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31章 淮左名都

第31章 淮左名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

    当年姜白石一首扬州慢,道尽了扬州风流。借问扬州在何处,淮南江北海西头。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自古以来,扬州多是文人骚客流连之处,更是京杭运河与长江交汇之地,又是水陆交通枢纽,每年税赋,在南直隶省丝毫不逊于苏州。

    当萧金衍与东方暖暖马车抵达扬州时,已是两日之后。两日来,二人虽不是提心吊胆,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生怕被一笑堂的人再追了上来。萧金衍曾游历天下,但扬州却是第一次来。

    此刻正是清晨,城门还未打开,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有些是过路的商旅,有些是周围百姓挑着新种的果蔬,等开城门后进城卖个好价钱,城门外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萧金衍在苏州城久了,苏州话还勉强听得懂,到了扬州,如到了爪哇国,听得一头雾水,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结果有人来跟他来搭闲话,弄得他以为对方要跟他吵架,闹了个灰头土脸。

    城门打开,一队兵丁出城门,众人开始入城。

    萧金衍有些奇怪,若是寻常入城,官兵一般盘问几句,缴些许入城费,或者从货物中收些税,也就放过去了。可不知为何,今日官兵查的特别严,这种情形下,不是加税,便是捉贼。

    一位校尉骑马来到城门前,大声道,“兄弟们,招子都给我亮一点,我们得到线报,有西楚的谍子混入扬州城内,意行不轨之事,若遇到可疑之人,务必严查!”

    众官兵应声答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城门税自宋代便有之,大明朝也沿用这一税制,寻常货物、日常用度等,二十课一,倒也不重,但对于管制的盐、铁、茶、绸等,则需要官引或者官府开具的文书,严加控制。别看城门官无品无秩,可在城门税具体执行之中,他们也可以根据需要便宜行事。这就给他们带来了可乘之机,寻常百姓他们也看不上,但是遇到商贾进出城交税,只要对官引文书批文数目睁眼闭眼,就可以从中渔利,甚至趁机睡几个、十几个姑娘,也是常有之事。

    萧金衍也明白,中秋将至,每到这种节骨眼儿,这种“谍子”、“反贼”也特别多,已经习以为常了。

    还未到萧金衍,排在前面的人已经怨声载道。

    “什么?三百文?平时都是三十文啊,官爷,我这车白菜全卖也不过三百文啊!”

    那城门官爱答不理,“愿进进,不愿进滚蛋,下一位。”

    骑马校尉上前抽了城门官一鞭子,骂道,“百姓是咱们衣食父母,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吃朝廷俸禄,遇到问题,不要回避,而是要想解决办法,懂不懂!”

    那城门官也未料到老大会有这么大反应,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说话。那校尉对那老汉道,“老人家,这不过节了嘛,税嘛,是府台大人定下的,我们也没法给你免掉,你这白菜平时一文一斤,今天完全可以卖三文一斤,这么算起来,你还有得赚呢!”

    那老汉听了,心说也对,乖乖交了三百文,叹了口气,“苛税猛于虎啊。”

    校尉也冷笑一声,“你只道百姓苦,咱们这些当差的,日子也好过不了哪里去。手下弟兄们总要照顾一下吧,没肉吃谁还跟你干?上级那边也得打点下吧,不然年末清察凭什么给你上上?家里的正堂总要换身衣裳吧,养的外宅也得有个利是吧?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总得有人当倒霉鬼不是,谁当不是当?”

    萧金衍听了,心说这家伙官不大,歪理倒是挺多的。

    对于今日加税一事,众人虽然怨声载道,但多半还是如数交了。

    在大明朝,若是附近州县出入,凭口音做个登记,倒也简单。若是外乡之人,若想入城,要么有官府颁发的路引,证明你的身份,要么有城内的保人,防止你入城后为非作歹。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伪造路引,有些通过贿赂城门官,还有些江湖人,高来高去,想要入城,方法多的是。

    萧金衍当年在登闻院时,弄了不少空白路引,想不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那兵丁检查了路引之后,又问,“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萧金衍说你这个问题好深奥,当年一个姓苏的前辈,一生都没有回答出这三个问题。

    那兵丁刚才挨了揍,正憋着满肚子火气,见萧金衍油嘴滑舌,更是不顺眼,道:“我看你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善类,还不从实招来,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莫非是西楚的谍子?”

    萧金衍本要发火,想到东方暖暖还在车内,犯不着跟他们斗气,于是低声道,“官爷,借一步说话。”那兵丁阴阳怪气道,“老子步子贵得很,借一步,还三步,你还得起嘛?”

    话虽如此,还是跟着萧金衍到了一处僻静处,“怎么,你要想贿赂本官,那就快点,本官忙得很。”

    萧金衍从怀中掏出登闻院监察的腰牌,道:“这个东西,你来瞧瞧?”

