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23.金田苏

123.金田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威武红门,两只石狮栩栩如生。

    登闻大鼓悬挂门外,日久未用,落上一层灰。

    听闻开堂会审,有热闹可看,费县百姓克服对官府的恐惧,跑来凑这热闹。他们一拥而上,挤到县衙门口,乱哄哄一片

    堂前两根朱漆柱嵌木联一副,午后烈日下,明镜高悬四个古朴大字栩栩生辉。

    后衙,押司往大堂看去一眼,县衙外一片人头攒动。粗略看去人数上百,还有不少挤在大门外要听个响的。

    押司小跑回后堂座椅前,对牧苏恭敬道:“牧大人,百姓们已经到了。”

    牧苏接过下人递来的茶水,含在口中漱了漱口,吐到一边抹掉嘴角水渍道:“知道了。”

    一名端着笔墨纸砚的下人经过,被牧苏喊停。他拾起毛笔沾了沾墨,在额间抹了一道细小月牙。

    啪——

    毛笔丢回托盘,牧苏挥手示意他离开。

    “大人这是……”押司盯着牧苏眉间迟疑。

    牧苏也不回答,一掀官袍,迈步走入大堂。

    随牧苏出现,堂外一片交头接耳声.

    押司随牧苏身后步入,在一旁角落小桌前坐下。书办早早告老还乡逃离这是非之地。如今记录案件之职便只能由押司代劳。

    “吴师爷——”

    牧苏落座,看向吴押司。

    押司会意,起身将案情简略讲述一遍。

    他不懂牧苏开堂会审的用意。开堂会审是捉到凶手后当中审问判刑,做给老百姓看的。如今凶手一点眉目没有,这案如何审。

    不过既然牧知县这么做,想必就有他的道理。

    很快,第一名证人被宣上大堂:更夫王五。

    牧苏一敲惊堂木,冷声道:“那晚你听到何事见到何事做了何事,一并说来。”

    惊堂木脆响让跪地的王五颤了一下,忙不迭将他之前说过的情况重复了一次。

    “路过孙府期间你并未听到惨叫声,也未看到可疑人影对吗?”

    “是的大人。”

    牧苏颔首:“传仵作上堂!”

    不多时,一身灰袍,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来到大堂,跪下行礼:“见过知县大人。”

    “说说你查到的事吧。”

    仵作点点头,上身挺直道:“回大人,孙家一十三口都是在短时间被杀死的。伤口短而前,是匕首一类兵器所伤,皆是致命伤。小人斗胆请大人允许将尸体呈上大堂。”

    “准了。”

    不多时,四名捕快抬着蒙上白布的担架走入大堂,放到仵作左右。

    人群鸦雀无声,踮着脚向里张望。

    “大人请看。”仵作说着掀开白布。两张死人脸展露众人面前。

    这是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胸口有伤,脸上凝固为死前最后一副表情。

    另一人稍年轻些,与中年男子几分相似。喉咙被划开,表情同样,但更丰富些。

    仵作道:“孙家家主面带诧异,其大儿子面带惊慌。”

    牧苏沉吟道:“也就是说,凶手是趁他们不备出手的,然后又快速杀死另一人。”

    “正是。”仵作重新蒙上白布。“小人分析,凶手是在会客堂,将猝不及防的家主与其大儿子刺死,而后又趁二儿子及夫人惊慌时将他们杀死。这时大儿媳小女儿等人反应过来逃离。丧心病狂的凶手又冲上去将她们及丫鬟下人杀死。将孙家灭门!”

    【这么说来,凶手要么是孙家熟悉的人,要么是孙家的客人。】透明桥分析说。

    牧苏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凶手要么是孙家熟悉的人,要么是孙家的客人。”

    【……】

    【好帅气!】

    “正是。”

    牧苏追问:“也就是说,凶手即身怀武功,又是孙家熟悉之人?”

    仵作回答:“回大人,是这样没错。”

    牧苏转头问:“捕头,这费县符合以上条件的,都有哪些人啊?”

    “回大人,共有八人,除去可证明那日不在场的,只剩下三人。”

    牧苏向后倚在枣木椅背说道:“传他们上堂。”

    捕头抱拳离开。

    会审暂时中断,衙外的百姓交头接耳起来。除去案件主人孙家,他们谈论的话题便是这位年轻得很的新知县了。

    新上任就审理命案,比前几任万事不做,只知大把捞钱的贪官知县好上太多。

    一炷香后,捕头从衙外回来,身后跟着三人。

    那三人来到堂下,其中二人跪地叩首,另一人弯腰拱手。

    “小人孙海英见过大人。”

    “小人宋南见过大人。”

    “晚生公羊克,见过知县大人。”

    牧苏目光落在公羊克身上:“你有功名在身?”

    公羊克恭敬回答:“真是惭愧,晚生已弱冠三年,仍是名秀才,未有功名。”

    牧苏点了点头:“那晚你在何处。”

    “回知县大人,晚辈正在房中苦读。”

    牧苏又问其他二人,皆是在自己房中。

    突然话锋一转,冷喝道:“孙海英你从实招来,为何要灭孙家满门!”

    孙海英怔怔抬起头:“大人您说什么……?”

    牧苏重重一拍惊堂木:“不说是吗,拖出去斩了!”

    押司心头一颤,莫不是这位大人要抓个替罪羊?

    就见两名衙役冲上前押起孙海英,后者剧烈挣扎:“大人!我没有!我没有啊!”

    一切发生的电光火石,所有人都反应不及,掀起阵阵哗然。

    牧苏瞥了眼任务进度,多了条一般的判案。

    这代表只是判案完成,不分对错。

    孙海英不是凶手。

    “莫要担心,只是试探你一番。”牧苏忽然挥了挥手,让衙役松开他,轻描淡写说了一句试探,看向第二人。

    “宋南,那晚你在何处。”

    “小人在……”

    宋南心中惶恐,却没想到话刚说一半,牧苏一声历喝:“此人乃是凶手,将他拖入大牢,明日午时斩首。”

    两名衙役再一次出现。

    宋南连连磕头大喊:“我没有……我冤枉!我冤枉啊大人!”

    “好好我知道了。”牧苏钻研又跟玩儿似得敷衍点头,转向最后一人。

    短短十几息峰回路转,百姓早就看的呆了,押司那只记录过程的笔怎么也落不下去。

    瞧见牧苏看来,公羊克硬着头皮拱手:“知县大——”

    “拖下去斩!”

    两名衙役跳出来,一左一右制服住公羊克。

    恰在此时,任务进度忽然变更。一般的判案变为良好的判案。

    牧苏嘴角掀起弧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