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猎手 VIII

第二百一十五章 猎手 VI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值得收藏的网络阅

    “还能走么?”方鸻扶住希尔薇德,轻声问了一句。

    希尔薇德有些虚弱,但仍旧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那跟我来。”方鸻叹了口气,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眼下并不是时候。

    四周杰弗利特红衣队铳士枪声未停,而力场盾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能天使’为异体‘持剑人’除了本身属性全方位超过同级构装体之外,其特殊的银化水晶还赋予了它一些超凡能力,其中便包括眼前这面力场盾,以及先前被方鸻打成猪头那人认作的‘隐形’能力而实际是短距离传送技巧,闪烁。

    但与可以连续消耗魔力施展的闪烁不同,力场盾需要巨长的回充时间,它的工作原理是在刹那之间完全激发能天使核心水晶之中的魔力,织出一个力场护盾。护盾的生命值等同于水晶上限输出功率的三倍,但没有任何抗性,在任何情况下皆须承受全额伤害。

    而且护盾会使‘能天使’的超载功能同时进入冷却,而前者的冷却时间等同于超载的冷却时间,因为瞬间清空了核心水晶内的魔力储备的缘故,‘能天使’在施展力场护盾时在短时间的停止运行状态,需要等待操纵者进一步为其回充魔力之后,才能重新启动。

    但因为眼下两面护盾承受着大量攻击,方鸻不得不让两具‘能天使’重新动起来的时候,其核心水晶的充能还不到百分之二十,连维持一次短距离闪烁的魔力都不够。

    但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之前的入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用‘能天使’闪烁杀入场内,再将那对希尔薇德不利的家伙一剑断手,然后通过第二台能天使的入场,用火箭飞拳把那人打飞出去倒地,最后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开火,前后不过十来秒钟。

    而这期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他,远程职业纷纷开火烟雾弥漫不说,由于指挥者倒在地上,近战职业第一时间也拔出武器向这个方向围过来。

    但他们的反应给了银色维斯兰的其他人以机会,只有少数几个人反应过来,转过身,看到银盔银甲的骑士从烟尘背后一涌而出,他们试图提醒同僚,但无济于事。

    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主力本来就在孤桥的另一头,而在这里基本都是前来负责火力压制的铳士,剩下的则是血之盟誓的人,那些人看到银色维斯兰的成员那时,甚至没反应过来

    固然两边都是十五级,但这个十五级之间的质量差距却有些大。

    那些人只下意识拔出武器,但银色维斯兰的骑士手中的剑光已经穿过他们的眼帘,少有人能下意识格挡一下,但顷刻之间剑就被击飞在地。

    银色快剑犹如一道闪电刺穿防线,咬开护甲,将对方放倒在地。

    只不过是一个照面,血之盟誓的人就倒下好几个。

    剩下的人这才认出这些杀神的身份来开什么玩笑,他们不过是个芬里斯岛地方上的小行会,固然背后有杰弗利特红衣队,可杰弗利特红衣队又如何了?

    这可是中国赛区总排名第二而正面战斗力第一的公会。

    这些人一时间连抵抗都差点忘了,头皮发麻地喊了一声:“银蔷薇!”

    好在那些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怎么也是出身bbk联盟的人,还不至于像他们这么丢人,刚一交手,就意识到自己的盟友并靠不住,纷纷有序撤退,退入两边的断墙后面,然后开始掩护射击。

    不过他们的射击除了给银色维斯兰的人制造一点麻烦之外,基本也是无济于事。

    先不说银色维斯兰前排基本都是重甲职业,子弹在它们盔甲上不过打出一片火花,两方装备差距几乎不可以道里计。就算偶尔有人被集火,但银色维斯兰的神官们出手更快,一个天国之盾,金色防护罩就落在被集火的目标身上。

    让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铳士们充分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至于攻击后排,在没有前排撕开阵线的情况,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而他们这边一转火,方鸻身上的压力也骤然减轻,但他并没有带着希尔薇德退向人后,反而往前一步,让两具‘能天使’在几名围上来的血之盟誓成员之间杀出一条血路。

    那血路之后,正是之前那倒地的家伙,方鸻一步冲上去,一把拽住这鼻青脸肿的家伙的头发,把对方从地上给扯了起来。

    后者满脸是血,脸肿得好像一个馒头,淤青的眼睛都快眯不开了,也只能无意识地发出一两声呻吟。

    从后面冲过来的帕克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打了个哆嗦:“等等,这家伙已经不行了,”帕帕拉尔人尖声说道:“你不会还要在这里教训他吧?我们没那个美国时间,炼金术士,他们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把短剑给我。”但方鸻只说道。

    “什么?”

    帕帕拉尔人大吃一惊,下意识护住自己的短剑:“你休想,那是我的战利品!”