    登闻院是直属于大明皇帝的特务机关,权势滔天,就算你在京城,三品以下官员府邸,可以随便出入,五品以下官员,可以先斩后奏,萧金衍寻思拿出这个东西,对方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吧。

    那兵丁在扬州城,与京城相隔十万八千里,又哪里知道什么登闻院,打量着这块黑乎乎的腰牌,道,“不金不银的,弄个木头来糊弄我?”

    “我是请官爷看看上面的字!”

    兵丁骂道,“我不识字,你让我看个屁!”

    萧金衍寻思方才你检查路引时候那个认真劲儿,敢情都是装的啊。

    不过,在大明朝,文高武低,军中没有官兵识字的并不多,许多做到大将军的军官,也是目不识丁,所以朝廷多用文官统帅武将。唯一的例外,便是大都督宇文天禄。

    据说当年科举,宇文天禄本有机会名列一甲,后因一名女子,得罪了当朝礼部尚书孙青山,被取消了功名,一怒之下,弃文从武,一步步登上大都督之位。后来,孙青山一家被宇文天禄报复,来了一波素质三连,剥皮、充草、点天灯,死状凄惨。

    “那你认识什么?”

    “我这人比较俗气,就认识银子。有的话,就拿点出来,别不识抬举。”

    萧金衍说你早说不就得了,我这不还赶着给妹妹治病呢。说罢,对车内的东方暖暖道,“妹子,劳烦你再拿点银子吧。”东方暖暖从车内递出了一块碎银,萧金衍接过去,双手恭敬送上,“官爷,请通融。”

    那兵丁瞟了一眼,自己顶头上司正在不远处晒太阳,正要去接,又问了句,“你妹妹得了什么病?”

    萧金衍道,“麻风病。”

    此话一出,周围三丈之内,顿时没了人,就连身后百姓,听说车内有麻风病人,也都纷纷躲远了去。萧金衍说,官爷,银子收下吧?那兵丁连忙摇头,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儿。

    萧金衍说你不收,可别怪我不识抬举了。

    就这样,两人入城,东方暖暖在车内笑道,“萧大哥,刚才你那一招,够阴损的。”

    萧金衍说要不是这样,指不定对方会怎么难为咱们吗,要是那个城门官见你貌美如花,非要抢你去回家当老婆,我岂不大头了?

    东方暖暖叹了口气,“要是貌美如花,那就好了。”

    萧金衍道,“你放心,咱们到了扬州城,等找到薛神医,看他有没有办法治好你的病。”

    东方暖暖问,“萧大哥,等到了薛神医那边,我们就要分别了吗?”

    从苏州到扬州,只有短短几天,但两人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早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是,东方暖暖以生病为由,吃住行走,几乎都在车上,就算住店,也是以绣帽厚纱遮面,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虽未谋面,这几日来,萧金衍早已把暖暖当做妹子一般了,于是安慰道:“到了薛神医家,你先安心治病,我在扬州还要处理些事。”

    想到传剑所说,温哥华临死之前,本来要来扬州见一人,那人手中有宇文天禄与西楚勾结的证据。若真如此,宇文霜此刻也要来扬州城,恐怕就不仅仅是一种巧合了。

    东方暖暖似乎对薛神医也没什么信心,不过刘长老已死,自己爹爹前往书剑山也下落不明,整个光明神教早已支离破碎,她自幼体弱,本是多愁善感,如今自己在这个世间,举目无亲,唯一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也要离开,忍不住黯然神伤,竟然抽噎起来。

    女人的眼泪,是世间最厉害的武功。

    萧金衍虽身负绝学,却无法抵抗这一招。

    他连忙安慰,“你放心,等我事情办完,会来扬州看你的。”

    东方暖暖道:“那时候,说不定我已经被宇文霜杀了。”

    萧金衍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江湖上,还没有人敢去得罪六指神医。”

    这话倒是不假,行走江湖,谁还没有个三病两痛、五劳七伤的,多认识一个神医,多结一份香火,薛神医虽认钱不认人,但天地人三榜之中,承他情的人并不少。更何况,六指神医薛包,既能救人,又能杀人。

    薛神医在扬州城名气极大,随便找人一打听,就问到了去处,二人赶车前往,来到城东薛宅。薛家占地约三四亩,四周是高隆的院墙,听说薛神医脾气古怪,性格又怪,向来独居,常年与草药为伍。

    萧金衍上前敲门,没人答应。

    微一推门,大门应声而开,萧金衍望去,只见院内一棵歪脖子老槐树下,薛神医踩着凳子,将一根绳子系在树上,绕了两圈,准备上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