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章 壁画

第二百章 壁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心左边!”

    “织网冲锋,躲开!”

    “它转身了,绕到它身后去喷网攻击,小心不要被网住!”

    “攻击下腹!”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七八支长戟同时捅入蛛形领主圆滚毛茸的后腹部,绿汁犹如喷泉一样汹涌而出,泼了外面的银色维斯兰的成员一身。前者陷入了狂乱之中,疯狂挥动着自己的肢爪,但无济于事,最终还是重重瘫在地上它破败的身体血流如注,绿色血柱淅淅沥沥垂下来犹如一道道瀑布,渐渐交汇,形成一个小水塘。

    至此,这头第七层的领主生命终于走到尽头,渐渐透明并消失,在原地遗留下一枚亮澄澄的戒指。骑士们身上挂满了代表中毒与腐蚀的负面状态,神官们这才一路小跑过来,口中吟诵咒文,用神术净化了他们身上黏糊糊的毒液。

    试炼的第七层,主要是竞速试炼,通过第六层传送门的每一支队伍都会被传送到地图边缘的对应位置,然后向地图中央进发,击杀一路上阻拦的幻影,最快抵达者成为优胜并获得这一层的所有奖励。

    由于他们在上一层优势巨大,其他队伍几乎还没有通过第六层的,因此他们在这一层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竞争者,至于一路上的怪物,有了银色维斯兰的同盟之后,根本不值一提。

    直至他们杀死这头领主,也没费多少力气,方鸻只按图索骥布置了一下战术,银色维斯兰的众人就分工合作干掉了boss,甚至隐隐有点给他一个下马威的意思那意思仿佛是说:‘你看,其实也不需要你指挥,我们也一样能轻松解决战斗’。

    但方鸻对此倒不介意,他只觉得运气好,蛛形领主是第七层最咸鱼的一头领主,上一层他们遇上了最差的选项,但这一层就弥补了回来,拿到了最好的一张门票。

    这张门票,通往试炼前半段的最终奖励。

    茜捡起那枚戒指走过来交给他,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方鸻检查了一下那戒指,发现属性是加敏捷与计算力修正的,想也不想就丢给了一旁的箱子。

    中二少年接过戒指还楞了一下,问道:“这是给我的?”那头传奇巨龙无疑在这一次试炼下了血本,战利品没一件是凡品,这枚戒指的造型像是一只展翼的蝙蝠,应该是出自于奥述的宫廷,传奇品质,自带一周两次蛛网术充能,在外面也算得上是价值不菲。

    箱子显然认为自己还不是这个队伍之中的一员,像这么珍贵的道具,理应当是先考虑自己人的,而不是交到他这样的‘外人’手上。这样的事情他早已习以为常,在听雨者,旅团成员,他与一般会员拿到的资源差异也很大。

    先满足核心成员需求,这仿佛早已成了天经地义的规则

    “先拿着提升战斗力,”方鸻一脸葛朗台的神色,提醒了一句:“小心点,别弄丢了,这东西在外面值老大一笔钱。要是你用得不好,我们最好还是把它拿出去卖了。”

    “休想,到我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了。”箱子马上答道,但说是这么说,心下还是很感动地小心翼翼套到食指上,用厚厚的皮手套擦了又擦,把翅膀擦得雪亮。

    方鸻看了这家伙没出息的样子一眼,忍不住摇摇头,丢人呐。

    就这还没有感情的杀手呢,不就是一件传奇装备吗?要是换作是他的话方鸻仔细想了一下,换作是他的话,好吧,传奇装备真香。摸着良心说,他发觉自己还是很想要一件传奇装备的。

    而一想到自己的第一件传奇装备居然是给外人做的,方鸻心里面就在淌着血,并且要失血而亡了。

    他想,自己要是有一件传奇装备,就可以早一级用无畏者了,有两件,就是两级。

    有三件……

    三件还是算了,方鸻摇摇头,打消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七层开始,通往下一层的入口就不再是传送门,而是一扇封闭的大门,当然这里仍有两具守护巨像,七八米高,静静立于巨门两侧。当众人靠近时,它们明显晃动起来,想要向银色维斯兰的人发起攻击。

    但方鸻立刻命令它们停止动作,巨像看起来并不认可双方的组队,还是说它们只认进入试炼之时的团队构成,那就不得而知了。

    两具巨像之间,大门之前安安稳稳地放着一口巨大的木箱,那是优胜者的奖励。

    帕克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从木箱旁边捡起一把物理学圣剑,撬开盖板,所有人围上去都轻轻吸了一口气托拉戈托斯说是一批提列奥龙弩,那还真就是一批,箱子里层层叠叠有油纸包好的矮人重弩,少说也有二三十张。