    “我说我给你那一把。”

    “哦,”帕克这才放松下来,抽出原本自己的短剑丢给他:“你要干什么?”

    方鸻理也不理他,直接把那人从地上拽起来,反手把短剑架在他脖子上,然后对着那些杰弗利特红衣队铳士所在的方向高喊一声:“所有人都给我停手!”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皆不由一愣。

    尤其是不远处的点墨染青竹,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艾德先生不会是影视作品看太多了吧。”众所周知,在这样的行动之中,哪个大公会都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成员落到对方手上就停火。

    无论那个成员是不是指挥者。

    就算是核心成员又如何,正如苏菲所说,就算是他们这样的精英青训队,在这样的任务之中也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权。

    但让银色维斯兰的众人万万想不到的是,方鸻这一嗓子之下,杰弗利特红衣队的火力竟然真的弱了下来,而再过了片刻,那些铳士们居然真停手了,不再开枪。

    而剩下的血之盟誓的人见状哪里还敢抵抗,纷纷向后撤退,也散入左右的建筑群落之中。

    众人不由纷纷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个情况?

    方鸻则没好气地看了一旁的帕帕拉尔人一眼,晃了晃手上的人道:“教训他?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无聊?”

    “等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对他们施了什么魔法?”帕克显然也有些吃惊:“你手上这个人不会是bbk联盟大股东的私生子吧?”

    方鸻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了,他其实也只是赌一把而已,但没想到给他赌对了。他刚才看这个家伙行动就感到有些奇怪,一般的选召者就算性格再恶劣,但作为地球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女士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风度的,而对方的言行明显有些出格。

    除非是这人本身就和希尔薇德有仇,但之前再圣佩鲁谷地之中时,看希尔薇德小姐的样子明明和杰弗利特红衣队没什么交集。

    但如果不是选召者的话,那么对方认识希尔薇德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他是一个原住民。

    一个原住民居然混在杰弗利特红衣队之间,还是对方的指挥阶层。方鸻没记错的话,杰弗利特红衣队并不是一个混合公会,而是一个纯粹的选召者公会。

    那这就很有意思了。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不存在,但往往都十分特殊。

    杰弗利特红衣队在这个任务之中将这人带上,说明他很可能是剧情或任务相关人物,因此他决定赌一下杰弗利特红衣队不会拿这人的性命开玩笑。

    如果赌赢了,那自然皆大欢喜而就算赌输了,反正损失的也不是他的人。不过他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灵,他这一下嗓子下去,杰弗利特红衣队居然直接哑火了。

    不远处那些看管希尔薇德手下黑衣人们的杰弗利特红衣队成员反应也很快,见这人落在他手上,纷纷拉起那些被捆成粽子一样的黑衣人想要后退。

    只不过他们才刚站起来,虚空之中忽然飞出一支长矛,那长矛连续穿过三人,带他们飞出去,钉死在墙上。

    剩下的人惊愕之中回过头,刚好看到不远处凭空冒出一头高大的蜥蜴人,嘶叫一声一回身将长长的尾巴扫过来,犹如一道长鞭,将剩下的所有人全部扫飞了出去,撞在墙上,生死不知。

    然后泰纳瑞克这才在方鸻示意下,一一把那些被捆起来的黑衣人松开。

    其实方鸻也没想到,爱丽丝送他们的那瓶隐形药剂,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奇效,否则要救下这些黑衣人还真要费不少功夫,要是搞成两边都有人质,那可就不妙了。

    而他再看了看后面,悬崖上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已经突破了尸鬼的重重包围,向这个方向赶来,抵达平台不过是时间问题,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的时间其实不多了。

    他一边示意银色维斯兰的众人汇聚过来,站到他身后,然后才举起手上的那家伙挡在面前,一步步向后退去。

    那人再呻吟了一声,无意识间挣扎起来,方鸻想也不想就是一巴掌扇过去,把对方重新打昏迷过去。一旁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面面相觑,这也太狠了点,其实以那人的状态来说,根本不需要用得这样对待。

    “大佬,你就不怕把他打死了?”点墨染青竹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在搞什么鬼,但手上这个人看起来如此好用,他不由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

    方鸻看了手上这家伙一眼,平淡道:“打死就打死了。”

    “啊?”点墨染青竹有点大吃一惊,这大佬也太豁达了吧,完全视杰弗利特红衣队如无物啊。

    却没想到方鸻又道:“我们隔得这么远,打死了他们也未必看得出来,别忘了这里很特殊,那些挂在这里的黑衣人好像也没能复活。”

    “我靠!”点墨染青竹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大佬就是大佬,心细如发,居然这么阴险的招数也想得出来,想必杰弗利特红衣队那些人也没意识到这一点不然对方可能早就坐不住了。

