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264章 投毒

第264章 投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战事已停。

    这一战,北周军损失惨重,在赵拦江带领下,五千白马义从还有三千征西军精锐部队,消灭了将近四千多北周军。然而,隐阳城这边的损失,则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将近六千的战俘,除了极个别人逃出战场外,其余五千多人,在大明和北周联合攻击之下,几乎全部覆灭。

    北周退兵之时,隐阳城外留下将近万具尸体,看的令人触目惊心。

    拓跋牛人也没有料到,他在北疆百试百灵的战术,在隐阳城不奏效。他没料到,赵拦江会下令放箭,这让他不由对赵拦江刮目相看。

    他号称北周战神,一生南征北战,未尝败绩。本以为,他与宇文天禄要以隐阳为棋盘,分出一场胜负,结果被赵拦江搅了局。

    对自己人下手,薛怀不敢,他是定北王,必然会顾忌在朝中的影响,所以每次与薛怀交手,他宁肯弃城而逃。

    李仙成不敢,他是隐阳城主,若这么做,定然会激起民愤。

    本来以为,天下敢下这个命令的,只有一个宇文天禄,这家伙发起疯来,连手无寸铁的百姓也都杀,现在又多了一个赵拦江。

    如今,拓跋牛人率领的北周军陷入僵局,一筹莫展。

    强攻?

    赵拦江龟缩不出,这座城池固若金汤,就算强行攻下,那也是惨胜,若要牺牲数万北周将士的性命,不值得。

    围城?

    该死的李仙成,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在隐阳城内存了无数粮草。据说,能够坚持半年,要是真陷入持久战,等天气转冷,到了冬天,不用开战,十几万北周军就已冻死在野外了。

    拓跋牛人只能寄希望于他安置在隐阳城内的间谍了。这二十年来,北周血鸦组织向隐阳城渗透极多,不用他吩咐,血鸦已开始在隐阳城内搞破坏活动。

    祸起萧墙,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拓跋牛人如此想。

    这时,一名属下神色慌张,跑进了帅帐,道,“元帅,大事不好了!”

    拓跋牛人见他满头大汗,有些不悦,道,“慌什么慌,你们干斥候的,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沉着冷静嘛?”

    那人挨了训斥,站在那里,不敢言语。

    拓跋牛人望着隐阳城沙盘,思索破城之法。这座沙盘制作的十分精妙,将隐阳城及周围十余里的地形尽数收入其中,这沙盘是血鸦组织花了大价钱,让隐阳城的能工巧匠制作的,据说一共做了两套,另外一套,在城主府。

    不知觉间,天色已晚。

    他摸了摸肚子,觉得有些饿。抬头看到那人还站在原地,皱眉问,“什么事,还不快说?”

    那属下道,“我们得到消息,昨日,赫连宗主在招摇山与喀巴活佛联手,击杀宇文天禄,重伤李纯铁。”

    “这是好事啊!”

    “赫连宗主如今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拓跋牛人哈哈大笑,“这更是好事啊!”

    一直以来,拓跋牛人对万法宗没有好感,他是北周皇室,万法宗不过是给他们皇室卖命的狗而已。不过,宇文天禄战死,的确出乎他意料。

    从今往后,他少了一个对手。

    确切说,是唯一的对手。

    这让他有些感慨。

    那属下又道,“此外,我们得到紧急情报,半月之前,薛怀在北三府杀死拓跋不败,兵过凤凰岭,如今已占领了神仙沟!”

    拓跋牛人惊道,“什么?”

    这千年王八薛怀,竟趁他不在之际,占领神仙沟!神仙沟是北周与大明之间的战略要塞,若此处失陷,北周往南将再无天堑可守,就算攻下来隐阳,也无法弥补神仙沟失守之过。

    “这种事,你为何不早说?”

    属下道,“大元帅方才不让我说!”

    拓跋牛人骂道,“拓跋爬爬脑子进水了嘛,为了扶持他那白痴儿子上位,竟让他去跟薛怀交手?真是气死老子了。来人,给我拿三根鸡腿上来!”

    那属下连摆手,“大帅,属下不饿。”

    拓跋牛人道,“滚!”

    一名副将道,“元帅,这半月来,方圆三十里的鸡都已经杀光了!”

    拓跋牛人满是火气。

    人一倒霉,连喝凉水都塞牙。

    理智告诉他,当务之急,应撤回北周军,回到横断山以北,然后率精锐兵马东进,兵压三府之西,与摄政王的援军对神仙沟形成犄角之势。

    这就必然要放弃隐阳城。

    一旦放弃隐阳城,拓跋牛人的不败战绩将作古,而赵拦江将一战成名,成为第一个击退拓跋牛人之人。

    他不甘心!