    帕帕拉尔人欢天喜地地拿出一把装备上,再把自己原本的魔导弩一丢,弃之若敝屣,看得方鸻一阵无语,走过去捡起来,丢回箱子里蚊子肉也是肉不是么,何况这弩还是他做的。

    不过方鸻正在犹豫这么多战利品应当如何上路,托拉戈托斯苍老的声音忽然之间再一次在他心中回响起来,老龙的声音告诉他可以指定一个坐标把这些弩传送出去。

    不过那个声音似乎只是一个魔法印记,经过方鸻再三询问,对方也只呆板地回答:“而如果没有心目中理想的位置,也可以代为送到云层港的保险柜中。”

    方鸻没想到竟还有这么贴心的服务,一时间不由有些喜出望外。

    当然他之前从没来过芬里斯,因此只能选择后一个选项,即先让老龙把这些弩送到位于云层港港务仓库的编号保险柜之中,等离开这里之后再行前往获取。

    不过传送之前,他还是回头对银色维斯兰的众人开口道:“对了,你们有人需要这些弩吗?”

    银色维斯兰的青训队装备固然清一色的极品,但提列奥龙弩作为一种顶尖的特化远程武器确也令人垂涎,对方三个游侠中有两人明显有些心动,只是碍于第一大工会的脸面不大好意思说出来。

    毕竟双方的之前的合作协议上可是写得明明白白,除了第十三层的方尖碑之外,一切战利品都归方鸻所有的。

    方鸻看出这些人的恪守,心下不由惊讶于银色维斯兰的纪律,这与杰弗利特红衣队、银林之矛完全截然两样,他产生了些好感,才说道:“一人一张吧,我们一方独吞总不太好,毕竟还指不定能不能到第十三层呢!”

    那两人这才不再矫情,有些惊喜地一人拿走一张重弩装备上。

    这个小插曲释放的善意,自然也打消了银色维斯兰一行人不少戒心,并很快得到回应在检查了那封闭的大门之后,银色维斯兰专门派人前来告诉他。

    暂时下不了第八层了

    方鸻听到这个消息时愣了一下,但想想也明白了过来,托拉戈托斯安排如此细致,肯定不会让一支队伍在这一层太过领先,否则其他队伍在明知拿不到奖励的情况下,肯定会选择在第七层折返。

    果然,他和银色维斯兰的人一起检查了一下那大门之后,才发现上面有一个计时的沙漏,沙砾正从中缓缓垂下,从流速上来看,应当是在他们击杀这一层的领主开始,沙漏开始计时的。

    众人拿出怀表来对比了一下,得出结论起码还要四五个钟头,沙漏才会走完。

    这大约就是老龙给出的限制了,四五个钟头,听雨者与杰弗利特红衣队就算没抵达这一层的终点,也相差不远了。真是老奸巨猾啊,方鸻心中不由再一次冒出这个念头来。

    不过谁叫这才是‘赞助方’呢,要想拿到老龙提供的丰厚奖励,毫无疑问也只能按对方立下的规则办事。

    而这四五个小时时间,双方一致决定停下来休整,这大约也算是一种以逸待劳。

    不过方鸻算算时间,他们进入这个遗迹也快有一天,其间一直在战斗,争分夺秒,粒米未进,更不要说休息当然,帕帕拉尔人除外,仔细想想,的确也需要停下来休整一下。

    在黑暗中宿营完毕之后,方鸻才从背包中拿出一些精灵小姐精心为四人准备的干粮,一边啃一边欣赏起这座黑色圣城。

    从上个纪元以来,这座圣城就长眠于这幽暗的地下,期间历经千年之久,辛萨斯有三个世代,它大约修建于第二世代中期,断墙残垣之间带有那个世代特有得到厚重风格。

    而这些建筑沉默地一言不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不知多少拨冒险者来来回回经过此地,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听到了这座古老遗迹无声讲述的过往龙之巢的下面究竟潜藏着什么样的黑暗?

    在幽暗的环境之中待久了之后,方鸻开始渐渐习惯在微光下视物,偶尔一瞥,甚至能看到很远的地方一座孤塔矗立在深渊之中,那或许是一座圣殿,或者仅仅是某座残存的方尖碑的一部分。

    他看得出神,不由站起来身来,才看到那个山民少女独自一人站在大门前,仰头看着那扇对于她来说犹如巨人一般的门扉。

    方鸻认出那是那个银色维斯兰公主殿下的女伴,伴星骑士,但对方一直以来除对自己表现出一些敌意之外,平时沉默寡言,好像一具木偶人。他不由有些好奇,她究竟在那里看什么东西。

    他从后面走过去,不过茜自然早发现了他走近,耳朵轻轻动了动,不过也没回头,仍旧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扇巨门,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

    方鸻有些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向大门上看去

    这扇巨门仍旧是辛萨斯一如既往的风格,只是门扉上昔日的雕刻与花纹早已斑驳脱落,它上面绘制的壁画与之前他在圣佩鲁那条密道之中所见的如出一辙。

    仍旧是黑色彗星之尾垂落于艾塔黎亚,烈焰的王座与膜拜的辛萨斯蛇人,除了更加精美与细致一些之外,内容并无分别。

    “你在看什么?”

