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175章 箭法超群

第175章 箭法超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侠萧金衍第175章箭法超群几天的观察下来,萧金衍发现吕良策在这群镖师之中极不受待见,他做事独来独往,无论吃饭睡觉,都是一个人,显得很是不合群,就连每夜的值哨,总镖头秦德海多是给安排在下半夜。

    不过众镖师之中,又以吕良策武功最高,而且心思细腻,无论是勘察地形,观云预天气,还是安营扎寨,每每提出的意见又最专业,这些人又离不开他。

    一连几日,车队白天赶路,晚上休息,虽然这一段治安相对较好,但几日下来,人困马乏,神经绷紧,有两个人水土不服,感染了疟疾。孔先生与众人商议之后,决定在跑马驿驻留两日,进行休整,一来补充一下水和食物,二来让生病的人及早就医,顺便让众人趁机恢复一下精力。

    萧金衍三人有武功傍身,这点奔波并不算什么,但照顾到其他人,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本来三人前往隐阳,也只是当作一场修行,并没有做时间上的要求。

    跑马驿并不大,然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镇之中,客栈、酒楼一应俱全,甚至还有青楼赌场,此处往来的都是商旅,手头有几个闲钱,毕竟出门在外,总要有些消遣不是?不过,不过这种地方,赌注一般也不大,至于楼子里的姑娘,也无法与苏杭、蜀中相提并论,但聊胜于无,所以生意倒也不差。

    箭公子一路之上吃喝不消,好不容易到达一处城镇,主动找到萧金衍,要请三人去酒楼喝酒,萧金衍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有什么事?”

    箭公子一拧眉毛,“怎得,本姑娘心情好,找人陪吃陪喝,还需要理由嘛,你们若不去,我找别人!”

    萧金衍连道,“别介!我们三人别的事办不成,对吃喝还是很在行的。”

    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原则,三人陪箭公子来到一家酒肆,酒肆并不大,菜品也比较简陋,但胜在干净,既然有人掏钱,三人绝不客气,一口气点了二十几个菜,除了李倾城吃饭还算优雅外,萧、赵二人吃相如风卷残云,一道菜上来,还未等箭公子与李倾城夹两筷子,便已见底。

    箭公子忍不住道,“你们这是饿死鬼投胎嘛?”

    萧金衍嘿嘿一笑,“我们属骆驼的,多存点食物,以便不时之需。”

    这时,忽然听隔壁有桌上有四个江湖中人,在议论四月初五即将在响箭郡举办的羿箭大会。这四人,年纪约在三十岁上下,其中三人太阳穴高凸,手中都有兵刃,背负良弓,一看就是练家子,另一人脸色蜡黄,如重病缠身,衣着华丽,腰间系一红色丝绦,有些不伦不类。

    一瘦高汉子环顾四周,见众食客都在吃饭,低声交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将众人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这才大声道,“这次响箭郡举办的羿箭大会,听说拔得头筹者,有百两黄金的赏金,咱们兄弟四人在中原名气虽大,但若能在这里扬眉吐气,将来去西疆投军,说不定能混个游击将军当一当,李兄,你箭术超群,人送外号小李广,百步之外,可以分辨蚊子公母,若要参加,这头魁必然是你的!”

    那小李广故意谦虚了几句,也大声道,“养兄过奖,谁人不知你养由铁乃山阳郡养由基之后,有百步穿杨之术,当年一箭串七钱,可是在平阳传为佳话!”

    两人说话声音故意很大,顿时吸引了众人的兴趣。赵拦江心中冷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在这里商业互吹,听得没来由一阵恶心。

    食客之中有人赞道,“原来两位都是箭术名家,在下斗胆问一句,这一箭串七钱是什么意思?”

    小李广哈哈一笑,“这件事说来话长,三年前,山阳郡盗匪泛滥,这盗匪头目号称箭法天下无双,目中无人,郡守徐大人屡率人征讨未果,于是想出了一个比箭招婿的名头,那贼首果然中计,前来应战。比试之时,贼首当众露了一手,将三枚铜钱抛向空中,然后射出了一箭,结果这一箭从铜钱孔中穿过。”

    食客惊道,“这么厉害!”

    “那当然,这一抛之功,不但考校手力、眼力,还要比试箭法,这招一出,整个山阳郡的人都傻了,那贼首也放下话来,要当日迎接郡守小姐回山寨成亲。谁料,在山阳郡炫耀箭法,那岂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我们养老弟一出马,便来了个下马威,一箭射穿了七枚铜钱。那贼首羞愧,自杀身亡。养老弟不但成为郡守的东床快婿,还成就了一箭串七钱的美名!”

    小李广说此段公案时,那养由铁面露傲然之色,口中却谦虚道,“岂敢,岂敢,虚名而已!”

