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69章 赤子之心

第69章 赤子之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冬瓜还没有反应过来,愕然道:“你怎么出来了?”

    李倾城笑着道,“你这个破网,前松后紧,左高右低,我朋友在里面很不舒服,我这人朋友不多,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十年前,李倾城还是少年,但他身上那股气势,让李冬瓜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登时吓破了胆,向后退了两步,“你可别乱来。”

    李倾城微微一笑,手中长剑轻轻在他脸颊上划过,吓得李冬瓜哇哇大叫,李倾城问,“你想选择怎样的死法?你放心,我出手会很温柔,不会像十年前那样手生。”

    十年之前,二哥田西瓜强`暴了一个孕妇,李倾城用一把细剑,在他心口捅了一个极细的伤口,田西瓜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在床上哀嚎了三天三夜,血尽而亡。

    每次想到此事,李冬瓜就不寒而栗。他扑腾跪倒在地,“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实际上已经死了。我想选择后者。”

    李倾城说,“难度有点大。”

    萧金衍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这种败类,直接一剑杀了便是。李冬瓜连喊道,“你不能杀我!”

    “为什么?”

    李冬瓜道,“十年之前,我虽是绿林中人,但罪不至死,这十年来,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苍天后土的事,你没有杀我的理由。”

    李倾城道,“你的心可真大。”

    “虽然我想杀你们,但是一个男人,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这样有过错嘛?”

    萧金衍见他神情狡黠,眼珠四处乱转,知他在胡扯,接过李倾城的剑,作势要砍,李冬瓜向前一扑,抱住萧金衍大腿,“大侠,饶命!”

    萧金衍想踢开他,那李冬瓜死死抱住不放,“只要你放过我,自今日起,我发誓做个好人,吃斋念佛,给你们二位大侠立长生牌位,早晚一炷香,日夜三叩首,求老天爷保佑你们长命百岁。”

    李倾城见他虽是残疾,却将两个兄弟的牌位带在身边,心中动了恻隐之心,向萧金衍投去询问的目光,萧金衍说你看着办吧。

    于是道,“若我在抓到你作奸犯科,或者听说你作恶,无论天涯海角,定不轻饶你!”

    李冬瓜磕头如捣蒜,“是,是!”

    李倾城摆摆手,“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李冬瓜连滚带爬,向门外跑去。

    萧金衍道,“这不是你的风格。”

    李倾城说,“此人虽阴险狡诈,但也是重情重义之人,若哪天你死了,我定会给你做个牌位,嗯,纯金的,日夜带在身边。”

    萧金衍连连摆手,“你放心,冲你这句话,我一定会努力比你多活几年。争取给你省了做灵牌的银两。”

    两人回到逍遥客栈,青草已准备好一桌酒席,萧金衍奇道,“你知我今日回城?”

    李倾城道,“这是给赵拦江准备的,今日本要去大牢接他,他说又发现了新的线索,准备在牢里多住两天,倒是老范惦记着他的家产,一心想出来,被赵拦江打晕留下了。”

    青草给两人斟满酒,萧金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觉得入口醇香,绕舌尖不散,赞道:“芝麻香,二十年景阳冈,还是当有钱人好啊!”

    两人边吃边聊,萧金衍将在扬州之行发生的事简单跟李倾城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有提宇文霜的事。

    李倾城也将这些日子在苏州城调查温哥华的案子说了,“这件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我发动了半个苏州城的江湖势力,也没有查出温大人的尸身到底藏在了何处。听了你说得这些,我甚至起了疑心。”

    萧金衍问,“你也怀疑这件事不对劲?”

    李倾城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一趟苏州府衙。”

    半个时辰后,苏州府后院。

    当日周潇埋温哥华人头的棺材挖出,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不但尸体没找到,连人头也不翼而飞。两人没有打草惊蛇,又将此处复位,离开了府衙。

    李倾城分析道,“有两个可能,第一,温大人可能没死,第二,有人故意毁尸灭迹,看来这个案子,更加扑朔迷离了。”

    萧金衍拍着脑袋,在思索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整个事情透着一些离奇,无论是温哥华诈死,还是有人陷害他,其结果都是将萧金衍拖入这个事件中,究竟谁是幕后之人?

    宇文天禄与西楚的信笺已在萧金衍怀中,不几日,登闻院的人就会来到苏州,他开始犹豫,要不要将信交给他们?

