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24章 假戏真做

第24章 假戏真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个时辰后,孙得胜提着裤子回到营地时,整个人都虚脱了,拄着跟木棍,连腰都直不起来。就算再傻,他也知道萧金衍在那碗酒中动了手脚,可是酒是他自己倒的,又是他亲手敬的,只能吃了个哑巴亏,牙打掉了往肚子里咽。

    孙得胜越想越生气,偏偏此时,小红找了上来,孙得胜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又哪里能应付得了她,弄得她好生烦闷。他愤然道,“萧金衍这个混蛋,竟在我酒中下药,这个仇,我要报!”

    小红问,“得了吧,你在他身上吃了两次亏了,丢人都丢到爪哇岛了,还嫌不够嘛?”

    孙得胜脸色阴沉,“你要帮我。”

    小红微微一笑,用手勾住孙得胜脖子,问:我有什么好处?

    孙得胜受不了她的挑逗,连将她推开,道:“姑奶奶,只要你肯答应,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帮你摘下来。”小红说别唬我了,这些话哄哄小孩子还成,你要心里真有我,到了扬州城,你去跟小姐说,要娶我。

    孙得胜说能不能到扬州还不一定呢。

    “这话什么意思?”

    孙得胜自知说错话,连忙说,“这次扬州之行,九死一生,一笑堂对我们穷追不舍,你不觉得奇怪嘛,我怀疑,咱们中间有一笑堂的奸细。”小红奇道:“难道你知道是谁?”

    孙得胜压低声音道,“我觉得刘长老的嫌疑最大。这次来扬州,所有行程都是他安排的,敌人却始终能抢先一步伏击我们,若不是他通风报信,又有何人?红妹,你要提醒大小姐,要提防着点。我甚至怀疑,那个姓萧的,就是他故意安插进来的卧底。”

    小红自言自语,看来得试探他一下。

    ……

    入夜后,萧金衍找了个僻静之处,盘膝打坐,若无意外,睡前一个时辰的冥想,已成为一种习惯。通过感应天地之间韵动,将自己与天地融为一体,让他耳目倍加敏锐,忽然他感觉到有人靠了过来,来者正是婢女小红。

    小红虽不是那种绝色美女,但在月下显得娇俏玲珑,正所谓,月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今夜前来,她换了一身轻薄的水绿色的裙子,颇有些万种风情,日间那骄横劲儿,也都隐了去。

    小红道:“萧大哥,你睡了吗?”

    萧金衍收功,“原来是小红姑娘,有什么事?”

    小红道,“我来给萧大哥送些点心,顺便为白天发生的事,给萧大哥道歉。”

    萧金衍疑道:“道歉?”

    “是啊,我这人脾气不好,白天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萧大哥见谅。”

    萧金衍说:“若是为此事而来,姑娘心意我领了,夜深了,我要休息了。”

    小红笑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今天夜色这么好,不如萧大哥陪我去河边走走?”

    萧金衍心生警惕,这小丫头,白天那么不讲理,这次和颜悦色,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拒绝道,“我看算了,白天走路太久,明儿还要赶路,我有些乏了。”

    小红不悦道:“怎么,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萧金衍对小红并无恶感,但也无好感,看在钱的面子上,也不便撕破脸皮,道:“姑娘说笑了,是我萧某人配不上你。再说,我有心上人了。”

    小红见萧金衍不给面子,几乎瞬间换了一副嘴脸,“萧金衍,别给脸不要脸,就你这副穷酸模样,还想怎得啊,我不过看你长得还算顺眼,给你点好处罢了,你还真会踩着鼻子上脸。”

    言语间,颇为刻薄。

    萧金衍见她说翻脸就翻脸,心说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不由动了怒气,道:“姑娘,请自重!”

    小红闻言,气得浑身发抖,她上前两步,来到萧金衍身前,一把将自己衣衫撕开,大声喊道:“来人啊,有人非礼我!”

    此处离众人扎营之地不过十余丈,小红喊声又大,不过须臾,便有几名护卫围了过来,孙得胜首当其冲,他大声道,“谁在那边?”小红喊道,“孙大哥救我!”

    孙得胜来时,看到小红衣衫不整,萧金衍正呆立在那里,不由怒火攻心,骂道,“姓萧的,你这个披着羊皮的狼,我们刘长老好心收留你,你竟干出这等禽兽之事!”

    小红见众人前来,嘴角微微上扬,也不说话,靠在角落里,直抹眼泪。

    萧金衍此刻百口莫辩,他也没料到,小红竟会有如此出人意料之举动,不由怒极反笑,冲她竖起了大拇指,“佩服,佩服!”小红见状哭得更伤心了。

    孙得胜安慰道,“红妹,你别害怕,把事情经过讲清楚,有孙大哥给你撑腰,谁也别想动你一根寒毛。”

    小红抽泣着说:“晚上吃的有些不舒服,我正要出来起夜,这个姓萧的就跟了过来,说了一些很粗鲁的话,还对我动手动脚,说我要是不从了他,就……呜呜……”

    江湖之中,以淫贼、采花大盗最让人鄙夷,纵是魔教中人,虽然行事诡异,但也极少做这种奸`淫掳掠之事,听小红如此说来,众人满脸都是鄙夷之色。

    “姓萧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萧金衍自知误会已生,昂头道:“我姓萧,不姓刘,再者说,在下做事向来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们既然众口一词,我也无话可说。”

    “哼,怕你是做贼心虚吧。”

    有人道:“孙香主,还跟他废话什么,竟惹到咱们光明神教头上了,我看这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按江湖规矩,大家一人一刀,把他宰了就是!”