    食客又问,“那您那个百步分公母又是怎么回事?”

    小李广嘿嘿一笑,连忙摆摆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

    养由铁此刻插话道,“阁下可能不知,眼前这位,姓李名厂,人送外号指哪打哪小李广,箭法比我高明多哩。几年前,他曾入京去登闻院为李院长演示箭法,百步之外,一箭射出,结果脱靶了。众人轰然大笑,李兄弟却淡定道,‘靶心之外,有一公一母两只蚊子交`配,有伤风化,我将那公蚊射死了。’大家查看箭簇,果然发现箭尖儿之上,射穿了一只公蚊!”

    李倾城闻言,忍不住笑着问萧金衍道,“真有此事?”萧金衍摇头苦笑,“未听说过此人。”

    那食客却也是好事之人,听到两人如此说,也不知是真信还是故意让他们难堪,道,“我们都是行商的粗鄙之人,能遇到两位这种世外高人,真是三生有幸,既然如此,不如这顿饭我来请,两位给我们露一手,让我们开开眼如何?”

    其余食客也纷纷应声。

    小李广脸色一沉,“你当我们是缺你这顿饭钱嘛?”

    养由铁也道,“你让我们射,我们就射,岂不让我们很没面子?”

    那食客尴尬一笑,“在下绝无此意,只是心生仰慕,心生仰慕!”

    小李广冷笑一声,“不过话说回来,今日若不在你们面前露一手,你只当我们是风钻进鼓里——吹牛皮。”

    养由铁道,“不错。”

    小李广向门外望了一眼,道,“养兄,你可看到东南方向有两只飞雁?”

    养由铁道,“你说得可是从北向南,一公一母?”

    “正是!”

    众人向门外看去,见外面灰蒙蒙一片,并没有看到什么飞雁。小李广对那食客道,“在下没别得喜好,就喜欢赌,不如我们来赌十两银子,如何?”

    那食客也被勾引起了兴致,二话不说,从怀中取出十两碎银,放在桌子上。

    小李广对养由铁道,“左边那只公雁归你,右边那只母雁归我!”

    说罢,只见两人取箭,引弓,顷刻间,气势猛涨,三石的牛皮大弓弯如满月,两人屏息凝神,松开了手指。

    嗖!

    嗖!

    两支箭呼啸而出,穿过了酒肆,向外飞去。两人旋即坐下,一脸淡定的饮酒,对那食客道,“出门向东南两百步,有一棵老榆树,你们去看一下。”

    连有好事者,拔腿向门外奔去,过了不多时,就见他双手各拎着一只大雁,跑回了酒肆,两只大雁均被箭矢穿胸而过。

    众人纷纷哗然,望向两人的神情,变得立即不一样了。

    “真乃神箭也!”

    “箭好,箭法更好!”

    “老夫是响箭郡之人,羿箭高手见的多了去了,如二位这等神射,真是天下少有,若两位能参加羿箭大会,头魁必从二位之中决出!”

    两人却谦虚道,“哪里,哪里,我们箭法在江湖上不过是粗通皮毛而已,若终南箭叟亲来,我二人只有给他提鞋的份儿!”

    终南箭叟号称中原第一箭,乃皇上亲封的大明第一箭客,自身又是通象境高手,两人若说超越终南箭叟,确实有些夸张,但自称略逊于箭叟,更让众人相信两人的能力。

    那面色蜡黄男子道:“终南箭叟乃神仙级的人物,又怎会参加响箭郡这种羿箭大会,李兄、养兄,真是多虑了!”

    小李广走到食客面前,将那十两银子放入怀中,笑着道,“多谢这位兄台成全,这十两孝敬银,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那食客脸色微红,不过倒也是爽快之人,摆摆手,“就当在下花钱买见识了,这十两银子,花得值,十日后,我也会到响箭郡,希望到时能再领教两位高招!”

    “好说,好说!”

    小李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做酒足饭饱之状,“脸也露了,酒也喝够了,几位兄弟,咱们还是赶路吧!”又对食客道,“这顿饭,也是你结,对吧?”

    食客道,“那是当然!”

    其余三人也纷纷起身,四人勾肩搭背,走出了酒肆。

    赵拦江问箭公子,“你箭法比之如何?”

    箭公子一脸冷笑,“你这是侮辱我呢?江湖诡计而已!”

    话音刚落,就见对面青楼之上,一个满脸肥腻的老鸨子,带着几个壮丁,冲了进来,张口骂道,“刚才谁他娘的放的箭,老娘新买的一件胸衣,被哪个龟儿子射出了两个窟窿?”

    小李广几人此时刚走出酒肆大门,听闻这番话,一溜烟儿跑没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