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251章 招摇山

第251章 招摇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侠萧金衍第251章招摇山战事全面开启。

    借助地形之便,三千骑兵速度已提到极限,长驱直入,与北周军队迎在一起。一个冲撞,无数北周骑兵人仰马翻。

    一日之间,两场战斗。

    断头坡上,血流成河。

    赵拦江很清楚,以三千白马义从,对抗北周骑兵,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一旦陷入鏖战,必然凶多吉少。

    这三千白马义从,是隐阳城大半的兵力,若是折损,整个隐阳城将成为一座空城,这是赵拦江无法承受的结果,也是隐阳城无法承受的。

    他们的目的是救人。

    赵拦江策马左冲右突,以金刀之意,配横断刀法,如入无人之境,手下竟没有一合之敌。

    他的横断刀法,本就适用于军旅作战。

    大明两万征西军已器械投降,沿赤水河靠成了一排。赵拦江所率的骑兵,冲破了防线,赵拦江一声令下,数千枚黑sè的球状物扔在北周军中。

    浓烟四起。

    顷刻间,整个战场上烟雾缭绕,能见度不足三丈。赵拦江喝道,“过河!”

    征西军此刻已经麻木,赵拦江一声暴喝,瞬间惊醒了他们,纷纷跳入河中,向河对岸游了过去。

    又是数千枚黑球扔出,赤水河上也一片黑烟。

    一个冲锋下来,北周军损伤千人,打开了一个缺口,赵拦江也不恋战,命李元虎等人率兵马离开战圈。

    当啷!

    一柄长戟拦住赵拦江去路。

    赵拦江见一个满身肥肉的北周将领,架住了他偃月刀,赵拦江催动内力,那柄长戟忽然撤力,滑不溜秋,像泥鳅一般从他身边滑过,刺向他后背。

    赵拦江道,“好戟法!”

    他哈哈一笑,仰在马背之上,躲过一击,将真气灌注战马之上,战马一声嘶叫,抬起了前蹄,顺势一刀,劈中了敌人一名高级将领。

    拓跋牛人一招未奏效,心中笃定,此人便是杀了李仙成的赵拦江,心中生出一股战意,道,“北周战神拓跋牛人在此,小子要取我性命,尽管来拿!”

    拓跋牛人知年轻人血气方刚,听到他是拓跋牛人,必然建功心切,前来应战,这一招在应对年轻人之时,屡试不爽。

    赵拦江闻言,大声道,“把脖子洗干净,老子这就来砍!”说罢,两声长啸,其余骑兵不敢恋战,向远处狂奔而去。

    拓跋牛人见赵拦江没有上当,气得差点没吐血,心道,“当日在双峰山,这小子邀战,自己却脚底抹油,今日又是如此,这般无耻,颇有老子当年的神韵。”

    他一夹马腹,向赵拦江追了过去,边追边喊:“赵拦江,敢一战否?”

    赵拦江在前面狂奔,回头笑道,“你个死胖子,肉多油大,又不是百般娇媚的妞儿,老子对你没兴趣!”

    此刻,征西军已游过赤水。河对岸,有一千兵马接应指路,带着他们向隐阳城方向一路狂奔,虽然狼狈,但好歹保住了性命。

    拓跋牛人又道,“你若不肯一战,老子回头就宰了梁远志!”

    赵拦江猛提缰绳,停住了战马。

    其余人得到的命令是无论发生何事,一刻也不得停留,赵拦江停马,他们依旧狂奔不止,顷刻间,跑出了三四里外。

    拓跋牛人道,“年纪轻轻,便有通象修为,小子,要不要考虑加入北周?”

    赵拦江笑道,“也不是不

    可以,让你们皇帝搬出皇宫,把龙椅让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

    拓跋牛人语重心长道,“那把椅子太硬,坐着屁股很不舒服,不如做个王爷、元帅什么,日子逍遥快活。”

    赵拦江摇头,“我天生贱命,日子舒服了,我反而不好受。”

    他在拖延时间,给属下制造逃跑的机会。

    赵拦江指着拓跋牛人战马,道,“拓跋元帅,我有句话,得奉劝你一句。”

    “什么话?”

    “你该减肥了,听说你家中有几个老婆,个个貌美如花,瘦骨嶙峋,你这么胖,还不把他们压成大饼啊!”

    拓跋牛人哈哈大笑,故作神秘道:“有个秘密,我一般不告诉别人。”

    赵拦江道,“我也没兴趣听!”

    拓跋牛人问,“我非要你听呢?”

    “那你得先追上我!”

    赵拦江一挥偃月刀,一道真气向拓跋牛人攻了过来,拓跋牛人道,“雕虫小技耳!”正欲格挡,那道真气忽然拐弯,劈中了他跨下战马。

    噗噗!

    拓跋牛人战马前蹄断裂,跪倒在地上,拓跋牛人眼疾手快,猛提起真气,凌空跃起,如一个皮球般,向赵拦江攻了过来。

    当当当!

    刀、戟相交,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两大高手,顷刻间交换了十几招。

    赵拦江体内虽有金刀之意,刚猛无比,但拓跋牛人乃北周战神,武功超绝,一番内力相交,他体内气血翻滚,有些控制不住。这家伙虽然肥胖,但招式灵活,内力浑厚,如泥鳅一般滑不溜秋,很是难缠。

    拓跋牛人心中也暗自吃惊,寻常高手遇到他的长戟,不出三戟便器械投降,他不明白,这小子如此年轻,怎得有这番内力?

