便让那领头的骑士将圣骑士们集合起来,向对方发起了一次反冲锋。

    他特别叮嘱圣骑士不允许在第一时间使用天堂坐骑能力,因为若对方不是一心想要与他们接战的话,其实开不开骑乘冲锋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事实应证了他的猜测,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有了确切的计划之后,有时候往往会过于专注当前的目的从而忽略一些不太重要的细节。

    银色维斯兰留下来的圣骑士其实并不多,不过四五人而已,如果杰弗利特红衣队舍得损失,全数全数留下来开启决死一战的话,未必不可一战。但他们显然忘了这一点,因此当骑士反身冲锋时,这些人像是约定好一样纷纷作鸟兽散,缩入左右两侧的建筑之中。

    方鸻挑了挑眉,看到这一幕便意识到自己猜中了杰弗利特红衣队想要留下那个号令技能以待更关键的时刻使用,这种心态与当日的elite是如出一辙。

    苏菲看到这一幕,也反应过来什么,小声道:“等等,你这是……”

    而方鸻只回过身去,高举起右手。

    远处银色维斯兰的圣骑士们显然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向,看到他这个动作,马上放弃了追逐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成员,转过身开始撤离战场。

    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怎么可能放他们离开,骑士们一转身,这些人果然从废墟之中钻出来,又重新追上来。

    不过正是这个时候,已经抵达孤桥另一边的帕克与银色维斯兰的众游侠也得到了指令,纷纷举起弓弩,向之前早已约定好的距离射出烟雾箭。

    烟雾箭从天而降,其散发出的烟雾刚好在极限距离上将银色维斯兰的圣骑士笼罩在其中。

    而正是这个时候,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居然惊讶看到,在烟尘之中,银色维斯兰的圣骑士居然纷纷开启了天堂坐骑技能但并不是向他们发起冲锋,而是转身就撤。

    “我靠!”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当时就明白了这些银色维斯兰圣骑士的把戏,但他们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堂堂正正的银色蔷薇居然也会玩着一手。

    把骑乘冲锋用在撤退之中?

    虽然不是没有圣骑士这么使用这个技能,并美其名曰‘正义撤退’,但在这朵银色蔷薇之上看到如此反常的场景,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令人意外的。

    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顿时急了,再顾不得什么保持距离毕竟再保持距离对方就到桥那一边去了,何况这时候他们也反应过来了,银色维斯兰留下的这几个圣骑士并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可惜的是,这些人中少有人预料到他们这一冲锋,却是在通向他们在这个星门之后的世界上最后的一段距离。

    铳士们冲出烟尘的范围,抬起头一看,这才发现之前那几名圣骑士居然都不跑了,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停下来,并用有些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个发现让杰弗利特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难道说这些银色维斯兰的圣骑士放弃抵抗了?

    但看起来似乎又不太像。

    于是这才有人感到不对,下意识回头看去,不由尖叫一声:“后面有人!”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一众铳士这才转过身,发现他们一左一右居然出现了两队银色维斯兰的重甲骑士,正从侧翼包抄过来。

    “等下,他们怎么会到那里去的!?”

    “看前面,前面没人了!”

    有人忽然大喊一声。

    杰弗利特的众人这才魂飞魄散地发现,不远处那铁链之上此刻根本没有人存在。

    虽然他们明明记得,在之前那些圣骑士向他们发起冲锋的时候,对方的其他重甲职业还在那里集合,并正准备上桥,好穿过那些铁链抵达另外一端。

    但此时此刻,那些人都不在了。

    确切的说,对方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而这时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才意识到什么,有人惊愕莫名地回身去看身后漫天的烟尘,原来那烟尘遮住的并不是圣骑士们撤退的路线,而只是为了掩饰对方对于另一批重甲职业的调动而已。

    而且圣骑士们撤退时整齐划一的奔腾之声,正好掩盖过了对方包抄到他们两翼的声响,加上他们追赶心切,竟然一头钻入了对方的包围圈之中。

    可银色维斯兰的指挥官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这样的战术了?

