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曾经的真爱 > 第216章 震动不小

第216章 震动不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迷糊中,她感到李铭的呼吸声变得急促起来。她闻到了李铭身上的气息,这种气息让她有种沉醉的感觉。她喜欢这种味道,这种味道很熟悉,又跟平时李铭身上的味道略有不同,但她又说不出有何不同?

    她觉得李铭把她扑倒在了床上,急促的呼吸已经在她的脸上,脖子上来回吹打着她的皮肤,她感觉痒痒的,却又很舒服,李铭的嘴落到了她的脸上,脖子上,一会儿后,竟然在她的嘴上停留了下来,她呼吸都有点困难起来。

    她心里想着,这个李铭难不成要乘人之危?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心想,这一定是幻觉!

    这时,她却感觉到了李铭的手正在慢慢地解开她的衣服。她想推开李铭,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用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李铭那张英俊的脸色也有些发红,她的眼皮非常沉重,重得她只有合上。

    桌上那盘蚊香的气味混合着李铭身上的气息,一缕一缕地从她的鼻吼进入身体,让她的心跳变得更加快了。

    曾经突然感到了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却又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慢慢的,曾经身上走岔的气平顺了过来,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恢复。她的身上也慢慢有了力气,却没了那种反抗的决心,任凭李铭自由发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心里的第三颗星星竟然有了一丝亮光,难道,正在发生的一切,让她轻易就冲破了玄关,这也有点那种了,李铭真的可以给她无限的力量?

    她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李铭,李铭一脸迷茫的样子,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她再次闭上了眼睛,希望时间永远停下来,直到永远永远……

    蚊香燃尽,气味飘散,李铭像是才清醒过来,他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知所措。

    曾经却假装睡着了。李铭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见她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呼吸也变得匀称了,才放下心来,轻轻把被子盖在她身上,深情地看着她。

    他心里很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意乱情迷。

    曾经见李铭没了动静,悄悄睁开眼睛,见李铭像是在沉思,有点生气地说:“怎么,后悔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太随便?是你趁人之危好不好?”

    李铭忙说:“不是,我只是觉得刚才的事情有点奇怪,我明明记得,你像是发热了,手脚却又是冷的,以为你抽筋了,帮你揉一下,后面竟然……”

    “你不会是想赖账吧?”曾经撅着小嘴说。

    “我一定会负责的,反正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我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是桌上那盘蚊香有问题?”

    他这一提醒,曾经也明白了,一定是那盘蚊香惹的事。她看了看卫生间,奇怪的是,卫生间里什么都看不见了。她让李铭把头转过去,她把衣穿好,从被子里出来,故意把被子掀开,到了卫生间里把水喷了点在玻璃上,但是从里面看出来,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她出来的时候,李铭正看着床单上的血迹浮想连篇。曾经看了卫生间一眼,才发现玻璃上有水的地方,可以从外面透过去,看到里面。

    李铭见他出来,高兴地抱住了她,轻轻地说:“我爱你,直到永远!”

    曾经说:“我也是!”心里却说,这个小镇会不会真有那么神奇?

    李铭叫她进去洗洗吧!出了一身的汗,洗洗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赶路。

    曾经说:“我不想洗了,太累了,现在就想睡,马上就睡,一刻也不想耽搁!”说着,就打了个哈欠,合衣睡觉去了。

    李铭见她像是真的困了,也就不再强求,各自睡去。

    睡到半夜,曾经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了,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曾经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许就是些普通的打架斗殴,忙时腊月的,不要惹事。

    这时,李铭也醒了,他轻轻叫了一声曾经。曾经应了一声说:“外面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要不要出去看看?”

    李铭说:“也许就是些喝醉之人,闲来无事,在街上以酒撒疯,不要管他!”

    曾经说:“我们的车在下面,会不会被他们打烂?我还是起来看看吧!”她说着,就起来,站到窗子边,拉开了窗帘,轻轻把窗子拉开,往下看去。只见街上站着许多人,他们看着这些楼房,议论个不停,但是人太多,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

    曾经正在奇怪,突然感觉房子晃动了起来,就连屋子里放在桌上的杯子也掉到地上,外面的人声音更加大了起来,他们惊得到处逃窜,原来是地震了。

    曾经吃了一惊,忙叫李铭快起来。

    李铭也起来了,但是好像一点都不惊慌,边穿衣服边对曾经说:“这地震,小震不用跑,大震也跑不了!”

    曾经心里稍微平静了点,听他说得有理,也就不那么惊慌了,只是对他说:“还是起来吧,看来不像小震,至少把衣服穿好,免得到时死得太难看。”

    李铭说:“假如都死了,你还管他难不难看?”说着,衣服已经穿好,又把曾经的外衣递了过来,让她穿上。

    房屋的晃动,大概持续了半分钟,李铭却不打算跑了。他说:“都已经过去了,不管他吧!要倒的房子早就倒了,不倒的也就不会再倒。”

    曾经说:“万一还有余震?还是下去吧!”

    “余震不会太强烈了,只会比刚才的动静小。”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曾经去开了门,原来是宾馆老板。他见李铭和曾经还在平静地呆在屋里,就说:“你们怎么还不下去呀!”

    李铭说:“都震过了,我们还下去做什么?”

    “快点下去,反正不能呆在这里了。”老板说。

    曾经说:“我听到人们已经下去好一会儿了才震,他们怎么知道要地震呢?”

    老板说:“已经震了两次了,第一次震过后,人们才下去的,你们睡得这么死呀!现在才知道?”

    哦,原来如此!想必是自己睡得太熟,第一次没有发觉。

    老板不让他们呆在屋里,他们也只有提着行李出去了,反正有车,还不如开着车赶路吧!

    李铭看了看手机,现在才四点过,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外面却有点冷,都说,这个时候是一天当中最冷的时候,也是最黑的时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