    想到此,加紧攻势,赵拦江连人带马,逼得节节后退。

    赵拦江忽道,“你裤裆开了。”

    拓跋牛人一低头,赵拦江连策马向后一撤,出了战圈,对拓跋牛人道:“今日之战,咱们胜负未分,确实痛快,改日来隐阳,我请你吃刀!”

    说罢,纵马而去。

    拓跋牛人望着他背影,竟然笑了。

    他猛然喝道,“赵拦江,且放你一条生路,三日后,我大周铁骑将踏破隐阳,将你脑袋做成酒器装酒!”

    赵拦江声音从前处传来,“赵某在隐阳备好干柴,支好烤架,等你一来,我就请隐阳父老吃烤乳猪!”

    “有趣!”

    拓跋牛人自言自语道。

    他许久没有碰到这种对手了。

    在北境,他大军一到,薛怀那只乌龟王八蛋就知道坚壁清野,闭关不出,一趟打秋风下来,还不够来回的嚼裹。

    这次,他奉命西来,只要破掉隐阳城,大明十五万征西军,将成为孤魂野鬼,正是他建立不世功业的大好时机!

    他长戟一指,十万北周军,围困隐阳!

    ……

    招摇山。

    与萧金衍想象的不同,招摇山这么好听的名字,又是当年张本初悟道之处,就算不是人间仙境,至少也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可当来到这里时,眼中所见不过是一座高百余丈,光秃秃的土丘之时,略显失望。

    “这里就是招摇山?难道不应是灵气四溢,天地真元浑厚无比?跟我想象的大不同啊!”

    宇文天禄淡淡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招摇山吸天地精华,聚日月灵韵,入水月洞天,没有丝毫外泄,才有这番景象。普天之下,知道此处的,不足五人!”

    晓生江湖曾记载过,江湖上四大神秘之地,招摇山高居榜首,众人只知张本初在此处武道,武经曾于此地现身,却极少有人知此山在哪里。

    知道此山位置的,均乃天下最超凡的高手,他们也不会去告诉晓生江湖。

    这时,山下来了一队年轻人。

    一年轻女子问:“卢大哥,难道这里就是招摇山?还称人间胜景呢,怎得连棵树都不长?”

    卢姓男子道,“越是天灵地宝之处,越有异于常处之景。听说入水月洞天者,可得长生造化,我们隐阳一行,真是正确无比!”

    其余人也道,“正是。有我们中原七侠出马,一切魑魅魍魉让路!”

    这群年轻人,正是不久前,赵拦江抢马的那批人,他们在山中迷路,遇到了一名老汉,说最近江湖盛传,招摇山水月洞天即将开启,许多江湖人前去碰运气,他们听了心动,跟老汉打听了路之后,便向这边赶了过来。

    姬无命有些担心,“听说中原、西楚、北周不少高手也都齐聚此处,若真打起来,恐怕我们有些不妙啊!”

    卢开卦道,“怕什么?就算宇文天禄亲来,我与他也是五五开,其他那些人,不过是纸老虎而已,咱们七侠同心,其利断金!”

    萧金衍看了一眼宇文天禄,重复道:“天下知道此处的,不超过五人。”

    中原七侠见到萧金衍二人,略带戒备之sè,卢开卦问:“你们可也是来寻水月洞天的?”言语之间,颇有敌意,已将二人当做潜在的对手。

    宇文天禄没有说话,负手而立。

    萧金衍打了个哈哈,“来碰一碰运气,七位大侠、女侠,也是为水月洞天而来?既然如此,不如结伴而行,好歹路上也有个照顾。”

    峨眉女侠冯小莫圆目一瞪,“你们什么人,竟也配跟我们中原七侠来抢水月洞天?”

    七人之中,卢开卦年纪最大,性子也沉稳一些,连喝止了冯小莫,笑着道,“我这位朋友不懂事,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萧金衍道,“在下萧金衍,这位是我岳父老爹。”

    宇文天禄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话。

    冯小莫道,“哪里的野门野派的小子,还不赶紧滚蛋!”

    卢开卦见此人器宇不凡,不像俗人,不过他体内真元极弱,武功不过是闻境修为,对他们几名知玄境之人来说,不足以构成威胁。萧金衍身边那位老者,虽然断了一臂,却始终无法看透他修为。

    他心中盘算,既然他们也知道水月洞天,那么相信前来抢夺之人,必然不在少数,不如暂时结成联盟,遇到麻烦,先让他们充当炮灰。

    于是抱拳一笑,“在下泰山派卢开卦,人送外号东南侠。”旋即,又向二人介绍了其余中原六侠。

    “萧兄,不如这样,水月洞天之内,藏天地至宝,若侥幸能得,那将是一场机缘造化,不如我们七,你们三,如何?”

    萧金衍笑道,“我来这里,是陪我岳父老爹疗伤的。至于天地珍宝,我没兴趣,都给你们就是了。”

    卢开卦哈哈大笑,“场面人!既然这样,老哥也就不客气了,对了,你们身上可有吃的?我们已经两日米粒未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