    楚日天、李秋衣之战在即,江湖之中流言四起,如今苏州城内更是鱼龙混杂,前来观战的江湖人,光是在六扇门登记的,已有二三百人,更何况还有些偷偷潜入苏州的江湖之人。

    两人分析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

    李倾城忽然道,“萧兄,有件事,我想问你,只问一次。”

    萧金衍有些奇怪,“什么?”

    “如今,江湖中有传闻说,你身上有武经的秘密,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萧金衍苦笑道,“当年张本初,阅武经一夜,便已晋通象,若是武经真在我身上,我岂不早已是三境之外的高手了?我很好奇,究竟是谁四处传播的流言?”

    李倾城摇摇头,“我是从九命狸猫娄远山得到的消息,而且我还听说,武林盟主左斯坦也来了苏州,说是要召开江南武林大会,要对你之前在担任盟主期间的过错,讨个公道。”

    萧金衍骂道,“估计也是冲着武经来的吧?”心中暗忖,这不会是王半仙暗中搞鬼吧?

    “所以,我才问,武经在不在你身上。”

    “你们李家的武功,在江湖上已是赫赫有名,尤其那个倾城一剑,毫不逊于天下任何一门武功,怎得还会对武经感兴趣?”

    李倾城叹了口气,道:“你有所不知,除了我们李家先祖,这三百年来,没有任何人曾练成过倾城一剑。家父说过,如今我们家传的剑谱,只是残本。”

    萧金衍愕然道:“残本?”

    “不错!”李倾城饮了口酒,开始说家族中并不为人所知的一道秘辛。

    “我们金陵李家,正是七十二诸侯时的金陵王,武功已在三境之外,与陆玄机也曾是至交好友。当时,陆玄机著述武经之时,曾来找过我们先祖,两人密谈一夜,先祖将倾城一剑的武学总纲,给了陆玄机,我们李家留下的,只是一套武学剑法而已。

    后来,张本初出世后,又来过李家一次,印证武学。当时,我们的曾祖父李苘山与之过招,结果不是敌手。闲聊之时,张本初提到,武经之中,曾有一页记载着倾城一剑的武学总纲。我们才知道,为何三百年来我们李家无人能真正练成倾城一剑的原因。

    这次武经出世,李家对此志在必得。我们对别的武学并不感兴趣,只是想要回总纲。所以,我才来苏州城求你,帮我找到武经。”

    李倾城正襟危坐,正容道:“萧兄,若你将来能拿到武经,肯否让我借阅一夜?”

    萧金衍道,“别说借阅,送你都没问题。”

    李倾城笑着说,“就怕赵拦江找我拼命!”

    李倾城双手合揖,从下向上高举到头顶,又落到胸前,做了一个古礼,以示敬意,萧金衍见状,也依样回礼。

    萧金衍又道,“可是,你们为何这么笃信,我就能找到武经?”

    李倾城淡淡说道,“江湖人人都传,得武经者天下无敌,却只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对于武经之事,我们李家可能了解的更多一些。

    当年,陆玄机著成武经,本想公开流传于世,用来对抗书剑山,可后来发现,这武经本身具有太大的魔力。那时,天地气运尚足,当时有几个看过此书的高手,武功突飞猛进,跃出三境之外,心智却被武经控制,引来了书剑山上的守剑人。

    青鸾峰一战,陆玄机侥幸逃出,发觉自己犯下一个大错,本想毁掉武经,却发现武经已得天地灵气,根本无法毁灭。就连他自己,也几乎无法抵抗武经的诱惑,好在他是大智慧之人,于是以全部修为,将武经封印,并用金刀、隐剑、无名枪三柄神兵,将天下气运收走。

    三百年来,只有张本初误打误撞,有幸阅了武经。他本是山中猎户,本无大智慧,却有一颗赤子之心,才能勉强抗衡武经诱惑。饶是如此,临失踪之前,他还是忍不住留下了武经的线索。

    武经的线索,一直留在天机阁中,为天机阁代代守护,然而一年前,天机阁失窃,有人将他盗出,流落于江湖之中。”

    在江湖上,除了八大门派、四大世家,以及光明神教、幽冥神教、龙虎山道统外,还有一些超然于世间的宗门,分别是两阁、三宗、四门。

    两阁是天机阁、琅琊阁,三宗是万法宗、魔域、悬空山,四门即是隐门、墨门、术门、法门,这些宗门几乎很少有人在世间行走,也只有极少人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萧金衍问,“这又与我何干?”

    李倾城正色道,“王半仙说过,江湖之中,有赤子之心之人不多,你便是其中之一。而唯有赤子之心,才能抵抗武经的诱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