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43.牧8苏

143.牧8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牧苏打量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牧苏。

    相比于牧苏的光明正大,他们只能低头用余光去瞥。

    皂角的清香扑面而来,这位李大人似乎刚刚沐浴过,发梢微湿。眉间墨印略有虚幻,皮肤苍白如死人。

    崔子民心中轻咦,心道传闻里李仙缘是个少年郎,怎地……

    不过他不疑有他。如此巧合的时机出现,假扮的可能微乎其微。

    【我说什么你说什么。】

    透明桥忽然发言,以免牧苏露了马脚。然后发出一句话。

    【本来就是低调出来的,如果太高调了还有什么用。】

    牧苏略作改动同步说道:“本就是微服出巡,掩人耳目一些才是。”

    透明桥微怔,随即响起这是古代副本,牧苏这么说才是对的。

    “说来也是。”崔子民唯一思索便明白牧苏用意。转而注意其他,注意到牧苏那一身有几分扎眼的暗红色长袍,莞尔一笑。“大人好品味。只是夜晚穿这身有些锦衣夜行了。”

    透明桥无言……果然钦差官服不是这样么。好在没贸然去府衙,不然早被官差抓了起来。

    她岔开话题,避免对方提及她不懂的盲区。

    【本官本打算闲游几日的。不过路上听到些传闻便加急赶来了。】

    这回透明桥勉强让自己的话带上些古味,牧苏照本宣科死板念了出来。

    外面几位官员相互对视一眼,小心翼翼问:“不知李大人听到的……是什么传闻?”

    李仙缘平白无故被皇上派来巡视,师出有名也无名。他们不解他所来何意,心中自然忐忑。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让他们进来说吧。】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让他们进来说吧。”

    牧苏一字不改说道,然后让开门口。

    几名官员也没多想,道了声叨扰了进入客房。老板则躬身推了下去。

    却说进了房间的官员不敢东张西望,一群跺一跺脚织州府也会颤上一颤的官员,此时如学子般束手而立。

    崔子民站在他们之前,眼睛在桌上展开的包裹上微微一凝,而后移开。

    那个……想来就是钦差官印了吧。

    崔子民整理下措辞,老成笑道:“现在没了外人,李大人可说了吧?”

    牧苏淡漠吐出四字:“沐王遇刺。”

    “却有此事,而且信中还指名道姓,让李大人您来审理呢。”崔子民回答,心中微惊。此事他也刚知道不到两个时辰,李大人这就得到了消息……

    “那便是了,他们几时能到知织州府。”

    崔子民想了想,拱手回答:“四百余里,如果日夜兼程的话,想来明日晌午便到。”

    钦差官职五品,与一府知府官阶相同。但钦差又代表皇帝,虽说只有五品,实则见官大一级,由不得他不客气。就如京官与地方官员品级相同,但在一起必然是京官为主。

    更别提李仙缘之名在人族中名声不小

    “你差人去迎接他们,以免有歹人袭击车队。”

    崔子民躬身:“下官领命。”

    “没别的事你们就离开吧。明日本官自会亲自去一趟府衙。”

    “好的。”崔子民点点头,示意身后官员也一同离开。

    【呼,终于应付过去了。】

    透明桥长舒口气。

    “呼,终于应付过去了。”牧苏面无表情说。

    几人离去的步伐一顿。崔子民怔怔回头:“李大人您说什么?”

    【唉……】

    “唉……”

    【这句不用重复。】

    牧苏噤声,好在他没丧心病狂到将这句说出。

    “李大人?”崔子民试探问道。

    【可以自由说话了……】透明桥紧咬牙关发送消息。

    牧苏犹如从暂停中恢复的电影恢复动作:“没事,只是想到些事。”

    崔子民当然不信,不过官路一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装傻。什么也没问便离去。

    透明桥这是发出一条消息:【我有点不妙的预感……以防万一你从后门离开,换一家客栈居住。如果有异变也好逃跑。】

    “你想多了。堂堂钦差大人在客栈住下,知府身为地主不得派点虾兵蟹将暗中保护我。”

    【那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

    ……

    一夜无事,自然被系统跳了过去。

    画面一黑一亮间,忽闻虫鸣鸟叫,吆喝声窗外传来。

    牧苏从床上坐起,套上长袍准备好钦差官印,便要出门去。

    “卑职见过李大人。”

    房门方一拉开,两名侍卫拱手行礼。另有小二在旁候着,满脸堆笑点头哈腰:“钦差大人,小人给您准备了些早饭……”

    牧苏冷哼一声,关上房门:“不用了,本官不饿。”

    侍卫拱手道:“大人,您要外出吗?”

    牧苏冷哼一声,关上房门:“本官这便去府衙准备审案。”

    侍卫应答:“车马已经备好,就在前门停着。”

    牧苏冷哼一声,关上房门:“前头带路。”

    客栈房门有两扇,牧苏关上一扇再关上另一扇,然后发现先前的没关上再关一遍,还是很合理的吧?

    他怎么会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梗都不放过。

    不知是谁说漏了嘴,朝廷钦差李仙缘李大人就住在客栈,引来不少百姓围观。

    牧苏带着和蔼笑意朝着两边人群挥手,侍卫护送下坐上府衙备好的马车,缓缓驶离人群。

    人群一角,肥头大耳,名唤小青的青衣女子抓住身旁少年衣角急道:“公子……有人冒充你!”

    “我看到了,不用摇我。”淡漠少年被拉扯的脑袋摇晃,平淡说的断断续续。

    “那怎么办,就让这假货冒充你吗……”小青表现的比少年还要着急。

    “嗯,看他要做什么。”少年眼眸淡漠,静静说道。

    小青若有所思。这就是人类书本里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

    嘭!

    织州府府衙,牧苏高坐公案桌后,冷然喝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下何人报上名来!何人报上名来!人报上名来!报上名来!上名来!名来!来!”

    “这……”崔知府情不自禁侧目。

    牧苏冷哼:“看什么看这是回音你懂吗!什么看这是回音你懂吗!么看这是回音你懂吗!看这是回音你懂吗!这是回音你懂吗!是回音你懂吗!音你懂吗!你懂吗!懂吗!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