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33.妈的名字都用没了这卷怎么还没完

133.妈的名字都用没了这卷怎么还没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升堂!”

    昨夜下了场雨,天此时还未晴,盛夏难得的凉爽天。

    看热闹的百姓早早凑到县衙外,堵得水泄不通。不止是百姓,想来费县三家士族的人也混在其中。

    三家关系彼此牵制,似敌似友。若冯家真的被这毫无章法的知县打垮了,对他们而言好事一桩。不过兔死狐悲之感总归有的。

    牧苏坐到桌案前,一拍惊堂木:“费县知县被刺杀一暗今日重审。带人犯冯家家主冯乐圣上堂!”

    不多时,冯家家主被带到台下。

    他白发凌乱,脸上有明显淤肿青紫,一身绸衣染上大片泥污。

    牧苏惊得站了起来:“冯家家主这一身伤如何弄的!捕头!”

    “属下在!”捕头抱拳来到堂下。

    “我不是让你们好生照料吗,怎么成了这样!”

    捕头回答:“大人,冯乐圣在大牢里作威作福肆无忌惮,惹了同房囚犯。我等赶到时那群囚犯正在殴打冯家家主。分开他们后已经这样了。”

    这话没人信。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哪会去招惹穷凶极恶的囚犯。

    不过这事死无对证。

    只见牧苏一愣,说的跟真的一样:“冯家家主老当益壮,晚辈佩服佩服。若不是刺杀朝廷命官是杀头的罪,说不定你未来还真成了大牢里的一霸了。”

    纵使狼狈冯家家主倨傲不减,抬头直视牧苏,冷笑一声:“你敢杀我?”

    “可不敢乱说。”牧苏连连摆手一脸羞赧,而后趴到桌案上身体前倾,一字一句道:“杀你的不是我,是法。”

    这句话整个人都在往外溅射贱意。

    “说得好!”

    响亮喊声忽然传来。衙外人群散开,让出两道身影。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前面的一身合体官服,岁至中年。眉目间与冯家家主有些相似。后面的身材矮胖,脸上满是麻子。眉目间怎么看怎么像个昏官。

    “是按察司知事冯简章……冯家的人。”见了上官的押司束手束脚站起,小声提醒牧苏。“另一名陪同之人我不认得,观官服是正九品官职……”

    衙役不敢阻拦。冯简章二人径直迈入县衙,走到冯家家主身旁时步伐一顿。

    “回来了?”冯乐圣笑道。

    冯简章点了点头:“是啊,总不能放着您被冤枉不管啊。”

    牧苏黑眸微眯。来者不善啊……

    抢在他做什么前牧苏决定先发制人。绕过桌案来到堂下,看似热情道:“牙茶苏大人来到费县,真是有失远迎。你赶了八百里山路一定累坏了。师爷,快送牙茶苏大人去客房休息。”

    人证该洗脑的洗脑,该威胁的威胁,眼见完美判案成功在即,牧苏怎么允许有人跳出来碍事。

    冯简章轻笑,好似与牧苏并无芥蒂般回答:“知县大人言重了,司州离此地不过二百余里。”

    牧苏没听见似得转头扯起嗓子:“捕头,快去送两位大人下去休息。”

    “且慢。”冯简章抬手制止,面色平静说道:“下官来是奉了司州知府的命令,调查费县知县被刺杀一案。”

    牧苏哼道:“惊堂木给你你来判案好不好。”

    冯简章摇头:“为了避嫌,此案还是由牧知县审理。我等只作为旁听。”

    冯简章并未流露维护冯家之意。反而是那矮胖麻子官员,打起官腔说道:“听闻冯家一项奉公守法,口碑甚好。刺杀一事怕是误会吧。据本官了解,好像是有人故意抹黑冯家,可有此事啊?”

    “当然有当然有。”牧苏谄笑。

    “没有就好……什么?”矮胖官员头点了一半忽然愣住。欲说什么,便见牧苏已经回到堂上吩咐衙役。

    “去给两位大人般来桌椅。”

    几名衙役一阵忙碌,搬来两副桌椅放在堂下两侧,请二人入座。

    审案继续。

    啪——

    正坐堂前的牧苏一拍惊堂木,喝道:“冯家家主两日前派人暗杀本官,接过证据确凿人赃并获。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本官并未草率断案,而是暂时将冯家家主关入大佬。昨夜竟然发生入狱劫持——”

    “牧大人,冯家主年事已高,不若搬来一副椅子让老人家坐一下啊?”矮胖官员忽然打岔。他轻酌一口茶,慢慢吞吞说道。

    牧苏死鱼眼盯向此人。

    “大人好意心领了。”冯家家主却是拱手说道。“老朽身子还算硬朗,站一会儿不碍事的。”

    “冯老您客气。”矮胖官员虚扶了一下,笑眯眯回答。

    望着二人一唱一和,浑然不将他这位知县放在眼里,牧苏黑眸渐渐眯起。

    “牧大人,还愣着做什么?”

    半晌续完旧,矮胖官员又恢复一副官腔。

    牧苏死鱼眼要死不活的睁着,没了说话兴致,挥手让押司替他叙述案情。

    押司硬着头皮起身,讲述了一下案情及昨夜大佬被劫的经过。

    押司那边话刚落,矮胖官员迫不及待出声:“依我看此案一定有蹊跷。冯家向来遵纪守法,且不说”

    牧苏手指不耐烦敲着桌案,一众人目瞪口呆中不客气道:“你判案还是我判案?哪来那么多话。”

    “放肆!胆敢这般与你上官说话!”矮胖官员拍案而起。

    “大胆!公堂之上禁止大声喧哗!”牧苏跟对对联似得大声嚷道。

    “牧大人还请小些声音……”冯简章微微皱眉,语气平静说。

    牧苏忿然看去,扯起嗓子大喊:“我说话向来这么大声啊啊啊啊啊啊啊!!!”

    堂上众人及衙外百姓们情不自禁捂住耳朵。

    冯简章轻咳几声开口:“牧大人还请你注意身份。刘大人请不要随意插口,你我现在身份是旁听。”

    对峙的二人忿忿不平落座,牧苏语气不善说道:“传人证李鬼。”

    片刻,那名冯家下人被带上堂。

    牧苏走到他身边说道:“李鬼,关于冯家派人刺杀本官一事你如实道来。不要怕,在这里没人能威胁你。”

    “牧大人说得对,有我们为你做主呢。”矮胖官员阴阳怪气附和一句。

    李鬼点了点头,偷偷瞥了冯家家主一眼,小心翼翼道:“两天前牧苏大人被人刺杀的事……”

    牧苏面带笑意,负手站在李鬼身侧。

    “和我家老爷无关,是知县大人非要我说是冯老爷做的。还望二位大人明察啊!”

    牧苏笑容仍在脸上,只是已经不见笑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