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41.牧xp苏

141.牧xp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旁观也能混任务进度?”

    【不……不是指的现在,而是案件的后续。如果想完成五次完美判案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最后一次案件完成,无论】

    【是哪种判案,都会被判定任务完成。所以你的机会只有一次,先前通过任务进度获得提示的手段不能再用了。现在】

    【正好是个机会。凶手全部落网,只要能够审案就直接完成任务。】

    因为消息字符限制,她只能分为几条来发。

    “看上去很简单啊。”牧苏摩挲起下巴。

    【某一方面来说是的,一切都是现成的。但是有一个问题需要想办法解决。你要怎么掌握主动权,审理案件?】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更简单了。”

    牧苏邪魅一笑。

    他的假钦差印正好能派上用场。

    【可别这么笑,怪别扭的。】透明桥起了层鸡皮疙瘩说。

    “巴嘎那!”牧苏吓得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第一人称怎么能看到表情!”

    【噗……事实上我在前不久发现了第三人称功能……抱歉(憋笑)】

    【快教教我快教教我!】

    【好。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机位是固定几点,不能自由选择。】

    【啊……】

    尽管是文字形式,其中的惋惜之意仍然呼之欲出。

    退堂后牧苏风风火火赶去印章小店。沐王则安排人手将一众凶手押解去织州府。

    负责押送的全是费县衙役,连一个侍卫都没有,他似乎一点不担心有漏网之鱼劫道救人。

    安排,没找到牧苏人。本就没甚架子的沐王也不气恼,就此离开。

    与此同时,费县北门外官道。

    “一匹棕红骏马官道飞驰,绝尘千里。马上一道身影长发束起,挺拔身材即便长袍也无法遮掩。面容俊逸剑眉星目,过往人群纷纷侧目,忍不住感慨好一个浊世贵公子!”

    【请不要像旁白一样吹捧自己……】

    听到牧苏起码还不忘吹捧自己,透明桥感慨一声,牧苏果然还是那个牧苏,半点变化没有。

    【不过你怎么会骑马的?】

    【好帅气!】

    “这是游戏为啥不会。”牧苏说的理所当然:“现实里不会游戏里还不会吗?反正是游戏,就算让我开歼星舰我也能漂移过弯。”

    【???】

    透明桥无法理解牧苏的逻辑,忍不住反驳。

    【但对于骑马或某些事情,无论游戏还是现实都是通用的。一本同样内容的书在哪里阅读效果都一样。一种无法学会的技能不是说换个场景就能学会了。】

    “但这是游戏啊。”牧苏说的理直气壮。“如果是动画,我就能把自己举起来给你证明一下。”

    【……】透明桥不知道如何反驳。明知道整句话都是错的,偏偏……无言以对。

    气人!

    十几分钟前,牧苏从印章小店取了巴掌大,方方正正的钦差官印。据店主说是根据说书里的钦差大人印所制。

    牧苏颇为满意收起。糊弄一些地方官员是足够了。

    店主没提钱的事,牧苏更不会说。知县拿你个印章怎么了?那是看得起你。

    假官印到手,牧苏又风风火火跑到驿站要了匹马,换掉一身显眼官服,抢在押解犯人的士卒之前从北门而出。

    织州府离此地四百余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好在有系统撑腰,给牧苏跳过了枯燥的赶路时间。

    画面黑下,再亮起时牧苏牵着缰绳,一人一马从城门洞下漫步走出。

    天有暮色,已是夜晚。

    宽阔长街前方一望无际,两边店铺灯笼高挂,行人络绎。

    此门地势偏高,此处正可见整片城池。万家灯火与星辰交相呼应,繁荣至极。

    天边十几朵孔明灯闪烁光点,寥寥上升。

    【好有气氛……】

    透明桥有几分沉寂于这幅美景。

    “牧苏牵马立在城门前,昏暗光线中棱角分明面孔英俊而又茫然。城池的灯火倒映在他的星眸,令人沉迷。周围行人摩肩接踵,却下意识避开他。”

    听得这番自言自语,透明桥翻起白眼。

    牧苏臭不要脸的旁白顿时将气氛破坏得一览无余。

    【这些词你从哪来的。】

    “写牧苏苏第三章时剩下点边角料没用上,水在这里恰到好处。”

    【牧苏苏传……】透明桥觉得今晚要做噩梦了。

    【没有牧苏苏传看我要死了!】卡大莲兴奋发送。

    透明桥心中叹气,心想要不要退出直播间给这两个笨蛋腾出时间。

    牧苏找路人问了官府位置,想要直接过去。

    透明桥制止了他。虽然跳过了,但赶路是实打实的。

    牧苏此刻风尘仆仆,急匆匆去官府再加上本身就是西贝货,被识破便麻烦了。

    虽然透明桥不认为牧苏能强撑多久不被识破,但起码要先完成主要任务。

    他行进方向一变,改为去客栈。

    离开城门附近,吆喝声不见。取而代之是擦肩而过的路人。此间不知是何节日,游人甚多。

    夜晚凉爽,牧苏牵马随人流踏上一处石桥桥下宽阔水道波光粼粼,游船如梭。远处一艘雕梁画栋的三层高花船停靠岸边,隐隐似有莺声细语传来。

    桥下不远,不知谁家小姐蹲在船头搅动水面,晃荡倒影中她见一道桥上身影正望来,惊呼一声,满是羞意钻回船内。又不多时掀起帘子一角,偷偷看来。

    水道边酒楼,三楼雅间,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跪坐桌前,正将桥上一幕瞧在眼里。

    少年面色淡漠,黑眸不起波澜。眉间一点醒目四瓣梅花墨印,气质若谪仙,好似从画中出来的一般。

    他身后斜背一剑一卷。剑藏于鞘,卷是竹卷,不知装了何物,却是吃饭也未拿下。

    “公子,你在看什么?”

    身旁一青衣少女好奇问。

    少女四肢短小,肥头大耳很是丑陋,乍一看去就好似……一头驴。

    偏得声音清脆好似玉珠落银盘。

    少年黑眸移开:“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少女歪头想了想,露出一口歪斜牙齿,好听声音响起:“公子此言有些韵味。”

    “我怎不知你还能听懂。”

    少女骄傲轻哼:“公子不知道的可还多了。你之前弃小青于武侯县时小青可没少看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