    用不了多久,北周朝廷兵马调令将传来,拓跋牛人决定要抓住最后的一次机会,毕其功于一役,与隐阳城、与赵拦江拼个你死我活。

    ……

    入夜。

    隐阳城头一片狼藉,虽然击退了北周的攻势,但还是有几块投石机,砸中了城墙、城头,损失颇为严重,李先忠正组织隐阳百姓进行抢修。

    赵拦江坐在一个垛口之上,脸色铁青,一动不动已有三四个时辰,谁也不敢去打扰他。

    放箭射死战俘,他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这是战争,无关仁慈,只关乎胜败。没有人责备于他,但对他的触动却是巨大。

    杀人并不是难事,杀手无寸铁的人,而且还是隐阳城的子弟,这让他坐立不安。他有些理解宇文天禄了。

    当年,他下令屠杀三万定州百姓,这个“人屠”的骂名,一背就是二十年。宇文天禄从未辩解过,默默承受了这一切。

    李倾城拎着一壶酒,跃上了垛口。

    他望着城下尸首,饮了口酒,淡淡道,“宇文天禄死了。”

    “什么!”

    赵拦江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的事?”

    李倾城道,“就在昨日,李院长、赫连良弼,还有喀巴活佛联手杀死了他,据说,是皇帝陛下亲自下的命令。”

    “皇帝要杀宇文天禄?为什么?”

    李倾城将酒壶递了过去,苦笑一声,“天子喜怒无常,他的心思,又有谁能猜得透?听传闻说,朝廷即日将公布宇文天禄十大罪名,谁能料到,堂堂的安国公,权倾朝野的征西大都督,一夜之间就垮掉呢?”

    赵拦江觉得天旋地转。

    一直以来,他苦练武功,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宇文天禄,为自己爹娘,为整个定州的父老乡亲报仇雪恨。

    如今,他借助隐阳城大阵,杀死李仙成,武功初成,有与宇文天禄一战之力,本以为,用不了几年,就可以亲手报仇,忽然听到宇文天禄被杀的消息,一时接受不了。

    他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听到宇文天禄战死的消息,赵拦江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心中有些失落。他与宇文天禄接触不多,知他文韬武略,智绝无双,对于任何事,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金刀台上,宇文天禄本可安然脱身,却拼着受伤,救了赵拦江一命。山涧之下,宇文天禄与他一番深谈,了解了不少陈年秘辛,接受了他的嘱托。

    本以为一切尽在宇文天禄掌握之中。

    可惜,他猜对了开始,却没有猜对结局。

    赵拦江站在城头之上,将一壶酒倒在了城墙之下,缓缓道,“抛开私人恩怨情仇,我赵拦江敬你是一个英雄。在过去二十年中,我苦练武学,无一日不在想亲手杀你,如今你已死,你我之间恩怨一笔勾销。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

    李倾城见他神情落寞,一声叹息。

    赵拦江忽问,“那老萧呢?”

    李倾城道,“失去联络了,不过,以他武功,自保应该没问题。我在担心的是,李院长杀了他未来老丈人,不知他如何跟宇文姑娘交代。”

    赵拦江道:“此处,此时,此情,此景,应当有酒。”

    李倾城没好气道,“翻了好几个地方,就找到一壶,都被你倒在城下了。”

    赵拦江哈哈大笑不已。

    李倾城也跟着笑了起来。

    众人在不远处,见到他们主将与李倾城大笑,看得一头雾水,纷纷表示不解。

    笑声罢。

    赵拦江按下刀簧,锵的一声,金刀出鞘。

    他将金刀擎在手中,朗声道,“以前,我活在仇恨之中,从今日起,我赵拦江将为自己而活,为了隐阳而战,什么西楚也好,北周也罢,要想攻入隐阳城,那就从老子尸体上踏过去。”

    李倾城望着赵拦江,见他一副雄心壮志的模样,像极了宇文天禄。

    远处传来脚步声。

    两人顺声望去,见李先忠神色凝重,向二人所在之处走了过来,他对赵拦江道,“赵城主。”

    “李将军有何事?”

    李先忠道,“出事了。今天晚上,北大营有两百人中毒,目前已有三十八人死亡,初步探查,有人故意在井中投毒。”

    “城内水源,不是有重兵把守嘛?”

    “这正是问题所在。”李先忠道,“这些年来,北周血鸦组织渗透到隐阳城内,已成了气候,如今北周攻打隐阳,他们自然不会闲着,这些毒,多半就是他们的人放的。”

    赵拦江道,“头前带路,去北大营。”

    又对李倾城道,“拜托你一件事,去城东杂货铺,让徐大掌柜也过去北大营,我有事要问他。”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