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21.福尔牧苏

121.福尔牧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烟花巷柳地,胭脂水粉香。方一过桥,若有似无的香气钻入鼻中。

    烈日下门前门可罗雀,一身着粉裙的少女病怏怏站在阴凉下,倚靠门柱。

    白日无人,夜幕后才是开门迎客的时间。

    二人走到近前,那少女见了来人,明眸一亮挥舞手帕迎来。

    虽是少女,举手投足却有着成熟风韵,只听她娇嗔道:“吴大人,您可是有些时日未来了。”

    水粉味儿扑鼻,少女明眸落在牧苏身上,眨呀眨的。

    她自然看得出吴押司以此人为首。

    “上官面前休要胡说。”押司轻咳一声,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我为你介绍,此乃本县新上任知县牧苏牧大人。”

    少女眼波流转,轻轻贴近牧苏又保持若即若离,轻声道:“大人真是好生英俊啊。”

    “快将你这儿姑娘叫出来让牧大人看看。”押司不耐烦摆手,似乎还因先前在上官面前被诋毁而心情不佳。

    少女看破不说破,娇笑着转身,留给牧苏一个香喷喷的背影扭着腰肢进了门。

    不多时,一阵燕燕莺莺之声传来。少女领着一众姑娘来至门前。

    就见一片花花绿绿的别致小东西涌出,围在两名大人左右。

    空气中的香气陡然刺鼻起来。

    牧苏屏住气息,身形笔直目不斜视,对周围美色无动于衷。大致就如被一众女妖精围在身旁的唐僧。

    押司左拥右抱,牧苏一动不动。少女顾盼生辉轻声问:“大人可是不满意?”

    “那倒不是……”牧苏沉吟开口。

    少女和押司正奇怪既然没有不满意为何如此,就听牧苏接道:“是非常不满意!”

    这些女人连透明桥的女装都不如!

    不是露肉就能被称为诱惑!

    “这……”

    热络的气氛瞬间转冷,姑娘们僵住身形不敢出声。

    “本官好歹也是从京城出来的,你就带本官上这种地方?”牧苏质问押司。

    押司动作僵硬,心中叫苦连天。

    谁请你了啊,明明是你自己张罗来的,一副谁敢阻止就砍谁头的架势。

    此话自然不敢明说,押司小心翼翼道:“费县乃穷乡僻壤,自然无法与京城相媲……”

    “真是乌烟瘴气之地!”牧苏冷声喝道,拂袖迈步进入青楼。

    还以为他要拂袖离开,谁知竟然走入青楼。巨大反差让押司怔在原地,粉裙少女已捂着嘴角轻笑跟了上去。

    少女贴到牧苏身边,带着不同于其他妖艳贱货的清香水粉味:“大人可是看不上我这些姑娘?”

    牧苏轻笑说:“她们要是有你十分之一漂亮,我便心满意足了。”

    少女似嗔似羞:“我见大人您相貌堂堂,还以为是正人君子,原来与旁的男子并无不同。”

    牧苏似笑非笑:“我见姑娘你貌美如花,还以为是大家闺秀,原来和其他女子大相径庭。”

    “一不一样,大人还要试过才知道呢。”

    这边牧苏和鸨子臭味相投,押司也一左一右抱着两名中上之资的姑娘。

    听闻牧苏看上了鸨子,他眼睛瞪大:“她可是鸨……”

    牧苏震声:“只有雏儿才干姑娘,真司机都干鸨子!”

    少女紧贴在牧苏身上,媚眼如丝:“大人好气魄。”

    押司还记得原本目的是陪牧苏到处逛一逛。不过……总之能让新知县高兴也好。

    【玩家卡莲申请观看你的游戏。同意/拒绝】

    【玩家透明桥申请观看你的游戏。同意/拒绝】

    正打算揽起少女上二楼房间时,两条提示浮现。

    阴魂不散的两人又来了。牧苏如被捉奸,一瞬间推开少女后退几步。而后才同意二人进入直播间。

    刚进入直播间,就听牧苏这时冷笑说:“看来吴师爷平时没少逛风月之所啊。”

    押司僵住,面带诧异小心翼翼问:“牧大人,您这是何意……”

    “没何意,只是心中有些好奇罢了。”牧苏坐在大厅一处酒席前,手中把玩小小酒盅,饶有兴趣看向押司:“这费县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前前后后十几名官员,死的死逃的逃,怎就你没事?”

    【好帅气!】

    【嗯……我可能看到了假牧苏。】

    卡莲和透明桥的发言差点让牧苏绷不住现了原形。

    二人当然不会知道在此之前牧苏都做了什么。

    粉裙少女眸中掠过一抹异色。押司则心惊胆颤,几乎站立不住,哪有先前满面春风。

    “那我问你。”牧苏手上一松,酒盅落到酒桌,歪斜转动半圈。

    牧苏从座位起身,死寂中来至押司面前。黑眸紧紧凝视住他:“你曾几何时,有没有想过……要杀了我。”

    大厅静得连根针都听得见。

    押司冷汗簌簌,嘴唇喏喏。终于顶不住压力,扑通跪倒在地大叫:“大人明鉴啊!下……下官只是普通押司,与您无仇无缘,与其他大人更无仇无怨,断不敢做这谋害朝廷官员一事啊!”

    牧苏轻笑:“别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起来罢。”

    押司这才敢站起,颤颤巍巍立在牧苏身后。

    牧苏微微拱手对姑娘们说:“叨扰了,本官在这里向诸位陪个不是。吴师爷,补偿她们些银两。”

    “是。”身心同时滴血的吴押司应道。

    不多时二人离开,姑娘们各自回到房间歇息。

    粉裙少女关上大门,自己则来至二楼一间卧房门前,隐蔽环视一圈周围,推门进入。

    “算那狗官命大,若敢进来,便让他血溅五步!”就听一名神情冷清的抱剑女子冷声道。

    房间另有四五人在。衣着各异,江湖气息浓重。

    少女来到窗前,推开木窗,眺望桥上那道挺拔身形,有些心神不宁。

    “婉如姐姐你在想什么?”一名十二三岁的女孩走到她身边,抬头好奇问。

    “这个人似乎与我们平日所见贪官不同……”少女托起香腮趴在窗边。

    “堂堂知县居然向一群下九流卖身的赔礼道歉……”

    “说不定是他的障眼法呢。”冷清女子说道。

    “他施法给谁看?”少女头也不回说。

    眼见二人要吵起,座位上的老者敲了敲拄杖,道:“不能让他耽误我们的计划。高狩到现在还未回来,可能出了变故。今夜子时他若再不出现,婉如你来去刺杀狗官。”

    “我?”

    少女惊异转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