    不过虽然方鸻找了这么多理由,可点墨染青竹还是觉得对方这一巴掌别有缘由。

    显然不止是他看出了这一点。

    希尔薇德捂着肩膀,脸色有些苍白地看着方鸻,纵使疼痛让她眉头微蹙,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嘴角微微翘了翘,眼中大有深意。

    方鸻叫贵族小姐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才说道:“你可别想太多,希尔薇德小姐,我之前之所以对此人出手,是因为还拿你当我们团队的一员,可你的所作所为却把大家都拖入危险的状况之下。”

    希尔薇德用另一只手掩口一笑,弯着眼睛像是一对月牙:“我什么也没说啊,船长先生。”

    “船长先生?”点墨染青竹显然是个好奇宝宝,目光不住在两人之间巡视,他显然有些惊艳于希尔薇德的容貌,看方鸻的目光既羡慕又崇拜。

    他满脑子全是一些骚想法,心想大佬实在是高,实在是太高了,这位原住民小姐简直美得冒泡,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是一个有身份的贵族大小姐。

    “有机会的话,”他想,“一定要请教一下大佬是怎么把妹的。”

    不过方鸻显然没这个自觉,只有些恼羞成怒地瞪了后者一眼:“你听错了。”

    什么船长,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去贻笑大方了,他连船的影子在哪里都还没见到呢当然,之前那条独木舟除外。

    方鸻又没好气地看了希尔薇德一眼,后者只不以为意地轻轻扫了扫额前的碎发。

    不过那些跟在希尔薇德身后的黑衣人们看他的目光就有些不那么友善了,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人身份尴尬的原因,还是说他们早已得了希尔薇德的提示,因此虽然不满,但也不开口,就那么沉默着站在那儿。

    不过方鸻最终还是一叹,舰务官小姐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还是硬不下心肠来,只能一叹道:“你到我后面去。”

    希尔薇德大感开心,往方鸻身后一靠:“船长先生的原谅我了吗?”

    “休想,只是保护伤员而已。”

    方鸻脸红着答道:“你别贴着我,希尔薇德小姐。”

    但舰务官小姐才不听她的,满意地从后面靠在他肩头上,她好像有些筋疲力尽的样子,微微闭上眼睛,把一旁点墨染青竹眼睛都看直了。

    苏菲看着这一幕,也啧啧有声。

    方鸻还想再说什么,但感到希尔薇德小姐有些发凉的体温,心下不由微微一怔不知怎么的,他此刻想到的却是那个时候同样这么靠在他背上的丝卡佩小姐。

    那时他没能力拯救黎明之星,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众人继续后退,而那边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终于坐不住他们再退就要抵达平台边缘了,那些铳士们显然不会放任他们离开,忍不住高喊道:“把人留下来,我们让你们离开,否则再后退的话,我们要攻击了。”

    但方鸻理都不理这些人,只向他们比了一个中指。

    他要再相信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鬼话,那他就是一头猪。

    至于那些人要开火,他才不信呢,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要敢开火早开火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此一举。对方这么外强中干的喊话,正证明了他手上的人的重要性。

    他甚至还回头问了一句身后的舰务官小姐手上这人的身份:“这人是谁,你认识吗?”

    但希尔薇德虚弱地靠在他身上,有些安心的样子,只将脸贴在他肩上,轻轻晃了晃,呢喃道:“不认识呢。”方鸻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才不相信她不认识这个原住民,因为对方之前的表现明显是认识她的样子。

    不过他看贵族小姐安静的样子,一缕发丝贴在她脸颊上,恬然与柔软得好像是一个梦,心下一软,还是暂时放弃了问题。

    他想,眼下也不是时候。

    但他显然料错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决心,众人才再后退几步,那边的人竟然真的开了火,一声枪响,子弹擦着方鸻的头顶飞了过去。

    他一缩头,忍不住叫了一声靠这些人居然玩真的。

    不过既然对方开了火,他手上这人质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带着反而是个累赘。方鸻这么一想,将对方向前一推,让其摔在地上,想了一下,反手拔出三式‘狮子’手铳,开火一枪命中对方的后心。

    那人哆嗦了一下,鲜血泊泊地从身下流出来,再无声息,总算是了了帐。

    点墨染青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抬了抬眉尖,心说大佬就是大佬,果然之前不是说着玩的。

    不过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显然并不认同这个观点,那些人看到这一幕一下子就炸了锅,连原本那些躲在掩体后面的铳士,也纷纷端着枪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对方再一次开火齐射,一时间流弹飞舞,把方鸻都吓了一跳。

    他心中暗骂这不是你们先开的枪,你们作初一我作十五,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怎么一副捅了马蜂窝的样子?

    不过惊讶归惊讶,他还是回头对其他人说道:“别和这些人缠斗,我们退到平台的另一头,去孤桥上,下第十二层。”

    银色维斯兰的众人闻言齐齐点头,这本来就是他们的目的。

    ……

    {老铁请记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