    众人轰然道:“正是!”

    其中也不乏有冷静者,出言劝道:“我看,还是拉他去见刘长老吧!”

    刘铁柱早已闻讯,赶了过来,沉声问:“怎么回事?”

    有属下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告了一番,又道:“刘长老,我们好心帮他,这姓萧的却做出这等事,若不杀了他,难以平弟兄们心中愤怒。”

    刘铁柱双目微眯,盯着萧金衍。

    萧金衍自恃问心无愧,目光迎了上去,两人对视良久,刘铁柱才缓缓道:“先将他捆起来,等天亮之后,交给小姐发落。”

    孙得胜道:“刘长老,小姐何等尊贵身份,若到了她那边,没来由污了她老人家的眼睛,依我看,不如就地正法,也算是替小红姑娘出口恶气!”当着刘长老的面,他也不敢称呼小红为红妹了。

    刘铁柱反问:“我的话不好使了嘛?要不,这长老你来做?”

    孙得胜自知说错话,也连忙噤声。

    众人用牛筋将萧金衍五花大绑,捆在了一棵树上,孙得胜又派了几个护卫盯着他,以防他半夜逃窜。过了没多久,刘铁柱踱步走了过来,将那几个护卫支开,来到萧金衍身前。

    刘长老道:“怎么样?”

    萧金衍呜呜两声,刘长老将他口中破布摘掉,萧金衍大口地喘气,从出道以来,他还没有如此狼狈过,他没好气的望着刘铁柱,“刘长老,要不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这活儿我还真不想接。”

    刘长老呵呵一笑,“委屈老弟了。”说着上前,手指轻轻一捏,将拇指粗的牛筋捏断,萧金衍松了绑,活动了下手腕,这才道:“你们队伍之中若真有奸细,按常理,如果中途有陌生人加了进来,必然会引起警觉,我今日刚来,孙得胜就过来找茬,不过我总觉得,此人目光太短,反而最不像是内奸。”

    刘长老道:“此人是我亲手提拔的,武功虽然不怎样,品性也一般,不过胜在忠心二字。”

    萧金衍又道,“既然你们行踪都被泄露出去,为何对方还不肯动手?除非……”

    “除非什么?”

    萧金衍:“除非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或者正在等援兵,等待时机,力求一击得成。”

    刘长老叹了口气,“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几日来,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却迟迟不肯动手,定是去搬救兵去了,等到了扬州城,他们就没有机会了,所以,今明两日,将是他们动手的最佳时机。”

    “一笑堂为何伏击你们?”

    刘长老摇摇头,“这件事,不能说。”又道,“萧兄弟,这一路十分危险,恐怕要委屈你两日了。”

    萧金衍连道:“不委屈,不委屈,赚钱要紧。”

    刘长老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他明明武功不错,而且颇有侠义心肠,又怎得一副贪财如命的模样,心想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于是道:“萧兄,我们光明神教在江湖上名声虽然不好,但也都是光明磊落之辈,你若不嫌弃,不如加入我们,一起成就大事?”

    萧金衍问,“大事?造反嘛?我可干不来。”

    刘长老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何等聪明之人,明白萧金衍这是在变相的拒绝,好在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也不再提此事,又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教内的叛徒,我是当局者迷,你是教外之人,不知可有什么办法?”

    萧金衍想了片刻,道:“办法倒是有,不过,可能要委屈你了。”

    刘长老说,“为了圣教大业,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些许委屈算什么?”

    萧金衍低声道:“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引蛇出洞。”

    “此话怎讲?”

    “一行人之中,以你武功最为高强,对方不肯出手,想必也是忌惮你的武功了得,若是,你忽然遭到袭击,受了重伤呢,换作是对方,会如何行动?”

    刘铁柱眼睛一亮,“甚妙。可怎么才能受伤呢?”

    萧金衍拍了拍胸脯,“有我啊!”说着,上前一步,运气一拳向刘铁柱胸口击了出去,这一拳砸了个瓷实,刘铁柱啊的一声,向后跌飞出去,撞到一块巨石之上,巨石顿时粉碎。

    一口鲜血,从刘铁柱口中吐了出来。

    萧金衍笑道,“你演的还挺像的。”

    刘铁柱怒道,“老子是真受了内伤,你这一拳,差点把我老骨头打散了!”

    萧金衍道:“对不住,没控制好力道。”

    刘铁柱懒得跟他言语,喊道:“贼人跑了!”

    萧金衍转身就跑,刘铁柱又骂:“跑反了。”萧金衍挠挠头,向远处狂奔而去,隐匿在暗中观察,不片刻,营地之中,便乱作了一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