    但方鸻并不打算给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机会,便将手一挥,以一台能天使以一个闪烁杀向对方阵型之中为信号,同时银色维斯兰的众骑士们也展开了最后的一击。

    虽然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也立刻开启了决死号令,但已经无济于事,在被三面包夹的情况之下,根本难以形成有效的火力集中,其结果就是被几乎等同数量的骑士一面倒地屠杀殆尽。

    战损比不出方鸻所料,就和当初的银林之冠的那场酣畅大胜一样,他们几乎没付出任何代价,除了有人受了些轻伤之外,几乎没有损失任何一个有效战斗力。

    一方面也是因为职业克制,另一方面则是有心算无心以及银色维斯兰的选召者在能力上的碾压。

    战斗结束之时,血之盟誓的一众近战职业才刚刚来得及赶到战场边缘,他们只正好看到银色维斯兰的骑士在战场上收尾的一幕。那些人还愣了片刻,但看了看左右,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杰弗利特红衣队一整个分队的铳士已经全军覆灭。

    那些人都愣住了。

    这才多少时间,就是杀一群猪也未必杀得完啊?

    毕竟猪还会跑不是吗?

    而方鸻抬起头看了这些人一眼,战场上银色维斯兰的众骑士心有所感,也纷纷抬起头来,那些血之盟誓的成员见状吓得大喊一声,纷纷转身逃入不远处的废墟之内。

    开什么玩笑,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战斗力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了,而眼前这些人简直就是非人类了,他们当然不清楚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是如何完蛋,只以为这个国内数一数二的顶尖公会就真是这么可怕。

    如果是在一般战场上,他们说不定还有胆量一拥而上,但可惜这些人还没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方鸻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人,事实上少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分队之后,这些人就是上来也给他们造不成什么麻烦,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节约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他马上让一众骑士收兵,准备过桥,不过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和那几个圣骑士留到了最后,谨防那些血之盟誓的人有什么非分之想。

    好在对方似乎是真的怂到了最后,一直到他最后一个过桥之后,对方也没有再出现过。

    为了节约魔力,他也没再动用能天使的短距传送能力,而是直接攀爬铁链到另一头,临抵达时,那银色维斯兰领头的骑士主动走过来伸手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到桥上。

    “谢了。”方鸻下意识说了一句。

    但那领头的骑士却认真地摇了摇头:“不客气,指挥官阁下,请问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方鸻微微一愣,看向对方和一旁视窗之内的苏菲,骑士一脸严肃之色,而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则显得有些自得,也不知道她之前和这些银色维斯兰的骑士们说了些什么。

    至于希尔薇德则坐在一旁,靠在他的能天使上,歪着头有些欣赏地看着这个大男孩,嘴角微微上翘。

    “灭了一整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精英分队,据我所知,铳士分队在任何一个行动之中可都是他们的核心,”苏菲笑着说到:“了不起啊,我们的新晋指挥官阁下,不过我们眼下也只是暂时甩开他们,对方的主力人多势众,而且看起来那些小公会暂时也会站在他们一边,早晚会追上来的。”

    她想了一下,有些好奇地问道:“其实我也有些好奇,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方鸻回过头去。

    他其实早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想了一下,只简单地答道:“炸桥。”

    “什么!?”

    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楞了一下,第一次显得有些失态,声音都不太对了。

    “等一下,”她有些急切地问道:“你不是认真的吧,你知道桥上有多少人吗,你这样的话和杰弗利特红衣队结仇就结大了,而且还有其他公会……”

    方鸻只看了她一眼。

    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他当然是认真的。

    他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地下的试炼场上还存在着一个未知的第三方。

    那就像是一个神秘的猎手,它只静静地伫立于黑暗之中,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人按部就班地进入其计划之内。

    虽然方鸻还不清楚那是什么,但自从遇上希尔薇德以来,心中的这种征兆就愈发明显起来。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必须干点什么,来打乱对方的安排

    想及此,他才将一个早已输好的信息发了出去:

    “别上桥”

    但信息的收件人并非爱丽莎,而是她的妹妹。

    爱丽丝。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