    过了好一会,方鸻实在看得有些头昏眼花,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终于才忍不住开口问道。

    茜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答话。

    “你对辛萨斯的历史有兴趣?”

    少女这才摇了摇头。

    这时一页光页不请自来地在他视野之中打开来,在窗口内展露出苏菲的上半身,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笑着答道:“并不是茜在看这些门上的花纹,而是我在看,夏亚先生。”

    方鸻这才恍然过来,原来是对方在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透过茜的视角来检查这巨门之上的图案。

    “你能认出这门上的东西?”

    “只有一部分”

    “一部分?”方鸻惊了,连身为安达索克的蜥蜴人,辛萨斯实际上的继承者的后代的泰纳瑞克也不一定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位公主殿下居然开口就是‘一部分’。

    他不由深深地怀疑对方是不是在吹牛。

    而茜看他眼中的怀疑之色,轻轻哼了一声:“苏菲在我们公会有不是博物学者的博物学者的美誉,你以为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只是因为运气好得来么?”

    方鸻吓了一跳,心想不是因为她长得特别漂亮么?但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连忙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茜,”苏菲叫住少女,答道:“夏亚先生也不知道我的天赋,有这样的看法是正常的,每个人穿过星门来到这个世界时都会获得一门天赋语言,但我得到并不是考林—伊休里安通用语。”

    “你说什么?”方鸻愣了,他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语言能力是通过与星门之间的同调获得的,而非辉光物质,所以就连他,也在穿过星门之后掌握了相应地区的语言。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苏菲答道:“我掌握的是辛萨斯蛇人语,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在各大公会之间也不是什么秘密。”

    “……苏菲小姐,你掌握的是哪一个世代的蛇人语?”方鸻忍不住问道,辛萨斯帝国先后经历了三个世代,其间的动乱让它们遗失了相当多的知识与传承。

    尤其是在最后一场大动荡之中,整个帝国都分崩离析,它们追从者也随之流落在外,形成今天的安达索克、阿苏卡以及密林之中其他的蜥蜴人氏族。

    “我掌握的只是第三世代的蛇人语而已,”苏菲回答说:“它只比现代蛇人语更早一些,所以我能从这里读出的东西并不多。”

    但那也相当厉害了。

    这是多大的幸运才能获得这样的际遇?

    也难怪银色维斯兰的人会与托拉戈托斯搭上线,毫无疑问这之间肯定有这位公主殿下的功劳,那头老龙一直以来都在研究这地下的蛇人遗迹,苏菲这样的能力,对于它来说显然是一大助力。

    “那你能从这门上读出什么?”方鸻忍不住问道。

    “这门上描述的是第一祸星相关的神话,”苏菲答道:“但和很多人了解的不同,其实古老帝国并没亲历过那场灾难,蛇人们的祖先‘辛萨斯古代帝王’在一个被他们称之为‘黑色荒野’的地方看到了黑色彗星之尾穿过云层的景象。”

    “根据很多石板上的描述,它们看到那个景象持续了一百年,我推测那可能是大灾难结束之后的最后一幕。它们在彗星坠落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由黑色金属构成的王座,从那里开始,后来意义之上的辛萨斯由此诞生”

    “意思是,第一次灾难还要在辛萨斯诞生之前?”方鸻的思绪仿佛也沉浸到那个古老的年代,可那又意味着什么呢?他并未从苏菲的回答之中得到一个头绪,反而更加混乱了。

    “我也不知道,”苏菲摇摇头:“不过这里还有另外一些壁画,你要看看吗?”

    方鸻点点头,虽然其实这些东西与他也没什么关系,但地下那座方尖碑在他心中萦绕不去,不去了解一下,总觉得放心不下。

    茜也不说话,转身向前走去,方鸻跟上她,两人一前一后,向黑暗深处走去,那里是一道长长的向下的阶梯,一级一级向下,幽暗的地下有些寂静,仿佛只余下嗒嗒的脚步,空洞回响。

    仿佛黑暗之中潜藏着一道道觊觎的目光,从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若有若无地投来一瞥。

    向下一条几乎已经毁坏大半的长廊,穿过倾倒的石柱之间,少女忽然在前面停了下来,方鸻向那个方向看去,一团亮光从茜手中升起,原来是她划亮了火柴

    摇曳温暖的光芒,让墙壁上残缺不全的画面顷刻之间变得生动起来。

    那是一座黑色的高塔。

    矗立在带有抽象风格的云层之间,它从大地上拔地而起,下面是形形色色的人群,他们彼此似乎正在征战不休。

    壁画的右侧,是抽象的太阳,另一侧是月亮与星辰,而云层之上,盘踞着一头黑色的巨龙,浑身披满星辰,尾巴从云间垂下,正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大地上的战争。

    方鸻看到这壁画时,不由呆住了。

    这是什么?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