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29.牧苏波洛

129.牧苏波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桌前就坐,押司依旧是边缘一小桌。

    随牧苏出现,衙外窃窃私语声一静。

    “三位好大的威风啊。”

    牧苏说着,目光在堂下就做的三个老者身上扫过。

    三人衣服华贵,坐在太师椅上自由气度。就仿佛他们是听审而非被审。从右至左,一人面容平静,一人满脸堆笑,一人脸色阴沉,三人有三面。

    “大胆!见到朝廷命官还不下跪!”

    牧苏一拍惊堂木,三个老者不见如何,押司倒是吓得一哆嗦。

    面容平静的老者老神在在:“大人,我等年事已高,依我大林律法,六十以上老者可见官不跪。”

    牧苏瞅向押司:“师爷,我朝有没有这项律法。”

    押司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答道:“的确有。朝廷规定,六十以上老者可见官不拜。德高望重更是要官员行礼以示尊重。”

    牧苏阴阳怪气道:“你的意思是还要我给你磕一个呗?”

    “大人言重了……”押司冷汗连连,两边都不敢得罪。

    “倒不是不可以。”却见面容平静老者轻笑一声。

    “大胆!”

    牧苏拍案而起,绕过桌案走向堂下,双手在耳侧一抱拳:“我牧某人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皇上。你算哪根葱也敢让我跪?还是说你韩家越庖代俎,想要代替皇上……!”

    说至最后,牧苏神情一冷,历喝质问。

    这番诛心之言让老者听得面色一变。

    “大人,我才是韩家之人……”斜地里一道声音传来,满脸堆笑的老者笑呵呵说道。

    牧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面色变化的老者,奇道:“你韩家怎么来了俩人?”

    老者笑容不减:“那是冯家家主。”

    “哦~”认错人的牧苏不见丝毫尴尬,恍然大悟一声。“就是那个欺男霸女为虎作伥,六十岁了还抢小孩儿糖葫芦,天天偷窥儿媳妇洗澡,在家光着屁股到处跑的冯家疯老头?”

    每多个形容词,老人面色就难看一分。

    “你也配自称德高望重?我——呸!”

    一口吐沫吐在老者履鞋。

    冯家家主脸色铁青,扶手上枯爪般手掌紧紧握住。

    他们就没见过如此不懂礼数的官员。先前几任知县县丞哪个不是战战兢兢,唯恐得罪士族。

    牧苏斜眼瞪他:“干什么,想对朝廷命官动手?”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韩家家主出声打圆场。

    冯家家主冷哼一声,将头偏到一旁。

    牧苏又看向韩家家主。此人样貌和和气气,若非身形不胖,笑起来当真有几分像弥勒佛。

    一见他笑,牧苏也跟着笑了起来。牧苏跟着笑,冯家家主笑的更开心了。两厢淫笑半晌,牧苏笑容忽地一敛,冷面对旁嚷道:“公堂之上嬉皮笑脸,来人呐,打二十大板。”

    韩家家主笑容瞬间僵住。这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啊。

    “我看谁敢用刑!”冯家家主拍案而起,脸上青筋崩起。能将士族一家之主气成这样这位知县也算有本事。

    “我侄儿乃司州知府按察司知事。他只需一言便能让你脱了这身官服,小小知县也敢如此放肆!”

    牧苏心想这老头咋这么大脾气呢,后退几步回到押司桌前,倚靠桌案微微后仰小声问:“这个什么牙茶苏官居几品?”

    “是按察司知事,正八品……”押司不解这种问题牧苏怎么会问他,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那我呢?”

    “不入流……”

    “不入流是什么意思?”

    “就是……从九品之外,没有品级。”

    “嘶……”牧苏一脸为难,感情自己没想象中那么威风啊。

    重看向堂下,冯家已经被韩家家主劝回,在那闭目养神。还没平复的呼吸说明他还在生气。

    牧苏想了想,还是大人有大量暂且放过他。万一嘎嘣一下气死这儿了,收拾起来麻烦是小,万一是凶手,这一个完美判案就失之交臂了。

    重回他们面前。牧苏略过冯家与韩家,站在周家面前。

    周家家主也在抬眸看他,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寒冷。

    “家里死人了脸这么臭?”

    押司吓得浑身一颤,犹豫要不要上前劝架。

    这周家可不是韩冯两家能比的,费县三家士族也是以周家为首。

    “大人,你唤我们来不是为了斗嘴的吧。”韩家家主忍不住说道。

    “当然不是。”牧苏被转移了注意,朝他看去。

    韩家家主下意识心中一紧。

    小小知县他自然不怕,但他一向和气生财,能不得罪人便不得罪。尤其是这位新知县还不顾忌颜面,公堂之上撒泼打滚……

    他不要面子,他们可还要啊。

    总算,牧苏没有找他麻烦,绕过三把椅子来至衙外众百姓面前,神情哀痛:“大家有所不知,昨天夜里有一伙歹人冲入县衙。这群歹人凶恶至极,高喊着诛杀知县冲入我的卧房。你们说能不能忍!”

    百姓们噤声,无人附和。

    三家在费县积威已久,哪是一个新上任的小知县三言两语就能挑起冲突的。

    牧苏也不介怀,绕回到三人身前继续道:“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家家主笑呵呵说:“牧大人你没事就好。”

    “笑你老母啊。”牧苏扭头喷道。

    老者笑容滑稽僵在脸上。

    始终未开口的周家沉声道:“知县大人,公堂之上还请你莫要有辱斯文啊。”

    “斯你老母啊。”

    “放——”

    “放你老母啊。”

    一人挨了一句,周家恢复冷色,韩家堆上笑容,只是怎么看怎么僵硬。冯家气得面色涨红。

    和他吵吧?放不下身段。堂堂士族一家之主和小小知县斗嘴说出去丢人。若不理吧,面子都丢尽了。

    另一边,舒劲心头怨气的牧苏没事人似得说道:“还好我们留下一名活口。从他口中掏出来一些有点意思的消息……”

    说这番话时,牧苏死死盯着三人神情。

    活口不存在的。都被那壮汉弄死了。不过假扮凶手诈一诈他们还是可以的。

    【又开始了……】透明桥叹气。

    又开始了……押司叹气。

    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在这一刻产生了相同的念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